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报精译|巴菲特最新访谈:会看到中国经济超过美国的那一天

投资报精译|巴菲特最新访谈:会看到中国经济超过美国的那一天
2022年04月15日 18:26 六里投资报

美国时间2022年4月14日周四,91岁高龄的巴菲特现身和知名主持人查理·罗斯(Charlie Rose)在镜头前展开了一场对话,

身着一身深蓝色西装的巴菲特精神气十足,一边喝着可口可乐,一边畅谈投资价值观。

开始的话题免不了对巴菲特健康状况的问候,巴菲特对此回应称,身体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从事的是自己热爱的工作,每天依然能“跳着踢踏舞”上班,工作的快乐从来不会因为年纪而打折。

投资报发现,已经91岁的老巴,仍然思路清晰,语速飞快,对于他目前的现状,他的投资,怎么发现优秀的企业管理人等话题娓娓道来;

对话中谈及了苹果CEO库克,贝索斯,马斯克等人;

而且老巴还故意卖关子地说,关于大家关心的世界秩序变化、通胀等话题,他会在4月末的股东大会上再细细和到场的股东们详聊。

在对话中,巴菲特表示他可能会看到中国经济量超过美国这一天,逻辑上中国会持续增长,我们会看到两个超级大国,中国和美国。

但他同时强调,包括美国在内,所有的经济体都有自己的问题。

投资报精译了对话全文。

11岁时读完了图书馆中所有关于股票的书籍

问:你在11岁的时候做出了第一笔投资?

巴菲特:1942年,80年前,我买了3股Cities Services的优先股,当时的成本是114.75美元。

现在Cities Services已经非常有名了。

事实上,在1920年,我认为Cities Services就股东人数而言,是美国的第四大公司。

这是一家大公司,它的优先股卖出了38美元。并且,它在萧条时期开始累积红利,它的累积红利达到了60或者70美元。

我每天都会跟踪一下这些股票的信息,有一天早餐,我大概只有这么多钱,所以我买了三股。

我不太记得了,但是我想我在那天早上告诉了我父亲。

问:你感受到了投资的那种兴奋?

巴菲特:我一直在阅读并且追踪市场相关的消息。

我真的已经读完了年轻公共图书馆里面关于股票的每一本书。

问:在你11岁的时候?

巴菲特:是的,我保证是11岁。

我开始读我父亲办公室里面的那些书,也会读其他感兴趣的东西。

我在11岁的时候知道了很多,但是,其实我不知道实际的股票运作机制,我不知道当我下订单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现在,如果我坐在一个交易室里一两天,我会知道这中间是如何运作的,但是我同样不知道订单的成交方式,就像我11岁时候那样。

小时候一样迷恋K线技术分析,

19岁左右受到格雷厄姆的启发

开始走上正确的投资道路

问:这之中你最感兴趣的是什么,你选股,也选公司?

巴菲特:我11岁的时候,我是在选股。

我完全想错了,我对观察股价很感兴趣,

我认为股票是上下波动的东西,我把它们绘制成图表,然后读很多技术分析方面的书,觉得这是经典之作。

然后我写了成百上千页,我反复地做这类事情。

在前8年里,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预测一只股票会怎么走,预测股票市场会怎么走。

然后,在我19岁、20岁的时候,我读到了本·格雷厄姆的书,我意识到,我的做法完全是错误的。

当我读到这本书的时候,我的思想和投资的智慧一下子就被激发了。

从那时起,我再也没有买过任何股票,我买了一些公开向公众交易的公司,成为了一家企业的股东。

我不在乎一只股票它在第二天或者下周、或者下个月是上涨抑或下跌。

我完全不知道股市会怎么走,但是我了解的是公司。

做投资需要的不是最聪明的大脑

90%买股票的人,想的不是公司本身而是股价的涨跌

问:无论你自己怎么形容自己,很多人都觉得你是天才。

巴菲特:我只是对自己的工作非常感兴趣,所以我一辈子都在做这件事。

我身边的人能够让我展现出最好的一面,而并不需要在我所做的事情中成为“天才”,这是最好的事情。

在市场这个游戏中,你可能需要120的智商,但是智商170的人未必会比智商100的人做得更好。

做投资并不需要极度聪明的大脑。

问:那么什么才是必要的?

