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娜蒂塔·塔格里亚布:拼贴建筑

贝娜蒂塔·塔格里亚布:拼贴建筑
2022年05月14日 09:18 经济观察报

“我从来没有刻意为自己设计过职业生涯,也不会去想得奖的事情。相比之下,我更乐意将人生作为一个美丽的游戏,一场旅行来享受,我努力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并且在整个过程中乐在其中,如果能有结果对我来说就是额外的红利了。”

-贝娜蒂塔·塔格里亚布

女建筑师贝娜蒂塔·塔格里亚布(BenedettaTagliabue)身上有着被太阳亲吻过的气息:一身明艳的印花长裙,一袭多彩的围巾,金色的长发散落在肩,明朗的笑容,轻易就点亮你的心情。技如其人,她的设计亦如热烈的弗拉明戈舞曲,复杂的音符中跃动着激情。

贝娜蒂塔出生于意大利米兰,在威尼斯大学和纽约进修完建筑学业之后,她来到了巴塞罗那开始了职业建筑师生涯。也是在这里,26岁的贝娜蒂塔遇见了她的丈夫-被誉为天才建筑师的恩里克·米拉莱斯(Enric Miralles)。

贝娜蒂塔与丈夫恩里克·米拉莱斯

31岁时,他们二人共同创立了以他们名字命名的EMBT(Enric Miralles BenedettaTagliabue)建筑事务所,并持续将其发展壮大,在1998年赢得了令世人瞩目的苏格兰议会大楼项目。

苏格兰议会大楼 

然而在2000年,心力交瘁的米拉莱斯突患脑癌离世,留下了四岁的女儿和两岁的儿子,以及几个设计中的重大项目。无限悲痛的贝娜蒂塔迎着世人的质疑和项目各方的压力,以一己之力维持了事务所的正常运转。

贝娜蒂塔时常回忆起先生的导师拉斐尔·墨尼奥(Rafael Moneo)对她的鼓励:“别担心,坚持走下去,做建筑是个漫长的道路,未来的许多年里,你将会完成你丈夫未完成的遗作。然后慢慢地,你就会找到真正想要的东西。” 

直至今天,米拉莱斯所留下来的11个项目构思一一被贝娜蒂塔和她的团队实现,曾经的质疑逐渐销声觅迹了。贝娜蒂塔让世人看到了她的能力,她甚至将事务所的业务拓展到了东亚地区,使得EMBT成为世界上知名的建筑事务所,并标新立异地以多元化和拼贴的设计手法在城市规划及修复、公共建筑、住宅等多个领域大放异彩。 

巴塞罗那天然气公司总部大楼 

滨海水景公园

谁是对贝娜蒂塔影响最大的人——是她的丈夫米拉莱斯。“他的独创性、设计思考方式以及风格都对我影响深远,他极具挑战性和实验性的的精神遗产一直留存在事务所,激励着年轻的建筑师们。”贝娜蒂塔发起了恩里克·米拉莱斯基金会来纪念自己的丈夫,并推广他一贯践行的实验性建筑。

苏格兰议会大楼

苏格兰议会大楼 

这是米拉雷斯和贝娜蒂塔的奠基之作,也是一个极具复杂性与矛盾性的政治建筑,坐落在他们最爱的城市之一爱丁堡。

苏格兰议会大楼位于一个显要的位置,场地的右侧是荷里路德皇宫,左侧是城市的历史中心,周边可见大片的绿地和远处延绵起伏的山丘。因此,两人的设计灵感就来源于大自然,他们希望建筑看上去就像是散落在自然景观中的树叶,成为自然风光的一部分,也因此消解了政治建筑的等级性和严肃感。

苏格兰议会大楼 

建筑评论家查尔斯·詹克斯(Charles Jencks)将这座建筑称为“一座小型的城市”。相对于古老的爱丁堡老城,它显得相当现代和科技化。米拉雷斯和贝娜蒂塔设计的新奇之处就在于他们将苏格兰的传统元素融入进极具冒险精神的解构之中,让历史在新的机体中永续。因此在引入新建筑的同时,米拉莱斯和贝娜蒂塔还保留了原有的建筑。

