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股市“清壳计划”打响,保千里成新证券法退市第一股

2020股市“清壳计划”打响,保千里成新证券法退市第一股
2020年04月08日 00:57 反做空研究中心

作者|一颗手榴弹

2020年以来,A股第一家被强制退市的公司已经出现,它就是江苏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千里”、“**ST保千”)。

就在4月1日愚人节当天,*ST保千发出一则并不是用来“愚人”的公告,表示上交所于对公司股票作出了终止上市的决定。根据相关规定,*ST保千将从4月10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限为30个交易日,不考虑全天停牌因素,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2020年5月26日。

图片截自保千里公告

这家扛起了2020年首面“退市大旗”的*ST保千,也是新证券法正式实施后的退市第一股,如今在监管对市场的劣质资产把关日趋严谨的环境下,“股市混子”的日子将不再好过,*ST保千的退市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触及三项退市指标

公开资料显示,保千里成立于2006年5月,是一家以高端电子视像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要定位,并提供高端电子视像方案、产品、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业务范围包括安防监控设备、夜视仪、商用液晶屏等的研发、生产、销售等。

2015年4月,保千里借壳中达股份登陆A股,也曾风光无限。在上市之初,保千里股价最高达到29.89元/股,曾出现7个涨停,估值一度达到253亿元。没有料想到,这番借壳上市的操作,背地里却是一场“骗局”。

2013年,中达股份进行破产重整,并于2015年2月被证监会批准与保千里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同年3月,此项资产重组正式完成,根据重组方案,中达股份将全部资产以评估值6.16亿元作价出售给原控股股东申达集团有限公司,同时以每股2.12元向保千里实控人庄敏、深圳市日昇创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陈海昌、庄明、蒋俊杰发行股份13.60亿股,以购买其共同持有的保千里电子100%股权,银信评估对保千里电子估值为28.83亿元。

好景不长,2016年,这项重组事项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17年,保千里收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被发现在其在重组上市过程中存在相关股东提供共计9份虚假协议银信评估的情形,导致虚增标的估值作价2.73亿元的违法违规行为,由此多骗了上市公司约1.29亿股股票。

在2018年5月,保千里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再次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经查实,公司存在未披露7.05亿元对外担保情况、未披露关联方和关联交易、未披露大股东庄敏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等多项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情况。

对此,保千里及其实控人庄敏等相关责任人均受到监管处罚。而另一方面,公司的经营状况也由此受到严重影响,每况愈下。自2017年以来,保千里的主要银行账户和资金被冻结,银行抽贷、诉讼、债务违约、资金危机……千疮百孔的遭遇导致公司业绩陷入亏损泥潭。

财报显示,在2017年,保千里亏损金额高达77亿元,同比下降1067.13%,并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披星戴帽变更为*ST保千。

然而此后两年间,*ST保千的状况并没有出现好转。2018年再次亏损16.89亿元,由于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和连续两个会计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ST保千自2019年5月24日起暂停上市。此时,公司股价仅为1.04元/股,相比巅峰时期跌去了96%。

2020年3月13日,*ST保千披露了2019年年度财务报告,再次出现巨亏。财报显示,公司在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为1.61亿元,净利润为-9.3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59.79亿元;截至2019年底,保千里资产总额为6.22亿元,负债总额为65.2亿元,公司及下属子公司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共85个,资产负债率已高达1049.53%。

值得注意的是,*ST保千再次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由此,*ST保千已经触及净资产、净利润和审计报告意见类型3项财务类强制退市指标,资本生涯也拉下帷幕。

被实控人“坑”的典型案例

不得不提到的是,此次保千里的退市,与其谈公司管理,其前董事长庄敏更是与这家上市公司的败局脱不了干系。

资料显示,庄敏出生于1968年,来自广东普宁的一个普通家庭。在广州中山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研究生毕业后,庄敏在1991年去往广州一家国企工作了四年。然而不甘只是“打工仔”的庄敏决定辞去国企的工作,开始自己创业。

1994年,庄敏正式创办“保千里电子”,从事代理经销国外品牌安防产品。直到1998年后,他决定引进国外技术,开始由贸易转入制造与技术研发,由于深圳的高端电子信息化产业较为发达,再三考虑后,庄敏决定将二次创业坐落于深圳。

在2006年,他正式创立深圳保千里电子有限公司,在创业之初,庄敏白手起家与员工住了两年的集体宿舍,靠着坚持与吃苦耐力,才慢慢让公司步入正轨。

花了近9年的苦心经营,保千里终得机会借壳上市。在2015年,这位广东普宁的小人物终于首次跻身了胡润富豪榜,以180亿元身价财富排名第120名。但谁也没想到,庄敏得来的这些财富与名誉靠的并不是正道。

在2017年,庄敏因涉嫌以对外投资收购资产、大额应收账款交易、大额预付账款交易、违规担保等方式侵占上市公司利益,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调查显示,庄敏涉嫌侵占公司资产高达67亿元。而在该年,庄敏辞去董事长职位,留给公司“一地鸡毛”。

经保千里董事会在核查后认为,庄敏涉嫌通过控制投资标的转让方收款银行账户的方式,实际控制银行账户内的股权转让款项,涉嫌通过介绍第三方与投资标的签署业务合同的方式将增资款项转出,涉嫌以对外投资收购资产的方式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

随着“东窗事发”,庄敏本人也随之失联了,值得注意的是,他所持有的股票近乎100%质押,并且被证监会处以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不过由于庄敏失联至今,截至2019年度审计报告日,证监会对庄敏的立案调查事项尚无最终结果。

最悲哀的莫过于,肇事人跑了,公司的员工与数万股民们还吃着“哑巴亏”。

“股市混子”的日子难熬了

事实上,在曝出董事长庄敏失联后,保千里也曾试图自救,包括整顿领导小组,最后以解散告终。在2019年年报中,也表示公司业务能力仍然良好,只是受到资金问题的影响阻碍了其业务发展,表示“未来公司主要目标为化解财务危机,积极发展业务,恢复盈利,改变净资产为负的状态,完善公司内部控制,争取使公司达到重新上市标准。”

不过,此次*ST保千的退市也许不仅是资本市场创业的起起落落,也在给更多的上市公司一个警示。

近年来,监管部门一直在致力于不断深化退市制度改革,严格执行退市制度。据了解,新《证券法》已于2020年3月1日生效实施,其中,并且首次明确不再在法律层面具体规定证券退市的法定情形及暂停上市等实施程序,进一步下放由证券交易所的业务规则对股票退市环节和指标进行具体规定。通过进一步简化退市流程、丰富退市指标、提升退市效率、加速出清壳公司,最终实现进一步完善资本市场生态环境、推动提升上市公司质量的市场目标。

除了*ST保千,还有一些上市公司也正处于风险之中,包括发布公告表示截止2020年4月7日,公司股票已连续15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而可能被终止上市的**ST锐电;于2020年3月18日被暂停上市的**ST秋林;以及跟*ST保千处于类似情形的两次被会计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因而被暂停上市的**ST凯迪、**ST龙力……

在优胜劣汰的2020年,“股市混子”日子并不好过,上市公司要想长久生存于资本市场之中,或许也需要居安思危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