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问题实质是个产业链问题

口罩问题实质是个产业链问题
2020年02月25日 05:16 反做空研究中心

作者|口罩公子

据商务部的数据,在1月23日到1月20日,中国通过各种方式一共进口了13.7亿只口罩。这些数据相当于全球一个半月的口罩产量,也就是说,全球平时的库存大约相当于两个月左右的产量,中国进口了其中的绝大部分。

据反做空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从1月23日起到2月10日的19天时间里,中国公司在世界上一共采购了不低于2.4亿只口罩。而从2月11日至今这一段时间,许多公司和个人,都在抢购海外口罩,而一些国家对中国采购口罩进行了限制,导致许多被采购的口罩不能回国。

不过,自新冠肺炎爆发以来,许多人最为纠结的,是如何买到口罩,但走遍了药店,逛完了超市,甚至问完街边的杂货店,都是同样的一句话“口罩没有货”。

为什么买不到口罩呢?有人指责是黑心商家囤货导致口罩紧缺,有人指责哄抬物价,有人称监管部门重拳打击导致药店不敢卖口罩,不一而足。但实际上,口罩问题体现的,是一个经济上的产业链问题。

中国生产的口罩不够用

数据显示,中国原来拥有的口罩产能为日产2000万个,按照一年大约230个工作日来计算,一年生产口罩大约45亿个。这些口罩生产占据了世界产量的52%。看起来确实规模挺大。

但仔细算一下,一条口罩生产线一天能够生产多少口罩呢?经过最近我们跟口罩公司咨询技术问题得到的答案,目前口罩机的主流产能是一分钟80片到120片之间,有极为少数的口罩机达到一分钟生产300片甚至500片的产能,但这些口罩机的价格差异,几乎是以10倍为差价的,所以主流的设备是低产能的设备。

目前我们没有查到具体口罩机平均产能是多少,但我们以平均每分钟100片计算,一个小时生产的口罩数量为6000片,一天八个小时能够生产近5万片,那么,全国日产2000万片,就需要400条口罩生产线。

一条口罩生产线占地面积大约也就是4米乘4米,做口罩生产厂家主要需要配备的就是消毒降解车间,这个需要的场地比较大。因为口罩生产之后需要经过7天的自然降解,否则会出现许多不可预知的风险。这个场地有多大呢?我们来计算有多大的体积。

据专业人士介绍,一箱口罩大约有50包,每包大约50个,一箱一次性医用口罩的体积至少是52×38×30厘米的规格,而一条生产线一天8小时生产的口罩,需要装20箱,所需要的空间大约是2立方米,一周需要装140箱,需要的空间大约为12立方米,加上消毒设施,其空间远远比这大得多。

为什么需要这么大的空间呢?是因为医用口罩在生产过程中需要在400mg/L的环氧乙烷(EO)环境中进行消毒,利用烷基化作用于羟基,使微生物大分子失去活性,达到杀菌目的。但环氧乙烷本身具有致癌性,需要自然降解一个星期才能降低到达标值,才能做检验和领取合格证。这个漫长的过程就需要大量的库房储存。

从这个角度来看口罩生产,要增产不难,但后边的降解期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坎,所以在疫情爆发后,许多工厂放假口罩厂停工了,再重启生产线生产,最快的速度也是需要七天的时间才能拿货,所以就造成市场口罩存量在很短的时间内一抢而空的现象。

市场一般会有多少口罩存量呢?一般来说,医院的口罩存量是一个星期左右,药店的存量一般也就三天到一周的存量,批发商的存量也不会超过一周,生产企业库房里一般是很少有存货的,存货主要体现在需要降解的口罩数量上,因此,一个产业链算下来,总的存量大约也就是一个月左右。

日产2000万个口罩,一个月产量大约有4亿个,考虑到进口和出口的平衡性,我们可以基本确定,一个月内在市场流通的口罩大约就在4亿个左右。在平时,这些口罩已经基本够用,但在特殊时刻,比如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一下子需求激增,就供应不过来了。

这次需求有多少?算算就知道了,全国居住在城镇地区的人口总数约为8.4亿人,就算两人一个口罩,这些口罩一天也会被抢光,口罩的供需矛盾一下子就凸显出来,买不到口罩也就算很正常的事情了。

熔喷布设备才是供应链的核心

中国是一个制造大国,为什么疫情爆发之后重启产能十分缓慢呢?许多地方早在1月24日全国大规模进入一级响应状态,一些地方便开始了寻求自己建造口罩厂生产口罩,比亚迪、上汽通用五菱、富士康、爹爹宝贝等都大规模转入口罩生产,全国有3400多家企业增加医疗器械生产的业务。

自己生产口罩需要购买口罩机械和生产原料。口罩机械厂主要在深圳和东莞,订货和交货问题并不大,尽管有极少数的厂订单排到了2021年,但还是有厂可以保证20天左右交货并安装完毕。但在购买生产原料这一块却遇到了难题,许多企业买不到原材料,无法投入生产,福建一位企业家还退掉了已经订购的口罩机。

