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事件之后,评级机构为何总第一个出来降级?

突发事件之后,评级机构为何总第一个出来降级?
2021年09月16日 02:06 反做空研究中心

作者|黎光寿刘工昌

最近几天,关于恒大的消息又在沸沸扬扬,甚至已经成功地挑起了恒大财富投资人那颗高悬着的心,网络上的现场视频显示,许多人来到了深圳的恒大财富办公场所,要求兑付本金和利息。

其实,任何的公司,尤其是金融机构,都经不起这样突然的大规模挤兑,历史上发生过挤兑的公司,要么是政府和军队出来救场,要么就很快成为历史,在现实世界被除名了。

我们不知道现场的投资人想过没有,如此大规模挤兑之后,恒大财富很快就走上其先辈们所走的道路,投资人在破产之下,什么也拿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那些账面上的财富灰飞烟灭。

不过突发事件发生之后,按照一般传统,也许有关评级机构的降级行动已经在路上了,这些降级行动将进一步推高恒大的融资成本,有可能会让恒大一分钱都借不到,那到这个时候,已经深陷恒大深坑里的金融机构,又该如何防止风险呢?

在此前的恒大事件中,值得特别注意的事情,就是三大国际评级机构在敏感时间节点上宣布下调中国恒大评级的消息。

根据公开报道,在6月份媒体密集报道恒大资金链断裂之后,惠誉和穆迪分别在6月22日和6月30日宣布下调中国恒大(03333.HK)及相关公司的评级,两家机构给予的评级分别为“B-”和“B2”。

7月19日被媒体报道之后,7月26日晚间,三大评级机构中最有影响力的标准普尔,宣布将中国恒大及旗下恒大地产、天基控股的公司评级从“B+”下调至“B-”,将相关美元债长期发行评级从“B”下调至“CCC+”。8月5日晚间,标准普尔将中国恒大及其子公司的信用评级从B-下调到了CCC。

评级针对的是发债,购买债券的是各大银行或者非银金融机构,而这些机构都是和评级机构的评级结果挂钩的,这样形成了评级机构的天然权威性。中国有中诚信、联合资信、大公、东方金诚、新世纪等五家特别知名的评级机构,国际上有穆迪、惠誉和标准普尔三家特别知名,世人只知道这三大评级机构,但具体做什么,很多人都不知道。

针对评级机构下调中国恒大评级,恒大集团新闻发言人对外表示,公司对此深表遗憾和不理解。发言人还表示,境外做空机构频频通过内外联合反复制造舆情,恶意做空恒大股票,造成资本市场对恒大的极大恐慌。

回顾去年,2020年9月24日下午,一篇关于《恒大集团有限公司关于恳请支持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的情况报告》在网上迅速疯传。恒大被推向了风口浪尖。两三个小时后,恒大在官网和港交所先后公告辟谣,称网上流传的文件是谣言,香港文件和截图凭空捏造、纯属诽谤。24日晚上,评级机构标普就下调了恒大集团评级,由B+/稳定调整为B+/负面,理由为流动性原因。25日即周五,恒大遭遇“股债双杀”

在恒大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之际,摩根大通、德银、里昂、银河联昌证券、华泰证券、星展银行等多家国际顶级投行齐发公告出来“力撑”。但此次恒大危机,汇丰银行、渣打银行、东亚银行声称,由于风险评估关系,均已暂停恒大新盘的楼花(预售房屋)按揭贷款的新申请,但仍接受现楼按揭申请,已批出的楼花按揭亦不受影响。

在评级报告的作用下,国际投资者将其对地产开发商中国恒大(ChinaEvergrande)债券的做空押注增加了逾一倍。这一迹象意味着,作为亚洲最重要的美元借款人之一,目前承压的恒大所面临的市场情绪进一步恶化。根据Markit的数据,借给其他投资者的恒大债券的面值已增至近4亿美元,为6月初的逾两倍。在该公司将于2022年到期的20亿美元债券中,有近1.7亿美元的债券被借出,高于年初的5000万美元。8月4日,该债券的价格下跌至面值的57%,而5月时还几乎与面值持平。

反做空研究中心咨询资深评级专家获得的信息是,在金融传播中,一般来说有媒体、券商研报和评级报告三类,媒体研究能力欠缺,但有采访权,可以采访相关专家并把事实及观点传播给大众;券商研报和评级报告都属于研究报告,券商研报主要面向二级市场的专业投资者,即基金经理或者机构负责人;评级报告主要面向银行的债券投资经理。

从影响力角度,媒体具有影响力优势,而券商研报和评级报告具有专业优势,如果媒体报道了券商研报或者评级报告,会对市场产生极大影响。许多的二级市场投资机构会将自己的投资行为与相关的研报或者评级报告进行锁定,增持或减持都会以此为参考,而券商研报和评级报告有时候也会参考媒体报道热点撰写和发表,引起媒体关注,从而产生较大影响力。

而从产生的程序上看,媒体的选题确定有三种,第一是媒体自定选题,第二种是读者热线,第三种是与广告客户合作策划相关选题。而券商研报和评级报告的选题确定也有三种,第一是机构自定,往往是研究员自定或者机构安排;第二种是合作客户邀请,也就是上市公司邀请;第三种是第三方委托,主要是投资机构委托。从承担成本的角度,媒体可以接受栏目或版面赞助,但赞助者不能干涉选题的运作;而券商研报和评级报告中的非自定选题,均需要委托方承担成本。

与媒体运行中经常出现的敲诈勒索相比,券商研报和评级机构在第三方委托研究可能存在攻击其他机构的行为之外,其自主确定的选题也往往会和客户拓展联系在一起,这种选题的资料来源往往只来源于被研究或被评级公司的公告或财报,在做出评级结果时往往会相对较低,其发布时也会有相应声明,导致被评级公司遭遇较低评级之后很容易遭遇不明真相的投资者抛弃,尤其是在被媒体广泛报道的情况下,一份以拓展客户为目的的研报或评级报告很容易引起市场恐慌。

与市场上几万家权威媒体、上百万家自媒体相比,全球有影响力的券商只有几百家,而全球有影响力的评级机构却只有几家,尤其是美国的穆迪、惠誉和标普三家,被称为三大国际评级机构,控股或参股了全球主要国家的评级机构,其具有的影响力非常巨大,其一份评级报告,不仅可以决定一家公司的生死,有时候也会决定一个国家的生死。

从传播的角度看,券商研报和评级报告的产生不可避免地产生后门,就是其自主研究或第三方机构委托研究上,可能会对一些公司构成重大影响,尤其是今天全球金融及投资机构纷纷将自己的投资行为与相关机构绑定的情况下,这种影响更加致命,在大众媒体或社交媒体、自媒体的扩散下,足以达到任何策划者希望达到的目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