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了夫人又折兵:激进造车拖累银亿 300亿身家富豪破产

赔了夫人又折兵:激进造车拖累银亿 300亿身家富豪破产
2019年06月26日 22:53 反做空研究中心

作者|Resin

近几年来,房地产企业转型造车似乎成为一个趋势。造车花钱,而房地产企业恰恰最不缺钱,同样被认为是千亿级市场的两个产业,造车显然是房地产企业转型的最佳目标。

但是显然并不是每个想要转型造车的房地产企业老板都像许家印一样有钱,即便是都有“首富”的名号,但一个是全国首富,另一个却是地方的“首富”,这个差距可不是一点点。

6月11日-15日,许家印刚刚大手投资了2800亿来建设新能源汽车基地,同一时间,这家转型造车的房企——银亿集团的董事长,宁波首富熊续强悄悄申请了破产重整。

曾经的全国500强名企就这样走向了灭亡。

曾经500强企业沦落破产

6月17日,ST银亿(000981.SZ)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及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已于2019年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6月17日ST银亿发布的公告

在2018年时,银亿集团董事长熊续强还以295亿元身家登上《福布斯百亿富豪榜》第95位,成为“宁波首富”,然而第二年,这家公司就却出人意料的破产了。就像周杰伦歌词中写的那样,“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没想到破产也如同龙卷风一般来的迅猛。

银亿集团在宁波是知名企业,其董事长熊续强也被称为宁波首富,虽然现在这个出身于浙江宁波的首富已经成为了中国香港居民。

距今为止,银亿已成立25年之久。25年春秋,银亿一路跻身全国500强企业,成为宁波市的一张名片。

银亿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熊续强曾经是体制内官员,在下海经商之前,曾先后做过余姚农药厂技术骨干、余姚农药厂副厂长、市委机关领导、宁波罐头食品厂厂长等。尤其是担任宁波罐头厂厂长的经历,在当年经济尚未迎来大发展的时候,熊续强接手罐头厂一年后就创造了500万元的利润和1000万美元的出口创汇,扭转了之前亏损严重,资不抵债的困境。这段经历也让熊续强打开了眼界,对于经商也有了更多的认识,也是在这期间,他发现了房地产的中商机,先觉到了房地产未来的火爆。1994年,快到不惑之年的熊续强决定下海经商,创建了现在的“千亿帝国”银亿集团。

▲熊续强

银亿集团创建之初,因为福利分房政策尚未取消,房地产的黄金期尚未到来,国内商品房的销量一般,所以银亿集团在组建后的四年里开发的三个楼盘,并没有引起多大反响。直到1998年,福利分房政策取消后,商品房销量开始火爆起来,之后银亿集团又收购并改造了宁波市一大批烂尾楼,还因此获得了“烂尾楼改造专家”的戏称。

抓住福利分房政策取消和城市建设机遇的银亿集团在改造烂尾楼中尝到了房地产的甜头,赚到盆满钵满,这也让熊续强更加确认了房地产中的商机,于是此后更是将公司主业务确认为房地产开发和经营,开发了多个楼盘,成为宁波市著名房地产企业。

▲银亿

2010年,银亿首次跻身全国企业500强,此后连续8年上榜。次年,银亿借壳ST兰光,成功登陆A股市场。

熊续强在房地产的步子走得相当稳,一步一步,从创建之初到2017年成为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61位、宁波百强企业前三,再到2018年福布斯百富榜第95位,银亿花了20多年才走到这个高度。然而二十多年来的努力仅仅两年时间就全部功亏一篑。

激进造车买买买埋下祸端

房企意图转型造车,这是一个大潮流:宝能花66.3亿元收购观致51%的股份,华夏幸福以3.3亿元收购合从新能源53.4%的股份,碧桂园出资6.4亿元在广东佛山顺德新城建设新能源汽车小镇,王健林也曾投资向银隆新能源投资5亿。

许家印更是大手笔,在和贾跃亭合作破裂后,开始疯狂的买买买,从2019年开始,先后收购了瑞典NEVS电动汽车公司51%的股份、上海卡耐新能源58.07%的股份以及湖北泰特机电70%的股份,涉及资金总计约79.6亿人民币。另外,许家印还投资超过103亿元成立恒大国能新能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还以8.47亿元竞得广州南沙一块工业用地,最近更是大手投资2800亿用于建设新能源汽车基地。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房地产企业转型造车通常都是通过“买买买”的方式。造车不仅需要钱,更重要的是需要技术,而房地产企业通常“穷的只剩钱”“除了钱我一无所有”,买技术买车企股份这是转型造车最快捷的途径。

