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迅雷:中国经济将在下行中超越美国

李迅雷:中国经济将在下行中超越美国
2020年01月21日 06:34 财经早餐

导    语

李迅雷,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从事宏观经济、金融与资本市场研究近30年,中国证券业卖方研究体系的开创者。

李老师在2019财经头条全球经济学家年会上,就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问题,全球经济格局以及经济分化等方面发表了主题演讲,以下内容摘自演讲实录。从上市公司的角度来看,上市公司的信息都是公开披露的,公开披露的信息应该可靠性还是比较大的。我用的信息不一样,我用了几个假定。

1、经济质量好不好,就看指数涨不涨

自下而上看宏观经济。

第一把新股剔除了,中国的新股变脸现象非常严重,新股的业绩都会逐年下滑,对新股一定要小心。

第二用中位数,很多人都喜欢用平均数,平均数的特点就是被平均。比如说,在座的这么多人,我相信都很有钱,但进来一个马云,平均后就更有钱了,这个就没有意义了。所以,中位数相对来讲不会受到差距太大的影响。

第三是把非经常性损益剔除。

第四用了季调环比年率,消除季节性因素。国外用的都是中位数、季调环比年率的方式。中国一直用同比,同比数据很失真的,平均数也是很失真的。这些假定用了之后得出的结论,这个是最能够检验我们经济增长质量的东西。还有一个数据是反映分化,把上市公司的ROE、资产收益率从高到低排序,前25%的上市公司盈利还是正增长,但是增速在下降,说明了分化现象。为什么会步入到低增长高震荡呢?因为中国经济增速下来了,我们一直说美国经济全球老大,中国经济全球老二。我们消耗了全球50%的粗钢、氧化铝、铜、煤炭,用电量也是全球最大,我们还吃了全球50%的猪肉。这么大一个体量,你说怎么是老二呢?再一个,从增量来讲,中国也是老大,全球经济每年的增量当中有三分之一是中国贡献的,中国经济下滑,全球需求都会减少。中国上市公司连续五个季度业绩出现负增长,说明经济确实不好。

GDP是一个增量指标,上市公司股价指数是一个质量指标,所以中国经济增长质量好不好,就看我们的指数涨不涨。

2、中国经济“全球老大”

全球经济步入到低增长、高震荡的时代。

我觉得中国经济全球老大,

我们用购买力平价来算的话,中国确实是老大了。

第二个问题,因为二战之后首先是美国引领全球经济增长,后来日本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再后亚洲四小龙崛起,到了90年代以后,中国慢慢崛起了,中国经济的体量在不断上升。全球经济今后也确实没有热点、没有亮点了。

中国现在经济减速之后谁来替代中国呢?是印度吗?印度的经济体量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所以它还是替代不了,更何况2019年第三季度印度的GDP已经破5了,达到4.5%,这样来讲的话也还是不行,没有替代性。

还有一个原因,我为什么认为全球经济在今后又会步入到一个低增长、贫富差距扩大的阶段呢?因为我们长期的和平导致的经济结构的扭曲、经济结构的固化。

大家都爱好和平,都希望和平的时间越长越好这个没有错,而且现在来看,我们二战之后到现在和平已经持续了这么长时间。所以将来还会继续和平下去,因为战争的成本太高了,拥有核武器的国家越来越多,你要打的话,地球是毁灭性的,所以谁都不敢打,就持续和平。曾经有一个试验可以说明问题,就是给200人每人一百块钱,让他随机派发出1块钱,当每个人拥有100块钱的时候大家处在绝对平等,因为每个身上100块钱,这样不断的随机派发,你可以派发出去你也可以收钱,经过20000次的试验之后, 20%人拥有了50%的财富。说明什么呢?即便这个世界是绝对公平的游戏规则下面,也会导致贫富差距的扩大,更何况现在社会不可能是绝对公平,资本的回报率还是偏高的(相比劳动力)。这种情况下,问题会越来越大。

持续和平结果就是结构固化,因为游戏规则不变。

这也是加拿大经济学家提出来的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大家可以学一下。

然后,我为什么叫金砖四国呢?因为除了中国之外,印度经济在下滑,南非、俄罗斯、巴西三个国家的GDP增速都接近在0的水平,我们原来想到金砖五国多么辉煌,市场份额会越来越大,全球份额越来越大,但是实际上恰好是相反了。欧美经济减速,金砖四国经济也是低增长。

除了中国的崛起,其他都没落了,所以我是觉得全球经济还是处在一个高震荡低增长,内部矛盾外部化的情况。因为内部矛盾越来越多,所以它要找借口,找到中国的贸易对美国贸易逆差比较大,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全球的冲突会加剧,包括特朗普本人也是被众议院采取弹劾的行动。

