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前首富放弃控制权一年,广誉远终于扭亏!新副总是“中国钙王”操盘手

陕西前首富放弃控制权一年,广誉远终于扭亏!新副总是“中国钙王”操盘手
2022年07月16日 09:56 时代周报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杜苏敏

郭家学放弃控制权一年后,广誉远(600771.SH)扭亏为盈。

据7月13日发布的业绩预告,广誉远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750万元至850万元。上年同期,该公司亏损4808.39万元。

广誉远将之归功于开展降本增效、增量拓展专项行动,坚持做强核心业务,优化产品结构,由此实现了整体业务的良性发展。该公司还称,公司以“降应收、去库存、增纯销”为销售管理核心工作,纯销增长带动主营业务收入增长。

市场对这一成绩并不满意。今年一季度,广誉远实现营收约2.38亿元,净利润约776万元。有投资者直言,广誉远第二季度的净利润几无增长。

7月14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广誉远董秘办,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只是一个预测数据,准确数据要等半年报,我们经营一切正常。”

图片来源:广誉远官网

“东盛系”淡出

广誉远是知名中药品牌,历史悠久,始创于1541年,距今已有近500年历史,其间历经广盛号药店、广升聚、广升蔚、广升誉、广升远、山西中药厂、山西广誉远等十几个商号药厂更迭。

进入20世纪,广誉远经营困顿。2003年,东盛集团实控人郭家学收购了当时已资不抵债的山西广誉远。此外,他还陆续入股丽珠集团(01513.HK)、潜江制药、云南白药(000538.SZ)等知名药企。

1966年出生的郭家学,是陕西旬阳人。他长袖善舞,以娴熟的资本运作闻名于药界。2010年和2012年,他两次问鼎陕西首富。一时的风光,却难以维系。郭家学最终没有保住广誉远的控制权。

2006年,郭家学从云南白药退出。同时为解决资金问题,他还将东盛科技旗下王牌产品“白加黑”卖给了拜耳。

2007年,郭家学将所持山西广誉远95%股权抵债给东盛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东盛科技,广誉远得以注入上市公司。2013年,东盛科技更名为广誉远。

2019年8月,广誉远宣布,控股股东东盛集团与山西创投(后更名为晋创投资)签订协议,山西创投以6.63亿元收购广誉远4000万股,占总股本的8.13%。

2021年6月,为清偿欠付晋创投资的相应债务,东盛集团将质押给晋创投资的广誉远3150.9万股(占总股本6.40%)过户抵偿给晋创投资。

同年7月,晋创投资与东盛集团完成股份过户登记手续,持股比例由8.13%增至14.53%,东盛集团在广誉远的持股比例降至0.87%。自此,广誉远控股股东变更为晋创投资,实控人从郭家学变更为山西省国资委。

此后不久,晋创投资与神农科技集团签署股份表决权委托协议,广誉远控股股东变更为神农科技集团,实控人仍是山西省国资委。

2021年12月6日,广誉远公告称,张斌因工作变动,申请辞去董事长职务,鞠振接任。此外,该公司还补选李晓军、刘兆维为董事。期间,张斌也不再担任广誉远、山西广誉远的法定代表人。

张斌是郭家学胞弟。鞠振现任山西国资旗下神农科技集团的董事长,李晓军和刘兆维也都来自山西国资体系。

高管频繁变动,“东盛系”淡出,广誉远进入山西国资时代。今年3月1日至6月21日,广誉远职工代表监事职务石静,证券事务代表职务康云,副总裁、财务总监傅淑红,副总裁张懿和梁鹏相继因工作原因或个人原因辞职。

对于人事频繁变动,广誉远董秘办相关人士表示,“不会对我们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相关岗位工作都有人在做。”

“钙王”操盘手加盟

山西国资背景的人马陆续进入上市公司。

3月1日,广誉远宣布聘任王俊波为财务总监。王俊波在晋煤集团任职多年,之后又担任晋能控股装备制造集团计划财务部副部长、资金总监。

广誉远7月12日公告,经总裁张斌提名,并经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审核,董事会同意聘任苗辉为副总裁。现年47岁的苗辉在振东制药工作多年,2001年就加入振东制药,历任振东制药吉林省区总经理、大区总监、招商事业部总监及北京朗迪制药总经理兼朗迪董事。他在2020年12月升任振东制药副总裁,直至今年6月。

苗辉是“朗迪钙片”操盘手。2016年,振东制药斥资24.6亿元收购朗迪钙。振东制药立足本土,确立“国民钙”“适合中国人体质的钙”的定位策略,线上与央视健康栏目、短视频平台合作投放广告,线下联合分众传媒、连锁药店大加推广,朗迪钙销量迅速猛增。2018年-2020年,朗迪钙终端销售额分别为37亿元、39亿元和43亿元,被冠以“中国第一钙”“中国钙王”等称号。

广誉远旗下有拥有龟龄集、定坤丹、安宫牛黄丸、牛黄清心丸等四大核心产品。其中三款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龟龄集、定坤丹被列为国家级保密配方。而安宫牛黄丸今年以来已两次提价,一粒价格逼近千元。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上述产品销售收入连年下滑。龟龄集销售收入从2018年的超4亿元降至2020年的1.68亿元。同期,定坤丹大蜜丸、定坤丹水蜜丸销售收入分别从1.39亿元、3.89亿元降至0.90亿元、2.10亿元。安宫牛黄丸销售收入虽从2018年的1.52亿元增至2020年的4.01亿元,但在2021年上半年的销售收入仅0.32亿元。

2021年报显示,当年龟龄集、安宫牛黄丸(双天然)、牛黄清心丸、定坤丹口服液的销售量分别同比降低43.96%、25.87%、52.50 %、108.92%。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