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行情下滑催生“戴帽”的ST影视公司

影视行情下滑催生“戴帽”的ST影视公司
2019年04月15日 22:44 麻辣娱投

文/达伦糕 编辑/津平

“这轮调控,最大的问题是很多公司的资金链出现问题了。大公司开戏多,应收账款多,现在电视台钱紧,付款慢。收视上稍有闪失,回款就是大问题。而网络平台现在也是看播放量,播得不好一样付款不痛快。融资渠道不畅,该收的钱收不上来,资金链就成问题。”

“目前资本正在撤离影视市场,未来一两年内几千家影视公司会倒闭,影视公司创始人坐头等舱、开party的日子不复返了,在选择投资者的时候,也不是能骗就骗了。”

“(整个行业似乎处于一种缺乏有效资金支持的状态,融资困难)尽管一些文娱类基金都在不断推出LP(有限合伙人),但因为对行业前景不持乐观态度,资金额也开始降低。”

就在去年底的一次新文娱大会上,包括爱奇艺总裁龚宇,光线总裁王长田以及其他众多大佬都点出了2019年影视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钱荒。

亏损,利润下滑,资金链断,这些问题成了困扰影视公司最大的顽症。2019年第一季度结束,A股影视上市公司都陆续发布了2018年的业绩快报或年报。经统计,主流的20家影视相关上市公司,其中只有4家净利润同比增长,16家下跌。20家公司2018年净利润总和为-58.21至-60.48亿,整体巨亏。

就在同一时间,还有两家公司却悄悄地在股票市场上改了名字,对于他们来说——钱荒的问题更为明显。

说到这里,我们必须科普一个股市简单的小知识——这个知识虽小,却能帮助您准确地识别那些上市影视公司中“最烂的一筐苹果”。

根据证监会规定,当一个公司连续两年亏损或者净资产低于股票面值的时候,在股票名称前就会加上“ST”,意为“特殊处理”,每天的涨跌都不得超过5%,用于警示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每年4月左右,上市公司都会向证监会提交财务报表,一旦连续3年亏损,就有退市的风险,在ST前面还会再加上一个”*”, *ST会被用于提示更高的风险。

今年3月以来,已经有包括印纪传媒,海润影业在内的两家公司改名,相继戴帽扣上了“ST”的字样,如果算上去年已经被ST的中南文化,那么截止到4月初,已经有三家影视公司不幸沦为了“差班生”。

就在外界认为包括华谊兄弟,唐德影视等亏损较大的老牌企业已经岌岌可危的时候,其实早有一些影视公司几乎是来到了悬崖边上,距离粉身碎骨恐怕只有一步之遥。

1

从“钱荒”到ST

财务上不好看,很多公司在2018年接连爆出大雷,实控股东股权高质押及被司法冻结、资金链断裂、债务违约、出现坏账等现象普遍存在。有严重的,公司已经资不抵债,人走楼空,基本翻身无望。

就算是没有亏损,实现盈利的公司,相比于往年也是“悲催”的。表面来看,第一季度光线传媒预计实现净利0.78-1.05亿元,幸福蓝海预计实现净利1000-2300万元,慈文传媒则预计实现500-1500万元净利,都没有亏损,但与2018年一季度相比,几家影视公司一季度盈利几乎一面倒地都出现了大幅度下滑,最严重的光线传媒净利下滑预计达到95%以上。

当然,我们已经讨论过了,亏损也好,盈利下滑也好,其实都不算最惨的。上市影视公司中有两家在这第一季度后已经戴上了ST的帽子,成为了“高危企业”。

3月29日,海润影业发布风险提示性公告:从4月1日起,海润影业在新三板的股票简称变更为“ST海润”,存在退市风险。

说起海润影业,这个公司本身是从海润影视中分离出去的,曾经是海润影视的全资子公司。海润影视则成立于2011年,曾出品过《一双绣花鞋》、《玉观音》、《小兵张嘎》、《亮剑》等诸多口碑非常好的电视剧。

海润影业从海润影视分离开来,主要是以投资影视为主,其背后星光熠熠的股东引人注目,孙俪占股6.13%,刘诗诗占股4.38%,郭涛占股4.38%,除此之外赵丽颖也是海润影业的股东,占股1.77%,还有高云翔占股0.9%——明星光环使得海润影业一开始的发展风调雨顺。

不过从2013年开始,情况起了变化。2013年到2016年期间,海润影业连续四年亏损,直到2017年的时候投资了《大闹天竺》,7.56亿的票房使得海润影业勉强维持了53万元的净利润。海润影业在2018年陷入低谷,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亏损4807万,到2018年12月31日,海润影业的累计亏损额已经达到1.1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资产为-2449万。

净资产竟然为负?不好意思,海润影业为自己迎来了一顶“ST”的帽子。

海润不是Q1唯一的一家ST公司,过了没几天,印纪传媒就紧跟而上。

4月3日,印纪传媒发布公告表示,因公司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及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三个月以内不能恢复正常,公司股票触及其他风险警示情形。很快第二天的4月4日,印纪传媒停牌一天,自2019年4月8日开市起复牌。

复牌后,人们赫然发现“印纪传媒”已经改名叫“ST印纪”,股票交易日涨跌幅限制为5%。

这样的改名并不让人惊讶,因为从2018年以来,印纪传媒(又称DMG)已经陷入了“亏而无可再亏“的境地。2月28日,印纪传媒发布2018年度业绩报告:印纪传媒的营业总收入为3.77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83.70%,亏损达20.06亿元,还有5亿元的到期债务未清偿。

