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做空总结:机构的沽空报告,再难“随风倒牌”了

2020年做空总结:机构的沽空报告,再难“随风倒牌”了
2021年01月21日 06:30 反做空研究中心

作者|一颗手榴弹

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这场疫情对整个社会经济的冲击显露在各个行业,对上市公司来说是一场是否具备牢固的资本基础、运营模式最具说服力的考验。

在严峻的大环境下,一些做空机构纷纷借势大肆“捕猎”上市公司,让“做空”成为2020年上市公司十分重要的年度关键词之一。

据不完全统计,在2020年,遭遇做空的中国上市公司就有至少21家。这些公司的遭遇各不相同,一些公司在年内多次被做空,一些公司损失惨重,还有上市公司遭遇做空后,股价不降反涨。

2020年被做空的中国公司总览

自从在2020年备受瞩目的瑞幸深陷财务丑闻,被成功做空后,刺激了不少做空者和机构纷纷“入场”,中国上市公司受到越来越多沽空机构的“关注”。在这一年,中概股做空潮背后的机构所指向的仍然是那些现金流较差、盈利能力较弱的公司。一方面,互联网企业仍然为重点做空对象,包括在线教育、在线视频、电商等等;另一方面,在2020年,除了资本市场的新公司,沽空机构把众多的枪口对准了中国品牌企业。在疫情的冲击下,做空机构企图中国品牌企业暴露薄弱板块,从中“乘虚而入”,获得更大利益。

事实上,尽管许多上市公司仍会受到做空影响,但被做空企业也为了捍卫自己利益而进行了反击,开始正面与做空机构交锋,他们用实际业务表现回击了这些做空者。在2020年里,资本市场也不再是随着一则沽空报告就“随风倒牌”了,我们发现,做空机构要成功做空一家公司,已经不是那么容易。

中国公司强势表态反击做空

在2020年2月,沽空机构杀人鲸两次对国内药企康哲药业进行做空指控,表示康哲药业具有虚增利润、公司主席利用上市公司利润谋私利等问题。

作为国内优质药企,康哲药业及时并强势的作出回应,否认杀人鲸在沽空报告中的一切指控。在康哲药业与杀人鲸的来回“交锋”下,康哲药业的股价并未因此受挫,后续几日则基

本呈现企稳回暖之势。

为了向投资者展现公司的信心,康哲药业还在2月11日发布公告,表示将斥资9816.41万港元回购964.8万股,强势表达了对沽空机构的反击态度。

另外,2020年还有一家上市公司也用回购股票的方式,向市场证明自己。11月18日,知名中概股“狙击手”浑水发布了一份做空欢聚集团的报告,而不久前,百度正发布公告要收购欢聚旗下的YY直播业务。报告中指出,YY国内外直播业务分别存在90%和80%的水分,并称之为“机器人组成的虚拟直播王国”。

尽管YY受到沽空报告影响,YY股价下跌一度接近30%,但YY也紧急在其官网公开反驳浑水的做空言论,并主动申请第三方机构调查。此前,YY还表示公司将继续执行3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凭借着回购加持,YY股价在11月19日后开始稳步上升。

正面回应,用财报数据说话

2020年7月8日早盘,杀人鲸发布了一份针对中国飞鹤的做空报告,称“飞鹤的故事更像此前暴雷的Wirecard和瑞幸咖啡”。随后飞鹤立马发布公告否认杀人鲸的质疑,并在7月9日再次发布澄清公告,从10个方面对杀人鲸的质疑提出反驳。

此外,飞鹤还公布了公司半年业绩预报,称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的六个月,其收入将有40%以上的大幅增长。在公告中,飞鹤公开了截止2020年上半年的银行存款余额情况,以证明现金状态良好。

图片截自:飞鹤集团财报

尽管受到沽空报告影响,中国飞鹤股价急跌超过8%,但有趣的是,随之飞鹤股价便快速拉升,最终以16.69港元收盘,实现了7.21%的涨幅。资本市场的态度更加印证了杀人鲸这场预谋已久的做空实质已经失败。

2020年11月13日,做空机构香橼的“枪头”瞄准了蔚来汽车,香橼表示蔚来股价已经脱离合理范围,股价应该“腰斩”至25美元,而最近一周以来蔚来的股价一度超过50美元。与此同时,香橼还在报告中指出特斯拉ModelY在中国的定价对蔚来ES6车型形成压力,并预测特斯拉可能将国产ModelY价格由48.8万人民币(7.3万美元)降至37.4-38.8万人民币(5.6-5.8万美元),此举将对蔚来EC6和ES6车型的订单量产生不利影响。

图片源自:香橼研究官网

对此,蔚来汽车选择用一份业绩财报来回应香橼的质疑。据公司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蔚来汽车实现总营收45.26亿元,同比增长146.4%,环比增长21.7%;净亏损继续收窄至10.47亿元,同比下降58.5%,环比下降11.0%。

