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银行: 连收19张罚单 45亿定增受阻

贵阳银行: 连收19张罚单 45亿定增受阻
2020年08月03日 22:27 时代周报

45亿定增不顺后,贵阳银行(601997.SH)接连遭遇监管处罚。

近日,中国银保监会贵州监管局一口气开出了9张罚单,这些罚单均指向贵阳银行。

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贵阳银行涉及挪用贷款资金、虚增资产负债规模、贷款资金被挪用于“四证不全”的房地产企业等违法违规操作,合计被罚235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6月底,贵阳银行刚收到10张罚单,不足一个月再收9张罚单。

不仅接连收到罚单,贵阳银行的定增计划也一波三折。

自今年1月20日公布定增计划以来,该行两次修订定增方案。7月20日,贵阳银行公告披露,该行将申请撤回非公开发行申请文件并重新申报。

频繁被处罚是否会影响定增方案?

“虽然是会有一定影响,但要视情况而定,贵阳银行的罚单是常规业务处罚,金额也不算大,估计不会有特别大的影响。”8月1日,某股份制银行战略规划部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8月3日,贵阳银行相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处罚对该行没有重大影响。

贵阳银行2016年8月16日在上交所上市,是中西部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城商行,自其上市以来股价震荡下行。

截至8月3日发稿,该行股价为7.72元,较其最高点21.2元相去甚远。

连续两月遭遇监管处罚

7月28日,贵州银保监局向贵阳银行开出9张罚单,共计罚款235万元,涉及旗下的7家分支行及2名相关责任人。此外,还有一名员工被罚款5万元,另有一名员工因利用工作之便挪用客户资金及骗贷被终身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违法违规事实主要包括虚增存贷款、掩盖信用风险违规情况等。

“金额都不算大,应该属于常规处罚,这些处罚原因比较常见,很多银行都因为这些原因被罚,特别是最近几年金融严监管。”上述战略部门人士说。

但是如此密集的处罚在银行业来说也是不多见。

就在一个月前的6月30日,贵州银保监局官网亦挂出贵阳银行的10张罚单。值得注意的是,10张罚单均是针对贵阳银行总行开出,其中有3张是处罚个人。

贵阳银行被罚案由中多次提到,其以贷还贷、掩盖不良,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以自有资金借道发放信托贷款,大部分用于置换表内信贷资产及承接类信贷资产,隐匿不良。

“银行的不良压力加大,一些分行为了完成考核指标,通过各种方式掩盖不良,这种现象其实不罕见。借旧还新、贷款重组都是常见的方式,也有一部分人借道出表,再暗中回购等等。”8月3日,某股份制银行对公客户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6月4日,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答记者问时也强调,今年要有效应对银行不良资产反弹。坚决治理各种粉饰报表的行为,督促银行做实资产分类、真实暴露不良、足额计提拨备。

数据显示,贵阳银行的不良率在攀升。

截至2019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9.61亿元,较年初增长6.55亿元,增幅达28.4%;不良贷款率1.45%,较2018年末上升0.10个百分点;截至2020年一季度,该行的不良贷款率1.62%,又比去年末增长了0.17个百分点。

对于该行不良率高的问题,投资者颇为关心。有投资者在相关平台提问贵阳银行,后续如何解决现存逾期坏账的问题?

该行回复称,下一步,将持续通过催收和重组等手段压降逾期贷款,采取清收处置等措施化解存量不良资产;同时,将进一步提升全面风险管理能力和精细化管理水平,及时调整信贷政策,将风险控制在可接受范围内,保持资产质量的持续稳定。

联合资信出具的2020年跟踪评级报告指出,贵阳银行不良贷款偏离度上升,贷款行业集中度上升、非标及受限资产规模较大、区域整体债务率偏高等因素对其信用水平可能带来不利影响。

定增不顺撤回申请

除此之外,该行今年推进的定增计划也不顺利。

7月20日,贵阳银行发布最新公告称,因此前确定的8名认购对象不满足监管新规中关于战略投资者的相关要求,该行决定向中国证监会申请撤回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申请文件,并将在修改和调整方案后尽快向中国证监会重新递交非公开发行的申请材料。

今年1月,贵阳银行拟进行定向增发,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5亿元,非公开发行对象共8名,分别为厦门国贸、贵阳市国资、贵阳投资控股、贵阳工商产投、贵州乌江能源、贵阳市城市发展投资(集团)、百年资管以及太平洋资管。

4月24日,证监会给贵阳银行出具了《行政许可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反馈意见问题中,涉及申报方案的认购对象及资金来源、关联交易和公司治理、理财业务风险、同业业务相关风险、表外业务相关风险、监管指标、贵银金租相关情况、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等11个问题。

贵阳银行最终撤回申请并将重新申报。

7月20日,该行在公告中强调,这一决定是在综合考虑最新监管要求、资本市场环境并结合公司实际情况提出的,不会对公司正常经营与持续稳定发展造成重大影响,不会损害公司及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的利益。

调整后的贵阳银行A股定增方案显示,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发行对象为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尚未确定发行对象。

公开资料显示,自上市以来,贵阳银行一直未通过发行普通股进行股权融资。

近年来,贵阳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指标总体呈下降趋势。截至2019年底,贵阳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39%,同比下降0.22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77%,同比下降0.45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3.61%,同比上升0.64个百分点。

“不是监管对银行的定增态度有了变化,监管还是很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今年也有不少小银行的定增方案获批。贵阳银行应该是自身的问题,最近的处罚也不是原因,金额太小影响不大。”7月31日,某券商投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一般来说定增的周期比较长,两三年完成也很正常,监管会问询,方案甚至会调整多次。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郑州银行杭州银行的定增方案历时一年左右,宁波银行南京银行的方案则历时三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