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上半年净亏损2754.7万元,直播平台之争愈演愈烈

映客上半年净亏损2754.7万元,直播平台之争愈演愈烈
2019年08月29日 22:57 麻辣娱投

文/胡楠楠

1

映客港股上市以来首次亏损

8月27日,映客互娱发布了2019上半年财报。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映客整体营收14.86亿元,同比下降34.9%,而净利亏损了2754万元。

早在7月份,映客就曾发出盈利预警,表示预计2019年上半年将有不大于6000万元人民币的亏损,主要原因是研发费用的增加和新产品的投入。财报显示,映客上半年研发开支1.53亿元,同比去年的8522万元增加了80%。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数据是,映客的主播成本急速下降。2019年上半年,映客的主播成本为9.09亿元人民币,相比去年(13.65亿元人民币)减少了三分之一。这一数据的大幅下降也代表着映客的主播在大量的流失。

映客营业利润主要来源于直播收益和广告。与网络广告收入(7035万元人民币)的增长相反,直播收益的减少成为其利润大幅下降的直接原因。2019年上半年,映客直播收益共计14.1亿元人民币,而2018年同期的直播收益达22.23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36.7%。

再说广告模式,目前直播平台依然没能探索出一套标准化的营销产品,受制于平台特性,其他视频网站的贴片广告模式无法复用在直播平台上,使得直播的新广告模式一直难以探索。加上几乎所有的直播平台都不能开放数据监测,这就导致其他形式的广告投放也会在后期面临天花板。

盈利模式都受到了限制,很难为映客的市值增长提供强有力的支持。相比虎牙和斗鱼的连续盈利,这是映客上市以来净利润首次出现亏损。看来映客在上市之后的道路并没有走得顺风顺水,反而遇到了瓶颈。

2

缺乏创新,用户乏力是硬伤

映客于去年七月上市,虽然收入和营业利润在过去三年中有所增长,但每月活跃用户数量却在逐渐下降。

去年映客的招股说明书里就显示,映客的用户数出现了增长乏力的情况:2017 年上半年映客用户月活跃度开始出现滑坡,下半年又有回升之势;而平均月付费用户则在 2016 年第二季度达到巅峰后,一路呈现下滑态势。在2016年的时候,映客每个季度的月付费人数都能维持在150万人以上的规模,但是进入到2017年下半年锐降到60万人左右,下降幅度超过50%。

而虎牙和斗鱼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虎牙Q2国内平均MAU达1.439亿,同比增长57.3%,而斗鱼Q2平均MAU达1.628亿,同比增长32.6%。和两大直播平台迅速扩张的的用户规模相比,映客的平均MAU(2950万)和同比增长率(14.4%)实在不太理想。

直播行业的竞争日趋激烈,但映客却缺乏差异化的特征,导致映客始终保持着低迷的市场占有率。类似的问题曾经一度困扰着熊猫和全民,而这两个平台已经在直播行业的竞争中被淘汰,处在困境当中的映客应该感受到危机。

除了同行的竞争之外,短视频应用也逐渐占据了中国网民们的大部分时间,使得映客困境重重。

自2018年以来,同样用于娱乐,打发无聊时间,短视频行业以更丰富的内容以及更灵活的时间处理形式,对直播行业形成了全面打击。截至2018年6月,综合各个热门短视频应用的用户规模就已达5.94亿,占中国整体网民规模的74.1%。截至今年1月,单是抖音的日活跃用户就超过2.5亿,月活跃用户超过5亿。

相比较直播主打高颜值的招牌,短视频更倡导的是一种人人可参与的态度,快手这样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的短视频平台更是让普通人民群众找到了一个可以宣泄的出口,不管是参与感还是认同感,短视频都要比直播更吸引用户参与创作。

从传播性来看,短视频时间短、内容精简的特性,也便于用户的留存和内容的传播,各种趣味性的短视频,出现在朋友圈或者资讯平台的概率更高。越来越多的流量流向短视频,也吸引走了大批直播行业的创作者和高质量用户。

短视频的时间比较短,内容精简也意味着干货多,留存和传播性强。比如说一些搞笑类、电影剪辑类、趣味性的短视频,出现在朋友圈或者资讯内容平台的概率更高。流量大量的流向短视频行业,因此也吸走了一大波直播行业的创作者和高质量用户。

3

押注社交产品寻找下一个增长点

一直以直播为主营业务的映客,也感受到了危机,在寻找新的增长点,寻找方向包括社交、海外以及音频产品等。

今年7月15日,映客宣布以8500万美元正式收购了主打潮流时尚品牌调性的年轻化兴趣社交APP—积目。积目作为针对年轻人的社交平台,于2016年4月份才上线,用户年龄以95后为主,分布在一二线城市。

对此,映客CEO奉佑生称,“收购估值有三个逻辑:一是当前数据的对标评估,二是看和现有体系的协同性,三是看成长性。同时,积目有很高的成长性和很清晰的商业模式,虽然现在只有百万日活,但未来有机会快速成长到过千万体量。最重要的是,积目的潮人用户群和映客的变现能力能够产生强力互补。”

映客入局社交市场并不是偶然。早在2018年的财报中,映客就提及到2019年将推行“直播+”和“互动娱乐及社交”策略,进一步拓展业务及供应多元产品,同时寻求策略投资与收购机会。

在当前陌生人社交+直播市场下,陌陌一家独大。去年2月份,陌陌斥资7.71亿美元收购探探,如今陌陌的直播收入占比逐步下降,而增值服务收入占比逐渐上升。这也许就是映客想要模仿的路线。

除了收购积目之外,映客还推出了语音交友平台不就、中老年社交产品老柚及其他音视频互动娱乐产品。其中,老柚包括直播和短视频、社群三大主类,主播多以KTV式的模式直播。

在下沉地区,映客也推出直播+社交结合的产品。8月18日,映客推出东北特供的直播产品“一米直播”,该产品除常用的直播功能外,还具备一定的轻社交属性。

在扎根国内音视频娱乐市场的基础上,映客还将目光瞄准了海外。今年3月底,映客正式确立海外战略,并投入相应的技术研发力量,目前已推出了相关产品。映客方面称,正因为目前这些新产品都在投入阶段,才导致映客出现亏损。

目前看来映客已经意识到,在直播平台格局已定的当下,已经上市的公司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点。而映客也在积极的进行布局,当产品矩阵建立起来之后,未来如果能找到新的流量入口或者新的变现模式,才有可能让映客实现一个可持续的增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