苏格兰清新美丽的环境是激发设计师运用自然和花卉元素的一大原因,场地周围的绿地、公园、湖泊都对建筑所在的场地施加了强烈的影响。议会大楼的体块以一种不规则的形态交接在一起,微微扭曲的每一部分都像一片树叶或一朵花瓣,形态参考了英国建筑师、工艺美术运动先驱查尔斯·雷尼·麦金托什 (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设计的花卉图案。 

苏格兰议会大楼 

在建筑师天马行空的构思之下,周边港口停泊的帆船元素也被应用到了设计手法中。苏格兰有着绵长的海岸线,两人从停泊在岸边的船只上翘的船体中提炼出语汇,构成了整座建筑的基本外型。

这座建筑运用了来自苏格兰当地的多种材料:石头和钢铁来自苏格兰采石场,木材来自苏格兰森林。这些材料丰富了建筑的立面,也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立面开窗的方式很特殊,每一个窗口都对应着一位议员的办公室,可以采纳阳光和空气。

整个庞大的建筑群被分割为独立的建筑物,包括辩论室、办公楼、新闻塔、行政区、餐厅和用餐区,将其连接在一起的是一个引入天光的底层结构,如迷宫一般引人入胜。

苏格兰议会大楼 

穿行于议会大厦中,可以看到很多独特的细节,比如嵌入墙体内部同时可以窥视窗外的不规则形座椅,这来自于文艺复兴时期教堂的室内设计;每个房间都使用了定制家具,辩论室的天花板创造性采用了船骨一般的结构和苏格兰十字架的元素。

苏格兰议会大楼

 连接东西方文化

贝娜蒂塔在青年时期曾经来中国游玩,她对这个古老国度的文化、艺术和美食充满了热忱。

2010年世博会的西班牙馆,这个占地12000平方米、造型奇异的作品就出自贝娜蒂塔之手,它的外形完全由藤条编织而成,仿佛一股狂野而热烈的龙卷风吹过。建筑将西班牙传统篮筐编织的技术与现代科技精妙结合,藤条是东西方传统手工艺都会运用的材料,它绿色环保也容易获得。

上海世博会西班牙馆 

全世界各个文明中,都有用藤条编织生活用具的记录,但是这些手工艺技术在慢慢消失,如何用创造性的方式重新赋予它们生命?贝娜蒂塔在思考的过程中获得了设计的灵感源泉,她要向全世界宣示人类的手作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建筑是在西班牙做好框架,然后运到中国山东,由一百多位中国工匠在不到两个月的期限内完善成型。建筑的内部和外部都采用预制板,给人现代技术和原始手工拼贴交融的感觉。这一项目获得了英国皇家建筑协会(RIBA)颁发的2011年度的最佳国际建筑奖。

 上海世博会西班牙馆

贝娜蒂塔使用了8524块色泽深浅不一的柳条板,将其巧妙排列,内部通过钢结构支架来支撑,呈现流畅的起伏。整个展馆的外形恰似一只巨大的柳条编织的篮筐,人在其中走动有种尺度上的差异感,仿佛变成了格列夫游记中进入了奇幻世界的小矮人。藤条透光性极好,阳光与空气都可以从中间的缝隙穿过,带给人魔幻的感受。

上海世博会西班牙馆

因为西班牙馆的影响力,贝娜蒂塔又接到了设计张大千博物馆的委托。对设计师来讲,每一个项目都是一个了解和学习地方文化的好机会。贝娜蒂塔和团队飞到张大千的出生地四川内江,以了解这个城市的更多情况。她看了许多张大千的作品,与研究张大千的专家学者沟通,这些前期调研都以拼贴的方式生成图画,对她创作一个精彩的设计具有很大作用。

张大千博物馆 

张大千博物馆

最终的成果令人满意,张大千博物馆占地面积3.2亩,建筑面积2778平米,位于西林寺山顶上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绿树环绕,建筑在大自然环抱之中,同时还能彰显它的存在感。在项目中贝娜蒂塔设计了五个相互连接的展馆,每个展馆都和周围的环境融合,这也对应着张大千自宅中的一个花园和五个亭子,延续了大师对园艺的热爱。

人们可以徜徉于5个展厅,以及报告厅、多媒体信息区和休闲平台之间。建筑整体形态以张大千所绘山石和仕女画为原型,又似一个个葫芦形状。以当地的竹为天然材料,外壳的竹架屋脊好似张大千画中所描绘的一条条飞天彩带,还将场地内一些年头已久的树木也纳入了室内。

