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还款被逾期,三万起诉讼关联,谁在阻碍借款人正常还款?

无法还款被逾期,三万起诉讼关联,谁在阻碍借款人正常还款?
2021年01月22日 15:26 反做空研究中心

作者|林熏

2020年12月27日,法制日报社旗下“法人智库”通过息费指数、舆情指数、股权指数、用户指数四个指标,对国内203家样本产品进行评分,选出了2020年中国互联网贷款中的15家风险最大的产品,豆豆钱榜上有名,名列第七名。

豆豆钱是上海维信荟智金融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维信金科”)旗下金融产品。资料显示,维信金科成立于2008年4月,2013年至2017年,维信金科相继获得联创永宣和TPGGrowth的融资,最终于2018年6年21日登陆港股,顺利在港交所上市。

豆豆钱曾被纳入新浪财经2020年的3·15专题报道。报道重点指出,按照IRR计算方式,豆豆钱提供的贷款产品年化利率达50%。而反做空研究中心研究发现,豆豆钱的问题并不仅仅在高于36%的年化利率,还包括其涉嫌恶意阻止借款人按期还款,从而达到多收逾期罚款的目的,同时也给借款人造成严重的想信用伤害。

到期无法还款,只能眼睁睁看自己逾期

L先生是一家小微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平时生意往来使用贷款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儿,2020年突然而来的疫情让他的公司也受到很大影响,看到今日头条上有关安逸花和360金融、京东金条等广告,他决定注册试试看。

结果无论是安逸花也好,360金融也好,还是京东金条也好,注册进去以后发现这些只不过都是一些网贷平台,自身不放贷,而是一个APP嵌套着另外一个APP,最后到了豆豆钱,终于有了获取贷款的机会。注册豆豆钱之后,发现还要缴纳一笔会员费,按照要求缴纳之后他有了2000元的额度。

对于经常使用贷款的L先生来说,日产对资金的需求一般以万、十万来计,2000元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不愿意要这个钱,结果豆豆钱客服人员打电话来,说要想增加额度,首先得要发生关系,于是他在客服人员的劝说下将2000元借了出来,分三期还清。

L先生表示,利息高低他并不关注,适合就贷,不适合不贷即可,尽管看到豆豆钱的利息有一点高,但总体来说他是能够接受的。但开始还款之后,逐渐就发现问题所在了——第二期还款日,他的账户里有远超还款金额的资金,但还款日那天一直到晚上24点结束,豆豆钱都不扣钱。许多贷款都是还款日到期前存款进关联账户,还款日自动划扣。

①第二期还款前豆豆钱给L先生发送的短信

②还款日次日的APP界面

还款日过后,L先生就想操作人工还款,打开APP还款,结果显示“本期还款失败”。同时,在豆豆钱的APP内,L先生注册的账号里就多出了100.31元的逾期费。看起来尤其令人震惊。

还款失败的界面

L先生通过APP跟豆豆钱客服联系,客服人员表示逾期费用必须先缴,然后再通过公司退还,随后还告诉L先生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还款,可L先生通过公众号获得豆豆钱的还款二维码还钱的时候,却怎么也还不进去,还出现“该商户被多人投诉,本次交易因风险被中断……”的字样。

在通过APP主动还款和微信公众号还款都失败之后,豆豆钱客服终于告诉了L先生第三种还款方法——通过银行转账至一个叫做维仕担保有限公司(简称“维仕担保”)的关联公司对公账户还款。要求是将逾期费和正常还款的本息一起归还,随后再根据核实情况再归还。这下子终于能够顺利还款了。

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逾期首日当天,还发生了两个奇迹——凌晨3点左右,豆豆钱的关联公司从账上划扣了不到9.74元,下午近七点钟的时候又从账户里扣了100元。L先生表示,如果账户一直没有扣款成功,那可以说明借款人的关联账户和豆豆钱的账户关联不畅,可以说得过去,但豆豆钱的关联公司维仕担保能够正常扣钱,说明账户是关联成功的,并没有什么问题。