巴菲特:需要正确的方向。

90%的人在买股票的时候,都没有正确的想法,

他们希望买了股票下周就上涨,所以当股票下跌的时候他们就会觉得很糟糕,而我会感觉更好。

问: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巴菲特:我在想这家公司10年、20年后的价值,

我希望我买的时候它的价格能跌下来,因为这样我会买得更多。

让我开心的事正是我正在做的事

被别人给予信任是一件幸福的事

问:是什么带给了你幸福?

巴菲特:我必须诚实地说,让我开心的事正是我正在做的事。

我喜欢它的两个方面。

第一,我知道,我会跑赢,就像打败其他人之类的。

但是,如果你的头脑中对你所购买的东西有正确的认知——

我买的不是股票,而是美国的公司——那么这个游戏其实非常非常容易。

并且,我很高兴我在买的时候股票下跌,因为我可以用同样多的钱买到更多的股票。

如果我是一个农民,我很希望农田价格下降,这样我可以买得更多。这就说得通了。

第二件事,我喜欢被人信任。

我希望和我的合伙人一起做事,而不愿意自己在一个房间里做,即使这样我可能能赚更多钱。

问:你希望别人能够把自己的积蓄托付给你,给予你信任?

巴菲特:他们说自己有一定积蓄,但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也不知道该去信任谁。

一些人把他们的积蓄托付给了我。他们很久前就这么做了,我算是他们的存款机器。

问:他们一边存钱,一边把钱放在你这里?

巴菲特:他们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并没有想说65岁的时候退休,然后建造绚烂的城堡或者类似的东西,他们基本只是在想,如果我留一些钱以后再花呢?

我有一个朋友叫比尔·安格尔,我不记得是在1958年还是1959年了,他还邀请了12位医生,与我在山顶的房子里面共进晚餐。

他说,这是我的朋友沃伦,如果你有脑子的话,就把一些钱放在他那。

然后我们一起度过了那个晚上,这些人都是30出头,12人中的11人每人投了1万美元。

第12个人对比尔说,如果我们的钱丢了怎么办?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的朋友比尔说,笨蛋,我们会再建立一个合作关系。(大笑)

那个家伙最后没有投资,他的余生可能都在后悔这件事情。

大多数人都跟着我,其中有一个人在去年过世了,享年101岁。

他来自一个大概300人的小镇,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帮助了很多医生同行。

那些钱并没有被用来造房子,但他们过的是自己喜欢的生活。

问:你也是,一直住在同一幢房子里?

巴菲特:是的,大概从1958年开始,我就住在这栋房子里,可能有63年、64年了,是这个国家年龄的四分之一。

我也喜欢从家到办公室只需要5分钟的路程。

让我想想,如果我的通勤时间需要35分钟,那么从我1962年1月开始去同一间办公室,这就是60年间,我每天都节省了30分钟的通勤时间。

加息周期不能简单类比70年代

对于许多人来说,没有股票市场可能更好去投资

问:让我们来谈谈2021年你的致股东信。

巴菲特:我已经在脑海里开始写明年的信了,但是——

问:你已经可以开始观测到明年即将发生什么了吗?

巴菲特:写这封信的初衷,最初是给予我的姐妹,她们在60年前就信任我,把所有的钱都投到了伯克希尔上。

她们两人都非常聪明,对财务问题非常感兴趣,但她们不像我,对一些其他东西也有兴趣。

基本上,她们把钱都放在了这上面,但并不想每天都听到这些。

问:所以你告诉她们过去一年发生了什么。

巴菲特:就像每年我坐下来告诉她们,这就是一整年我在做的事情,这些可能会使她们感兴趣。我知道我明年要说什么——

问:可以告诉我们吗?

