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购集团回应董事长跑路传闻 有员工认为老板被A股“割了韭菜”

国购集团回应董事长跑路传闻 有员工认为老板被A股“割了韭菜”
2019年08月17日 09:53 经济观察报

(图片来源:经济观察网记者 饶贤君/摄)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饶贤君 近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则公告将安徽本土企业国购集团拉入舆论中心。

公告称,合肥中院受理原告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国购投资有限公司、被告袁启宏、被告国购产业控股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但袁启宏下落不明。

国购集团为安徽本地的知名房企,其官网信息称,2018年,国购集团位列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69强、中国民营企业243强。

合肥中院的公告发布后,网络流传着国购集团董事长袁启宏疑似跑路,国购集团濒临破产的消息。

针对网络流传信息,国购集团解答称:“因国购集团战略发展的需要,国购产业控股有限公司的经营场所及全体员工整体搬迁至安徽省合肥市。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因直接向国购产业控股有限公司原工商注册地址邮寄诉讼材料,无人签收被退回,遂依法采取在《人民法院报》刊登公告的方式进行送达。国购投资有限公司与袁启宏先生在收到法院材料后,已经委托律师积极处理该案,并已经向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授权委托书。”

经济观察网记者于第一时间赶到了国购集团位于合肥汇金大厦的总部,实探发现,国购集团的日常运营基本维持正常。

国购集团方面回应称,集团在正常运营中,董事长也在办公室里办公,并未“跑路”,不过,记者提出想见一见袁启宏时,国购集团方面称“董事长暂时不方便接受采访”。

经济观察网记者随后赶到了据传已经停工近一年的国购星河广场,现场工作人员表示,该项目确实已经停工一年的时间,“他们(国购集团)没有给施工方钱,就停掉了,业主一直在要说法,看这架势可能(业主)还有得等”。

停工的星河广场 饶贤君/摄

除了国购星河广场外,国购集团位于蚌埠的国购广场也已停工。

另外,安徽当地媒体报道,国购集团在蚌埠设立的分公司蚌埠国购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正在走申请破产的法律程序。合肥当地一位地产行业资深人士表示,国购集团的资金链问题在2018年曾经“满城风雨”,地方政府给予了比较多的支持。

国购集团控股的司尔特(002538.SZ)曾经在投资者问答中提及,国购集团此前已经准备重组,且重组方案已经上报到政府。国购集团方面表示,集团的运营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目前的具体运营状况和财务状况还不能透露。

一位国购集团的工作人员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感觉老板是A股市场里一茬比较大的韭菜,现在被收割了要割肉了。”他提及,袁启宏从2015年开始携国购集团进入A股市场,开始了多元化布局和资本运作。

根据公开资料,国购集团2015年以1.3亿元的代价首次入局中发科技(现文一科技,600520.SH),其后又于2016年以1.5亿元将所持股份卖给了文一集团。

小赚之后,袁启宏于2016年10月开始了大手笔运作,以15.8亿元的现金获得了司尔特(002583.SZ)25.27%的股份,成为其实控人,受让价格约为8.8元/股,而司尔特随后一度大涨至最高13.08元/股,如果以最高价计算,国购集团获利达到9亿元。

两买两赚后,袁启宏在2017年1月找到了新的投资目标,以3.5亿元的代价获得了安凯客车(现ST安凯,000868.SZ)6.64%的股权,以5亿元的代价获取了东凌国际(现ST东凌,000893.SZ)5%的股权。

这两笔投资中,安凯客车一度达到翻倍价格,而东凌国际涨幅也一度达到其买入价的30%。

然而,浮盈在卖出之前都只是数字。

根据公告资料,2018年,国购在举牌东凌国际后,因隐瞒一致行动关系而被问询,漫长的股东内斗后,其后,国购产业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了全部东凌国际股票,按照彼时的市场价格,国购在东凌上的亏损超过2亿元。

而国购集团目前依旧持有的司尔特、安凯客车的情况也并不理想,按照8月16日收盘价格计算,国购集团所持有的司尔特亏损约6.6亿元,安凯客车亏损约2亿元。

一方面是资本市场投资巨额亏损,另一方面,合肥政府于2016年开启了限购限贷又限价的严厉调控,国购集团依靠的房地产主业销售减缓,回款缓慢,资金链问题逐渐暴露。

2018年11月,国购集团公告称,因重大事项,发行的共计10只总额达47.9亿元的债券停牌。

随后,联合评级先后将国购集团长期信用评级和存续期内公司债券信用等级从AA下调至A,又从A下调至BBB。截至目前,国购集团的评级已经降为B级,一位投行人士评价,B级评级的企业债券“几乎是废纸”。

另一位国购集团的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内部的动员会上多次强调,国购集团是地方的纳税大户,也是地方企业的典型,“困难只是一时的,国购会度过难关,老板是这样说的。”

合肥2号线地标建筑国购广场 饶贤君/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