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网大投入产出算了笔账,得出的结论是......

我们为网大投入产出算了笔账,得出的结论是......
2019年07月24日 21:55 麻辣娱投

文/年华

从刚刚公布的爱奇艺网大半年票房榜,《鬼吹灯之巫峡棺山》以首月2698万的票房分账收益,成为2019年全网第一部票房突破2500万的网络大电影。这个对于从去年年底开始低迷到现在的市场来说算是一个好消息,但第十位的《将军愿》分账只有130万,这与2018年动辄2、3百万的数字比起来,还是显得有些可怜。

除了整个影视环境的影响外,网络电影作为网生内容一直以来是各大视频网站极力扶持的,但从2015年开始直到现在,网大更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好吃好喝伺候着却有些先天不足,真金白银下网大却步履蹒跚、裹足不前。就让我们看看最近三年网大究竟花了多少钱。

1

平台投入巨大、制作费用更加惊人,

进坑容易出坑难

首先以爱奇艺为例,通过猫眼的每日网大票房数据可以直接的反映出平台每天投入的资金量。我们采取抽取每月10、17号两天,估算了一下自2017年至今每天前十名网大的流水(因猫眼网大数据始于2017年8月,2017年计算9月之后的),具体可见下表:

所有金额加起来是6717.65万,再除以46天,就得到了平均每天的分账金额为146万。如果以此为基数乘以3*365天,那么三年来对于前十名的影片的贴补爱奇艺就投入了16亿。这还不算其他分账影片,假设未进入榜单的影片,我们再来估算一下,以日平均分账1万元、7天为分账高峰计算,爱奇艺每上线一部影片分账最低分账可能在7万,2018年上线1004部,2017年上线1321部,进入榜单的影片超不过20%,那么会有1.3亿的分账支出。

根据今年4月官方宣布“自2018年9月在爱奇艺平台上线以来,“票房宝”已为数十家网络电影合作方提供了结算服务,结算影片逾200部,共计结算金额超1亿元”。从这些中,我们大约可以推算出来腰部以下的内容爱奇艺也要拿出4、5亿,这样结算下来,爱奇艺为网大投入超过了20亿。

我们再来看一下优酷,虽然优酷并没有直接的数据可以推算,但从其分账票房榜中我们可以得到一些讯息。以刚公布的上半年榜单来看前十名的影片分账总金额达到了1.14亿,2018年前十名分得了超过2.1亿。这样算下即便是入局较晚、影片数量相对少的优酷也要投入5、6亿。

这只是平台的投入,如果计算片方的制作成本恐怕更是一个令人咋舌的数字,以100万的基础制作底限来算,上百亿的资金恐怕是往少里说的。林林总总、杂七杂八的数字罗列起来,这几年花费网大行业的资金确实是很大的数字,但问题是这些投入的钱换来了什么呢?

2

网大影响力远远低于预期,

边缘化、附属化趋势已经初现

当初以爱奇艺为代表的视频平台投入巨资是想将网络电影这一全新网生内容作为提高品质、吸引更多观众关注和提高会员数的途径。不可否认的是这种想法是超前的,也是符合互联网影视发展方向的,不过梦想总是美好的、现实却是坎坷的。

在经历五年的发展,网络电影确实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前进,从原来默默无闻到现在行业、观众的关注,这无疑是让人欣喜的,但与其他网生内容相比,网大似乎有些笨鸟先飞飞不起来的味道,比如网络剧,在网大已经开始分账时,网络剧还处于没有商业模式的阶段,而那时候的网综才刚刚起步,那时候网络剧是主要视频内容,网大排位第二毫无疑问,网综还是个小弟。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排序却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网络剧龙头老大的地位更加稳固,拉开了与网大的段位,而随着《明日之子》、《创造101》等爆款带来的巨大流量,网综在两年迅速崛起替代了网大的地位,而网大的地位却并不稳固,在短视频的疯狂蔓延而来,其锋芒已经有超过网大的势头。追不上、跑不过,网大的地位岌岌可危,这是不争的事实。

与视频会员过亿相比,网大观众群体非但没有扩大,而是在逐渐萎缩,观众被网剧、网综、短视频分去了太多的时间,网大自然失去了原来的吸引力,特别是在政策趋紧的背景下,依靠“低俗露”起家的网大本身的出发点就有所偏差,而又没有及时将这种不良导向纠正过来走了弯路,所以必须从头再来,而机遇和时间就这样失去了。

从另一个方面说,当初希望用网大这个新的产物来吸引新会员和留存老会员的目的也迟迟没有达到。几乎所有的平台的网大分账中都有拉新鼓励政策,甚至曾经有的平台将拉新的利润全部分给片方。即便有如此好的政策,也不得不面对网大在拉新方面的不给力。

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网剧、网综在拉新方面的贡献,去年底《财经》公布了2018年度优爱腾的独播剧会员拉新排名。夺冠的《延禧攻略》为爱奇艺带来了1200万的新付费会员,亚军是腾讯系企鹅影视联手柠萌出品的超级网剧《扶摇》,取得1000万会员拉新的成绩,《镇魂》给优酷带来500万的新付费会员;爱奇艺2018年3月正式上市前公布的招股书,可推算出当年1月播出的《偶像练习生》拉新了约930万的付费会员,促进爱奇艺成功上市。

而网大方面鲜有某部影片为平台拉来新会员的消息,由此可以看网大在会员贡献方面实在有些让人汗颜。

以会员收入为主要营收的平台不会让亏损继续加大,上百亿的内容支出一直是他们纠结的事情。妄猜网大今年的不景气或许与平台试图缩减网大分账数有关,从爱奇艺网络电影和电影论坛合并、各家都在自制网大上发力,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对于扩大在网大的投入各方都显示出谨慎的态度。既达不到增加营收,又不能舍去,用鸡肋来形容网大还是非常合适的。

3

从量变到质变或难以改变网大尴尬的地位

在内容上的突破和播出方式的改变一直是网大寻求的方向,但就现在看来精品化之路显得特别艰辛。影剧联动、游影联动、体游互动都曾经尝试过,但反而是网剧的衍射到网大却得到了不错的成绩,《灵魂摆渡黄泉》之所以成为网大分账天花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就连这两年连续取得佳绩的《陈翔六点半》系列电影,也成为短视频进军网大后的强势反映。而虽然网大自己已经形成IP效应,但其影响力只限于网大,从属地位可见一斑。

还有一个现象值得思索,以前面推算的平均每天分账金额146万,2018年全年分账为5.3亿,而2018年前二十名的影片分走了3.7亿,还有30%的票房被所谓的不入流影片分走。如果平台想要节流,那么这30%是可以省下来,也就是说在加大自制的基础上,保证头部内容和公司、减少腰部以下作品成为一种可能。如果这样的话,那么网大将出现“寡头”公司。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新片场、淘梦等公司已经布局网络剧,说明网大盈利的空间呈现缩小的态势,只有向网剧进军才可能得到更大的价值。

当然这并不是唱衰网大,面对可能的平台扶持力度降低、剧综短的合围,网大可能需要“一片成名”的机会,就像奈飞一样制作出如《罗马》那样让影视行业刮目相看的影片来,逐渐摆脱原来的形象,从“量胜”到“质胜”,才能实现出圈的目的。投入和产出是成正比,在多年资金的支撑下,网大总会有傲视群雄的那一天,只是希望这一天不会来得太晚、走得太快!

(麻辣娱投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