巴菲特:不行。(两人大笑)

昨天晚上,我和我的朋友卡罗尔· 鲁米斯一起去音乐厅,她已经92岁了。

问:她是一名伟大的记者,也是一位优秀的作家。

巴菲特:我寄给她我的报告,然后她开始编辑。

我一般12月份寄出报告,这份报告在我的脑海里面已经写了很久,我认为它在12月已经完成了,但卡罗尔会告诉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问:2021年没有做什么大的投资,因为你没有发现什么你要求的机会?

巴菲特:是的,通过这份报告,人们可以准确看到我的想法和思想,持续了40年一直如此。

问:对于你来说,如果要做一个大的投资,你需要知道什么?

巴菲特:我需要知道,伯克希尔可以凭此赚更多的钱。总有一天,但不是明天。

我想说的是,自从2020年以来,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问:由于疫情。

巴菲特:是的,差不多正好是两年前。

在两年前刚发生疫情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疫情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甚至在我2月份写报告的时候,我并不知道疫情会来袭。

一星期之后,美国的金融体系就会处在混乱的边缘。

几个星期后,有一本新出版的书非常耸人听闻,有人可能读过,它讲述了三月每天发生的事情。

在我看来,鲍威尔所做的事情正是那段时间里社会需要的。

问:美联储的加息预期会让你想起70年代吗?

巴菲特:投资世界中发生的一切,都会使我回想起什么。

但我并不会简单地去回想、去关联,只会根据具体的交易来判断。

我们假设没有股票市场,人们还是需要去购买什么样的资产,比如买农场,买工厂等等。

所以,我们要如何投资?

我们可以把钱存起来,然后在需要钱的时候情况下把它取出来。如果我们拥有的是农场,那么赚钱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事实上,对许多人来说,如果没有股票市场,那么投资可能会做得更好。

动视暴雪并没有“内幕交易”

完全由另一位同事独立操作

问:你最近做了两笔大的投资,其中一个是动视暴雪。

巴菲特:我们办公室里有两位同事,他们管理300亿美元——

问:你选择的两个人。

巴菲特:他们与我一起共事10年了,完全有自主决策的权利,

如果他们决定在这个国家买一些我从来没听说过的东西,他们不会来询问我。

问:所以这是他们自己的决策?

巴菲特:事实上我已经说过,我写了一封信,描述了确切的情况。(投资报此前有详细报道,点此查看)

因为事实上,一些新闻媒体在没有核实是否属实的情况下就发表了报道。他们完全把这件事情弄错了,讲述了一个错误的故事,给到了一些错误的暗示。

所以我把这封信放在上面,因为它准确记录了发生的事情。准确的说,是其他人自主决策买了动视暴雪,并没有问我,这没什么。

但是,我们列出了那一天他买入的价格,而这个价格在报道中是错误的。

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看到了错误的报道,所以,我们把这封信放在了网上,并且在年会上也会讲到。

如果有人需要,我可以展示每天的买入记录,以及确切的买入价格。并且,这是一位办公室里一位同事的操作。

就像我说的,我们在十月份买了77%,剩下的在十一月初买入,买入的价格大概是77美元/股。

微软在几周后宣布——媒体报道说是2、3周后的事情——但实际大概是12周之后。

问:所以其实买入的决策,是在微软宣布收购动视暴雪的几个月之前。

巴菲特:另一个家伙喜欢这只股票、这门生意,所以他买了,每股支付77美元,我们每天可以给出每天的买单。

在微软宣布以78美元收购动视暴雪后,任何人都能以77美元买进,这很明显。

几十年什么事都没发生,

但几十年的事都发生在了几周内

问:我想你可能听过,列侬说道,有几十年什么事都没发生,但几十年的事都发生在了几周内。

巴菲特:说得好。当你买公司的时候——不要叫它股票——当你买公司的时候,当你买公寓的时候,当你买土地的时候,所有诸如此类的事情。

你会有机会来采取行动,做一些真正聪明的事情。

这种机会可能20年一次,取决于你所在的领域。

但大多数重要的事情,需要很多预先的基础工作,而不是生活中突然的大动作。

如果你做出了正确的决策,得到了正确的答案,那就已经做好了人生中的90%。

问:但是也可能会发生疫情一类的事情,它会突如其来,改变一切——

巴菲特:就像1929年发生的那样——

问:就像1919、1929年发生的那样——

巴菲特:人们从来没有想过911,证券交易所关闭了好几天。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大事件——

