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陶景文:集团年收入约7000亿 每年投入2.1%用于数字化转型

华为陶景文:集团年收入约7000亿 每年投入2.1%用于数字化转型
2019年10月21日 19:08 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胡艳明 “华为的年收入大概是7000多亿,在全球170多个国家有生意,每年输出2亿多部手机,整个集团18.9万人,每天的邮件量是280万封,集团一年产生的数据在3.5PB(注:数据存储容量单位)。从2016年开始,集团每年把年收入的2.1%投入集团数字化转型。”在10月20日举行的金蝶云全球用户大会上,华为公司董事、首席信息官陶景文透露。

在演讲中,陶景文分析了华为作为一家企业走过的数字化转型之路,以及对如何探索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思考。

“我虽然在华为集团是CIO(首席信息官),但我不是一个搞技术的人,那个时候我负责欧洲,任总(任正非)请我回来负责公司的数字化转型。”陶景文回忆称,当时华为消费者BG(注:事业群)业务高速发展,库存帐实一致率只有78.6%。

什么概念呢?“企业的帐实一致率如果只有78.6%,意味着我们大概有20%左右的帐实不符,未来的发展风险也是很大的。华为的净利润率只有不到10%,20%左右的帐实不符,是摆在我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神剑。”陶景文表示,因此,华为希望通过数字化转型解决存在的问题。

陶景文表示,在2016年,华为确定了“数字化转型”公司未来五年唯一的战略变革的方向,要利用未来的五年,实现“华为的收入增长一倍、人员不显著增加”。

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包括三个重构:一是利用数字技术打破边界,重构客户体验旅程,让客户和企业发生的需求、交易、体验全面提升;二是重构企业的制造,通过调整企业的资源配置,让企业的运营效率、决策准确度大幅度提升;三是重构企业的产品和服务的创新流程,因为数字化的转型会诞生很多商业模式。陶景文称,原来华为公司是一个典型的依照国际标准做通用产品服务的公司。

企业数字化转型,特别是针对“非云原生”和“非数字原生的企业”,数字化转型要解决在工业革命时代没有很好解决的效率和成本的问题,特别是服务效率和成本的问题。他表示,数字化转型绝不是简单的先进技术的使用,要构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清晰架构。

从组织方面来讲,陶景文称,原来数字化的转型都是依靠信息技术部门,但是他认为,数字化转型绝对不能仅仅靠技术部门领导。”

华为公司的数字化转型最大的调整是建立了两个责任清楚的组织:一个是华为内部IT云的组织;另一个是和各个业务团队,包括消费者BG、企业BG、财经营销各大业务体系成立了业务、技术、运营的一体化团队。

金蝶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徐少春认为,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就要在运营、产品服务和管理文化上进行转型;在运营上,要实现从采购、生产、销售、分销一直到客户的端到端的数字化转型;在产品服务上,企业的产品或服务要充分采用数字化的新技术赋能产品或服务,使得产品或服务更加智能化。

“数字化转型绝不是一蹴而就的,要有战略的决心、战略的耐心和战略的韧性,要以客户为中心,以商业为中心;再加上业务驱动、用户驱动、技术驱动,架构视野要宽,要在细节的点上快速形成突破,然后推而广之。”最后,陶景文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