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最新访谈:人类六年后将登陆火星,我死后会埋在那里

马斯克最新访谈:人类六年后将登陆火星,我死后会埋在那里
2021年01月13日 18:15 创业家传媒

来源:和牛财经(ID:heniucaijing)

马斯克,作为特斯拉、SpaceX、Neuralink等多家明星公司的掌门人,涉足领域包括电动汽车、自动驾驶、太空旅行、超级高铁,甚至是脑机接口。

近日,马斯克以个人净资产1850亿美元,超越亚马逊CEO贝佐斯成为全球第一大富豪。2020年,马斯克的财富翻了6倍。

当他说出自己想要造火箭的时候,人们都等着看他的笑话。但最终,他完成了私人公司成功发射火箭后的壮举,不仅如此,他在新能源汽车等领域都有不俗的成绩。事实上,他对很多事物的确拥有超前眼光。

马斯克被人们为“硅谷钢铁侠”,是全球科技圈绕不开的人物,他是个十足的冒险家,极大地推动科技事业的发展。

和牛财经整理了马斯克近期访谈的精彩内容,2020年12月1日,在欧洲最大的数字出版社Axel Springer的CEO Mathias Döpfner和马斯克的一次深度访谈中,将会回答:马斯克的超前思想体现在哪里?他是如何理解这个世界的?

01

去感受生活

欣赏生活中的美好事物

我有一个很不幸的童年。很多年里我都很难过,家和学校都像地狱一样。

南非是一个非常、非常暴力的地方这很重要。那里暴力是正常的。我一度差点被打死,真的是千钧一发。我住了一段时间的医院。所以坦率地说,这不是一个很少见的故事。

我是一个很上进的孩子。即便在我很小的时候,这样糟糕的环境,可能真的给我提供了一些动力。不过最有帮助的事情是我读了很多书。我会读自己手边的每一个本书,特别是科幻小说。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玩过《龙与地下城》,我那时是个书呆子,一直在反复阅读《怪物指南》。我认为,如果你有一个艰难的童年,你可以采取两种方法。其中一个方法就像是,我们从现实出发,谁对我刻薄我就对谁刻薄,这显然不是很好,我用了另外一种方法。

我认为,我能够把握人生中重要的瞬间或者关键是因为我读了很多的书。

后来我读了《银河系漫游指南》,这本书看起来是一部愚蠢的喜剧,但确实是一本哲学书。《银河系漫游指南》的观点是宇宙是有答案的,困难的部分在于提出问题。

关于宇宙,正确的问题是什么?

我的结论是,我们越是能扩大意识的范围和规模,越是能更好地提出问题。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做法,这是能帮助我们理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方式。

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我的意思是,退一步想,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这些甚至不是正确的问题。我们怎么到这里的?要去往哪里?所有这类的事情。所以,我希望能扩大意识的范围和规模,这样我们就可以尝试搞明白如何回答这些问题,以及应该问哪些问题。

我曾在一个深夜,和朋友一起在波茨坦待着,当时他问我生命的意义。几秒钟后,我说:可能是这个很棒的法国奶酪。

我们需要去感受生活。对生活有感官体验,你不能太沉迷在大脑皮层的感受上面。需要在边缘系统中来感受它,问自己,你心里的想法是什么?然后花一点时间去欣赏生活中许多美好的事物。

想像自己一个人孤独的待在一个房子里是个很糟糕的主意。我想,很少有人喜欢独自一人。人类天生就是一种非常社会性的生物。也许被定义成孤独的东西,本身并不一定孤独。

如果你真的是独自一人,并且除了书之外没有其他的沟通,我觉得这会让人抓狂的。在监狱里,单独监禁会被视为一项严厉的惩罚这是有原因的。你希望有朋友、家庭和某些人——理想情况下,你会希望被你所爱的人同样爱着。