①左图,凌晨3:16的扣款凭证

②右图,下午18:48的扣款凭证

在L先生看来,这是一种非常恶劣的手段。“现在大家买房买车有几个是能全款付清的,都是要靠银行贷款,现在因为这个网贷导致我征信出现问题,对我还房贷影响非常大。”L先生还认为,高达24%左右的利息率,就算只是靠利息网贷也是非常赚钱了,把用户非常重视的征信作为赚钱的砝码,真的非常恶劣。

L先生遭遇并非孤例,大量投诉遍布网络

网络各大论坛和投诉平台上有不少和L先生经历相同的网友控诉豆豆钱的恶行。在较为主流的网络投诉平台黑猫投诉上,搜索“豆豆钱主动还款”共出现263条结果,其中大部分网友的投诉都表示自己在豆豆钱借款无法主动还款,到了还款日系统也不自动从银行卡中扣除还款,导致自己的借款逾期。

此外,无法主动还款导致逾期还伴随着“利息翻倍”“恶意催收”等关键词。诸多网友在投诉平台表示,自己分期还款的金额每一期都不一样,利息率不断增加。伴随不能主动还款之后的是用户一边不断联系客服希望能按时还款,另一边却是催收短信和电话不断向用户和其家人朋友轰炸。

L先生向反做空研究中心表示,他也在两次逾期之后遭遇过豆豆钱委托的第三方催收电话,但对方似乎是个机器人,“我给对方说不是我的原因,凌晨你们公司能够正常从我的账户扣款9.74元,为什么不能正常从我的账户里把当期应还款金额扣掉呢?可对方的回答是‘介于您和我公司无法就还款协商达成一致……’”

反做空研究中心还注意到,对豆豆钱的投诉,除主流投诉平台之外,网友对豆豆钱这种“无法主动还款、自动扣款失败导致逾期”投诉还遍布大大小小的论坛,投诉时间也各不相同。

这说明L先生所遭遇的问题并不是个例,并不是维信金科偶然的一两次系统“故障”。让我们来认真看一看维信金科究竟是一个什么角色。

8款产品防不胜防,维信金科是个什么角色?

资料显示,豆豆钱是上海维信荟智金融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维信金科”)旗下金融产品,公司成立2008年4月,2013年至2017年,维信金科相继获得联创永宣和TPGGrowth的融资,最终于2018年6年21日登陆港股,顺利在港交所上市。

公开报道显示,豆豆钱曾被纳入新浪财经2020年的3·15专题报道。报道重点指出,按照IRR计算方式,豆豆钱提供的贷款产品年化利率达50%。揭示出不少网贷产品名义上年利率虽然保持在24%以下,但加上各种其他收费扣费项目,实际年利率已经逼近或超过36%的红线的事实。

在新浪财经3·15专题报道中被点名的另一款网贷产品卡卡贷和豆豆钱同样都是维信金科的产品。无独有偶,这款与豆豆钱“一母同胞”的“兄弟”也被网友投诉了同样的问题,还款日当天无法主动还款,最终导致逾期,被收取100元一天的逾期费。

维信金科官网上显示的产品主要有维信卡卡贷、豆豆钱和维信闪贷。但是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维信金科旗下有维信卡卡贷、星星钱袋、豆豆花、秒分贷、贷贷看、安家趣花、豆豆钱、维信闪贷等共8款产品。

反做空研究中心研究发现,维信金科的生意经并不只是借贷收取利息或是违约金这么简单。据天眼查显示,上海维信荟智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名下有两家控股公司和两家参股公司。其中参股30%的上海静安维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简称“静安维信”)就是豆豆钱的运营主体公司。

通过股权穿透可以发现,上海静安维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股东是维信理财有限公司和维信金科,而维信金科则是香港维信理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在天眼查的数据里,静安维信的直接大股东“维信理财有限公司”和“香港维信理财有限公司”属于分立的公司,究竟两家公司是否同一家公司,我们不得而知。

反做空研究中心注意到,静安维信的疑似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是维信理财有限公司,而加了“香港”二字之后的香港维信理财有限公司则是维信金科的实际控制人。

