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在线讨论会:复工左右为难,更希望贷款支持

企业在线讨论会:复工左右为难,更希望贷款支持
2020年02月14日 20:22 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思 “复工本身的的确确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不复工,员工心态、市场对企业发展也会存在问题,真是左右为难”。

2月13日下午,上海交大产业投资俱乐部组织的每周一次的线上讨论会上,11家企业的创始人及高管在线分享了各自所在企业的近况,普遍的心境是“复工左右为难”。

这11家企业中,有10家是制造业企业,包括工程公司,1家为创业板上市的国际物流公司,其服务的客户全部为制造业企业。这些企业的年产值从数千万到数亿元不等,企业员工数大多少于1000人。由于企业的研发、设计、生产等都位于几个城市,因此11家企业的办公及生产场所遍布国内各地——但是无湖北企业。

严管与复工

一家主营业务为钢材贸易、铁路基建、水厂项目的企业表示,“我们的业主方一直催我们,但现在我们的工人回不来,因为我们工人主要是东北的,现在高速封路,村子好像也封了。”

一家有多处办公点的出口型生产制造企业表示,“因为地区不同,复工情况也不一样,淄博现在的复工大约在55%,滨州只有30%;天津无论是生产一线还是办公人员,目前还没正式复工——天津政府管的还是比较严的。”

总体上,这些企业复工情况并不算好,有复工条件的大都已经复工,但复工率不高,平均复工率大概在30%-40%。他们大都希望2月底、3月初能基本恢复产能。因为即使工人在最近几天能够返厂,由于需要隔离14天,也需要到2月底才能复工。因此,企业鼓励员工早回来、早隔离、早复工。

管理团队的复工率明显高于一线生产员工。此外,管理、研发、设计人员大多都已经开始线上办公,部分企业由于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已经有相对完善的体系,线上办公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

其中,复工率最高的一家企业为65%,其中管理人员复工率70%,生产一线复工率50%。之所以复工率较高,是因为这是一家连续生产企业,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仍有员工在上班。

此外,一家位于上海、产品主要应用于高铁和航电的机械企业的董事表示,2月10号开工上班时,员工到岗率已经达到70%。不过,开工后,企业所在园区劝说延后复工,目前员工全部在公司内隔离,预计2月20日复工。

外地员工难以返回,是复工率低的主要原因。高速公路封路,村子封村等,都使得春节回家过年的工人无法回到工作城市。此外,受疫情影响,外地员工的租房、原住房出入受到限制,也导致了员工无法返回。

针对这些情况,有企业目前正在组织包车将员工接回工作地。针对外地员工住房困难的问题,有企业为员工提供了与工厂不在一处的隔离宿舍,也有企业在工厂内为员工提供了住宿。

复工的另一个阻碍是,复工后要满足防疫要求:首先,企业需要组织相应团队实施防疫措施。而且,根据规定,企业需要准备好足够员工一周所需的口罩——每4个小时更换一个,以及消毒液、测温枪等物资。而在目前情况下,这些物资较为短缺。“对企业而言,完全满足防疫要求的条件下复工,是比较困难的。”

“像规定的一天消毒多少次,口罩4个小时更换,我们现在根本做不到这一点。我们现有的这些防疫物资,根本撑不到疫情结束。这么持续下去,我觉得可能一直到3月份,甚至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会有这方面的困难。”这样的发言,得到不少企业的附和。

“我感觉政府压力也比较大,政府左手在催我们抓紧复工,右手对我们实施的管控又比较严。”一家企业主表示。

转型提前:销售线上化

由于制造业企业的特点,目前企业大多在生产年前的订单,不过由于无法如期恢复产能,订单的交付可能要延期。

相对其它行业而言,制造业受此次疫情的影响相对小一些,普遍订单充足,不少企业都预计今年的业绩会有所增长。但是,据记者观察,此次参会的企业是中小型民营企业中综合实力相对较强的一批。

有企业表示,对制造业来讲,一季度原本就是淡季,因此目前受到的影响普遍较小。“如果上半年疫情能控制得住,那么下半年可能我们会把一季度的一些影响损失赚回来,因为有些需求还是在的,只不过是迫于疫情的压力,要延迟生产和延迟实施订单而已。”

一家从事芯片设备的厂家表示,未来业务可能会有很好的增长和反弹,“我们做芯片设备,目前我们观察到,现在有很多的装备都在消耗,有可能在后面还会有采购需求。”

参会的这家国际物流公司,客户全部为制造业企业。该公司的高管表示,企业目前受疫情影响不大,因为目前没有需求。但是,如果疫情2月份不能有较大转机,对供应链会有比较大的影响。制造业企业不能生产,物流企业也就没有业务。

国际方面,目前虽然在放假,但该公司仍在提供服务,公司在以成本价为海外救援物资的物流提供服务。目前,虽然大多数的航空公司,以及船公司将面向中国的渠道压缩或暂时停航,如果3月份仍没有较大改观,将会有较大的影响。

国内方面,省内运输没有问题,上海到江苏近距离的运输也没有问题;但是,其它跨省运输存在问题。因为卡车队的驾驶员出省以后,需要采取隔离措施,企业没有足够的驾驶员在需要隔离的条件下保证运力。

该高管还表示:“我们从广州、重庆、青岛、天津的反馈来看,都是只能画地为牢,在小圈子内做(物流)。”

制造业企业的业务大多是toB的,对大部分制造业企业来说,过去销售都集中在线下,但经过这次疫情,不少企业都不可避免的需要将销售环节搬到线上。这是这些企业目前的挑战之一;也是企业转型的一个大趋势。

最大的影响可能是现金流

参会的企业主反应,目前政府基本都有出台扶持政策,也有落实的,比如有的免租已经落实,当然也有免租落实不下来的。

在上海嘉定、黄埔都有分支的一位厂商介绍,嘉定区的工厂,已经明确通知了2月和3月免租。目前黄埔区也在每个园区逐步落实,基本上是2月和3月免租。包括税务、公积金、社保、银行等方面,也已经与该企业接触,表示有需要的话,会及时给予帮助。

不过,上海属于相对好的样本,政府效率以及本身的城市的经济实力都很强。也有些地方政府的政策很明确,但对申请这些政策设定了比较严格的条件。

“昨天我的人力资源给我发信息说,已经收到人社局给我们发来的可以提交劳保什么的这些保险延迟缴纳的申请,我们是否申请?我看了一下,提交的文件和资料审核的还是比较严格的。我说,那就不去麻烦那个东西了。”一家企业主表示。“从我们企业角度来讲,尤其是像我一个民营企业,更希望是能够在贷款这方面得到一些支持,因为本身民营企业的现金流都非常紧张,再加上信用贷款对民营企业一直比较苛刻,而这次疫情对各个企业最大的影响可能都是在现金流上。”一位企业高管表示。“另外,有些政策是挺好,但是总金额太少。”比如,一位在几个省市都有布局的厂商说,其中一家企业所在的县,三年前还属于贫困县,针对疫情全市提供的信贷额度只有3000万,对于全市的中小企业来说,远远不够。即使在经济条件好一些的城市,“真真正正能够落到真正急用这些钱的企业身上的,我相信应该是比较难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