02

摆脱个人财产

给造火星城市攒钱

我曾说过一句话:个人财产只会让我觉得沉重。

我卖掉了我最开始的房子。洛杉矶的那套被一个中国人买了下来。我还卖掉了我那套位于马路对面的房子,它曾属于吉恩·怀尔德(Gene Wilder)。这房子很有他的个人风格,我最后将它低价卖给了吉恩·怀尔德的侄子,他是在那里长大的。

现在我们正在出售其他的房产。事实上,除了在公司拥有股票,我基本上就没有其他具备货币价值的资产了。如果工作繁忙,我会比较喜欢直接睡在工厂或者办公室里。如果我的孩子也在,那很明显我还是需要一个住处。所以,我倾向于在某个地方租一套房子。

我认为,没有艺术收藏品,没有汽车,没有房产,没有其他的通常会和富人被联系在一起的东西。就可以摆脱这些之后就能成为一个自由的人。

我要积累财富,在特斯拉和SpaceX两家公司中占有股票的原因大致也是这样。我手中唯一拥有的上市股票就是特斯拉的股票。仅此而已。如果特斯拉和SpaceX破产,那我也将破产。

但是我也会思考,我为什么要努力持有股票。为什么我要掌握这些东西?

回到我早前说的,我认为人类成为太空文明物种和多星球物种是一件重要的事。在火星上建造城市需要使用掉大量的资源。我希望能为打造火星城市做尽可能多的共享。而这意味着(需要)大量资金。

我对此是认真的。这跟个人消费无关,因为人们会攻击我,说类似于他有这么多财产,他有这么多房子这样的话,现在我都没有了。

03

特斯拉最具竞争力的对手

可能来自中国

2014年,在柏林,你拿到了金方向盘奖的终身成就奖。颁奖的时候,我朋友坐在一家德国大型车企的知名CEO旁边。我上台后,朋友问他,“你担心这个家伙吗?我的意思是,对于他正在做的事儿他是当真的。”

当时他告诉我朋友,“不,我并不担心,完全不担心。他(指马斯克)可能拥有一些关于电动车的疯狂想法,但电动汽车不是适合大众市场的产品。除了这一点,这些家伙根本不知道如何造好车,他们缺乏工程方面的知识。”

他认为“这永远走不通。”而现在特斯拉,市值已经达到5360亿美元了,这是大众、戴姆勒、宝马市值总和的2.5倍。赫伯特·迪斯(大众集团CEO)曾经半开玩笑地说,特斯拉都能收购大众了。

所以人们时常会问我怎么看待收购,我认为可能我们还是会独立运作。但是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技术授权给像宝马这样的公司。

我们尊重我们的目标,即加速可持续能源时代的到来,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尽可能保持纯粹。

所以,这不是一个关于建立护城河的故事。我们正在把我们的电动车超充网络开放给其他公司,也正在提供Autopilot授权。

会有些人想要使用我们的自动驾驶技术。同时我们可能会在电池(开放)方面做一些工作。我们乐意于做技术授权,通过这样的方式帮助其他公司做正确的事情。

要完成传统意义上的并购不容易,每个公司都会有他们自己的文化。倘若有一家公司和我们说,“拜托,我们有兴趣和特斯拉合并”,那可以考虑。

但是我们不想要发起恶意收购。如果有公司找到我们,说有他们兴趣合并,那我们会考虑这个问题。

对于当时汽车行业掌门人们身上的傲慢,我并没有太过在意,一般来说,当一个行业中有一些新技术出现时,守成者的反应就是这样的。这很正常。对我们来说,最后这些都会成为极大的动力。

某个时候,我们确实尝试和戴姆勒、丰田成立某种合资企业。然而,我们发现我们的合作伙伴他们热情不够大。所以,我们结束了这些合作关系,就坚持打造自己的汽车。我认为这些情况在今天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现在很明显,人们想要电动汽车。人们想要具备可持续性的交通工具,想要清洁能源。事实上,这种态度确实和年龄有关。

