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医保目录谈判品种远超前三年,药企“进场”普遍“打对折”

新一轮医保目录谈判品种远超前三年,药企“进场”普遍“打对折”
2019年11月20日 18:11 时代周报

新一轮医保药品准入谈判已于11月11日正式启动。据媒体报道,本次医保目录谈判结果将于本周公布。从目前官方披露的信息可以看出,本次医保目录谈判结果将对药企和医药行业带来重要影响。

全国医保目录一盘棋进一步落实。据悉,本次医保目录谈判成功的药品,将纳入国家医保乙类目录,且地方医保目录无权调出、也不能更改支付标准或限定支付、统筹地区确定支付比例,谈判确定的支付标准有效期为2年(2020-2021年)。

本次涉及的医保品种数量远超前三年。数据显示,2016年医保谈判准入部分涉及仅3 个品种,2017 年增至 36 个品种, 2018 年进一步增加至17个品种,而本次谈判准入部分共涉则及150个品种。 

“这意味着未来所有的医保药品品种都要经过医保目录的谈判。”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副会长徐郁平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市场更加关心的是,国家医保局与药企之间围绕“价格”展开的拉锯战。根据以往经验,药企为挺进医保目录,难免都要“自降身价”大出血。数据显示,2016年,卫计委医保谈判中,3种药品平均降价58.6%;2017年,人社部医保谈判中,36种药品平均降幅44%;2018年,医保局谈判中,17种药品平均降幅56.7%。

一位业内从业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本次谈判,药企一开始就是按照‘打对折’的力度来谈的,降价幅度普遍超过50%。”

“医保目录谈判的最终目的是让更多有效药物进入医保支付序列,解决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同时中国人口老龄化日益严峻,也要保障医保基金的可持续。”徐郁平说。 

告别“九龙治水”,医保局直击虚高药价

国家医疗保障局局长胡静林在今年两会期间表示,要改革现行的医保目录管理办法,要建立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并宣布启动医保目录调整工作。

8月20日,国家医保局公布了新版《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对此前原有目录品种进行了全面梳理。其中,常规准入目录已在今年8月下发,谈判准入目录也将在近期公布。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医保目录目前专设医保局管理,改变了以往多部门管理的情况,调整虚高药价更有效果、效率更高。”

实际上,引导药品价格合理下降一直是中国医改的重要方向,但此前政府多次出手却效果有限。据媒体统计,1996年至2015年,中国医药行业经历了32次整体性强制降价,但某药品三年暴涨达900%、月内涨幅超过50%等消息仍见于媒体。

国家医保局成立后,相继打出“4+7带量采购和医保目录谈判组合拳,直击虚高药价。数据显示,“4+7带量采购11个试点城市,25个中选药品中选价平均降幅52%。

史立臣说:“过去,药品批审和采购分属国家的两个部门,企业为自保利润,对药品的规格、剂型等进行调整,既可重新报价回到市场。但现在,国家医保局既是议价方也是采购方,钻空子的做法不再可行。同时,国家医保局发文,未来医保药品目录由国家统一制定,取消地方医保增补,各地医保谈判规则也进一步得到统一。” 

但一味压缩药企利润空间,并不利于行业整体长期发展,还需正视药企利润点。9月,国家医保局开始接收有意向进行谈判的企业寄送的材料,材料中包含该品种药品的市场价格及企业意向支付价等信息。

此外,保障药企利润在合理空间,还需要在后续使用链中出台相应搭配措施。一位不愿具名的医药从业者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过去,增量不增收的问题困扰着不少药企,部分药企进入名单后,面临医院不愿意采购、医生不愿意用、用后不回款的问题。”

针对此问题,今年4月16日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指出,从“4+7带量采购”11座试点城市的带量采购细则政策来看,医保预付、医院采购量限定以及回款等主要问题基本得到落实,打消了先前行业对于采购执行量的担忧。

“从试点情况来看,国家医保局打击虚高药价,保障企业真正实现以价换量,效果比较明显。”史立臣表示,药价的形成机制各方都还在探索,国家医保局成立后通过集中权力已经作出积极尝试。

创新药、中药将迎重大利好

面对强势降价,并非所有的药企都能顺利消化。据悉,在此之前全国已有多地出现药品弃标、撤网的情况。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各地已有323个药品弃标、撤网。

官方尚没有给出企业申请废标、撤网的原因。徐郁平对此分析,中标价太低以及产能不足或是导致药企废标、撤网的两个重要原因。

徐郁平:“国家医保局规定,每个药品中选企业一般不超过3家,也就是说并非只能是单一企业中标,因此部分企业的弃标、撤网行为不会对市场和全国供应链带来太大影响。”

徐郁平强调:“药企应该冷静,中标、上网前,要对自身成本进行充分评估,同时根据医保谈判目录,及时调整经营策略。”

从本次医保谈判药品种类来看,包含了多个经国家药监局批准的新药以及重大创新药品。

史立臣说:“此前,创新药存在进入目录难、进入医院、难进入医生处方难的三难问题,从医保谈判目录来看,未来创新药上市速度会加快,创新药研发可以明确到企业发展战略中。”

此外,有临床价值的中药在医保目录中的占比也在持续走高。在《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的通知中明确,本次医保谈判,中药占比高达49.98%,是往年医保目录中中药占比最高的一年。

“这体现了国家对中药发展的重视,同时也对具有临床价值的中药予以认可。从本次医保谈判中可以看出,药品创新药、中药将迎来利好。”史立臣说。

而目前处方量中的主力军,仿制药则将迎来挑战。目前,通过一致性评价是仿制药参与带量采购的硬标准,所谓一致性评价是要求药品经过国家药监局审核,证明其质量与原研药一致。一致性评价实验费用价格不菲,丁香园Insight数据库数据显示,复星医药通过一致性评价的13个品种,平均投入超七百万元。

“没有资金做一致性评价的药企将会面临被市场淘汰的风险,未来因此被淘汰的药企数量不会少。那些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未来面临的价格竞争也会非常激烈,没有最低,只有更低。‘4+7‘带量采购的扩围,会引导中国化学仿制药进入一个高质、低价、规模化、低利润时代,未来化学仿制药是规模化产品而不是高利润产品。”史立臣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