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着B站 爱轻奢 这届年轻人正在遭遇艰难就业季

刷着B站 爱轻奢 这届年轻人正在遭遇艰难就业季
2021年07月22日 20:28 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网 胡群/文 时至7月下旬,2021届高校毕业生已走出校园,成为社会人。

“与上一周期相比,疫情对校招供需两方的影响在2020-2021年已有所显现。一方面,毕业生求职积极性有所下降,另一方面,疫情后期经济复苏,催生了企业校招需求。总体而言,预计今年校招供需市场竞争态势将进一步加剧。”7月15日,北森人才管理研究院发布的《2021中国企业校园招聘白皮书》显示,Z世代成为校招主角,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大学生就业观念发生转变。新兴业态衍生出的各类新兴职业、国考热、考研深造热、留学生回流、对缓就业的推崇等风潮,让毕业生有了更多选择,就业热情似乎不如往年。在企业端,33.7%的企业将在今年选择扩大校招规模,亦即,近2/3的企业将在今年未扩大校招规模。

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司司长张毅表示,今年高校毕业生总量达到909万人,再创历史新高。随着6月份毕业季的到来,高校毕业生就业压力增大,带动青年人失业率上升。6月份,16—24岁城镇青年失业率为15.4%,比5月份上升1.6个百分点。

Z世代大举进军职场

生于1995-2009年的人群被称为互联网世代,也被称为Z世代,他们的成长伴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线上购物、社交媒体、在线娱乐、移动支付、本地生活等从方方面面塑造着95后年轻人的消费习惯与生活方式。据QuestMobile统计,B站是中国24岁以下年轻人最偏爱的App,并常年占据百度00后搜索热点榜单前列。易观联合苏宁易购发布的《2020年轻人消费趋势预测报告》显示,95后喜欢超前信用消费,但也注重节约省钱;爱轻奢,爱大牌,也青睐去品牌化的高品质商品,95后占中国线上奢侈品消费者的59%。

生于互联网时代,这一人群目前还是网络诈骗的重点人群。7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副秘书长朱勇在启牛学堂主办的“启牛日”现场表示,一些不法分子打着数字金融创新的旗号,对消费者实施欺诈,目前我国网民群体中青年学生占比21%,作为具有消费亲历接触网

络事物较敏捷群体,却屡屡中枪。校园贷、虚假理财投资等网络金融诈骗类案件,暴露出金融常识的缺乏,反映当代青年学习状态和价值取向,对其学习和生活以及身心造成的影响,也引起一系列社会和家庭负面问题。由此可见,对青年学生的金融素养教育迫于眉睫,要着力培养该群体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加强对金融素质知识配给,加快提升其金融素养。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计算,我国1995年到2009年的出生的人口总人数约为2.6亿。虽然Z世代步入职场并不久,但在职场中,他们有着独特的风格。

LinkedIn调研显示,95后的第一份工作,平均在职时间仅7个月,显著低于90后的19个月。

“Z世代的年轻人又不愿被掌控。据职场新人多项调查显示,校招生工作第一年的离职率竟高达50%。”北森人才管理研究院副院长王丹君在《2021中国企业校园招聘白皮书》中表示,对比以往求职关注专业对口,成为“斜杠青年”才是现在年轻人更想发展的方向,Z世代的年轻人正按照自己的意愿进入职场。

北森最新调研发现,33.7%的企业将在今年选择扩大校招规模,规模越大的企业扩招比例也更高,其中15.1%的万人以上的企业预计增长30%以上。互联网大厂开启全年持续校招通道,越来越多企业选择与高校深度绑定,提前“掐尖”优秀人才。采用提前批录用方式的企业屡见不鲜,这也表明,各大企业招揽优秀毕业生的竞争已然白热化,优秀毕业生抢夺赛道依旧竞争激烈。