张大千博物馆

一段美术史上的佳话触动了贝娜蒂塔的设计灵感。1956年的夏天,张大千和妻子曾在法国与毕加索会面。张大千送给毕加索中国毛笔和一幅墨竹,毕加索回赠了一幅“牧神图”。正是这次西方之行后,张大千开启了现代绘画的新阶段-将东西方绘画技艺融合的泼墨泼彩画法。

毕加索与张大千合照

牧神图与墨竹图 

“牧神图”在贝娜蒂塔看来画出了张大千的灵魂,她以这个肖像为基础设计了展馆的底部。从底部往屋顶看,一道道竹架屋脊如同墨皴出来的笔迹,一望便能感知大师的隽永。

贝娜蒂塔说:我们还不清楚中国人是否能够接受,是会觉得熟悉还是陌生,但是它代表了西方眼中的东方。

城市更新

位于巴塞罗那的新圣卡塔利娜市场(Santa Caterina Market)被誉为欧洲最美的美食广场,架构在旧有建筑的上方的彩色大屋顶,如波涛汹涌的海面一般极富动感。

卡塔利娜市场

米拉雷斯和贝娜蒂塔参加了1997年公开改造旧圣卡塔利娜市场的竞赛,他们以丰富而具有创意的设计赢得了该项目的设计权。在保留部分已有结构的基础上,设计师以尊重历史以及基地环境为核心,为该地区提出新的更富有创造力的表达。

挑高十几米高的屋顶,由钢条、木板组成。外层采用了20万块直径约15厘米的六角形瓷砖拼贴成马赛克的图案。这些瓷砖都是在当地一个颇具盛名的陶瓷工坊制作的,瓷砖的颜色细腻多彩,多达67种颜色,代表着不同的生鲜食材,极具装饰美感。

卡塔利娜市场 

米拉雷斯和贝娜蒂塔的设计中喜欢采用拼贴式的建筑语言,来创造不同于周边建筑风格的设计。他们将建筑所有的元素打碎再重组,用拼贴的方式将各种元素组织在了一起,宛如一曲欢乐的交响乐。

卡塔利娜市场

安东尼奥·高迪(Antoni Gaudí)认为:“直线属于人类,而曲线归于上帝。”这种独具匠心的波浪式屋顶设计不禁让人联想起高迪那充满奇幻色彩的设计:古埃尔公园(park Güell)中的马赛克喷泉,米拉公寓中的波浪型外观。这种独特的拼贴式手法将改造后的建筑巧妙地融入巴塞罗那的市井文化中。

卡塔利娜市场

而另一个城市更新的作品-德国汉堡港口新城公共空间(Hafencity Public Spaces),则是善用了自然环境原有的元素,打造了符合人心理需求的弹性公共空间。汉堡希望将港口转型为一座小城市,通过改造公共空间使得港口成为一个属于市民的地方。

这个项目位于内城南部,港口西面的开放空间紧邻着改造前的历史街区,为了在建筑风格上和原有街区保持一致,新的设计也采用了工业元素。另外,潮涨潮落交替也带来了港口独特的风景。

汉堡港口新城公共空间 

贝娜蒂塔在设计中对港口的公共空间进行了重新的构思,使得设计随着水位的变化而变换,在水平面高度的0.00处,是一个露出水面的大平台,人们可以由此登上小艇或游船。在水平面为4.50处,是一个供行人休憩的小型场地,有着宽阔的走廊,也可以俯瞰睡眠。有时这个区域也会被涨潮而淹没。人行道和街道则处在水平面以上7.50的高度,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层层跌落的平台。

汉堡港口新城公共空间 

如何用“快乐的建筑”来促使城市的消极空间向积极空间转变?贝娜蒂塔认为,首先要捕捉到所在地区的实质和身份定位,其次要结合历史和文脉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并将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融入进设计中。人们可以从她拼接的手法体验到多元文化的融合,文明的相互借鉴,对建筑审美的恣意而无边界的流淌。

在米拉莱斯离开她二十年后的今天,贝娜蒂塔仍然昂扬向上,负隅前行,以建筑师的身份推动城市的复兴,为人们创造出真正的“乐园”。

文/蒲肖依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