所以,今后全球冲突还是难以避免。

中国人看中国,中国原来就很发达,就是因为被你打压的,现在才刚刚起来一点点,你又要打压我们了。美国的精英阶层无一例外把中国当做一个竞争对手,今后日子还是不好过。这是长期的,过去70年第一个30年低增长,第二个30年高增长,2009年到现在为止又从高点进行回落。当然,这个均值回归的时间会很长。

3、经济增速有下行趋势并非坏事

不管怎么来讲,中国经济增速的下行。

过去30年中国经济高增长,除了改革开放因素之外还有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人口红利。但是现在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不断减少,包括我们的新出生人口,新出生人口代表了未来中国经济的前景,如果说新出生人口在不断下降的话,中国未来经济增速也会继续下行。比如德国、日本、韩国,三个国家经济也都崛起,他们经济的崛起恰恰是在经济增速下行过程当中实现了经济的转型。

但是,经济下行不是坏事情,任何经济体都会转型。

现在韩国的人均国民收入超过3万美元,3万美元就是发达经济体了,1.25万美元—3万美元还是属于高收入国家,不属于发达经济体。我觉得中国经济要起来、要崛起,靠制造业。

你不能学俄罗斯、学巴西、学南非,因为他们靠资源,靠卖资源成为高收入国家,这是不可持续的。比如说上海是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城市,为什么上海经济增速比较慢,因为一方面人口老龄化,另一方面严格限制人口流入。我们(上海)现在缺的是保姆,低端劳动力缺乏,这也是个问题。一个城市需要人口协调发展。深圳为什么充满活力,前面也讲到深圳房价又涨了,要严格限制深圳房价上涨,为什么上海不限制,因为上海二手房价格在下跌,北京也在下跌,人口老龄化,没有新的人口流入,这是一个城市未来面临的很大风险。经济增速放缓、城镇化竞争放缓、人口老龄化等等这些问题不可避免,但这也恰恰是经济转型的一个契机。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吃饭的人多了,干活人少了,抚养比例持续上行。

4、中国经济有望超越美国

前面讲到经济下行,不管怎么样我们对未来还是充满乐观,因为中国经济增速现在是6%,即便下降到4%,也是美国的两倍。未来十年,中国经济将在下行过程当中超越美国,成为全球以美元计价的GDP老大。

这个是有很大概率发生的事件。这怎么会不可能呢?现在中国占全球的比重只有16%,但是我们人口占了18%,中国人这么勤劳,这么爱财,难道中国不能超过美国?我们总量超过美国,中国的GDP不管什么时候在全球份额肯定要在20%以上。我们1700年的时候是25%,1820年是32%,1950年大幅下跌到了5%,1980年还是5%,现在是16%,

我想未来由于增速超越全球平均水平,我们在全球的份额还是会不断上升,这一点来讲我们还是可以足够的乐观。

从流动性角度来讲,我们现在还是面临货币流动性整体的下降,但边际有所改善。整个信用还是收缩,这个方面也都能够印证。流动性角度来讲,印证我们经济有一个下行压力。我用了四大流,货币流、货物流、信息流和人口流,这个流动性还是处在一个下行的趋势当中。

关于城镇化率,我提的观点跟大部分人观点有点不一样,我觉得我们不能看中国城镇化率很低,所以上升空间很大。因为中国除了城市人口相对来讲不算太多之外,我们又面临人口老龄化的问题,对于宏观研究我最大的体会,这些年来我们一定要多维度思考问题,不是用一个维度思考问题。这个前面几位嘉宾讲的观点我都认同。实际数据来讲,中国三分之二城市人口在流出,这是国家统计局的,你们查一下数据就知道了,三分之二是流出的,30%是流入的,还有3%是平的。

我觉得中国的城市化已经到了后期,中国的大城市化还在进行当中。所以,未来区域分化会越来越严重。

5、分化才刚刚开始

我今天演讲主题就是,这个分化时代刚刚开始,将来还会很遥远,比如说整个陕西省人口都在流出,除了西安之外,西安的人口大幅度增加,这是一个省的比较特殊的现象。当中国经济减速之后,我们面临着一个分化的时代。

未来中国跟美国会类似,美国星星点点的橙色部分占了GDP一半,中国未来也是一样。长三角珠三角两个地方加起来GDP要占中国一半以上,未来十年肯定这样。再过十年、二十年这个比重还会进一步提高,很多地方就变成铁锈地带。还有很多分化,人口、区域、居民收入分化我不展开了,中国这种分化还会继续延续下去,包括产业的分化、企业的分化。

现在碧桂园在房地产行业里面排名老大,以后看前50家,再以后看前30家,再以后看前10家,再以后看前5家。美国的投行过去说看前10家,现在就看前5家,别的没有什么好看的。分化时代都是向头部集中,只有头部的机会,这个趋势我觉得还会继续地延续下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