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盈转亏,子公司债券违约,临退市风险 *ST济堂的艰难时刻

由盈转亏,子公司债券违约,临退市风险 *ST济堂的艰难时刻
2021年05月01日 10:30 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蔡越坤 业绩大幅下滑、子公司债券违约、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风险——新疆同济堂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600090.SH,以下简称“*ST济堂”、“同济堂”)正面临“难关”。

4月30日,*ST济堂发布年报称,2020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亏损22.62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9820.38万元,由盈转亏;营业收入8.94亿元,同比减少80.14%;此外,其同日发布一季度业绩公告称,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约1.64亿元,同比下降91.97%;净亏损约3904万元,同比下降143.62%。

3天前,*ST济堂旗下子公司宣告发生债券违约。4月27日,*ST济堂旗下子公司同济堂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济堂医药”)公告称旗下发行的“18同济01”和“18同济02”发生实质性逾期,累计违约本息合计近4.6亿元。

经济观察报记者4月27日致电“18同济01”募集说明书披露的联系人,该人士回应表示以公开披露的公告为准。

4月28日以来,*ST济堂连续三日股价跌停,至4月30日收于1.36元。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ST济堂此前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以及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其“两层股权”被质押或冻结,已出现贷款逾期等问题。作为一家知名民营医药流通企业,从2015年借壳上市到股价跌入谷底、债务逾期等,*ST济堂目前的处境令投资者唏嘘。

子公司债券违约

“18同济01”和“18同济02”为同济堂医药首次发生债券违约。“18同济01”起息日为2018年4月25日,实际兑付日为2021年4月26日,评级机构为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诚信国际”),主承销商为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述债项由母公司*ST济堂提供全额无条件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关于逾期的原因,同济堂医药表示,2020年度国内突发疫情,且公司主要经营地处于重点疫情区域。受不可抗力影响,导致公司流动性资金阶段性紧张,暂时无法兑付债券,且对公司再融资产生较大的影响。

对此,担保方*ST济堂表示,公司及同济堂医药与全体债权人正就债券延期兑付方案进行磋商优化。

另据了解,4月24日,中诚信国际将同济堂医药的主体信用等级由B调降至CC,将“18同济01”和“18同济02”的债项信用等级由B调降至CC;并将主体和上述债项信用等级继续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4月27日,中诚信国际决定将同济堂医药的主体信用等级由CC调降至C,将“18同济01”和“18同济02”的债项信用等级由CC调降至C。

关于采取措施及后续安排,*ST济堂表示,为化解债务风险,公司及同济堂医药已积极调整经营情况、进行多方融资,控股股东亦加紧处置资产以加快同济堂医药资金回收。

截至目前,同济堂医药与债权方已就控股股东处置资产事宜进行了现场确认及初步沟通,并就债券延期兑付方案进行磋商,若与全体债权人就延期兑付事宜达成一致,公司及同济堂医药将及时按照相关规定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履行债券延期兑付事宜的程序。

此外,*ST济堂称,公司及同济堂医药将积极应对、尽快解决当前债券延期兑付问题,根据市场情况,依法合规、公平公正、分类施策,稳妥化解公司债务风险,维护债权人合法权益。

4月30日,*ST济堂还发布了一则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化解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事项的进展公告,其中表示,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存在控股股东湖北同济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济堂控股”)及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为104,712.53万元;公司前期违规为关联方湖北同济堂科技有限公司2亿元融资向钜洲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钜洲资产”)提供担保涉诉事项已经上海金融法院判决,相关担保协议对公司不发生合同效力,公司无需承担担保责任;公司违规担保余额为12亿元,公司已于2020年度按公司相关的会计政策,将钜洲资产提起追偿诉讼涉及公司需担负的本金和利息及相关费用,计提预计负债15,494.33万元,公司未因违规担保而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产生直接损失。同日,其亦发布公司股票继续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公告称,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公司2020年财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同时因被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以及公司以前年度违规向关联方提供资金,形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达到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5%以上且金额超过1000万元,未能在1个月内完成清偿或整改,公司股票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市值缩水超95%

截至4月30日,*ST济堂已经连续三日跌停,股价收于1.36元/股,总市值仅为20亿元。2015年其股价最高时为29.15元/股,总市值近420亿元,目前已经跌去超过95%。

根据启信宝信息,*ST济堂的第一大股东为湖北同济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3.14%,实际控制人为张美华。

据中诚信国际披露,同济堂医药为同济堂的核心业务运营主体,其总资产、所有者权益、收入、净利润在同济堂的占比均超过95%。大型连锁药店“同济堂药店”即为同济堂旗下零售配送业务第三方运营的同济堂品牌加盟连锁药店。

回顾历史,2015年,*ST济堂借壳啤酒花上市。借壳上市后,2015年12月,根据啤酒花与同济堂控股签订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及补充协议,根据对同济堂医药的盈利预测及评估值,双方一致同意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同济堂医药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不低于4.6亿元、5.29亿元、5.61亿元。

在随后三年的业绩对赌期,*ST济堂均“踩线”完成业绩承诺,然而2019年其净利润暴跌,成为同济堂业绩的转折点。同济堂2019年年报披露,2019年实现净利润1.2亿元,降幅超76%。

关于业绩下滑原因,根据年报所述,2019年其更新代理/渠道业务模式、按净额法确认收入等,收入和净利润大幅下降。且因2019年财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同济堂于2020年7月1日复牌并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济堂”。

此外,同济堂于2020年4月27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同济堂进行立案调查。截至目前,证监会的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尚未有结论性意见。

关于同济堂的过往债务履约情况,中诚信国际于2020年8月份跟踪评级报告中披露,未取得公司征信报告,其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共有3.13亿元银行借款发生逾期。截至2020年8月12日,上述逾期借款仍有1.45亿元未偿还,公司已同相关金融机构和解并进行续期,部分正办理相关续期手续。

此外,根据*ST济堂2020年8月12日公告披露,2021年其有3.53亿元面临再续贷,不过公司面临的外部融资环境或进一步收紧。

记者根据Wind资讯查询,截至目前,*ST济堂存在“两层股权”被质押或冻结的情况:*ST济堂控股股东同济堂控股直接持有同济堂33.14%的股份并已全部被质押和轮候冻结,而同济堂所持同济堂医药全部股权亦被冻结。

4月28日中金公司研报就此认为,*ST济堂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风险。

对于*ST济堂的情况,中金公司提示称,需要引发投资者对于医药这一细分行业债券发行人财务报表特征和质量的关注。医药行业的专业壁垒较高,加大了信用分析难度,除了存贷双高之外,市场还对销售费用、研发费用、商誉、应收账款、存货等科目诟病较多,而且这类科目的核实难度往往较大,需要提高警惕。

对于同济堂医药目前的债务问题,4月27日,记者拨打了同济堂医药相关负责人,对方回应表示:以公告为准。关于同济堂后续债务问题,经济观察报将持续关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