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滴滴下游企业负责人的复工企盼:“就差两百万了”

一名滴滴下游企业负责人的复工企盼:“就差两百万了”
2020年02月27日 08:47 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网 记者 王雅洁 林勇又撕下了一页日历。

这是他隔离在家时,记录距离企业有望正式复工时间的方式。

按照林勇所在地方政府的预估,2020年3月25日,有望恢复城市高速道路,以及铁路等路段的全面通行。

这一点对林勇来说至关重要。因为他正在背负的,是一家与滴滴合作,专门从事汽车服务经营的小微企业。

只要交通恢复,他一手创办的上述企业,便有希望迎来正式复工。

期待吗?

林勇说:“当然期待,我想复工,可我也怕。”

怕什么?

说到底,终究是钱的问题。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林勇已想不起第一次见到“秘密”业务的确切时日。

他说:“其实算不成文的秘密吧,过去一年我陆续亲眼见到,我们这里的银行,在受理房贷贷款时,会要求客户自己办一个营业执照。”

这是一箭双雕的做法。既能帮客户达成贷款的目的,也能帮银行完成扶持中小企业发展的相关业务指标。

按照顶层的意见,贷款优惠政策向小微企业倾斜的加码没有停过。可惜的是,林勇的企业,不在当地银行的扶持之列。

为了寻找资金,初创手头的汽车服务企业时,林勇已经抵押过房产:“原本这也没什么,我自己都能克服。”

转折出现在2020年初,疫情来了。

林勇开始憋不住了,他说:“现在可以说,实在没有办法可想”。

他怀念一年前公司初创的时光。2018年10月,历经两次创业失败的林勇回到老家,瞄准网约车的商机:“当时网约车营运证才开放办理没多久,我瞅准时机,开了这家公司。”

在林勇眼里,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上下奔走,给公司贷款购入的车辆,争取来了营运证。

这不是一件易事。

在当地,能够拿下上述营运证的企业,不超过40家。每一个发下去的营运证,都是值钱的。林勇打了一个比方:“你可以理解为,这个证好比是的士的标一样,而且以后市场上也很难再有新增的营运证。”

算起来,每个月还掉1000万租金,再赚回1000万,加上一定数量的营运证打底,林勇曾经“信心爆棚”,如果运转顺利,2020年初,他会再购入100台以上的汽车。

他没有想过,一场毫无征兆的疫情,将他瞬间打回原形。别说发展,生存都成问题。

林勇的现金流出现了断层。他首要面临的,是现有20名员工隔离休假期间的工资社保等支出:“2-3月,国家规定必须要发基本工资,万一等到4月份,便是发70%的基本工资。对我这样的小企业来说,一分钱收入没有,却要每个月几十万的支出,相当于一开年就背上大几十万的债务。”

他不死心,寄希望于房东的同情心,苦苦沟通,却未曾说服房东减免房租金额。不过他并未抱怨,他理解房东的不易,换位思考,房东也有房贷要还,从逻辑上来说,房东没有免租的理由。

怎么办?总不能等死。林勇再次找到了银行。

奇迹并未发生。“银行信贷向小微企业倾斜”的企盼亦未实现。

当林勇一筹莫展时,他正在买房的好友,却接到了银行抛出的橄榄枝。在办理贷款的过程中,林勇和其好友,并未见到银行的相关人士,只接触到一位中间人为其好友办理营业执照,随即顺利办下了贷款,且算作银行扶持小微企业发展的业务量之一。

而真正身为小微企业负责人的林勇,依旧没有争取到贷款。

这让林勇害怕:“我害怕现金流就要断掉,我更怕正式复工后,一开门就面临着司机到期,要退司机保证金,以及做新招聘等事项,这些都需要成本。说白了,一开门就没钱。”

在公司初创之时,已经抵押过房产的林勇,真的想不出更多招数了。

对于林勇来说:“就差两百万了,也许再给我两百万,我就能撑住,不多,只是两百万。”

他曾尝试与银行对话,提出如果银行能给其提供贷款,灾后愿意主动提供企业流水的详细信息,例如将收入开到制定的账户以供银行跟踪。

不过,无果。

终究没有人听得到他的声音。

“我只信我自己”

林勇是不会认输的。

哪怕在被隔离时,最绝望的时刻,他写下过遗书。写完之后,他依旧不想认输。

面对记者对其抗压能力强的肯定,他说:“我73年出生,今年已经47岁。这么多年,我不止创业过一次,经过很多风雨,说实话,做生意的人心理承受能力都蛮好。”

在创办上述汽车服务企业之前,他涉足过文化传媒,开过广告公司,尝试过餐饮创业,对林勇来说,创业失败不是跨不过去的坎儿。

何况这一次,还没到失败的地步。在他看来,2018年底创办的这家汽车服务企业,原本前景非常好,就算遇到了疫情,和餐饮行业的企业相比,汽车服务企业并非属于劳动力密集型企业,他不信找不到出路。

从2020年2月2日开始,林勇打遍所有能打的电话,寻求所有有望提供资金支持的渠道。

他想过员工入股。不过,曾尝试过该办法的林勇,了解员工入股实际操作过程中的弊端:“以我曾经创办的企业为例,员工入股后,并未如预期那样,在工作上更加努力,相反,工作心态上有所失衡,不再把自己当成员工,反而不好管理。”

实在不行,就继续“厚着脸皮”到处去借。

林勇给自己打气:“短暂的困难,无非就是现金流。大不了公司发展步伐再放慢一点,我只信我自己,我信我自己能扛得过去。如果真到了关门的地步,我也会自求多福。”

他依旧在尝试用自己的方法去解决难题,包括寻求特殊时期能提供投资的商业伙伴,包括用贵一点的资金去融资,借利息高一点的钱来解决问题,哪怕卖掉一部分股份换资金,这些都在林勇的考量范围内。当然,他还心存一丝期望:“也许银行会贷款给我,虽然可能性很小。”

林勇的坚持没有白费,原本每月需要还银行的近60万贷款,经过沟通,已经往后顺延,银行并没有强制要求当月还。

不过,这并不代表后期的压力减小:“延期还不是不还,而是把差的钱,摊到后面的月供里面去,以后我的月供会变得更多,压力更大,可能会到70万左右,这还不是最佳的解决办法。”

即便如此,林勇还是不会放弃希望,他依旧在等待复工,对他来说,这不是最坏的时刻。

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这么多天像是做了个梦,仿佛某一天的早晨,只要睁开眼睛,企业便会红红火火地正常开工,眼前的种种困境,似乎从来没有降临过。

林勇不止于为自己造梦,对于现实,他有着自己的理解:“经过2020年开年这一遭,我想明白了,人永远不能停下来,我会一直努力,永远努力下去,一直到死的那天。”

他下定决心,永远不会退休。

林勇打算,一旦复工,便要倾尽全力,大干一场。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林勇为化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