银亿集团亦是如此。2016年,为响应《中国制造2025》,银亿开始提出进军汽车制造业计划。随后在这一年里,银亿先后收购了全球第二大汽车安全囊生产商美国ARC集团、全球第三大磁簧传感器和光控传感器制造商日本艾礼富和全球领先的汽车CVT(无级变速器)生产商比利时邦奇等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涉及金额累计高达123亿元。

但正是因为这个激进进军汽车制造业的举措,为如今银亿集团的困境埋下祸端。

据ST银亿2018年财报显示,2018年公司全年营收89.70亿,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73亿。这是银亿上市以来第一次出现亏损。银亿在财报中解释道“中国经济放缓,下行压力大,汽车行业产销下滑,房地产行业宏观调控加强,房地产调控政策频繁,金融去杠杆和资管新规等政策下,经营压力和流动性危机凸显。”

▲2018年银亿净利润为负,亏损高达5.73亿

很官方的回应,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为什么一个二十多年的房地产企业会出现高达5.73亿的亏损。

若要追溯原因,只有可能是2016年的这三起累计涉及金额高达123亿元的海外并购。

反做空研究中心从银亿2018年年报中还发现,银亿解释对于报告期内营收和归属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总额同比下降的原因为,除国内整车市场销售疲软以及汽车零配件产能扩建固定成本大幅度增加外,公司判断收购宁波昊圣投资有限公司、宁波东方亿圣投资有限公司形成的商誉存在减值风险,由此已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导致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

▲财报中对于净利润同比下降的解释

此前银亿收购的三家海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中,比利时邦奇为东方亿圣的全资子公司,美国ARC公司为宁波昊圣全资子公司,而银亿则是通过收购这两家公司间接获得比利时邦奇和美国ARC的股权。

▲财报释义中显示,银亿收购的多家海外汽车零部件生产商均是东方亿圣和宁波昊圣的全资子公司

在前十大股东持股情况中,除国有法人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境内自然人欧阳黎明之外,前十大股东中的八个股东股份全部都处于质押状态。从2017年年底开始,十大股东开始陆续质押手中的股份,截止2018年年底,银亿系及其一致行动人关系共持有银亿股份73.03%股权,其中95.03%已质押,直到2019年3月,银亿的股东依然在质押股权,其中熊续强之子熊基凯、宁波维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久特投资合伙(有限合伙)和宁波乾亨投资合伙(有限合伙)四个股东已经将持有的股份全部质押,西藏银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宁波银亿投资管理公司和宁波圣州投资有限公司也分别以99.63%、87.84%和97.5%的质押持股比高居不下。可见收购这三家海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让银亿出了大血。

▲2018年财报中前十大股东质押情况

不仅如此,反做空研究中心还发现,在2018年,银亿集团还全资收购了四家企业,分别为宁波尚之味、Apojee Group、比利时LEV、德国Tekshift,据了解Apojee Group和德国Tekshift都是专门为动力总成系统开发嵌入式软件和控制软件的公司,关于比利时LEV,暂未查到相关信息,不过在汽车类领域,LEV缩写的全称可能为Low Emission Vehicle(低排放车辆)或Light Electric Vehicle(轻型电动汽车),所以推测比利时LEV应该也是一家汽车行业的公司。财报显示,2018年收购这三家海外企业共计耗资1174.5万欧元,折合人民币约9175.4万人民币。

▲2018年银亿新收购的4家公司

在股东们通过质押股份,激进收购得比利时邦奇、美国ARC和日本艾礼富之后,2018年又收购了四家公司,虽然耗资还不到上一次的1/10,不过在八大股东纷纷质押股份的情况下,再度收购,激进两个字清清楚楚的被写在银亿的头上。

6月25日,ST银亿发布关于公司控股股东部分股份被轮候冻结的公告,称股东银亿控股和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2,913,181,771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72.32%,其中占公司股份总数的70.17%被质押,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7.78%被司法冻结,累计被轮候冻结股份数为716,303,413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7.78%。

银亿集团申请破产后,上海市宁波商会会长、上海新沪商联谊会会长郑永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企业家一定要有控制风险的意思,千万不能太激进。”

房企没有第二个许家印,能像他这样疯狂砸钱的也只能是全国首富级别的人物,房企转型要谨慎、稳住,一旦激进难免就会沦为下一个银亿,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转型没成功,几十年辛苦打拼下来的房地产行业也赔了进去。

作者|Resin

编辑|小鬼当家

温馨提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