但是,优秀毕业生向来具有稀缺性。北森人才管理研究院对2,073,608名完成了北森能力倾向计算机自适应测评(CATA)的毕业生的认知能力进行了分析,从学校类型上看,985高校的人才质量更好(均分62.9),其他由高到低依次是海外高校人才(均分61.7),211高校(均分60.0)、一本高校(均分57.2)、其他高校(54.5)。从学历上来看,博士研究生的整体认知能力水平最高(均分63.2),其次是硕士研究生(均分62.1),均显著高于本科生。

年轻群体失业率逐月上升

“中国的本科率也就不到5%,95%的人没有上过本科以上的学校。”7月18日,尔湾科技创始人/启牛学堂CEO李鹏在启牛学堂主办的“启牛日”现场称,疫情对年轻人就业市场产生较大冲击,当前中国社会已进入终身学习时代,年轻群体也要尽快提升工作技能,尽快取得相对稳定的收入。

国家统计局从今年起开始披露16-24岁就业人群的失业率,今年上半年呈逐月上升态势。1-2月16-24岁人口调查失业率为13.1%,2月、3月、4月份分别为13.6%、13.6%和13.8%,而6月份上升至15.4%。1-2月25-59岁人口调查失业率为5.0%,2月、3月、4月份分别为4.8%、4.6%和4.4%,6月份下降至4.2%。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副院长赵庆明认为,16-24岁就业群体的失业率较高且有所上升,主要与大学毕业生涌入就业市场有关。受疫情影响,去年部分大学毕业生没能及时就业,今年也开始加入求职队伍,所以,这个年龄段的就业供给明显增加。另一方面,由于有家庭做后援支撑,这部分就业人员对工作较为挑剔,宁可用更长时间来求职,也不轻易接受低于自己预期的工作。降低这部分人群的失业率,可以用两大方面的措施,一是加强就业引导,促进企业加大招聘力度,适度提高工资和福利待遇,同时,加强对该部分人群的引导,降低就业预期;二是对有条件的年轻人,给予创业引导和支持,提升自主创业能力。

招商宏观研究报告分析认为,7月15日央行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的重要原因是失业的结构性问题恶化。6月16-24岁人口调查失业率达到15.4%,比5月上升1.6个百分点,创数据公布以来的历史新高,且升幅较5月明显扩大。通过降低融资成本,保市场主体进而改善青年人群的就业形势。

学习,是一种信仰

“在义务教育之外,我们也应注重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的合理优化,注重让受教育者获得更多的劳动素质和技能。”6月6日,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新百年的中国与世界:从人口大国迈向人力资源大国》表示,中国目前大学毛入学率已经超过50%,但是很多学习内容在毕业后的工作和生活中并没有发挥出实际作用,这意味着学生在不断延长的受教育年限中学了很多对自身成长、自我发展无用的知识,

这无疑是教育资源的巨大浪费。在给定同样的教育年限下,中国的教育在未来要注意技能型、素质型教育的提升。在义务教育之外,教育体系应更加灵活化,应鼓励年轻人客观看待自我的职业生涯,参加职业培训,而不是一味地鼓励他们都去选择大学的学位项目;应鼓励企业和学校建立良好的伙伴关系,让职业教育为国家培育高技能工人,以适应我国未来产业升级的大趋势,并满足科技行业和高端制造业对高技能工人的大量需求;同时也应加大宣传力度来提高国民对高水平职业培训的认可,并说明这些培训可以带来成功的职业生涯。

“现在中国的人口数量和人口结构和很多年前完全不一样,整个社会竞争压力比以前大很多,这个时候更需要提升整体素质,这是一个需要终身学习的时代,但我们看到主流的为知识付费的用户群,实际上不是最年轻的。”李鹏称,有调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知识付费用户年龄在30岁以上的人群占总数73%,而25-30岁占20.7%,24岁以下人群仅5.6%。

据艾媒咨询《2020年中国知识付费行业发展及用户行为调研分析报告》显示,用户购买知识付费产品目的主要为专业学习、自身发展及提高经济收入。李鹏认为,虽然相当一部分人在20岁以前在学校接受系统化教育,但在当前快速发展的社会中,走出校园之后也不能放弃学习,不管是近5%的接受过本科教育的人,还是95%的没有没有上过本科的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