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朋荣:研究经济不要看数字,要看老百姓的饭碗

钟朋荣:研究经济不要看数字,要看老百姓的饭碗
2020年01月20日 06:35 财经早餐

导    语

钟朋荣,著名经济学家,北京视野咨询中心主任。兼任中央财经大学等多所大学教授,曾在乡、区、县、中央四级政府任职。

钟朋荣教授在2019财经头条全球经济学家年会上,就保货币还是保GDP发表主题演讲,以下内容摘自演讲实录。

1

通货膨胀不能只看CPI

一部分经济专家讲必须保6,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多发点货币没事,货币多了没有通胀,日本发那么多货币照样没有通胀。

但我们央行行长说的不错,他说我们要以人民为中心,守护老百姓的钱袋子,不要让老百姓的钞票货币变“毛”了,好行长啊!如果像央行行长所说,我们就不需要多买房,就不需要多存茅台,房价、茅台酒就不会涨那么多,中国的市场也就没有那么浪费。

经济专家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通货膨胀,通货就是流通性的货币,通货膨胀就是流通性的货币多了,就像是下大水,洪水可能流到鄱阳湖,可能流到洞庭湖,但今天,水没有流到鄱阳湖。

我们常说的通货膨胀,一般有三个表现,第一个表现是,票证多了,东西少了,钱多了买不到东西,过去价格不涨,实行计划价格。买猪买肉要肉票,买布要布票。1980年我在武汉为了买两斤猪肉,两个通宵没睡觉,吃了晚饭穿军大衣排队,价格不涨,钱多了买不了东西,票证增加,这是一种方式。

第二个表现是买房,货币多了什么都不买,买房保值,越买房越涨,越涨越买,结果一套房子把几家人的购买力全部锁死了,没有钱消费。但其他东西的价格不涨,专家就说没有通胀。其实不是没有通胀,而是通胀被房子吸收了。我们这20年基本情况是,货币增一倍、房价涨一倍,货币增十倍,房价涨十倍;多发的货币被房价吸收了,所以CPI现在不能反应中国的通胀。

第三就是买猪肉,买消费品。因为我们现在的CPI只等于猪肉、不等于房价,所以CPI没有涨不等于没有通胀。建国初期到90年代,我们的货币量几十年才滚了1.5万亿,而今年一年新增加15万亿,我们的货币存量195万亿,增加8.4个点,你算一算,一年新增加15万亿,还说没有通胀放心印钞票?

我们现在要保什么呢?要保福利!GDP不代表福利。

我的亲妹妹退休金1900,前几年没买房,她那个小城市前几年5千一平方米,去年9千一平方米,她憋不住了,买了,每个月拿1000帮她女儿还房贷,只消费900块钱,现在鸡蛋买不起,猪肉买不起,只能吃青菜。所以我建议经济学家不要看着数字研究经济,要看老百姓饭碗研究经济,要看看老百姓饭碗装的什么东西。

CPI不增长不等于没有通胀,CPI只是通胀表现方式之一,不要混淆概念,通胀是货币多了膨胀,货币多的表现不一定CPI涨,房价涨也是。

2

GDP增加不等于复利增长

GDP增长不等于福利增长,有的GDP增加福利,有的GDP减小福利。举个例子,我有十个鸡蛋,我吃了十个,很爽,但是为了以后,我吃五个留五个,养五个小鸡,为了明年和以后增加更大的福利,结果五个小鸡孵出来都是公鸡,永远不下鸡蛋,那我的五个鸡蛋就永远减少了。而且我不但没有增加鸡蛋,这五个公鸡又不死,每年还得吃饲料,母鸡抢不过它,母鸡下的鸡蛋越下越少,我只能吃一个鸡蛋,更多的饲料只能喂公鸡。

类比一下,如今我们有的项目投十个亿,每年还要补贴一个亿。要知道,我们搞经济不是为了GDP,是为了搞福利,是为了吃到嘴里的东西好一点、多一点。

有一个县很贫困,贷款6千万建一个大门,老百姓不会因为这个门而幸福。我上个礼拜到一个县,这个县花了10几个亿修景观,县财政投了8个亿,县长跟我讲,老百姓今年要少花8个亿,还没有完,以后每年还要补贴四千万,因为这个项目没有人看。