问:我们正在经历其中之一。

巴菲特:是的,但我不会特别讨论这个。

问:请允许我这样说,世界秩序因此发生了很大的影响。

巴菲特:是的,但说这个对我没好处,对世界也没什么好处。

相比任何其他时期

美国人现在更为富有

问:我们能否谈谈全球经济?

巴菲特:我可以告诉你我们走到哪步了,但是——

问:我这么说吧,就全球经济而言,美国的经济如何?

巴菲特:很容易可以见到美国的统计数字,更多的人、更大比例的美国人现在变得更为富有,或者有了更多的收入。

如果你看居民的平均财富——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很富有——但它确实意味着相比于任何其他时期,美国人现在有了更多的钱。

他们以前所未有的低利率获得抵押贷款,所以如果他们想要买房子——

问:如果这样持续下去会发生什么?现在利率也在上升,通胀也在上升?我不是要求你预测之后会发生什么,但你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

巴菲特:我们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

在美国,毫无疑问,收入最高的1%人群可能比我6岁时的全球首富生活得更好。

今天,你可以得到更好的医疗,更好的教育,更好的娱乐,更好的交通。一切都比过去来得更好。

如果我想看一场足球赛,甚至不用去到现场,

在大屏幕前坐好,就可以有人不停地给我播放回放,然后向我讲解发生了什么。

可能其他人的屏幕没有我这么大,但是几乎每个人都有屏幕、iPhone或者电脑。

爱迪生是赚得盆满钵满,

但是也让成千上万的人收益

问:所以社会显然发展了很多,尤其是美国社会?

巴菲特:对,基本上没有哪个国家发展得像美国那么快,

往回数约300年,这片土地上住的人不到世界人口的1%,大概0.5%,

他们并不比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更努力,智力水平也跟其他地方的人相差无几。

而几代人以后,美国创造的财富占世界20%以上,

想想看,这就像天方夜谭,如果你回到1789年的国会,随便找个议员,跟他讲讲这个国家未来的样子——绝对是他们难以置信的。

问:但同时你一定也清楚美国的贫富差距问题,美国有845个亿万富翁,他们的财富比底层的60%的人还要多。

巴菲特:那是政府的锅,他们是政策制定者。

亨利·福特1922年还是1923年,一年时间生产了200万辆车,但亨利家族又能用得上几辆呢?

所以200万人开上了小轿车,他们都受益于福特公司(换句话说是资本主义的受益者)。

同理,托马斯·爱迪生做了这么多发明,是赚得盆满钵满,但是也让成千上万的人收益,我们都在享受他发明创造的成果。

如果你对比一下1小时的工作时间在100年前和在现在能带来的回报,会发现结果是惊人的。

问:对,你说的这是对资本主义的一种辩护,在于它给我们整体社会带来了多少进步……

巴菲特:资本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施政,我们的政府应该引导资本主义的走向。

对我自己来说,我有能力买50艘超豪华游艇, 但这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同样的钱可以让更多人得到更多效用。我现在拥有了一切我想要的,是在资本主义的框架下挣来的,这并没有什么罪恶。

最终的大Boss是政府,政府不该把资本主义给搞砸,反过来资本主义也不能把政府搞砸,道理就这么简单。

我可能是最不会用iPhone的苹果用户

马斯克打赢传统车企的背后

问:那你觉得资本主义是否应该自我变革呢?