亏了20亿,5亿欠债立马要还,这样的局面几乎无药可解——不戴帽“ST”就是对投资人不负责了。据媒体报道,曾经做出《军师联盟》《杜拉拉升职记》等作品的印纪传媒,在2017年底的员工还有394人,但是公司4月3日晚间公告称,因资金问题影响,致使2018年公司人员流失率超过80%,已无法给客户继续提供业务支持。

除了ST海润,ST印纪之外,上市公司中还有一家ST中南,前身是中南文化,“资历”要早于海润和印纪,但是其实戴帽的历史也很短,也不过是从去年11月开始。

5年前,彼时的中南文化还叫“中南重工”,是一家主营业务为工业金属管件的传统制造业企业。2013年12月开始,通过对大唐辉煌、千易志诚、新华先锋、极光网络等公司的收购,公司转型成为涉电影、影视剧、艺人经纪、游戏的泛娱乐公司。

可是,从2017年开始,巨额商誉,大股东连续套现,影视行业不景气,导致中南文化一落千丈。中南2018年第三季度实现营收2.78亿元,同比下降25.59%;净利润为-6926.48万元,同比下降267.77%,预计2018全年亏损8000万-1.5亿元之间。雪上加霜的是,从2018年8月起,包括副总经理,董事在内的八个高层人员纷纷同时选择离职。

要知道,2018年中南还参投了《我不是药神》和《一出好戏》,旗下还签有刘烨、郭晓冬等知名艺人——不过这一切对于中南来说已经于事无补,眼下自然要想方设法先把ST的帽子摘掉。

2

“摘帽”有方,娱乐行业也曾救人

公司戴上了帽,离悬崖只差一步。从中国市场现状来看,虽然ST算是高危,但是鉴于不同行业有许多公司都是戴帽之后依旧硬撑着,所以就算是文娱行业也见证过企业戴帽后持续经营,甚至腾挪翻身的案例——在过去,“钱荒”只是一时的,时间久了,总有些办法解决。

比如现在的掌控着耀莱影城的著名上市公司文投控股,其前身就有一家公司叫*ST松辽。请注意,这家已经不是简单的ST, 当年还是有*号的更为危险的*ST。

*ST松辽前身为松辽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系沈阳军区后勤部汽车修理厂。在2015年非公开发行实施完成前,*ST松辽持续经营不善,出现亏损,之后一直处于多亏少盈状态,历经多次重组均未成功,导致公司的经营状况持续恶化,累计亏损进一步加大,“钱荒”无以复加。

但是2015年后,*ST松辽利用募集资金收购了江苏耀莱影城管理有限公司及上海都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主营业务新增影城运营管理、影视投资制作、文化娱乐经纪和网络游戏研发运营业务。自此之后,公司不仅受益于影视行业上涨的高峰时期,而且找来了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投资基金成为了自己的控股股东——其后,文投控股便应运而生。

李冰冰、张国立和冯小刚等大腕都是股东,还绑定了成龙,投资了《功夫瑜伽》《铁道飞虎》和《龙震四海》等影片,再加上旗下的耀莱影城,可谓风光一时。

不过,众所周知,文投控股虽然摆脱了原来那个*ST松辽的壳,顺风顺水了一阵,但是其自身状况最近又开始出现恶化。数据显示文投2018年净利润大幅下滑,股价从1月份的22.19元下跌到最近只有5块多,总市值只剩下100亿上下。同时,公司掌门人綦建虹还突然离职,把危机留给了其他人。

到了今年3月,文投控股也和其他上市公司一样,面临着凶险的第一季度。3月28日,公司第二大股东耀莱文化所持有的公司2.82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及0.21亿股限售流通股被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轮候冻结,占公司总股本16.35%。

从最早的*ST松辽通过资本运作翻身,再到现在文投控股二度陷入危局,中国影视企业起伏的落差之大,也着实令人“惊讶”。其中陷入ST往往是由于自身经营不善,而摆脱ST似乎有时候还需要“国资”救助,文投控股就是依靠北京文创基金一举翻身——从现在的情况来看,ST中南似乎也在计划依靠地方国资。

在“钱荒”的时节,国资成了大家的香饽饽,民企争相拥抱。

2018年11月15日,ST中南发布实际控制人变更的公告,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控股股东中南集团与滨江扬子签署的协议,即中南集团将其所持公司3.89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7.59%)对应的表决权、提名权和提案权都交付给了国资背景的江阴高新技术创业园管理委员会,实际控制人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民企法人陈少忠——或许,和很多陷入困境的影视企业一样,国资的到来可以拯救危局中的民企,创造不一样的气候。

问题是,时过境迁,2019年已经不再是2015的票房元年和泛娱乐爆发之年,又有多少*ST松辽可以再次翻身变成文投控股呢?

除了上述三家ST中南,ST印纪,ST海润之外,包括新文化、唐德影视、骅威文化以及当代东方等公司也出现了现金流为负或者净利润负增长的现象。如果不及时止血或者补血,说不定到了明年就会步以上三家的后尘。

资本大面积撤离影视行业之后,得到政府援助的影视公司目前只有华策一家,其余公司要么开始拥抱国资,要么只能在融资难的大环境下,通过自救缓解压力。陷入困境的影视公司也开始通过变卖资产或者借新债补旧债的方式来缓解资金压力。

从现在看来,这个“钱荒”并不是单一现象,上市ST企业中出现了影视板块的“生力军”,如何“摘帽”暂时无解; 更多其他公司也有后续“戴帽”ST的风险,“钱荒”成了众多企业共同面对的问题——究竟谁能够逆势上扬,摆脱困境,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麻辣娱投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