我再讲一个项目,在山东两个科长陪我看一个景点,规模很大,投资好几个亿,但整个景点只有我们三个人看,没有第四个人看。

基建有三种,有的基建减少今年的消费,但可以可以增加更多以后消费,有的基建今年减少了消费,以后永远不增加消费。还有的基建今年减少消费,以后继续减少更多的消费,这种经济叫做伤口经济,流血经济,就是伤口产生之后还会持续流血。

高速公路收费那么多,一年亏三、四千亿,就是在流血。我们今年到明年准备再投两万亿到西部修高速公路,但有的高速公路一个小时没有一辆车的,需要补贴,就像持续流血,这个伤口流血,那个伤口流血,伤口一多你就完蛋了。

中央提出来三大攻坚战,第一是防范金融风险,怎么防范,很简单,减少伤口,不要制造新伤口。

我们要保福利,GDP增长福利不一定增加,但是货币增加快,福利肯定减少,因为老百姓钞票买的东西越来越少。既没有经济效益又没有社会效益的项目,搞它干嘛?

举个例子,当前我们的投资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用贷款投,投资主体是地方政府、国企,效益低,不少投资无论对后续增长还是福利增加都没有用,这种项目本来就不应该上。

上个月,我家周边这几条街,去年铺的砖还是新的,拆了。拆砖增加GDP,买新砖增加GDP,施工增加GDP,老砖搬走增加GDP,我的幸福增加没有?一点没有增加,GDP增加了。

我不知道专家为什么那么关注GDP?造房子增加GDP,炸房子增加GDP。

很多项目有考古价值不一定有观光价值,专家感兴趣游客不一定感兴趣,项目建设要考虑投入产出。北交大一个教授研究高铁经济,他讲新疆和内地修个高铁,每天可以开160对但只开了4对,产能利用率不到3%,97%的场地闲置,收入不足以支付电费。普通铁路没有人坐,高铁也不能运货。

高速公路亏损越来越多,下一步还要修两万亿。我在想,我们这一代人责任感太强,恨不得把几代人的事都搞完,有些路,下一代修嘛,你都搞完了下一代就没事干了,责任感太强了。

所以有些既没有经济效益又没有社会效益的项目应该坚决制止。

3

在保货币的前提下保有用的GDP

我在中国跑了1000多个乡镇,我做了一两百个县的咨询,我了解中国的情况,我很少看统计报表,因为我不是看统计报表研究经济。

坐高铁的时候,有的背行李、有的背小孩,大家都希望下了车就赶快上车,越近越好,但很多地方修了个大广场,投很多钱,却不让停车,你得走,要走十分钟。我向大家请教一个问题啊,高铁站门口修这么大的广场,不让停车你修它干吗,跳广场舞?从信阳到北京,一路上都是这么大的广场。浪费了大量资金,浪费了大量土地,给老百姓却带来很多麻烦。这种项目经济效益是负的,社会效益也是负的。

全国的高新区工业园有几千个,很多的县搞工业园,几十平方公里,每个乡镇再搞一个,招不到商,结果大量的空闲园区只能在那晒太阳。

我们现在最大的过剩不是产能过剩,是舞台过剩。

以上这些项目都能增加GDP,但人的福利有没有增加多少,而且大量无效投资导致货币超发。在中国,一个县长、乡长搞基建,最后都会迫使央行印钞票。

企业搞生产是不会产生通胀的,一个企业从市场上拿走一个亿的原材料,把一个亿的货币给市场上,过了半年把面料做成服装,服装值1.2个亿,我把服装一卖我收回1.2亿我半年前抛一个亿,半年收回1.2亿。地方政府搞基建,从市场上拿走一个亿原材料,把一个亿的货币投放到市场上,永远没有东西回笼货币,不断抛、不断抛,央行就只能在后面放水。

我在30多年前以前写了一篇文章《中国通胀的倒逼机制》。我们的通货膨胀是自下而上,一步一步逼出来的,这种倒逼机制的根源是信贷资金的软约束。

一个老板投资失误2个亿要跳楼,一个县长投资200个亿失败没有跳楼的,一点损失都没有,连一个免官的都没有。所以就出了三个拍,拍脑袋上项目,拍胸脯要贷款(找银行行长),拍屁股开溜。这种倒逼机制我是三十年前写的,现在没有丝毫的改变,而且进一步强化了。那时候一个县长打破脑袋投一个亿,现在一个县长一个项目100亿、80亿,他在前面搞基建,央行就在后面放水。