巴菲特:资本主义在发生嬗变,一如既往,

从1789年(联邦宪法通过)开始,美国商业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催生了惊人的生产力,造福民众

所以这不是好像50个最有钱的人把整个国家的财富吸干抹净,商业活动产出了商品造福消费者,比如iPhone——

当然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玩不转iPhone的用户,但它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好……

问:这也是为什么苹果成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企业。

巴菲特:对的,你之前也采访过提姆·库克,听他介绍过苹果公司,关于他们怎样发明创造新产品。

苹果在全球手机市场占有率约为25%,也有很多公司生产手机,但是苹果制造的是最好用的产品,是一个令人渴望的产品。

汽车行业也是一样,有无数的汽车厂在造车,但是最后只有几个幸存者,

他们造的车是消费者最喜欢的,美国每年卖出1600、1700万辆车,但也就集中在几种品牌的汽车。

问:但一个有趣的事实是,特斯拉的市值超过很多传统车厂的市值总和,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巴菲特: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美国是怎样一个地方。

埃隆·马斯克打败了通用汽车、福特、丰田,后者拥有很多很多资产,但马斯克有的是一个好点子,所以他赢了——这就是美国,梦想照进现实,空想皆可具现。

但是,你还需要一个裁判,也就是政府。

你需要一个好的司法系统,而目前为止我们的司法系统是最好的,比过去好得多,50年后我们的系统会变得更好。

问:你怎么这么确定?

巴菲特:我91岁了,我一直相信这一点,而且我也从未看到让我对此产生怀疑的迹象。

问:你相信各方面都会比以前更好?

巴菲特:当然不是所有方面,有些方面会反复,

但是想想美国的发展,这是难以置信的,我们曾经历内战、大萧条等等,

但总的来说,商业会继续发展、政府会继续发展,人们也会向前看。

第四次世界大战人们能用的武器将只有木棍和石头

我们面临的情况与古巴导弹危机类似

问:你曾经说过你最害怕的事情是核战争……

巴菲特:对,核战会改变一切,除了人们的思考方式。

问:你说你不想谈现在的局势,但有一个现实问题是,我们是否会陷入第三次世界大战以及热核战争带来的毁灭?你不想聊这个是怕被人拿去片面摘引是吗?

巴菲特:我不想聊这些,但是我之前有聊过核战毁灭,爱因斯坦曾说:

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大家会用些什么武器,但是我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人们能用的武器将只有木棍和石头。

这句话把关于核战该讲的话都讲完了。

我们有可能毁灭这个星球,不只是毁灭自己,而是有能力毁灭整个星球,

点到为止,我不想再说更多,本来我连这个也不想提,但是这是事实,

爱因斯坦说的是实话,而我们现在的情况与古巴导弹危机类似。

问:你说不想聊这个话题,但你现在还是聊了。

巴菲特:我没有,你别瞎说。(两人大笑)

问:在我们结束资本主义相关的话题之前,我想问问你认为商业该如何发展,或者应该做出哪些改变?

巴菲特:关于这个话题我会在4月30号好好聊聊,我要说给所有的股东来听。

届时将有超过4万听众,我要说给所有的伙伴们听,在4月30号周六,所有想听的人可以到CNBC或者其他媒体来听。

然后周一才会开盘,这期间他们有足够的的时间来消化我要讲的内容。

问:你的意思是说,关于战争与和平、世界秩序的变化和通胀……所有这些我最好奇的话题,你会保留到股东大会的时候再说,是吗?

巴菲特:对,当然也有些话题我即便在股东大会的时候也不能讲,但是没错,那将是一场非常非常重要的股东会。

我会与所有信任我们,把钱甚至是未来托付给我们的人进行深入交流,他们也会问各种问题,我和查理都很享受这个时光。

问:但我还是很好奇,现在也是一个聊聊的好时机,我们在一段非常艰难的历史时期。

巴菲特:对,我们经历过很多艰难的历史时期,比如911……但是老实说,未来世界会如何变化,我不知道,美国总统也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我是一台正在老化的机器,变老并没有削弱我的快乐

至于投资,我做的和以往任何时候都一样好

问:那我想知道,在沃伦·巴菲特身上,每隔十年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你自己对此有所察觉吗?

巴菲特:有些地方变蠢了,有些地方变更聪明了。

问:很好的话术,但是具体是指什么呢?

