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牦牛、比尔·盖茨与汇川技术

国产牦牛、比尔·盖茨与汇川技术
2022年01月15日 17:24 英才杂志

作者 | 张贺

阅读所需约7分钟

相信最近很多人都看过国产电动牦牛的视频,其速度最大可达10千米/时,负重达到160千克。并且12套自主研发的关节模组,使其可以灵活应对山林、山地、雪地等复杂地形,还能完成抵近侦察。被网友称为现代版木牛流马。

而在15年前,比尔·盖茨曾在《科学美国人》杂志撰文称,机器人将是个人电脑之后,下一个热门领域。

对于国产机器人产业来说,“电动牦牛”足够振奋人心。毕竟相比发达国家,我国机器人产业起步较晚,目前仍处于从跟跑向并跑的阶段。追赶的关键,除了“电动牦牛”所具有的12套自主研发的关节模组,近期曾介绍的减速器(中国智造的关键一环,被外资盯上了),还有驱动关节运动的伺服系统。

资本市场早有体现,国产伺服龙头汇川技术(300124.SZ)在近两年累涨逾200%之后,在调研市场的火爆程度就是其中表现。

汇川技术1天6场调研

2021年汇川技术共披露15份调研公告,在《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2021年11月15日-12月3日)》中,长达16页的PDF,介绍历次调研(包括电话会议、券商策略会和特定对象调研)及参与机构的信息就有11页之多。19天的时间里,有12天都有接待,其中11月16日和24日均有6场调研。

在“华为系”高管的带领下,汇川技术已然成为我国工业控制领域当之无愧的领头羊。据睿工业统计,2020 年汇川技术低压变频器产品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位列前三,占比约 12.1%(ABB以14.3%的份额排第一);通用伺服系统在国内位于前四名,仅落后第一名安川1个百分点。

很明显,机构对汇川技术的热捧,是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趋势下的自然选择,伺服系统则是重要选项。

没有伺服就没有工业自动化

伺服系统是指以物体的位置、方位、状态等控制量组成的,能够跟随任意变化的输入目标或给定量的自动控制系统,主要包括驱动器、伺服电机和编码器三部分,下游主要包括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数控机床、纺织机械、包装机械、电子制造设备等领域。

以多关节机器人为例,要控制机器人的每一个动作,需要了解机器人特定关节的位置、移动速度和加速度。而伺服系统可以通过以上控制量来是实现关节的控制,进而准确完成各项动作。

伟创电气SD700高性能伺服系统 来源:伟创电气招股书

在这个过程中,伺服驱动器负责将从控制器接收到的信息分解并传递给执行机构——伺服电机。伺服电机将收到的电流信号转化为转矩和转速以驱动控制对象,实现每一个关节的角度、角速度和关节转矩的控制。而编码器作为伺服系统的反馈装置,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伺服系统的精度。

伺服技术可以实现以小功率指令信号去控制大功率负载,以及在没有机械连接的情况下,为实现由近端输入轴同步控制远端输出轴并跟踪电信号的目的。因此,伺服系统需要有抗干扰能力强、稳定性好、精度高、动态响应快等特点。

简而言之,工业自动化是我国人口红利消失、机器代人趋势下的必然答案。而没有伺服系统,工业自动化就无从谈起。

然而,虽然我国是制造业第一大国,但工业自动化起步晚。信达证券研报显示,目前我国伺服电机中高端市场主要被国外企业垄断,进口产品在我国工业机器人伺服市场占有率达到70%以上。其中,西门子、施耐德、博世力士乐等欧美品牌占据高端市场,日系的松下、安川、三菱则更符合中国用户的需求,占据我国50%左右的市场份额。

在动辄被制裁的国际环境中,伺服系统的国产替代显得尤为迫切。

汇川之外,还有谁?

近几年在国家政策的支持和推动下,我国民营企业在伺服系统领域发展较快,汇川技术的国内份额就是其中体现。伟创电气招股书显示,根据中国工控网《中国通用运动控制市场研究报告(2020)》,2019 年我国伺服系统市场规模达到 96 亿元,国产品牌市场占有率为 40.0%。

除了汇川技术,我国涉及伺服系统的上市公司还有很多,主要分为机器人整机厂商和零部件厂商。

机器人整机厂商:

全球机器人整机制造龙头普遍在零部件领域也有积淀。根据国元证券研报,ABB、发那科、安川资产伺服、控制系统以及系统集成,被美的收购的库卡的控制系统也是自产。目前国内的机器人龙头也在逐步看齐。

埃斯顿(002747.SZ):

国内机器人龙头埃斯顿,有着十几年的通用交流伺服驱动器和电机的研发和生产历史,产品广泛应用于各类数控机床和自动化设备。其全金属成型数控机床系统国内市占率8%,伺服系统2019年国内市占率为3.6%。

埃夫特(688165.SH):

同为国内机器人第一梯队的埃夫特,也在不断加强零部件的布局。不仅自产控制器,在减速器领域投资了奥一精机,伺服驱动器也已开始自产。

新时达(002527.SZ):

新时达同样是我国机器人领域不可忽视的力量,据其在互动平台的回复,目前已经建立了完整的伺服驱动系统、视觉、PLC、等运控产品。

零部件厂商:

雷赛智能(002979.SZ):

2020年上市的雷赛智能,拥有控制器、步进驱动器、混合伺服驱动器、伺服驱动器、步进电机、混合伺服电机、伺服电机、智能一体式电机等产品系列,形成了多细分领域的产品体系,覆盖了运动控制行业的主要市场,是行业内拥有完整运动控制产品线的少数企业之一。

据伟创电气招股书结合中国工控网数据的测算,2019年雷赛智能在我国伺服系统市场占有率约为2.29%。

部分工控企业2019年伺服系统收入及市占率情况

来源:中国工控网,伟创电气招股书

信捷电气(603416.SH):

信捷电气主营工业自动化产品,可编程控制器、驱动系统收入占比分别为43.29%和37.57%(2020年年报,驱动系统类收入包含变频器)。2019年国内伺服系统市占率约为2.03%。

伟创电气(688698.SH):

产品覆盖变频器、伺服系统和运动控制器等,2020年其伺服系统及运动控制器收入占比为18.35%。2019年,产品在起重行业市场份额为9.19%,在矿山机械行业份额为7.71%。

蓝海华腾(300484.SZ):

公司主要从事工业自动化控制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伺服驱动器产品收入占比不高,2020年营收仅有891.91万元,收入占比2.23%。

不得不承认,在精度、稳定性等方面,本土品牌相比海外巨头仍有不小差距。在产品调试、耐用性、兼容性等方面的差距也不容忽视。不仅如此,用户的使用习惯一旦养成,也不好改变,这都是摆在国产伺服系统厂商面前的问题。

汇川技术在11月初的调研中也提到,“过去一直在讲的进口替代,本质上是由低成本驱动的。近两年来的疫情波动与反复,还有贸易战的不确定性,使国产化趋势成为行业共识,这将给公司带来比较大的动力,特别是中高端的设备制造业领域。”

也希望在中高端领域,本土品牌可以实现进一步的突破,抓住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机会,从而变得更大更强。

注:文内所列个股均为解释说明,不构成股票买卖建议。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