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10年,市值超万亿,资本市场的“宁王”凭什么

成立10年,市值超万亿,资本市场的“宁王”凭什么
2021年10月15日 18:21 创业家传媒

宁德时代只是新能源行业整体跃进的一个缩影。新能源正成为资本市场热捧的对象,这个领域的参与者们该如何把握机会,提升竞争力,成为行业赢家?宁德时代或许提供了一种参考思路。

作者 I 《中国企业家》研究院 郭立奇

编辑 I 马吉英

来源 I 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

2021年是宁德时代成立第十年,在今年,宁德时代迈入万亿市值俱乐部,在资本市场有“宁王”之称。

回顾其早期成长节奏,基本与我国大力补贴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时间同步:2010年,我国正式开始给新能源车提供财政补贴,第二年宁德时代创立;在补贴政策的叠加下,201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成为全球第一,宁德时代进入全球动力电池销量前三位,营收和净利润均实现飞跃,分别从2014年的8.7亿元和5443万元,飙升至57亿元和9.3亿元;2016年,《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出台,宁德时代再次乘上政策的东风,实现营收148.8亿元、净利润28.5亿元;2017年,宁德时代成为全球动力电池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公司且一直保持至今;2018年,宁德时代成功登陆A股创业板,超过130亿元的融资额,刷新了民营企业A股募资纪录。

《中国企业家》梳理了宁德时代上市三年以来的财报,有如下几个发现:

宁德时代在稳固的市场地位背后,仍不乏隐忧。为此公司正通过加大研发投入、探索新技术路线等方式进行应对;

以资本为纽带,宁德时代正在布局一个空前庞大的新能源产业链;

在保持主营业务优势的同时,宁德时代也在积极探索第二增长曲线。

宁德时代只是新能源行业整体跃进的一个缩影。新能源正成为资本市场热捧的对象,这个领域的参与者们该如何把握机会,提升竞争力,成为行业赢家?宁德时代或许提供了一种参考思路。

01

一家独大与背后的焦虑

锂电池是中日韩三分天下:日本的松下、韩国的LG以及中国的宁德时代。但从装机量看,宁德时代是当之无愧的全球动力电池老大。2021年7月全球动力电池的装机量数据显示,宁德时代以32.5%的市场份额连续第4年位列全球第一;LG排名第二,市场占有率为22.6%;在国内动力电池市场上,宁德时代一家独大,占比达到50.1%(8月升至51.7%),排名第二的比亚迪占比仅16.8%。

从市值上看,截至10月8日,宁德时代超1.2万亿元、比亚迪约7239亿元、亿纬锂能约1910亿元、国轩高科约592亿元。

2021年上半年,宁德时代营收441亿元,净利润45亿元,是2020年全年净利润的80%。亿纬锂能上半年净利润15亿元,约为宁德时代的三分之一,但增速较快,达到去年全年净利润90%(见表1)。

宁德时代的综合毛利率从2018年的32.8%下降至2021年上半年的27.3%。2019年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回应毛利率下滑时说,“从制造业来说量越来越大,毛利率会下降,但是总体规模或收入会提升。”今年,加之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电池企业的毛利普遍下降,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的毛利率降为23%,但综合毛利率基本与2020年持平,在行业里仍处于高位(见表2、表7)。

虽然目前看行业优势明显,但宁德时代并非没有焦虑。其焦虑来自三方面:上下游话语权的变化、电池技术路线的变化以及市场的变化。为此,宁德时代也在做出应对。

从研发上看,宁德时代的研发投入额这些年一直呈上升趋势,2018年为19.9亿元,到2020年增至35.7亿元,2021年仅上半年就投入近28亿元。人才储备上,截至2020年,宁德时代拥有技术人员5592人,约占员工总数的17%;专利数上,截至2021年9月获得发明专利937项。

总体看,宁德时代不论在研发费用、技术人员数量还是发明专利数上优势都比较明显(见表3)。但从增速和占比上看,宁德时代上述几项的表现并不突出。尤其研发费用增速上,宁德时代2020年同比增长了约19%,较2019年的50%降幅较大。而亿纬锂能的研发费用近两年保持着高增速,2019年是46%、2020年上升到49%;国轩高科研发费用的同比增速上,从2019年的约26%下降至2020年的14%(见表4)。

但最让宁德时代担忧的,应该不是这些数据的阶段性升降,而是电池技术的路线改变。目前宁德时代主打的锂电池占到了动力电池产量的99.6%,2021年7月,宁德时代推出了自研的钠离子电池,并称到2023年基本形成产业链。虽然钠离子电池短期内无法取代锂电池,但钠资源储量丰富,商业化后将极大降低电池的生产成本。

8月底,工信部也宣布将加大力度推动钠离子电池的发展。曾毓群能否再次踩准趋势,先人一步筑起技术壁垒,决定着宁德时代未来的发展。

02

重金布局产业链

为了增强产业链话语权,宁德时代正抓紧跑马圈地。

最新的消息是,9月份宁德时代对加拿大锂矿Millennial提出收购要约,价格约为19亿元。在这之前,Millennial的竞购方是赣锋锂业,价格约为17亿元。

这不是宁德时代第一次出手。2019年,宁德时代收购了澳洲锂矿商Pilbara 8.5%的股权;2020年,投资了加拿大锂盐开发商Neo Lithium,成为第三大股东。此外,宁德时代参股的天华时代,以约15亿元的价格获得了刚果(金)的锂项目Manono 24%股权。宁德时代还投资了上游的正极材料公司振华新材及设备公司先导智能。

