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严打资金套利 6月结构性存款大降超万亿

监管严打资金套利 6月结构性存款大降超万亿
2020年07月24日 11:07 网贷天眼

监管严打资金套利之下,银行结构性存款出现大降。央行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全国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约为10.83万亿元,较5月末降低1.01万亿元左右,重回今年年初水平。

6月结构性存款大幅下降主要是受中小银行单位结构性存款下降影响,中小银行单位结构性存款较5月末减少6103.9亿元,约占总降幅的六成。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对于银行而言,结构性存款规模的压降,将利于降低银行整体负债成本,同时并不会缩小银行体系内一般性存款的总规模。

结构性存款“熄火”

继5月小幅下降3000亿元后,6月结构性存款出现明显降低,较5月下降了10109.2亿元,基本抹去年内涨幅。“这主要是由于监管对企业套利与资金空转的重拳打击,打击资金套利是5月以来政策的主要导向之一,结构性存款是其中重要一环。”某国有大行交易银行部人士第一财经记者说。

此前为应对疫情冲击,央行加大流动性投放,市场资金利率一路下行,诸如短贷、票据、短融等融资工具的成本下降,而银行理财产品、结构性存款等收益率下降较为缓慢,由此,企业套利之风再起,进而推动了结构性存款的大增。

数据显示,今年前四个月,结构性存款余额连连上涨,截至4月末,全国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达12.14万亿元,创历史新高,其中,大型银行和中小银行单位结构性存款余额分别为17966.21亿和56311.73亿元,分别环比增长6.65%和9.52%。

“结构性存款规模的攀升也反映出银行‘揽储’压力的上升。”一位分析师称,自疫情发生以来,银行不断加大信贷投放力度,与之对应,银行负债压力也在上升。因为在流动性风险监管约束下,银行需满足流动性匹配率、净稳定资金比例等监管指标。

但自5月以来,监管层着重强调打击资金套利,结构性存款作为其中重要一环亦被关注。前述国有大行交易银行部人士告诉记者,在5月末,就有大行收到关于结构性存款的窗口指导。“当时一些银行的结构性存款产品被点名,主要涉及的是合规问题,监管认为存在‘假结构’,被要求整改。”

部分商业银行则于6月收到窗口指导,要求规范结构性存款管理并压降规模。6月12日,北京市银保监局还发布了《关于结构性存款业务风险提示的通知》,要求结构性存款增长过快的银行逐月压降规模、杜绝“假结构性存款”、“企业套利”与“资金空转”。

“监管层的意图是打击资金空转套利行为、降低负债端成本,避免削弱监管部门引导金融机构降低实体融资成本。”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对记者说。

受此影响,结构性存款一时“熄火”,5月、6月规模连续下降,基本抹去年内涨幅。最新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全国大型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为39970.15亿元,全国中小型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为68305.55亿元。

从降幅来看,6月结构性存款大幅下降主要是受中小银行单位结构性存款下降影响,中小银行单位结构性存款较5月减少6103.9亿元,约占总降幅的60.37%,而大行降幅为1614.52亿元。

“一直以来,中小行就是结构性存款发行的主力,主要是为了拉动银行存款。”周茂华对记者称,受疫情影响,中小行负债端面临较大压力,但由于发行同业存单优势不如大行,因而更倾向揽储,以高收益吸引资金,与之相对,当受到监管约束时,中小行结构性存款压降幅度也较为明显。

结构性存款的下降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企业套利空间的收缩,这在票据融资的规模变化上也有体现,6月票据融资规模下降2104亿元,为2018年4月以来首次减少,环比大幅少增3690亿元。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这主要与监管打击企业“票据贴现—购买结构性存款”套利行为有关。

不过,普兰金服副总裁周海滨对第一财经表示,除了监管严控外,票据行业某种程度上属于逆周期行业,6月份经济已经出现明显复苏,因此票据规模增速有所下降也算正常。

利于银行降低负债成本

不仅仅是规模的下降,近来结构性存款收益率也有下跌。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不完全数据(主要监测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外资银行),6月结构性存款发行量为559只,其中,人民币结构性存款平均期限为147天,平均预期最高收益率为3.93%,环比下降61BP(基点),国有银行结构性存款的平均预期最高收益率低于股份制银行。整体而言,结构性存款到期收益率呈小幅下降趋势。

结构性存款收益率的下降也将利于银行降低负债成本,进一步压缩套利空间。从组成上来看,结构性存款收益主要包括两部分,一是存款产生的固定收益,二是与标的资产价格波动挂钩的投资收益。

此前,“假结构性”产品就借着未嵌入金融衍生品,或者是设置可100%触发高收益的条件,再或是提供了较高的保底收益率,从而让投资者拿到高收益,实为高息揽储。

光大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旭对记者称,过去几年,结构性存款被部分银行视为吸收一般性存款、缓解负债压力的工具。但从银行业的角度说,结构性存款并不会增加一般性存款的总量,仅仅是将传统存款转变为了结构性存款,即将A银行的存款吸引至了B银行。

华创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周冠南也表示,结构性存款的压降并不一定造成(存款)总量减少,更多会造成存款在银行体系内的转移。

“在这个过程中,银行的负债成本会提高。一方面,结构性存款本身的利率高于一般性存款,增加银行的负债成本;另一方面,结构性存款与其余负债工具之间的比价效应会拉高后者的利率,进一步提高银行成本。”张旭说。

近期在息差收窄的背景下,不少银行正加紧负债成本管理。特别是对于中小行而言,“当前由于缺少客户与存款,再加上主动负债渠道相对较窄,在利率改革深化与金融脱媒的背景下,中小行相对大行在竞争中处于劣势地位,负债压力较大。”周茂华对记者说。

不过,周冠南还提及,结构性存款仅是约束“高息揽储”的一环,是压降企业投资收益约束套利行为的手段之一,更重要的是规范银行的存款利率定价机制以约束高息揽储行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