不过,从下属子公司的构成上来看,维信理财有限公司和香港维信理财有限公司属于不同的公司。其中维信理财有限公司旗下有维信融资租赁(苏州)有限公司、成都维仕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维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广东维仕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和青岛维信信息科技管理有限公司等5家全资子公司和持股70的%上海静安微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而香港维信理财有限公司旗下则只有上海维信荟智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一家子公司,孙公司只有上海添添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一个全资公司,其余的公司有持股10%的上海中远海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有持股30%的上海静安维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持股70%的成都维信交子数字科技有限公司。

反做空研究中心还注意到,维信金科曾经在杭州拥有一家从事线下金融服务的杭州维仕金融服务(简称“维仕金服”)有限公司。公开报道显示,这家公司2018年被维信金科出售,天眼查数据显示,维仕金服在2019年4月1日完成投资人和公司管理人员变更。

公开报道显示,2018年完成维仕金服的出售以后,维信金科完全成了向完全线上金融科技平台的转变,该公司称所有贷款来自持牌金融机构。反做空研究中心注意到,相比起维仕金科在子公司上的干净,维仕金服的子公司在全国多个省市都有布局。

通过天眼查数据查询,杭州维仕金服的法人代表肖新宇一共在3家公司任职,其董事兼总经理朱磊在26家公司里任职,其中在22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目前有8家公司已注销,14家公司存续经营),在21家企业里担任高管。

从股权上看,维仕金服和维信金科似乎没有关联,但从产品关联性上看,据天眼查信息显示,维仕金服和维信金科都有共同的产品“维信现贷”。不过,如果您下载豆豆钱注册授权的时候,您就知道他们是不是在一起的了。

数万起诉讼在身,究竟公司有问题还是客户耍无赖?

在风险方面,截至2021年1月22日,天眼查提示的维信金科风险一共有1245条,其主要风险提示来自于旗下静安维信的开庭信息和诉讼信息。

反做空研究中心注意到,静安维信身上满满都是开庭公告和法律诉讼信息,其中绝大多数是作为原告,将借贷人告上法庭。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上海静安维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相关的文书共有369篇,案由全部是小额借款合同纠纷。简单一看,维信金科似乎只是普通的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是通过研究文书内容不难发现一个普遍问题,维信小额贷款起诉的借款人几乎都未前往法庭作出答辩。

当然,如果您以为这369起诉讼就是维信金科涉及的主要诉讼,那您就过于天真了。通过天眼查我们看到,我们前文里提到的L先生通过对公还款的维仕担保名下,涉及到的风险提示更是惊人,其自身风险达到23819条,预警提醒有14条。

值得注意的是,维仕担保属于维信理财旗下全资子公司,而维信金科的股东有维信理财和香港维信理财两家公司,两家公司严格来说只能说是同一股东旗下的不同公司,是兄弟公司的关系,并不是父子母子关系。我们不能确定维仕担保是否从豆豆钱放贷,但可以确认的是该公司回收了L先生从豆豆钱贷出的款。

反做空研究中心注意到,维仕担保所涉及的司法风险信息中,涉及到追偿权纠纷的案件就达到29041条,未公开的风险信息2618条,担保追偿权纠纷379条,合同纠纷210条,借款合同纠纷66条,民间借贷纠纷55条。

如果认真查看维仕担保的诉讼信息,则发现该公司所涉及的法律诉讼信息一共有35363条,历史诉讼信息有1606条,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我们再来看看维信理财旗下另一家维信金科的兄弟公司——成都维仕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风险状况和涉诉状况。截止到2021年1月22日,该公司自身风险提示有6957条,开庭公告有1415条,起诉他人或公司1234条,法院公告953条,立案信息2462条。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维信小额贷款涉及的369起小额接借贷纠纷中,有362起被告人都未作答辩。文书显示,维信小额贷款称借款额是全数划入借款人制定账户内,但通过网络各大平台的投诉显示,不少用户到账金额和借贷金额不符,如果借款人到场答辩,这些诉讼或许又是另一个结局了。

另外通过研究文书内容发现,被告人被告原因大都是部分履行后最终拒绝履行。最终被判决不仅要以24%的年利率继续偿还贷款,还要支付借款期间利息、逾期利息及违约金。这24%的年利率是维信小额贷款和借款人借款时签订的《个人信用贷款合同》中协定的,因为刚好在24%,符合法律法规,没有违法,法院予以支持。

影响中小企业,金融恶瘤何时才能切除?

