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交所未等来金科关注函回复,金科亦未等来“白衣骑士”

深交所未等来金科关注函回复,金科亦未等来“白衣骑士”
2021年07月22日 10:48 是个人物

原创:一号地产 作者: 海哥

一号说:说好的“白衣骑士”呢

5月份以来,金科股份大股东一致行动人之间的股权争端,眼瞅着从司法执行到人事变动,再到公开信隔空喊话,终于在7月13日引起了交易所的重视,于当天向金科股份下发了关注函,并要求其在7月16日前回复并公开。

被无视的监管关注函?

一号君此前对金科股份大股东之间的股权争端事件做了持续关注,深交所下发关注函之后,一号君写了《独家|金科股份终迎监管关注 疑有两份一致行动协议》一文。

文中,一号君以从知情人士处得到的信息,披露了金科股份大股东之间可能存在两份《一致行动协议》的情况,并指出金科股份或面临两难困境,即2017年版一致行动协议有效期仅为三年,如承认该协议则面临信披违规的处境;若承认2019年版协议,则会面临协议内相关承诺的履行如股权分割安排、人事安排等,以及其中一方当事人未签字等问题。

截止今日(21日),金科股份方面仍未就深交所的关注函做出答复并作公开,也未就交易所的关注函是否延期答复作出公告。

此前业内也有地产上市公司遭遇监管部门的问询函,一般都会及时回复,即便一时回复不了者比如泰禾集团,也会一而再的发布延期回复公告,至少心存对交易所监管和上市公司信披规则的敬畏。

而至金科股份处,监管的关注,似乎如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令人讶异。

7月16日以来,金科股份方面并非全无动作,应该也并非“没有收到关注函”。16日至今金科股份已接连发布10则上市公司公告,内容涉及股权质押、前十大股东股权变化、公司回购股份、公司超短融以及公司的审计财务报告等等,但唯独没有对交易所关注函的回复或延期回复公告。

对此,一号君向金科股份董秘张强先生短信询问回函进展,截止发稿时仍未获得回复。或许,真如知情人士所言,金科股份陷入了对一致行动协议认定的两难之中。

但金科股份作为上市公司,本着对投资者和社会公众负责的态度,也应及时、全面、完整、真实地公开有关情况,而不是如媒体所言,公告追着新闻跑,屡屡陷入被叩问的窘境。

“白衣骑士”已浮亏20亿,转身“卖子”远洋

在这次金科股份大股东股权之争局面中,由于大股东之间的一致行动人协议破裂,导致大股东之一的黄红云在金科股份中的股权占比急剧下降至20%左右,面临实控权危机。

对此,金科股份在公告中表示,7月8日收到主要股东的书面文件,为了保障和巩固黄红云对金科股份的实际控制地位,当黄红云对金科股份实际可支配表决权的股份比例小于等于20.5425%的情况下,该主要股东将其持有公司6%股份比例的表决权委托给黄红云行使,有效期为五年。

虽然在公告中未明确指出这一让渡6%股份比例表决权的主要股东是谁(这也是深交所关注函所问的问题之一),但业内都将目光对准了拥有金科股份11%股权的广东弘敏及其背后的实控人车建新。

事实上,车建新去年从融创手里47亿元接盘了5.87亿股金科股份至今,已然浮亏超过了20亿元。

反观融创,除了此前转让金科股份高位套现离场之外,也已在近期清仓金科股份,其当初试图通过入主金科股份实现拓展西南市场的意图,竟已依靠自身实力实现,据内部人士透露目前融创西南集团销售额在2000亿级以上,成为融创中国的第一大区域集团。

这么看来,车建新似乎成了唯一的输家,高位接盘不说,还要咬牙支持大股东,而其自身的局面更是不易。

车建新旗下的红星美凯龙集团主要业务板块分为红星美凯龙家居和红星企发,前者主要是做家居,分别在A+H股上市,而后者主要是地产板块,也即所谓的红星地产,包括商业运营管理、不动产开发等,旗下还有爱琴海商业。

红星美凯龙家居自2018年以来,营收和利润增速逐步放缓甚至出现负增长,颓势尽显。

2017年至2020年的营收分别是109.6亿元、142.4亿元、164亿元、142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6.14%、29.93%、15.66%、-13.56%;

扣非净利润及增速方面,2017年至2020年分别为23.05亿元、25.66亿元、26.14亿元、11.62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1.23%、11.32%、1.87%、-55.55%。

负债方面,企业年报显示,2016年,红星美凯龙家居的负债总额416.15亿元,到2020年末,其负债总额已增至804.50亿元。资产负债率也从2016年的51.04%,增至2020年的61.16%。

到了今年一季度,红星美凯龙家居资产负债率则进一步增至61.44%。

所有负债中,短期借款达到了153.45亿元,而同期在手现金仅为65.11亿元,现金短债比仅为0.42,也面临较大的短期偿债压力。

地产方面,红星企发近期更是作价40亿元,将70%的股权售于远洋,算是“卖子求金”了。

这次的收购也挺有意思,3个月前,远洋资本公布作价10.3亿获取红星企发18%的股权,及至近日,远洋集团联手远洋资本分步收购红星企发18%、22%、11%、19%的股权,累计收购70%。

收购完成后,由于远洋集团持有远洋资本49%的股权,则将累计持有红星企发52.15%的股权,至此远洋集团控股红星地产。

这不,今日(21日)红星企发就已改名为“远洋红星企业发展有限公司”。

相应的,远洋系入主到红星地产的高管也已持续落位,如董事长王洪辉、总裁贾鹏翔、执行总裁厉嘉锋、财务总监葛强、人力行政副总裁韩维清、投融资助理总裁董博等。

可以说红星地产体系内上到董事长总裁,下到人力行政、财务、投融资、风控等各条线的重要高管位置已全部置换成“远洋系”人马。

“卖子”之后的红星企发,还面临媒体的虚假信披质疑。在红星美凯龙的2020年年报里,显示红星企发的净资产为167.9亿元,扣除少数股东权益28.2亿元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为139.7亿元。

而在此次远洋集团的交易公告里,红星企发70%股权所对应的资产净值只有40亿元,也就是红星企发的总资产净值只有57.1亿元。

“139.7亿元和57.1亿元中间的差距,是资本债务工具、其他储备、未分配利润、合并范围差异等一系列调整项。从这些信息中,我们可以知道红星企发的杠杆足够的高,资产质量并非表面上那么优质。”该媒体表示。

另一方面的质疑是,工商信息显示,红星美凯龙集团似乎并无足够的70%的股权出售,根据经审计的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底,红星美凯龙集团只持有红星企发68.29%的股份,第二大股东持有23.47%的股份,剩余股份则分布的比较散,看起来像是员工持股平台。

而国投泰康信托此次并未出现在交易公告中,也引发了市场上关于信托资金入股房企实为“明股实债”操作的质疑。

当然,俱往矣,红星地产业已易主,而车建新和他的红星美凯龙商业帝国凭借此次的40亿回款能否度过难关,尚待观察。

此外,红星企发的全称为重庆红星美凯龙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江苏常州人的车建新把地产和商业板块总部居然放在了重庆,和金科股份同处一城,是事出巧合还是特地布局?

知情人士曾透露,金科股份曾收购了红星地产的一些商业项目,“相较收购对价,这些项目财务上一直处在亏损中。”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