巴菲特:意思是说,我的算术可能变差了,有时候记忆变差了,或者会记不住别人叫啥,阅读速度可能也变慢了——

我是一台正在老化的机器,但我总体感觉还很好——我还能阅读,还能听见、看见,所以我还是很快乐。

问:尤其是工作,你工作的快乐没有随着年老力衰而丝毫打折。

巴菲特:对的,而且说实话我没感到任何不便,

我还能坐飞机,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只要你不邀请我跳舞、杂耍、或者问我昨天见过谁,我基本上无所不能。

问:但是回到你的本职工作,投资……

巴菲特:一言以蔽之,我做的比以前任何时候都一样好。

问:那有没有更好呢?你今天做投资是否比20年前做的更好了?

巴菲特:只能说我面对的投资机会不一样了。

而规模增长会限制我能做的操作,这是一个很大的影响因素。

管理5、600亿美元,我显然有很多事情没法做,我得关注更宏观的东西,

我现在业绩归因和我在刚开始做投资,管理9800美元的时候已经彻底不同了。

而当我1956年5月5日开始管理合伙人投进的10.5万美元的时候,那时候我做的每一个投资决策都有可能让我的管理规模翻倍增长——

当时有几千个投资机会,我每一个都想知道。

问:现在没有几千个机会了吗?

巴菲特:没了。

问:现在市场不再水大鱼大了?

巴菲特:还是有一些的,哈哈哈哈哈。

问:当你发现一个绝佳的投资机会的时候,你会感到一激灵那种兴奋狂喜吗?

巴菲特:那必须的。

当你几个月如一日苦苦寻觅投资机会的时候,当你最后发现的时候,一定会感到神清气爽。

问:我们来聊聊一些没有做好的地方,医疗是我们经济中很重要的一环,但你、杰米·戴蒙(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和杰夫·贝索斯三个人,代表了三个巨无霸机构(你们怎么把Haven搞砸了)……

巴菲特:我们有世界上所有的钱,等等,我还是换个表述:我们有你可以想象的最好的条件:资源、灵活性和共同利益,等等。

问:那你们一开始的目的是啥?

巴菲特:我们都抱着一个美好的愿望,当然有时候这个愿望并不一定管用。

问:你们认为医疗系统的问题太大了,所以值得放手一搏是吗?

巴菲特:对啊,试试对我们有什么坏处呢?

没有,也许最后我们解决不了——事实也是如此,但是这没关系嘛。

问:为什么你们解决不了?

巴菲特:这是最大的财政收入来源之一,而且这并不是一个很糟糕的系统,我们现在的医疗系统比20年前要好的多了。

问:但我们还是一直在挣扎。

巴菲特:对,在这样一个大蛋糕的分配问题上,肯定会有纷争。

问:但是你看到,奥巴马医改、克林顿,他们都折戟了……

巴菲特:我认为奥巴马做的挺好的,奥巴马医改对于美国人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进步,只是这可以做的更好。

问:我感觉有意思的是,你们三家机构——由三个最伟大的头脑所领导,动用了这么多智力、经验,应用于医疗这个问题领域,最后还是……

巴菲特:对的,你可以说这个国家所有方面都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教育也是如此,方方面面都是。

终将看到中国经济超过美国的那一天

世界会有两个超级大国,中国和美国

问:好,让我们换个话题,我们终将看到中国经济超过美国的那一天,是吗?

巴菲特:会有那么一天,

他们的人口四倍于我们,逻辑上讲会继续发展,然后世界会有两个超级大国,中国和美国。

问:他们会保持以往的增长速度吗?

巴菲特:很难说,我没法给出答案。

问:但他们也有他们自己的问题……

巴菲特:是的,每个国家都会有自己的问题。

问:说到每个国家都面临的问题,环境和气候无疑是其中之一,你担心气候问题吗?有多担心?

巴菲特:现在核武器无疑是最大的威胁,当然其他气候问题也需要关注。

如何找到伟大的经理人?

