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龙园收入增长存天花板,短期偿债能力承压

恐龙园收入增长存天花板,短期偿债能力承压
2020年10月21日 13:49 时代周报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杨志鸿

恐龙园文化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恐龙园”)的主营业务为“中华恐龙园”园区的综合运营及旅游配套服务以及与文旅相关的创新创意服务。业务主要包括园区综合服务、创新创意服务及旅游配套服务三大块。

公开消息显示,近期恐龙园的创业板上市申请已获深交所受理。

报告期内,恐龙园的收入虽然逐年增加,但毛利率却未能同步增长,从而导致其增收不增利。除此之外,恐龙园的收入存在天花板,有明显的季节性,未来收入的成长空间或有限。

一、常州市国资委操刀的“恐龙”主题园

恐龙园的前身常州中华恐龙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恐龙园有限”)由常州新旅、常州国旅、常州市财政局、常州信托和常州证券于2000年7月设立。

2011年,恐龙园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变更前,恐龙园的控股股东为龙城旅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恐龙园51.53%股份。常州市国资委因直接持有龙城旅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100%的股份,为恐龙园的实际控制人。

当前,恐龙园的董事长由沈波担任。公开资料显示,这位已入不惑之年的董事长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曾任共青团常州新区工作委员会副书记,常州新旅副总经理,常州新区招商局、外经局副局长,恐龙园有限总经理,常州文化科技创意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事长,香树湾酒店董事长,东方盐湖城董事长,盐湖城置业董事长,环龙实业董事长,龙控集团董事长、总经理。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沈波在恐龙园领取的年度薪酬高达478.89万元(税前),较薪酬第二高的董事、总经理许晓音高出近200万元。

二、收入增长存“天花板”,毛利远不及可比公司均值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恐龙园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51089.26万元、57633.66万元、65016.43万元,收入逐年递增。

据了解,恐龙园的收入来源于园区综合业务、创新创意服务以及旅游配套服务。其中,园区综合业务占比最高,占营业收入的比重接近80%。

恐龙园的园区综合业务主要包括两部分。一是门票收入,二是其他运营所获取的收入(销售主题商品、餐饮或租金)。

2017—2019年,恐龙园的园区综合业务实现的收入分别为40670.24万元、45052.77万元及52155.44万元,而当中由门票业务产生的收入占当期园区综合业务收入的比重就分别为79.71%、78.89%、76.48%。

可见,来自门票的收入对恐龙园至关重要。众所周知,门票收入若需实现增长往往依靠两大因素,第一是提高价格,第二是提高入园人数。

恐龙园也不例外。该公司表示,报告期内门票收入逐年增长的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各年度入园人数持续增长,2018年及2019年分别较上年增长4.16%、10.01%。2018年门票收入较上年增长9.64%,一方面是入园人数增长,另一方面人均门票收入较上年增长了5.26%。2019年门票收入增长主要与入园人数增长有关。

报告期内,恐龙园各年度人均门票收入分别为122.64元、129.09元和131.70元。恐龙园称,2018年人均门票收入较2017年增长的主要原因是2017年公司接待了较多学生春游团,其票价较低,拉低了2017年整体门票均价。

但值得一提的是,恐龙园此类的主题乐园销售收入严重依赖学生,时间上也依赖暑假假期,具有明显的季节性,从其第三季度远高于其他季度收入的情况即可看出。而且,即便在旅游旺季,园区每日接待的人数也应当存在上限。因此,门票收入是否能够保持持续增长值得怀疑。

除此之外,时代商学院还留意到,恐龙园的门票价格虽逐年增长,但门票业务的毛利率却与其背道而驰,2017—2019年,门票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4.95%、41.55%、38.83%,三年间下滑了6个百分点。

可见,恐龙园的收入虽有所增加,但收入质量并未同步提升,从而导致其增收而不增利。

另外,报告期内,恐龙园的毛利率分别为44.65%、43.67%和41.46%,逐年下降。而同行业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均值则分别为58.17%、63.18%、58.91%。

时代商学院认为,当前恐龙园的竞争对手较多,有国内运营的华强方特、欢乐谷、长隆主题公园,国外运营的迪士尼主题乐园,恐龙园的业绩增长面临着不小的压力。若未来未能适应消费潮流,提升服务质量,一旦失去常州市国资委的背书,恐龙园恐遭市场淘汰。

三、短期偿债能力不容乐观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恐龙园的流动比率分别为0.32、0.56、0.66,速动比率分别为0.28、0.51、0.59。而同行业可比公司的流动比率均值分别为1.17、1.26、1.51;速动比率的均值分别为0.89、0.96、1.26。

可见,恐龙园的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虽逐年上升,但上升缓慢,且远不及同行可比公司的平均水平,短期偿债能力仍然面临不小压力。

这也从另一面反映出恐龙园的营运资本存在一定的压力。

从恐龙园的流动负债来看,短期借款及应付账款占比较高,2019年末,短期借款余额为6000万元,应付账款余额为17460.58万元,两者合计占流动负债的比重达65%以上。

其中,应付账款2019年相较于2018年增长了近40%。恐龙园称,2018年末应付账款较上年末增加主要原因是酒店二期项目产生的应付工程款及地铁宣传广告费;2019年末,应付账款增长较快主要是雨林区项目的应付工程设备款。

时代商学院认为,应付账款保持在合理水平能够增加公司浮游资金的利用程度,但若长期处于较高水平,损害供应商利益,也恐危及自身的商业信誉。另外,扩建工程项目应结合公司整体运营现状和当下人群的旅游需求,否则只会增加原本的运营成本,从而导致整体的营运效率下降,危及利润水平。

【严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撰写,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未经时代商学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其它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获得授权转载,仍须注明出处。(联系邮箱:TimesBusiness@163.com)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