营收与利润高增长,但阅文集团要讲的故事是时候变变了

营收与利润高增长,但阅文集团要讲的故事是时候变变了
2019年03月22日 20:33 麻辣娱投

作者/陈小山  编辑/刘乐乐

3月18日,阅文集团公布2018全年业绩,报告显示,阅文集团2018年实现总营收50.4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3%,全年经营利润达11.15亿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81.4%,高于市场预期。其中,在线业务营收38.3亿人民币,版权运营业务及其他同比激增100%至12.1亿人民币。在基础业务在线阅读和战略业务版权运营双轮驱动下,阅文经营利润率大增7.1个百分点至22.1%。

受次利好消息影响,3月19日至今日,阅文集团股价呈现连续上涨态势。

2018年阅文集团承受着巨大的资本市场对其商业模式和市场增长空间质疑压力,股价从千亿市值一路下跌,最低时仅为330亿市值左右。

针对此,阅文集团在商业模式、业务方式等方面大胆求变,那么,2018年报出现了哪些变化?创新求变产生的效果如何?阅文集团的未来还会面临什么问题?

资本市场的重压,

在模式和业务上双手齐下

2017年11月8日,阅文集团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发行价为55港元,上市当日其市值一度突破110港元最终收报102.4港元,涨幅86.18%,阅文集团的总市值一度达近千亿港元。

但随之而来的,是资本市场对其商业模式和市场空间的质疑。

阅文集团主要的收入来源是在线阅读付费收入和版权运营收入,资本市场对其在用户付费率上的增长空间抱有质疑。

据易观发布的《中国移动阅读市场白皮书2018》显示, 2017年,中国移动阅读市场规模达153.18 亿元,但总体增速已经开始放缓。

据阅文集团2018半年报,平均月付费用户从1150万下降至1070万,付费比率也由2017年上半年的6%下降至2018上半年的5%。占据八成以上营收的在线阅读收入较2017年同比增长13.3%,亦呈放缓趋势。

而3月18日发布的财报显示,阅文集团平均月付费用户数从2017年的1110万下降至2018年的1080万,付费比率从5.8%下降至5.1%。构成阅文集团76%收入的仍旧是传统的数字阅读收入(这有赖于腾讯的渠道能力),利润却极低。在线阅读收入的一半要给写手,剩下的一半中,还要支出营销和行政费用,包括广告、付款手续费、薪酬福利、办公室费用等。

这也印证了资本市场对其用户付费收入增长的质疑。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阅文集团必须要在版权运营等业务上突破,才能支撑起未来。

为此,2018年里阅文集团从多个方向开始寻求放大用户付费以外业务,而核心是版权运营。

然而,在经历数年版权大热、价格飞涨却众多大IP市场表现失灵情况下,上市后的阅文集团在版权运营上面临着一个愈加艰难的市场。

市场失灵、IP价格走低、需求方越来越小心谨慎、历史购买IP消化周期长等因素,制约着阅文IP方面收入的增长。

因此,阅文集团改变了原来简单的版权销售的做法,而是希望综合手段建立一个IP全产业生态链,深度参与到IP改编和影视内容生产之中,从而一方面保证了IP的转化率和时间,另一方面在承担一定风险情况下也拥有了增加收入的可能性。

在阅文集团CEO吴文辉主持下,阅文调整了编辑团队,以便发现更多类型的作品,同时成立了专门的动画团队和IP自制团队,和下游影漫游公司合作。在这一系列措施里,最引人注意的则是2018年8月13日宣布以155亿元的价格收购新丽传媒。

阅文的想法不难理解,对于股价跌跌不休的阅文集团而言,收购新丽传媒原本是一个能讲下去的好故事。包揽上游IP生产和下游视制作影环节,进行自产自销,这能够提升阅文集团的利润率水平和行业话语权,更重要的是,这是阅文集团从传统网络文学中突破的举措。

转型背后,用户付费和IP运营面对的难题

阅文集团用户付费率的下降,无疑是非常重要的警示。

未来用户付费率有可能回升吗?

目前来看,不确定性很强。

在线阅读市场2018年度迎来了新的进入者,免费模式和付费模式到底哪一个会走得更好,再次成为行业和媒体关注的话题。

趣头条旗下的米读是新进入的搅局者。

麻辣娱投记者通过艾瑞网查询到,米读小说在在线阅读榜单中快速上升到第8位,月活MAU超过了1818万。

另外一张图则更清晰地显示出米读小说用户规模惊人的增速。

显然,趣头条采用下沉式打法和免费模式的快速崛起,对整个在线阅读市场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为此,阅文集团去年11月份也推出了免费小说App“飞读”,但对比米读在下载量和用户活跃规模上相差甚远。

下图是麻辣娱投记者通过酷传网制作的米读和飞读下载量对比图。

在版权运营方面,阅文集团2018年的业绩可圈可点,整体形势喜人。

阅文集团从2018年全面扩展“全内容生态体系”,实施IP全版权运营战略以来,授权作品达130余部,已经上线的15部IP改编影视作品实现超700亿播放量,包括《扶摇》、《你和我的倾城时光》、《武动乾坤》、《斗破苍穹》和《将夜》等。在动画方面,年内新开播7部动画累计点击量突破80亿,上线9部漫画累计人气突破150亿,包括新作品《星辰变》和《萌妻食神》,以及多部之前受欢迎作品的新番,如《全职高手》、《斗破苍穹》、《国民老公带回家》、《择天记》和《全职法师》等,将其通过IP版权授权,改编成为电视剧及网络剧、动画、游戏、电影、漫画及其他娱乐形式等。

2018年阅文集团版权运营收入达10亿元,增长率高达160%,占整体收入突破19.9%。

但2018年后,版权运营的压力却越来越压力山大。2019年恐怕版权运营收入增速有限。

原因自然不用多说,2018年影视、游戏等行业都出现了新项目数下降、投入下降的情况,这势必影响到对IP的需求。影视和游戏寒冬,最终必将传导到阅文集团的IP运营业务上。

阅文集团从卖IP 改为“联合开发”、“参与出品”的IP全链服务模式的转变,正是看到了行业变化的应对之策。

其实,阅文集团在IP开发上从轻到重、从销售到合作甚至自行投资,既是机会,也是风险。

吴文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收购新丽不管是对还是错,哪怕是试错都值得去做下去。 如果能够成功,我们就有可能走成漫威的这条道路,这样的费用都是值得去交的。”

从IP出发构建出一个娱乐产业生态,这样的梦不是谁都可以做的。

而阅文集团无疑拥有做梦的基本条件,虽然这条路漫漫又长远。

对阅文集团来说,2019年是否能够稳定住用户付费率虽然很重要,但版权运营是否可以进一步突破保持住较高速的增长才是关键。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阅文集团将加大在IP联合开发上的资金投入,也将通过新丽传媒增加自行开发IP的项目。

从IP上游,进入到IP下游,阅文集团2019年之后会讲出什么样的故事呢?

(麻辣娱投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