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么垃圾?” 上海人被分类逼疯,上海被垃圾逼疯

“你是什么垃圾?” 上海人被分类逼疯,上海被垃圾逼疯
2019年06月25日 18:41 时代周报

文 | 胡相越

“侬zi撒喇希(你是什么垃圾)”?

这直击灵魂深处的拷问,现在已经是上海人们的日常。

根据上海市发布的《垃圾分类处理条例》,7月1日起,个人没有将垃圾分类投放最高罚款200元人民币,单位混装混运最高罚款5万元人民币。“垃圾分类”成为了热议话题,阿拉上海宁一门心思统统扑在垃圾上。讨论着垃圾怎么分类,什么时候扔垃圾。

现在,只剩不到一周的时间,这座国际大都市的市民们为了一袋小小的垃圾,拿出了堪比高考的拼搏精神。

1

“你是什么垃圾?”普通市民无法分辨

设想一下这样的场景,每天下楼扔垃圾时,都要看着一堆猪骨头、纸巾、没吃完的胡萝卜等等等等,扪心自问:我这到底是什么垃圾?

即便不对自己发问,垃圾回收点的志愿者和监督员大爷大妈们,也会负责任地问你一句:你是什么垃圾?

这个问题的难度,不亚于高考数学。

在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公布的《生活垃圾分类投放指南》中,上百种垃圾的“垃圾分类图”,令人眼花缭乱。按照这一指南,上海市生活垃圾分为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干垃圾、湿垃圾”四大类。即便如此,什么垃圾归属哪一类,仍然让人傻傻分不清楚 。

吃完的猪骨鸡骨都是食物残渣,应该都是湿垃圾吧?抱歉,猪骨是干垃圾,鸡骨是湿垃圾。

因为猪骨个头大,容易损坏粉碎机刀片,所以归类为不可回收的干垃圾。鸡骨头则细碎一些,容易处理,属于湿垃圾。

还有朋友提出一个难度等级极高的问题。喝了一半的珍珠奶茶,属于什么垃圾呢?

网友给出的答案是,先把奶茶沥干净。把珍珠倒到“湿垃圾”,把杯子扔到“干垃圾”,再把杯盖放到“可回收垃圾”。复杂程度,让人不敢再喝奶茶。

这些令人有些迷惑的垃圾种类,让上海人民沉浸在分类的快乐中无法自拔。

复杂的规则,让一大批网友在线发疯。这个时候,学生时代的经典招数:三短一长选一长,三长一短选一短。再次发挥威力。

大家总结了一个简易版的小猪佩奇分类法。

小猪佩奇分类法当然只是一种调侃。在实际的垃圾分类中,困难度远高于用猪做标准。

2

分类难度究竟有多大?

日常生活中,有一些垃圾究竟是否有害,或者是否可回收,普通人很难分辨。比如说,同样是塑料制品,热固性塑料是难以回收再生的,而热塑性塑料则容易回收再生,但是普通人是没有能力做判断的。

像聚氨酯做的鞋底,又分为热固性聚氨酯鞋底和热塑性的TPU鞋底。另外,普通橡胶是交连网状结构,无法用注塑机加工,而热塑性橡胶TPR是热塑性的。这种鉴别只有专家才能做到。

普通市民即便想要分辨,也只会有心无力。

一些看起来外表相似的材料,比如玻璃纤维做的酚醛树脂玻璃钢或环氧树脂玻纤材料,是很难回收循环使用的,但是PVC硬质材料,玻璃纤维增强的PPR和尼龙材料,是很容易重新回收使用的。这其中的区别多数市民并不能区分。

如果市民真的能够轻松分辨了,应该已经变成活的百科全书。

垃圾分类难度极高还只是其一,另一个终极考验则是,定时定点回收垃圾。以加班为日常的上班族,才是真的有些绝望。

3

垃圾不是你想扔,想扔就能扔

为了推行新的垃圾分类办法,上海一些小区把垃圾桶撤了,就是防止住户随时丢垃圾,让大家分好类再来。

没有了垃圾桶,垃圾只能在规定时段的规定地点投放。

根据《上海市生活垃圾定时定点分类投放制度实施导则》的规定。住宅小区一般每300至500户居民设置一个定时定点投放点,定时定点投放点开放时长一般为每天3至4小时,并选取居民投放垃圾的高峰时间段。而大多数小区集中在早上7点到9点,晚上5点到8点之间,开放定时定点投放点。

假以时日,垃圾回收站会成为小区里人气最旺的地方,每天扔垃圾就像赶集一样。一边扔垃圾,一边聊家常,增进邻里和睦。

但是这难倒了一些下班时间不定或是较晚,以及通勤时间很长的人。即便6点准点下班,如果住处离工作地点很远,一旦长达两个小时以上,就错过了晚上的开放时段,只能在第二天早上再扔。

忍不住的市民,则会半夜偷偷扔垃圾。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一旦被发现,还可能面临处罚。在大部分时间不能投放垃圾的情况下,一个大容量的垃圾桶就成为市民的“刚需”。

在购物网站上,有些干湿分类的高级垃圾桶甚至已经卖断货了。

来自京东的数据显示,18日0点开始半小时内,垃圾处理器的销售额就达到去年同期的3.5倍。分地域来看,率先推进垃圾强制分类的上海买走了全国12%的垃圾处理器。另外,苏宁提供的数据显示,6月1日至13日,垃圾处理器全渠道同比增长612.85%,位列第一的上海地区同比增长991.96%。