以资本为纽带绑定产业上下游,正成为宁德时代下注产业链的重要手段。今年以来,宁德时代还先后成为6家基金的LP:福建时代闽东新能源产业股份投资合伙企业、宜宾晨道新能源产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博裕四期(厦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山东绿色发展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北京高瓴裕润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和上海国策绿色科技制造私募投资基金合伙企业。这6只基金的投资方向主要包括锂电池及材料、新能源、新材料、芯片、医疗、消费等。值得一提的是,宁德时代还涉足了租赁和保险业务,典型的是2021年7月以9亿元投资中法人寿,成为第二大股东。

据统计,宁德时代目前在一级市场已经投入超过23亿元,在二级市场的投入约32亿。从投资收益情况看,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的投资收益从负转正,实现了1.17亿元收益(见表5)。

在车企纷纷下场自研自产电池的大趋势下,宁德时代也在通过资本方式强化与下游车企的合作。据《中国企业家》不完全统计,除电池购买及服务外,宁德时代已与多个汽车品牌达成了合作伙伴关系(见表6)。

此外,宁德时代还与腾讯、阿里巴巴、寒武纪、洛阳钼业、国家电网等公司在储能、芯片和原料方面开展合作。

可以看出,宁德时代不仅志在保持自己的行业领先地位,更希望通过打通上下游及跨界组合等方式,打造一个围绕电池的产业生态圈。

03

寻找第二曲线

发展到现阶段,宁德时代开始面临如何开辟第二曲线的问题。从目前的布局看,其探索主要集中在两大方面:一、储能业务;二、海外市场。

宁德时代这些年都在积极发力储能领域。从总量上看,储能在宁德时代主营业务量中占比极少,但增速非常快,从2019年营收6.1亿元、占营收1.3%,增长至2020年的19.4亿元,占营收3.9%。特别是2021年上半年,储能业务的收入超过了2020年全年收入,达到46.9亿元,占到2021年上半年营收的10.7%。

从毛利率看,宁德时代储能业务的毛利率在36%左右,而动力电池的毛利率已经下降至23%(见表7)。发力储能业务,有望成为宁德时代未来新的增长点。此外,宁德时代在电池回收方面也在积极布局。其在2018年提交的招股书上就提到,随着未来新能源汽车及锂电储能市场的增长,锂电池回收及锂电池材料加工制造业务存在巨大的市场空间。

2015年,宁德时代收购了国内领先的三元前驱体生产厂商“广东邦普”,实现将废旧锂离子电池中的锂等有价金属进行提炼加工,生产出锂离子电池材料三元前驱体。

今年9月,宁德时代宣布与巴斯夫欧洲公司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正极活性材料(CAM)及电池回收进行合作。宁德时代此举一方面是布局电池回收业务,另一方面也是为今后开拓欧洲市场采取的一项举措。

在海外市场方面,欧洲是全球新能源车的重地,虽然2021年上半年的新能源汽车销量不及中国,但2020年一度超过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大新能源车市场。与此同时,伴随着国内电池企业的竞争日趋激烈和越来越多的国家制定了禁售燃油车时间表,出海是中国电池企业未来发展的必经之路。

宁德时代在海外市场也是多路并进,除了上述原材料领域的开拓、与外企建立合作外,也在深耕自己的海外工厂。宁德时代回复《中国企业家》称,“目前已在德国慕尼黑、法国巴黎、日本横滨、美国底特律等地设有子公司,并在欧洲启动了产能建设,正在建设德国的海外生产基地,首个海外工厂落户于德国图林根州埃尔福特。另一方面,宁德时代也在海外投资设立回收利用基地,加速推进电池回收业务的布局。未来,宁德时代将综合考虑市场发展趋势、客户需求、地方政策、物流条件等因素,科学规划全球布局,保障产品交付及供应,拓展海外市场。”

德国是宁德时代在欧洲重点布局的国家,公司在2014年就在德国设立了全资子公司。早在2018年,宁德时代就宣布投资2.4亿欧元建设德国图林根州埃尔福特工厂,2019年又宣布追加不超过18亿欧元。未来,从这里生产出来的宁德时代电池可以在4个小时内为德国全境汽车企业供应电池。

财务数据上,宁德时代进军海外的表现更为明显:2018年海外收入仅为7.9亿元,占总营收的2.7%,2020年海外营收达到79.1亿元,同比增长295.3%,营收占比上升至15.7%,2021年上半年,海外收入增至102亿元,同比增长335%,占到上半年营收的23.1%。同时,2020年海外收入的毛利率为32.7%,而同期国内收入的毛利率仅为26.8%(见表8)。

《中国企业家》记者王玄璇、助理研究员胡楠楠对本文亦有贡献。

备注:

1. 数据统计日期:2021年10月8日

2.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东方财富

3. 文中净利润为归母净利润

互动话题

对于宁德时代的发展,大家有什么想说的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