生产口罩需要的关键原料无纺布的主要产区在湖北,武汉西不远处的仙桃市彭场镇就号称“无纺布之都”,其无纺布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60%,占据全球市场份额的四分之一。受疫情影响,湖北省企业开工困难,仙桃市无纺布生产企业较多生产线因工人不到岗而处于停工状态,对于国内高熔指熔喷无纺布产品供应造成较大压力。

而我国生产无纺布产品所用的高熔指聚丙烯纤维的生产商,以辽宁、河南、山东省的企业为主,湖北省进入一级响应状态后,物流运输受到很大影响,道路运输效率降低,而紧急购置的医用物资生产机器也因物流速度缓慢而耽误开工进度,均不同程度上影响了口罩相关产品的生产。

这样我们就逐渐明白,国内产能本身就不足以生产足够全民使用的口罩,而口罩产业链中的一个重要环节的熔喷无纺布集中在武汉周边的重点疫区内,交通受限导致物流不畅,无纺布运不出来,生产无纺布的高熔指聚丙烯纤维运不进去,就造成了产业链的断裂,供应就出现了极大的问题。

根据国务院客户端采购供应小程序里的数据统计,在目前全国新增产能大规模提升的当下,口罩行业最困难的事情就是买不到制作口罩的核心原料熔喷布,导致了全国许多新建企业不得不停机等待货源充足后继续生产,从而造成产能的重大损失。

为什么熔喷布产能不足呢?是因为从聚丙烯颗粒到生产熔喷布之间的过程特别麻烦,而熔喷布的制造设备却很少有人提及,说明这种设备的存在和价钱在于都是十分隐秘的,而且设备的产量本身就是很小的,在很多人看来属于可有可无的行业。

查询口罩供应链上的生产设备发现,相对于口罩机的小巧轻便来说,熔喷布的生产设备可以说是传统的傻大黑粗的工业设备,每一台设备都要占据很大的空间,而制造价格现在也不好评估。但根据设备的巨大块头来看,熔喷布的制造设备价钱一定少不到哪儿去。

这也许就是那个客户端里报名购买熔喷布的人员十分稀少的原因。

芯片限制了额温枪的生产

在这段时间,和口罩一样十分疯狂的一种设备,是一种名为“额温枪”的测温神器。这种手持设备,只需要往额头上轻轻一扫,就可以测得人体温度,远比过去的水银温度计方便和安全,过去只要几十元就可以买到,但这次肺炎疫情袭来,许多人需要每天测体温,这货就变成了超级抢手货,价格上升到500元一把。

在交易口罩和额温枪的圈子里,每天都有额温枪的信息,这些信息不知真假。其中我们遇到的距离最近的额温枪信息是一批4500只额温枪。据说这批货在上海,但货主在山东某城市,货主最先的报价是390元,要求买家先往其个人账户打40%的定金,然后提货前打完后续款。

但这项生意的中间人一共有3人,我让另外两个中间人与卖家沟通,希望自己来充任资金保管员角色,买家打款放心,卖家也能得到钱,但卖家迟迟未答应。随后是买家提出在上海建立共同监管账户,他直接把款打入该账户,双方代表见面验货后提货,但卖家也没有回应。

我向其他两位中间人提出,让他们给予该笔安全交易提供一个保证,但他们也提供不了,最后该笔交易不了了之。

额温枪为什么这么火爆呢?是因为这个领域本身很小,整个市场容量也就几百万只,市场空间本来就很小,但这一次肺炎,许多人发现自己已经不会使用传统的水银体温计了,只能使用这个操作简便的工具。于是,额温枪的需求就迅速暴增,以至于水涨船高。

为什么作为制造大国和制造强国,额温枪这种小物件却供应不上?有熟悉额温枪的人士表示,目前额温枪的零部件中,芯片属于最重要的一环,起神经中枢的作用。但因为这个行业实在是太小了,平时储备也不多,就造成了价格的不断上涨。

香港市场口罩价格开始腰斩

不管是口罩还是额温枪,这一次肺炎让人们充分认识到这些东西的价值,因此即便肺炎疫情过去了,但增大的需求回落之后也依然比原来要大很多。而在全国逐渐步入复工复产的大背景下,原有产能的恢复和新增产能的投产,将在很大程度上解决许多问题,让原来一直紧绷的市场之弦开始松弛下来。

香港可以看着是大陆市场的风向标,2月20日到21日,香港的口罩市场已经疯狂不再,超市里的口罩已经跌了将近一半的价钱,但购买者似乎并没有预想的那么多。也许有人说这是因为香港关闭了连通大陆的口岸,让人员来往受限,但实际上,大陆的产能要比东南亚的产能要高很多,香港今天口罩下跌的图景,或许很快就会在大陆出现。

价格下跌其实对社会公众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只有需求减弱之后,市场供需才会逐渐步入平衡,价格才有可能回到正常价格,而这样的走势,也正是许多买不到口罩的社会公众能够买到口罩的曙光。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