越年轻的人,会越关心环境。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年轻人长大了,成为了决策者。这是这个世界常见的发展方式。

当然,即使在竞争颇激烈的生态环境中,传统车企们依然有机会。我们从大众身上看到了向电动化转型的大动作。同时很多中国公司的动作也非常、非常、非常迅速。

我猜测特斯拉最具有竞争力的对手,可能会是一家来自中国的公司。中国市场上竞争非常地激烈。在中国有一些非常好的公司,同时他们工作相当努力。但是就这一点而言,所有主流车企,80%或者90%左右,都已经表态自己正在迅速电气化。

04

我的公司不要像其他公司一样无趣

去年的11月,我在Axel Springer的一个活动上宣布了柏林工厂项目。今年6月,这个项目开始动工,将在明年7月份竣工。我们将会雇佣1.2万人,整个工厂开发完成后将潜在提供4万个工作机会。

德国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往往会超预算,同时经常没办法按照预定时间完工。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对于德国房地产开发项目来说无疑是一种挑衅。

我个人参与了很多事情。现在,我在柏林超级工厂上花费的时间比在特斯拉其他事务上花费的时间要多很多。事实上,我用了很多的时间去处理审批许可的事情。

我们有一个临时许可证。因此,这会存在一种风险。希望我们能尽快地获得永久许可证。我们与办理许可证的办公室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他们正在努力工作。

总得来说,我确实认为,德国确实需要有一些人来对规章制度做审查。

事实上,从政策的角度看,有一个规则撤销委员会或某些组织来对规章制度进行重新审查,表明哪些制度不再适用、哪些制度应该改变,这是非常重要的。类似于这样的事情对整个国家都会很有帮助。

监管机构他们本身就是在努力争取许可的人,监管机构只是在执行他们拿到的规则。

所以,我认为这个问题需要在一个更高层次,在政治层面上进行讨论。

我们所拥有的部分规章制度更像是20年、30年或者40年前的人制定的。它们可能还不错,可能已经不适用了。如果没有人来审视它们,那我们每年都将只能得到更多的规章制度、更多的法律。这样的结果就是你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这不是个别国家的问题,尽管如此,我还是选择了德国,决定在柏林附近建厂。

对特斯拉来说,在欧洲拥有生产和工程基地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从效率的角度,在加利福尼亚州生产了汽车,然后再把这些汽车运送到地球的另一端,这不合理。

长途运输汽车对于环境不利。因此,出于效率和环境保护的考虑,在离消费者近的地方生产汽车是有意义的。之后就很明显了,我们需要在欧洲有一个自己的地方。

我总得去一个地方。慕尼黑显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那是宝马的故乡:巴伐利亚汽车厂,以至于那听起来还行。

但是我们现在在这里,基本上是在普鲁士了,而我自己非常喜欢历史。我喜欢腓特烈大帝,他很伟大,任何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他很棒。德国还有大量的人才,我的很多好朋友都是德国人。

柏林在一百年前是创新、价值创造、夜生活的中心。我想我本人对柏林也存在偏爱,这是一个如此有趣的地方。

我是电子音乐发烧友,我喜欢电子音乐很长时间了。我们一定要为柏林超级工厂的开幕举办盛大的狂欢排队。我们会从下午,就以家庭音乐来开场,并邀请所有居住在本地的人,进行一次野餐,然后活动会随着时间推移到晚上变得更硬核。之后我们继续狂欢直到天亮,这是一种文化。

我们会邀请很多的音乐家来参加开幕典礼,我们会办一场有趣的派对,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包括有小孩的家庭和年轻人都能找到。

所以说,没有理由说公司一定要像公司一样无聊、乏味。公司可以很有趣。我们希望能让它变得有趣。

05

我想创造一些新的东西

我是一个工程师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一些离开硅谷的人认为硅谷开始变得过于传统了,过多的政治偏见成了硅谷的驱动力。滥用人们的数据这太残忍了。