这份超预期的三季度财报在反击做空机构的同时,也向市场表明了公司的底气与信心。

要说2020年最“惨烈”的做空事件,除了瑞幸还要属在线教育企业——跟谁学了。不过,前者是自爆财务造假最终被强制退市,后者则在遭遇做空机构的十多次做空后,仍然“刚”到底。跟谁学成为年度被做空次数最多的公司,其中包括浑水、香橼、天蝎、灰熊等众多知名做空机构相继对跟谁学进行了做空狙击,不过在此期间,跟谁学一直积极回应质疑。

据了解,自2020年5月份以来,跟谁学就主动邀请了知名第三方调查机构进驻公司进行全面调查。除此之外,跟谁学在11月20日发布的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19.658亿元,同比增长252.9%。值得注意的是,在财报中,跟谁学还对此前做空机构的做空报告进行了回应,表示第三方调查机构正在进行对公司财务状况的调查,未发现已经发布的财务报告有任何重大问题。

除了跟谁学,新东方好未来等教育机构也都曾被做空,但他们都用真实的业绩回击了空头。跟谁学“刚”到底的态度,不仅没有被做空机构击败,股价还一路反弹至最高140多美元。

2020年的做空事件让我们看到了更多上市公司的反击态度,做空机构遭遇反向狙击,要想在做空中国公司中盈利已经不再容易,许多被做空的中国公司股价回暖、反弹已经十分常见,一些上市公司在遭遇做空后股价甚至不降反涨。

中国公司走向成熟,狙击越来越难

除了频繁受到做空影响但股价从跌到猛烈反弹的跟谁学,YY在遭遇做空后股价也稳步回升,股价涨幅达16.9%,一路从26美元涨到最高的141美元。而飞鹤在被做空当日股价不降反升,实现了7.21%的涨幅;在WolfpackResearch对爱奇艺的做空中,也未在资本市场掀起波澜,在爱奇艺的迅速回应下,公司在当日收盘股价上涨了3.22%。

在2020年的做空大潮中,做空机构把目光投向爱奇艺、拼多多、蔚来、飞鹤等品牌企业。不过,在与这些品牌公司的交锋中,空头们似乎没有昔日“一击即中”的气势,反而因做空损失惨重。

根据美国权威金融数据机构S3Partners发布的做空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5月19日,一共有227亿美元进入了中概股的做空市场。在S3Partners的做空者亏损排行榜中,包括了拼多多、京东哔哩哔哩中通快递等企业,均让做空者投资损失惨重。在这些做空事件中,做空拼多多和京东的机构及投资者损失最惨,在不到半年时间,做空者分别损失了68.5亿元和46.38亿,累计损失金额超过114亿元人民币。

有行业分析师认为,做空机构并非资本市场的“正义化身”,它们也是以盈利主要目的,并非次次都能准确把握中国企业的经营现状。这些空头往往会钻时机的空子,比如在华住上市前夕对其进行做空,在百度刚展开收购行为时做空YY等。

事实上,做空只是企图在企业股价看高的情况下对其进行打压,从中获取收益,一些沽空报告并非十分严谨。如数娱梦工厂相关专家就曾提到,浑水对YY的沽空报告把用户直播打赏的流水当成公司收入,而忽略了平台、公会、主播之间的分成问题。

2021年,做空机构的金钻时代还是坟墓?

众所周知,2020年由于疫情,导致了中国乃至全球经济的重新洗牌,许多传统企业因为防疫导致供应链断裂,从而陷入危机。但疫情造成许多企业困难的同时,也给了许多企业以机会,比如2020年3月到5月份口罩全产业链的机会,空前繁荣,6月份以后疫情陷入长期化,开放交通和宅经济的兴起,让自行车行业、摩托车行业和居家过日子的产业订单亘古空前。

在2020年底,我们发现,大部分的中国企业挺过了最艰难的时刻,一些品牌企业更加重视投资者的信任,信息透明工作更加积极有效,最大限度地降低了突发的做空事件对企业的伤害。

反做空研究中心认为,随着疫情给全球政治经济社会的稳定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欧美社会处在严重撕裂过程中,广大发展中国家经济和社会也会受到十分严重的伤害,全球经济将会发生更大规模的洗牌,全球企业格局可能会发生更大的变化,以一个点辐射全球的公司将会面临供应链断裂的危险,而多点布局的公司将会呈现出极强的生命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2021年对做空机构来说,也许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其攻击那种一个点辐射全球的公司,可能会有较高的成功率,尤其是这样的公司在面临供应链断裂的情况下,其营收和利润将会受到很大影响,做空机构攻击这些公司,往往也很容易奏效。

不过,2021年对大型的独角兽类型的公司来说,尤其是对完成了全球化布局的独角兽公司来说,可能更多的是机会,他们能够在新旧体系转换的时候,获得更好的机会,从而勇敢地活过来。

隐形冠军企业也将是2021年的亮点之一,纵观被做空机构2020年做空的中国公司来说,做空机构很少去碰制造类的企业,可能是业务实在不熟,相关企业很难进去,导致做空的时候找不到合适的落脚点,导致做空失败。隐形冠军企业控制着关键技术和关键产品,往往一出问题,会导致全球产业遭殃,做空机构也需要认真掂量掂量。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