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药竞争白热化 君实生物、真实生物、开拓药业谁更强?

新冠药竞争白热化 君实生物、真实生物、开拓药业谁更强?
2022年05月20日 23:13 英才杂志

本文作者 | 顾天娇

目前市场上最“炙手可热”的新冠概念股就是与口服药相关的公司了,其中尤其是华润双鹤、新华制药、奥翔药业和君实生物颇受投资者热捧,公司股价相较低点实现了1-3倍的增长。

这背后,一是真实生物的口服药阿兹夫定即将揭盲,华润双鹤、新华制药、奥翔药业均与真实生物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参与阿兹夫定的加工生产和销售。君实生物则是由于其口服药VV116近期公布在中国奥密克戎感染受试者中首个临床研究数据,研究数据显示,在首次核酸检测阳性5日内使用VV116的奥密克戎感染患者,其核酸转阴时间为8.56天,小于对照组的11.13天。

目前,国内市场获批的新冠口服药只有辉瑞的Paxlovid,一旦阿兹夫定、VV116等其他口服药用于新冠治疗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那么市场格局必将改写,相关公司也将跻身“百亿俱乐部”。

然而对于投资者来说,需要警惕的是,自新冠大流行以来在不同阶段相关概念股轮番演绎“过山车”行情。活跃于2020年的手套股英科医疗距离高点已下跌85%、口罩股振德医疗已下跌63%;活跃于2021年上半年的疫苗股康希诺、复星医药已分别下跌81%、50%。

2021年下半年来,检测试剂龙头明德生物、九安医疗涨幅惊人,如今口服药也持续上涨,是否也会在不久的将来步前辈后尘。

新冠口服药明星

国内疫情反复,“复工复产”成了不少疫情爆发地的最大心愿,而要解决这一问题,最后还是要落到有效的新冠治疗药物的面世上。

目前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君实生物的VV116以及开拓药业的普克鲁胺都已进入III期临床,被认为有望冲击首款国产新冠口服药。

这三款药物目前进展和临床效果如何?

阿兹夫定原是抗艾滋病药物,于2021年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在疫情出现后,被证明具备抗击新冠病毒的能力。事实上,辉瑞的Paxlovid也用到了用于治疗艾滋的药物利托那韦。

根据公开数据,从II期临床和一部分III期临床的结果看,阿兹夫定核酸转阴时间为3-4天,平均用药时间为6-7天,平均出院时间为9天。重症与轻症治疗效果类似,对使用其它药物无效的患者同样有效,而且不像Paxlovid需要在感染新冠的早期服用。

至于阿兹夫定的III期临床结果,目前真实生物还没有公布,因此近日其一系列战略合作的签订,也被认为是阿兹夫定临床结果表现良好,即将获得国家药监局审批的信号。

在进度上,君实生物的VV116与阿兹夫定相近。5月20日,君实生物与海正药业签署生产及市场开发等方面的战略协议。

目前VV116在国际多中心开展的III期临床研究结果尚没有明确消息,不过另一项与辉瑞Paxlovid在瑞金医院的头对头临床试验进展不错。根据近日网上流传的“上海瑞金医院的副主任医师交流纪要”显示,VV116转阴天数平均在5天多。一部分患者转阴的时间和辉瑞的临床研究相似,大部分在3-5天,很少超过7天。对于高血压等女性患者,个例会有12-14天。

而5月18日公布小样本量研究结果看,VV116的转阴时间是8.56天。综合结果来看,略高于阿兹夫定3-4天的转阴时间。

更早之前,4月6日,开拓药业公布了普克鲁胺治疗轻中症的III期全球多中心临床试验结果,领先于阿兹夫定和VV116。

但是普克鲁胺的临床结果也有不明晰的地方,比如结果显示,普克鲁胺治疗组从给药第3天到第28天,可显著持续降低新冠病毒载量。一是具体转阴时间不清楚,二是28天的治疗期也被质疑疗效是否更多来自人体自愈能力而非用药。

对比来看,在临床进度上,普克鲁胺快于阿兹夫定和VV116;在转阴时间上阿兹夫定表现更好;在拿审批环节,目前还没有定论,推测阿兹夫定的进展会略胜一筹。

谁是常青树

辉瑞的Paxlovid在国内是2300元/盒,一盒一疗程;VV116在乌兹别克斯坦一个疗程的售价为185美元,约合人民币1243元,如果能在国内上市那么价格可能更低,将极大减轻治疗负担。这也是国产新冠口服药备受期待的重要原因之一。

截至5月20日,已有新华制药、华润双鹤、奥翔药业披露与真实生物签订委托生产协议。

三家公司在2021年的收入分别为65.6亿、91.12亿、5.7亿。假设国内未来需求在100万份,每份价格1000元,那么市场规模约10亿,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率先上市并拿下50%的市场份额,那么销售额在5亿,分配到三家合作方身上,单家也不会超过5亿。这对于新华制药和华润双鹤来说,收入贡献会很有限,奥翔药业因为基数小可能会有较高的增速,但也要看具体真实生物委托其加工的订单量有多少。

另外,国内本土疫情随着管控措施的落实,以及天气逐渐升温对病毒的抑制作用显现,目前每日新增病例已经逐步减少;其次,国内已经采购了一批辉瑞的Paxlovid,来满足当下临床需求。除非在管控政策上有所改变,感染者增加,否则国内市场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丰满”。

因此,对于国产新冠口服药来说,本土市场固然是必争之地,但海外市场空间要更大,出海获利也将更为丰厚。就拿新冠抗原自测试剂来说,同样一人剂次,海外5美元,国内不到10元,这中间利润差极大。

投资者需要注意的除了各家公司本土审批的进展,还要看看海外订单的情况。

如果观察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在市场上阶段性表现出众的个股。可以发现,像振德医疗、英科医疗这类低值易耗品在2020年业绩随市场需求大幅提升;2021年增速放缓,业绩达到顶峰;2022年开始业绩开始下降。像康希诺这类疫苗公司,则是在2021年密集接种疫苗阶段业绩达到顶峰。前者门槛较低、竞争者;后者主要是政策导向和政府采购,高业绩都是“非常态”,所以这两类公司的股价均已大幅回落。

目前市场活跃的如明德生物、九安医疗等新冠检测公司和口罩股逻辑是相似的,也要警惕业绩增速下滑后股价回落的风险。

新冠口服药的命运则可以锚定疫苗,而且前者的市场空间还受限于应用条件(患者被感染),在业绩爆发力稍显不足,投资者追高需谨慎。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