在事物开始变得像一支职业运动队的时候,你必须保持谨慎。如果一支队伍总是能赢得胜利,他们就会自满,有一点为所欲为,事情就是这样。

这就是为什么你看不到一只球队一直在拿冠军。当我们认识的人,当一个团队、团体或地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赢家,然后他们开始表现出倚老卖老,这是艰难而痛苦的。

他们开始认为这些理所当然,并变得自满以及有一些的沾沾自喜。

托马斯·曼(Thomas Mann)的小说《魔山》里面有一个很妙的句子:“时间是上帝赐给人类的礼物,他使用它,使用它,工程师,用它来为人类的进步服务。”人们认为这是对我人生使命的最为简短的描述。

我正在尝试,利用技术来让美好未来的可能性变得最大化。从根本上说,这意味着保证我拥有未来,这就是为什么可持续能源对地球的未来来说是如此重要。

工程师(engineer)这个单词对我来说很重要。几乎比企业家、创始人、CEO或任何其他头衔都要重要。这是我认为的最准确的一种描述。

这就像开发新的技术去解决问题。科学是伟大的。科学是发现已经存在在宇宙中的事物,而工程是创造未曾存在过的事物。我想创造一些新的东西,而就我们知道的,这些东西以前没有在宇宙中存在过,那太棒了。

我人生最充实的时刻,一是孩子们的出生,二是SpaceX首次进入运行轨道,我那个时候非常激动,在那之前我们经历过三次发射失败。

我是SpaceX的总工程师,所以,没能入轨的主要责任真的在我。幸运的是,第四次我们成功了。当时的资金几乎耗尽了,成功的时候,我感觉都不是喜悦了,我只是觉得松了一口气。

06

在地球上出生

在火星上死去是一件很酷的事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最大挑战是,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我们所能的触及范围得到了扩展。我们拥有如此先进的技术,但是我们真的能很好地使用它吗?

这将成为一场考验。这个问题最后会成为许多文明的过滤器:我们能够利用好这些技术,同时不让自己被毁灭吗?人类拥有这些先进的技术,是不是就和给一个小孩一把枪一样?

我们必须要确保我们以对未来有利的方式去使用技术。为保证人类可以继续存在,我们必须确保我们还有孩子。我们要考虑我们必须采取哪些行动,才能(让人类)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大概在四年,或者六年后,我们能在火星上看到人类,我会在大概两三年后进入太空。我说过我死后想埋在火星,因为人如果非得被埋在某个地方,那在地球上出生然后在火星上死去是一件很酷的事儿。

我们想要成为一个多星球物种,打造太空文明。

最终生命的足迹遍布整个太阳系,然后超越我们所在的太阳系,达到其他的恒星系。和我们永远待在地球上直到出现某个导致灭绝的灾难相比,我认为这才是一个非常让人兴奋、鼓舞人心的未来。

我的意思是,最终太阳会变得越来越大,并把海洋给蒸发掉。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最好做点什么。我认为让生命多行星化是很紧迫的事,因为这是地球存在45亿年以来第一次有这种可能。

这个机会之窗可能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希望是这样。但它也可能只会开放很短的一段时间。

文明不一定会终结,但是我们的技术水平可能会下降。

另一种可能是我们不是在某个瞬间毁灭

的,而是渐渐消亡的。因此,只要还有可能,我认为我们就应该采取行动。但是要明确,火星不会是繁华的度假胜地。

火星是真实存在的星球,因此我们能在那里创造一个真实的文明。

但在刚开始时,这会有点像萨克里顿(Shackleton)(英国南极探险家)给南极打的广告。他说南极很危险,人们在那里可能会死,会很不舒服,那将是一段漫长的旅程。吃的可能很不好。还可能会有可怕的事情。

但是那同样是一场伟大的冒险,如果你能够活下来,那将成为有史以来最令人兴奋的事情之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