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学教授打破富豪的“长生梦”?称:衰老分3种,但皆不可治愈

免疫学教授打破富豪的“长生梦”?称:衰老分3种,但皆不可治愈
2021年12月05日 16:05 数字财经智库

人生是张单程票,但手握权势、财富的富豪们,却从来不是这么想的。

从古代秦始皇派术士徐福,率3000童男童女寻找长生之法;到现代硅谷传奇富商彼得·蒂尔激情呐喊:“我这样的人才活几十年实在不公平,我至少要活500岁”,亦是如此。

上千年时光的流逝,都不能打消人们心中的欲望,但这真的有可能吗?

一、富豪持续加码,钱寿兑换的游戏

钱寿兑换对富豪来说早已是习以为常的事。想活到500岁的硅谷富豪彼得·蒂尔就曾一度沉迷于“换血疗法”,每个季度花费25万,与18岁年轻人“换血”;还提前花120万为自己预定了“人体冷冻”前沿服务(把人体在极低温下保存,希望未来通过更先进的医疗科技使他们解冻后复活治疗)。

此外中国数名富豪也曾不远万里飞到乌克兰,花59.8万打一针干细胞。即使该治疗手段因为高风险性不被国内批准,但富豪们却不以为然,仍前赴后继。

不止换血、冷冻人、干细胞,越来越多的富豪加码这场“钱寿兑换的游戏”。

世界首富贝索斯年初重仓Altos公司2.7亿美元,该公司专注生物重编程技术来清除老年细胞。李嘉诚也斥资2500万美元重仓nad+类物质,通过单一的补充该物质就能拉长端粒、增加线粒体,以此来焕回年轻状态后。落地后的“艾木茵”类补剂还获得了哈佛实验室的背书,以及马斯克的女友、潘石屹等人的青睐。

富豪们通过各种不同的手段,试图达成他们的“长生梦”。Facebook前任CEO帕克也曾公开表示:作为亿万富翁的我,能享受最好的医疗服务,所以我一定能活到160岁,成为不死阶层中的一员。

但美丽国老龄研究所负责人、免疫学研究先驱Richard教授的一句话,或将打破他们的“长生梦”。

二、免疫教授打破“长生梦”:衰老不可治愈

免疫学研究先驱Richard教授在接受哈佛医学院采访时表示:凡是疾病便可预防,但衰老不是一种疾病,它不可治愈。

他认为老化分为三种:(1)实际年龄的老去,由时间来衡量;(2)生理年龄的老去,由外貌来判定;(3)表观遗传缞老,它和基因表达等内在逻辑的变化息息相关。

表观遗传的老去是通过端粒缩短、线粒体功能退化等科学的内在机制表现出来。但研究发现:细胞分裂是有次数限制的,当细胞停止分裂后,人体内的器官就会开始不断老去直至死亡。理论上人的极限寿命无法超过120岁,富豪们的“长·生梦”或将被打破。

就算是上述富豪们追求的、有哈佛实验室背书的nad+为主要成分的“艾木茵”类物质,借助拉长端粒、增加线粒体等内在机制干预老化,在京喵收获了3万+的高评。但中医药教育协会营养医学何教授也认为:“艾木茵”类补剂,虽然能提升细胞的供能能力,但它更多是让人们以较健康的状态度过老年期,不要相信“延寿到150岁”“逆龄”等虚假宣传。

可见,硅谷富豪500岁的梦几乎不可能实现。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减慢缞老的速度下,帮助人们缩短带病生存期,健康地老去。

三、比起“长生”,健康老去才是正确的落脚点

缩短带病期的健康老去其实在我国也刻不容缓。目前我国2.5亿60岁以上老年人中,有超过近乎2亿患有慢病,晚年遭受病痛折磨。且我国人均生存期虽已达到77岁,但健康寿命仅为68.7岁,即居民有8年多的时间是带病生存。

上述认为缞老不可愈的Richard教授也表示:对抗表观遗传老化的最终目的是延长健康寿命,即我们能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拉长老去的时间。本月在伦敦召开的Longevity Technology将主题也定位成:健康老龄化可持续发展的十年。如何健康地老去或许才是我们更该关注的重点。

知名投行美银美林指出:医学知识每73天增长一倍,生死之间的奥秘逐渐以科学的角度展现在世人面前。或许未来有一天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生死间的奥秘真的会被打开,但目前比起长久地活着,如何健康地老去才是目前更正确的落脚点。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