你要找一个你信任,甚至可以以身相许的人

问:你怎么看提姆·库克?

巴菲特:他是一个伟大的经理人,他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问:我们怎样发掘这样伟大的经理人?

巴菲特:能力、信用、性格(ability, trust, character)。

你要找到你信任的人,你愿意以身相许的人。

查理总是说:你要找一个比你更优秀的人结婚——

这是事实,永远待在比你优秀的人身边——他们会把你向正确的方向引导。

问:你和查理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们之间有着怎样的化学反应?

巴菲特:我们1959年相识,当时他父亲去世;

他1940年曾在我打工的杂货店工作过,而我是1941年才在那里打工的,所以之前我们没有见过……(这段讲巴芒的相遇,以往的访谈都有)

问:你们之间有过分歧吗?

巴菲特:我们从未有过争论,所有人都说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们从未有过争论。

问:但你们对事物会有不同看法,只是不会争执,是吗?

巴菲特:对的,我们不会因为不同的看法起争执,我们都心知肚明就好了,干嘛捅破窗户纸呢?

问:我记得查理有谈过关于指数基金的看法……(拱火)

巴菲特:我支持查理说的所有东西,但我不一定要认同他所有的看法,

不一定是关于指数基金的看法,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我们互相支持,但不一定认同。(译者按:所谓君子和而不同)

每年见一趟杰夫·贝索斯

问:聊聊杰夫·贝索斯,他人怎么样?

巴菲特:贝索斯是我朋友,我大概每年见他一次,

当然我不记得我们打过多少次电话,不过我们从未邮件联系过,因为我根本不会收发电子邮件,哈哈哈。

问:你曾经跟我说,他是最聪明的商人之一……

巴菲特:这毫无疑问,我会读他的财报,我每年见他一次,和他见面是一种享受,

问:一家以卖书起家的公司能成长成如此这般的科技巨头非常难得。

巴菲特:这事儿本不可能发生,但它实实在在发生了,贝索斯是一个及其及其聪明的人。而且他创造的财富在方方面面有益于这个社会。

问:对于梅琳达和盖茨,你怎么看?虽然他们分开了,但是盖茨还在继续通过他们的基金会做慈善。

巴菲特:对,他们布施的不只是金钱,还有时间,这是我不愿意付出的东西。

我只愿意把时间付出在伯克希尔上面。

问:为什么呢?

巴菲特:因为这是我热爱的东西,而且我做得很好,帮投资人赚钱,等等。

人身在世,总会通过不同的方式与金钱发生关系,投入、产出,因此产生生产力,你可以把资金分配到最需要的地方……我热爱我在做的事情。

几乎所有你在发生时认为的坏事,

最后都会变成好事

问:最后一个问题:你是否得到了你这辈子想要的所有东西?

巴菲特:是的,但我还是对明天充满了期待。

问:那你的人生有遗憾吗?

巴菲特:如果你回首往事,总会发现自己有犯傻的时候,但我可以这么说,除了死亡和疾病,所有你在发生时认为的坏事,最后都会变成好事。

问:你一直说自己很幸运,我理解,除了家庭、事业、友谊之外,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你生在美国。

巴菲特:毫无疑问,如果查理和我没有生在美国,我们的人生会完全不同,美国给了我一切

问:你最尊敬的人是你爸,为什么?

巴菲特他从未做过违心事,而且他支持我做的所有事情——只要是符合道德的。

即便我有做一些不好的行为,他也从未放弃过我,

问:你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五个人之一,这个头衔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巴菲特:这意味着我可以决定很多钱的流向,比如回馈社会,

但对我个人来说,这个意义在于伯克希尔,伯克希尔是我的成就,这个过程太有趣了,尤其是和查理一起,让整件事变得更加有趣,这是无法取代的乐趣。

问:如果你要给人们上最后一课,你会说什么?

巴菲特:我会聊聊关于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以及为什么我决定让这些事成为我最重要的事情。

问:那你人生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巴菲特:家庭、我的事业,还有成千上万相信我的人。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