由于时间和精力的关系,我们无法一一查询豆豆钱及其背后的关联公司维信金科、维仕担保、维仕金服等公司究竟还有多少种贷款产品,也无法一一核实被他们起诉的借款人是什么情况,但就L先生的遭遇和网络上的大量投诉来看,通过低息引诱贷款之后,在通过阻碍还款,从而增加逾期费和其他费用的做法,显得有些不地道。

在吏治黑暗的地方,比如1949年前的中国,2014年塌方式腐败崩塌前的山西,黑社会横行的时候,许多中小企业主对这样的操作有切肤之痛。这种操作的目的,是非法占有他人财物,是典型的黑社会做法。而豆豆钱及其背后的公司,是否真的涉黑涉暴,目前我们不得而知,也不敢下结论,如果哪天国家强力部门介入查实,我们才知道里边隐藏了多少秘密。

从2020年初疫情爆发以来,许多的生产生活受到巨大影响,一些行业至今都还没有完全恢复,许多人没有收入,只有靠借贷维持生活。但借贷需要跟金融机构打交道,晴天送伞,雨天收伞成了人们对金融机构的认知。尽管疫情期间国家实行货币宽松政策,政府和金融机构、以及有关协会都在宣布自己为中小企业服务的政策,但我们很遗憾地看到,在疫情期间,一些金融机构还是以风险控制为名,大幅度实行抽贷限贷断贷之行为,导致金融消费者——中小企业和企业主陷入极度困难之中。

从反做空研究中心收集到的信息来看,被反映存在抽贷、断贷、限贷、降额的金融机构,有支付宝借吧、网商银行、金融金条、小米金融、苏宁金融、360金融、安逸花等网络金融平台,也有建设银行招商银行民生银行平安银行工商银行中信银行邮储银行上海银行等传统银行,所涉及最多的是信用贷。

我们注意到,清单里的这些金融机构,曾经在北京五道口金融学院等机构召开的一些研讨会上,我们还以媒体或学界的身份为他们的发展欢呼,甚至还为他们写过文章表扬过他们的社会责任和家国责任。但这次疫情,就让一些机构现出原形,一些机构只顾自己私利,结果导致了许多人的信贷逾期甚至全面金融资源的全面枯竭。

其实,天底下的人都知道,要想获得贷款应当去银行,但问题正如马云说的那样,许多银行是当铺思维,去贷款的时候总会问有没有可抵押物,抵押物中又以房产最为硬核,许多人由于可抵押物不足,满足不了银行的要求,不得不选择了网络贷款,但网络贷款所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许多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贷款主体,真正发功的时候就变得六亲不认。

不得不说,现在一些公司已经成了经济发展道路上的一颗毒瘤,尤其是网络贷款公司,本来应当是赠人玫瑰手留余香的美好事业,却被做成了散发着浓烈尸臭味的高利贷,让许多人深受其害。我们从豆豆钱及其背后公司的操作看,许多人之所以被起诉,并不是不愿执行,而是在还款过程中遭遇了不能还款的意外事件,导致还款无法继续,从而成了维信金科、维仕担保和维仕金服眼里的违约者,最后导致自身信用的极大损失。

而在互联网时代,要想成功维权,道路是何其之难,比如浙江的用户要起诉成都的维仕,如果在成都审理,光是去成都的多次路费和住宿费优势一大笔,普通人谁能吃得消么?而这些事情如果不处理,无论对个人来说,还是对经济发展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隐患。

按当下主流传播的内容,金融机构应当是帮助实体经济发展的助推器,应当是帮助白领金领实现梦想的秘密武器,借不借钱也是他们的权利。但问题是,如果金融机构所奉行的原则是晴天送伞雨天收伞,给社会带来的不是繁荣,而是一次又一次的不义之举,有的机构真该认真反思了,莫要等到监管机构撤销牌照之后再来控诉,已经没有意义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