但大夏天的,剩饭剩菜一直放家里,味道简直不要太美妙。于是,各项衍生服务也出动了,比方说,代扔垃圾。

要知道,制造垃圾只要一分钟,垃圾分类十分钟都不一定够用。网上预定个小哥,就可以实现线下废品小哥上门回收垃圾。虽然分类还是得自己来做,好在不需要每天赶集。

有从事垃圾上门回收的小哥表示,“基本上每个月收入有一万多元,比以前多了三四千。做上门回收,只要勤快,月入过万不是梦。”

4

上海垃圾太多了

这种趋势背后,却是一个让人难以轻松的事实。

2019年初,上海市给出的两个数字可以看出,上海正面临着严峻的垃圾围城现状。

2018年,上海市每天生活垃圾清运量接近2.6万吨,年均生活垃圾产生量超过900万吨。粗略估算,如果用2.5吨卡车来运送,上海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所需车辆头尾衔接便可绕上海内环一圈。

其实在2016年1到6月份,上海建筑垃圾申报总量达3915万吨。最高峰时,上海4天产生的建筑垃圾就能堆出一座金茂大厦。金茂大厦曾是中国大陆最高的大楼之一,楼高420.5米。

垃圾处理的难题,在一些人眼里却成了灰色“商机”,有人专门做起了“垃圾偷运生意”。上海自身处理城市垃圾的能力已接近饱和,导致本地处理垃圾的成本越来越高,而在上海周边,处理垃圾的成本则相对低廉很多,一些人因之乘隙而入,做起了“垃圾生意”,并形成了一条灰色产业链。

据新京报2016年报道,当年6月下旬,苏州当地民众发现,有多艘装载上海垃圾的货船昼伏夜出,将一船船散发异味的垃圾倒在太湖的“掌上明珠”西山岛上。

7月14日,江苏海门新江海河畔,又有两艘满载上海垃圾的船只,在当地偷倒垃圾。初步测量发现,现场倾倒的垃圾1000多吨。

或许对上海而言,实施强制性的垃圾分类,是唯一解决垃圾围城的途径?

近日,趁着上海试行垃圾分类,饿了么上线了“代扔垃圾服务”,在App首页的“跑腿”中可以使用。有媒体称,一单12块,跑腿范围不超过3公里。海报上特意注明“垃圾已分类,麻烦帮忙扔一下”,也也意味着客户需要自己分类,适合腿脚不方便的客户。

但有人下单体验后却发现,对于怎么分类小哥一问三不知,最后经商量取消了订单。重下一单后,小哥在现场进行了分类,但他离开后将垃圾直接扔进了环卫工的垃圾车里。这些小哥都表示,平台没有进行过专业培训。饿了么回应称,该项业务需要用户先将垃圾分类好,由小哥扔到指定垃圾桶。

说得再好,都不如执行到位来得重要。

在上海的新垃圾分类措施下,对垃圾处理技术也做出了新的要求。

新的垃圾四分法中,垃圾被分为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干垃圾和湿垃圾。

有害垃圾是对人体健康或者自然环境造成直接或者潜在危害的零星废弃物,主要包括废电池、废灯管、废药品、废油漆桶等。可回收物则可直接进入废品回收系统。

湿垃圾是日常生活产生的容易腐烂的生物质废弃物。主要包括剩菜剩饭、瓜皮果核、花卉绿植、肉类碎骨、过期食品等。干垃圾是除了有害垃圾、可回收物、湿垃圾以外的其他生活废弃物,可作焚烧处理。

在垃圾分类日趋严格的同时,这也正逐渐成为一门产业,目前已有多家企业布局其中。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经营范围涉及垃圾分类的公司或机构有6636家,单6月份注册成立的相关公司就有135家。“垃圾分类”企业的出现,也成为一种趋势。

在企业扎进垃圾堆现象的背后,则是广阔的商业空间。

5

垃圾是个蓝海

垃圾分类涉及的业务主要包括前端的环卫设备、环卫业务(含垃圾分类)以及后端的垃圾焚烧、餐厨垃圾处理和再生资源回收。每一个环节都可以成为一个巨大的商机。

就环卫设备而言,2018年环卫车行业产销量约为10万辆,按一辆车30万计算,环卫车基本是300亿的市场。而垃圾分类装运或将带来相关环卫设备车、中转站、垃圾箱的更新换代,相关行业也将因此受益。

而在餐厨垃圾处理行业中,更有广阔空间。根据前瞻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生活垃圾处理行业发展前景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我国生活垃圾中厨余垃圾的占比为40-60%,若保守假设我国生活垃圾产生量为4亿吨/年,同时假设厨余垃圾占生活垃圾比重为50%,则我国厨余垃圾产生量为54.8万吨/天。假设厨余垃圾处理每吨投资为40万元,则我国厨余垃圾处理的空间可达2192亿元。

在股市上,投资者已经闻风而动。Wind垃圾分类指数近四个交易日涨幅累计超过10%,截止6月21日,成交额达到20亿元。在个股票软件中,从6月21日开始就已有了“垃圾分类”这一新指数。

新的社会规则催生新的社会需求,新的社会需求新的社会需求,孵化了新的商业形态。

最新的消息是,6月25日,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订草案,初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草案提出,国家推行生活垃圾分类制度。这意味着,或许未来将有一份全国性的垃圾分类法案出台。

到时候,每天忙着分类垃圾的就不只是上海宁,而是全国各地的所有人。

你会叫个代收垃圾小哥吗?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