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原打黑行动负责人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其上级每晚9点后开始去寻欢作乐

内蒙古原打黑行动负责人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其上级每晚9点后开始去寻欢作乐
2020年07月14日 00:00 cmb-china

近日,由乌兰察布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乌兰察布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集宁区公安局原局长杲凤存(正处级)涉嫌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徇私枉法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在乌兰察布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值得一提的是,杲凤存还曾担任内蒙古公安厅刑警总队打黑特别行动队负责人。

检方指控:被告人杲凤存利用其担任乌兰察布市公安局副局长、集宁区公安局局长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杲凤存作为集宁区公安局局长,承担着打击违法犯罪、维护社会治安的重要职责,但其不依法履行职责还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违法犯罪活动,依法应当以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杲凤存作为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依法应当以徇私枉法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杲凤存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其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特别巨大,且不能说明来源,依法应当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中,检察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充分发表了各自意见,被告人进行了最后陈述。本案将择期宣判。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57岁的杲凤存是内蒙古赤峰市人,大学学历,1981年10月参加工作,1983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杲凤存早年在部队服役,担任话务员和通讯员,1985年底转业在呼伦贝尔市扎兰屯公安局任民警,此后在扎兰屯公安局工作长达17年,官至扎兰屯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

杲凤存

2002年,杲凤存前往自治区公安厅挂职锻炼,并于2003年12月至2005年7月期间担任自治区公安厅刑警总队打黑特别行动队负责人,2010年5月杲凤存来到乌兰察布公安局任党委委员、副局长,后兼任宁区公安局局长。2016年4月,杲凤存前往自治区司法厅任职,担任了3年的司法厅法制宣传处处长,2019年改任司法厅政治警务部组织培训处处长。

2019年6月20日,杲凤存在自治区司法厅政治警务部组织培训处处长的任上被查,经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指定,接受乌兰察布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由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现代世界警察》2014年11期曾刊发对杲凤存的专访文章《勇敢的心——记乌兰察布市公安局副局长、集宁区公安局局长杲凤存》。

文章介绍,杲凤存出身革命家庭,父亲曾为建立和保卫新中国浴血奋战、屡立战功。但他却拥有一个坎坷苦难的童年。他当过兵,转业后开始公安工作。他立志要做一个“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与黑恶势力展开了一场又一场生与死的较量。他曾开枪击毙穷凶极恶的歹徒,也曾遭受歹徒的袭击,后脑被拍砖,昏迷一天一夜。他直接指挥、侦办各类案件6000余起,无一错案;先后参加内蒙古国税局原局长肖占武贪污案,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南地公安分局原局长梁冠中杀人、抢劫、碎尸案,乌兰察布市“2005·5·26”集宁师专博士生导师被杀案等一系列重特大案件的指挥、主侦和主审工作。他一身正气、疾恶如仇,在黑与白、善与恶的交界点上,就像一名勇往直前、永不放弃的斗士,守护着一方人民群众的平安。

杲凤存七岁时,母亲因积劳成疾去世。上小学时,他每天早上要走三公里的山路。由于家里困难,缺吃少穿,秋冬季节对他来说就显得格外寒冷与漫长。中学时他住校,就利用周末、假期上山砍柴,交到学校充抵学费。由于年纪小,砍柴又是危险并极耗体力的劳动,每每都会弄得遍体鳞伤。至今他的手上还留有刀疤,身上还有斑驳的伤痕。

高考结束后,杲凤存收到了内蒙古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因为家里穷,他没敢拿给父亲看,只对父亲说了三个字:“没考上!”从学校回到家,杲凤存在生产队当了一年的会计。1981年,他瞒着父亲报名参军。在部队,由于诚实可靠、踏实肯干,他获得了各级领导和战友的好评。

据人民日报海外版2012年9月报道,近日,乌兰察布阿木古浪草原,来自中央和地方的部分媒体,参加了对纪实文学《打击经济犯罪“破案会战”纪实》的研讨会。该纪实文学真实地记述了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公安局副局长、集宁区公安局长杲凤存带领公安干警在维护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中,打击经济犯罪,全力开展“破案会战”的感人事迹。以细腻的笔触描述了在打击经济犯罪的“破案会战”中,身为局长的杲凤存,身先士卒,带领干警同罪犯奋勇作战的情景过程。在这场“破案会战”中,他和他的战友干警无论从打击数量、质量,还是覆盖面上都实现突破。特别是在打击涉众型经济犯罪上,取得历史性突破。“破案会战”以来,杲凤存他们共立各类经济犯罪案件576起,破案302起,移送审查起诉犯罪嫌疑人1122人,涉案金额1.2亿元,挽回经济损失100多万元。他们用忠诚实现了为人民利益而战的诺言。

值得一提的是,杲凤存担任乌兰察布市公安局副局长期间,还兼任了5年(2011年5月至2016年4月)的集宁区公安局局长,为此,杲凤存和2018年3月1日落马的杨国文还一起共事了近4年。公开资料显示,杨国文于2012年7月至2018年3月任乌兰察布市委常委、集宁区委书记。

杨国文

杨国文是内蒙古自治区2018年首个落马厅官。2018年年6月初,杨国文被“双开”。起诉书中虽未公示杨国文涉嫌受贿和巨额财产的具体金额,但此前中纪委网站曾透露,“杨国文案涉案金额上亿、涉案人员众多”。

其“双开”通报中提到,杨国文“‘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项纪律’项项违反”,为亲属营利活动提供便利,搞权色交易;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转移、隐匿违纪违法所得,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审查

据中纪委透露,杨国文在担任集宁区委书记期间,给当地带来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平时让司机开着公车送他夫妇俩去北京看女儿,每晚9点后开始出去寻欢作乐,有人在其办公室排队送礼,据查送礼金干部达百余名,行贿企业家达百余名。

在杨国文案调查最初的一个月,行贿人互相通气、一言不发,甚至还穿着“踩小人”的红鞋垫“辟邪”。

“涉案企业家们最初前来谈话时,似乎事先约好了一样,不仅来了之后一句话不说,各个还都戴着红围巾、穿着红袜子,红鞋垫上甚至绣着‘踩小人’三个字,以为辟了‘邪’就可以蒙混过关。”对此,内蒙古自治区监委在掌握外围证据基础上,依法对6名主要涉案企业主实施留置,并将对其留置的消息公布在网上,以行震慑。由此,留置行贿人纷纷松口交代。

2019年,经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检察院提起公诉,通辽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杨国文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300万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