现在经济喜欢搞基建来搞GDP,基建多了通胀,通胀多了老百姓发慌,要保值,老百姓保值的一个主要办法就是买房,多造房要钢铁水泥,搞基建要钢铁水泥中国这四者之间相互推进,不断循环,这就是当前的中国经济。

我们这种经济循环,通过搞基建,通过印钞票搞GDP这种经济的后果,低效无效的投资成为金融风险的源头。

所以通过投资基建增加GDP,需要对投资进行结构转变,投资主体由地方政府和国企为主转向民企为主,投资的资金来源由贷款为主转向股权投资为主、资本市场投资为主,投资主要的领域由传统基建为主转向新基建为主。

我们应该在保货币的前提下保有用的GDP,有用的GDP是指增加老百姓福利的GDP。

对话早餐

钟朋荣:大家好,我是钟朋荣,北京视野咨询中心主任。

主持人:今天非常荣幸能采访钟教授。2019年全球分化的趋势越发明显,站在岁末年初的当下,如果满分是10分,您会给2019年的全球经济打多少分?给中国经济打多少分?

钟朋荣:全球经济6分,中国经济8分。

主持人:能解释一下这其中的逻辑吗?

钟朋荣:中国经济总的增长速度在全球是领先的,我们有6个多点。

主持人:全球经济格局转变,中国挑战机遇并存。在这样一个时间点,您怎样看待今天这场大会?

钟朋荣:大会集中一批高端专家来做一个总结回顾。更多的是对未来、对以后一个展望,出思路出主意,通过大会、通过我们的媒体传播,把一些专家的好的建议意见能够传递给社会,对经济发展也是个正能量。

主持人:钟教授,您对中国的通货膨胀领域有多年的研究。2019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的CPI快速上升,ppi持续低迷,市场上有些人认为除去猪都是通胀,您怎样看待这种观点?

钟朋荣:首先,我们现在经济专家里面有个概念没理清,通胀不通胀,就是CPI涨不涨?

有人认为:“CPI没有涨,那就没通胀。CPI涨了就通胀。”什么叫通胀呢?通货多了,流通中的货币膨胀了,有三个表现,一个是票证增加,钱多了买不到东西,过去它价格不涨,计划价格。买猪买肉要肉票,买布要布票。当时我在武汉为了买两斤猪肉,1980年我两个通宵没睡觉,吃了晚饭排队穿军大衣,第2天早上没有了。但是,猪肉它不涨,有计划价格不能涨,钱多了买不了东西,票证增加,这是一种方式。

第二个表现是CPI上涨,物价上涨。

第三个表现是房价上涨。货币多了,不吃猪肉,去买房,为了保值都去买房,把房价炒高,结果一套房子本来买的50万、60万,现在甚至1000万,把几代人的钱都凑在一起,买了房还要付按揭付利息,就没钱消费了。这样货币多了,老百姓反而没想消费,被房子套死了,CPI这里并不涨。

我们绝对不要讲,CPI不涨就没通胀,这叫不懂通胀。物价涨只是通胀的表现形式之一。

就我们这20多年来,通货膨胀,物价不涨,是因为人们买房,一个房子把全部购买力,都榨干了,没钱消费。专家以此为依据,说我们没有通胀,这完全是不懂通胀。

我们的货币量从建国初期一直滚到1990年才只有1.5万亿,今年一年新增加15万亿,我们的货币存量195万亿,增长8个多点,而GDP六点几。

通胀还是很严重的,他只是没有通过物价涨表现出来,是通过房价涨。

今年房价不怎么涨的,所以CPI开始快速涨。明年水往哪流的很重要,是往股市流还是继续买东西吃?还是买房?如果明年CPI不涨,房价肯定涨,所以我一定要纠正一个概念,物价涨不涨是通胀的表现的方式之一,不是没有水,水很大,只是没有留到洞庭湖,流到长江去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