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大麻跌落风口,种植规模大减,部分工厂停产!从业者:不想当原料搬运工

工业大麻跌落风口,种植规模大减,部分工厂停产!从业者:不想当原料搬运工
2022年08月19日 12:11 时代周报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黄嘉祥、杜苏敏

看着停产半年多的工业大麻生产设备,云南太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太昊生物”)副总经理赵国柱长叹了一口气,难掩失落。

在获得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后,太昊生物短暂进行了一个月生产,便陷入停产。“大麻二酚(CBD)出口销售价还不能覆盖成本,我们前后投入了8000多万元,现在难以回本。”赵国柱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大麻主要成分包括四氢大麻酚(THC)和CBD。工业大麻的THC含量低于0.3%。THC有致幻作用,而CBD不含精神活性、无成瘾性,广泛运用于医药、食品和化妆品领域,有控制癫痫、镇痛、抗焦虑等效果,还能起到缓解肌肉酸痛及痉挛的作用。CBD主要提取自工业大麻花叶。

2010年1月1日,云南省施行《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成为全国第一个以法规形式允许并监管工业大麻种植和产业化提取的省份。2014年10月,原国家卫计委将火麻仁列为食药同源品种,允许它用于保健性食品。2015年,国家食药监局发布化妆品新目录,将大麻仁、大麻籽油和大麻槿茎粉列入了化妆品原料。目前,中国只有云南和黑龙江能合法种植工业大麻,形成“南花叶,北纤维”生产格局。

CBD的价值在国内外都受到肯定。2018年1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将CBD从违禁物质清单中删除的规定生效;6月,世界卫生组织(WHO)认定,CBD不具备成瘾性且具备医用价值;12月,美国通过《农业法案》,CBD在全美50个州合法化。

政策利好打开了工业大麻的产业想象空间,工业大麻的市场价值逐渐受到各界关注,赵国柱就是其中之一。

赵国柱经历丰富,曾云南银行系统工作十余年,后续又辗转通讯、汽车、矿产等行业。2015年,他再一次转行,在风口兴起之前一脚跨入工业大麻行业。2017年3月,他当时就职的昆明拜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获得云南省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那时,全国仅批出了6张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

2019年,他和几名合伙人共同创办太昊生物,进军CBD加工市场。这一年,工业大麻概念火爆,A股市场更上演“沾麻即涨”行情,吸引超过40家上市公司斥资布局,一度成为股价涨停秘诀。

2019年1月,顺灏股份(002565.SZ)全资子公司云南绿新获得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2021年10月取得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2019年,诚志股份(000990.SZ)通过控股云南汉盟制药有限公司(下称“云南汉盟”),进入工业大麻加工提取领域;*ST大通(000038.SZ)收购云南浩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云南诚邦富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进入工业大麻种植及加工提取领域。

工业大麻的应用场景也得到极大拓展。2019年,太昊生物就投资开发了工业大麻化妆品产品。据统计,2020年全年,国家药监局备案系统中与大麻相关的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信息共计1757条,是2019年全年备案数量的4倍还多。

从乏人问津到资本追逐,似乎是一夜之间的事。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曾被炒至10亿元,暴富故事轮番上演。

曾有上市公司有意收购太昊生物,赵国柱不为所动,希望继续自主深耕工业大麻产业。“2019年,包括ST大通、美盈森(002303.SZ)在内三家上市公司的实控人突然全找过来了,希望在工业大麻项目上达成合作,包括对赌协议和股权转让。”李如敏2016年创办云南谷益美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谷益美”),担任总经理。谷益美获得了云南省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主要从事工业大麻种植、CBD提取、脱壳麻仁、麻油生产等。

太昊生物工业大麻加工厂(时代周报记者摄)

风口来得快,散得也快。转折发生在2021年5月28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更新化妆品禁用原料目录,禁止使用大麻仁果、大麻籽油、大麻叶提取物。

工业大麻应用场景大范围缩小,行业一夜入秋,进入发展低谷。

行业冰点时刻,上市公司撤离

禁令出台前,监管已多次表态,将严格加强对工业大麻的监管,堵塞各方面漏洞。禁令出台后,市场的工业大麻热情骤减,不少上市公司匆忙终止工业大麻项目。早前匆忙上马的工业大麻项目,如今多处于停滞状态。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寿仙谷(603896.SH)、尔康制药(300267.SZ)、华仁药业(300110.SZ)的工业大麻项目已终止;贵州百灵(002424.SZ)工业大麻项目至今无进展;仁和药业(000650.SZ)2021年年报披露,公司定增再融资募投的仁和翔鹤工业大麻综合利用产业项目,投资进度为8.94%。

2019年进军工业大麻的诚志股份,旗下云南汉盟的厂房至今未交付。今年8月初,时代周报记者来到位于昆明官渡工业园的云南汉盟,从门口望去,厂区一片寂静,公司办公楼和厂房基本已经建好,只有2名保安在场看守。一名保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厂房还没有交付投产,“不清楚是哪个环节没完工。”

云南汉盟工厂(时代周报记者摄)

8月9日,诚志股份回复投资者称,公司正积极协调厂房的交付工作,希望尽快完成厂房验收。8月11日,时代周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联系诚志股份(000990.SZ)证券部,相关人士表示,“目前进展一切正常,只是厂房还在交付进展中,公司就没办法进行试生产。厂房交付之后才能进行试生产,花叶加工许可证必须等试生产完之后才能拿。”

部分上市公司的工业大麻生产线已经停摆。

康恩贝(600572.SH)对外称,从事工业大麻花叶加工的子公司云南云杏公司已于2021年11月停产,重新开工时间还未确定,截至今年4月主要生产设备均处闲置停工状态。康恩贝已对云杏公司相关存货计提全额减值。

赵国柱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太昊生物原本规划年产66吨CBD,分三期投入建设,如今只完成第一期,年产26吨CBD。太昊生物2021年10月获得云南省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生产一个月便停产了。

“CBD原料出口不具备价格优势,生产成本远高于出口销售价格,没有利润可言。生产就意味着亏损,停产是最好的选择。”赵国柱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跟风涌进的上市公司,相关项目大部分也已停产。

龙津药业(002750.SZ)2019年3月宣布入局工业大麻领域,2020年工业大麻花叶销售金额为2236.93万元,2021年工业大麻花叶未实现销售。

云南喜麻麻种植有限公司负责人陈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司今年已不再种植工业大麻,云南汉木森等CBD加工厂已经停止收购工业大麻花叶。

云南牧亚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是云南汉木森等多家企业工业大麻种植基地的实施单位,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9年,公司工业大麻种植面积达1万多亩,受行业影响,今年种植规模已缩减至不到2000亩。

李如敏也表示,2019年公司种植工业大麻达2.5万亩,今年种植面积缩减至1万亩。云南白药、昆药集团也停止向公司采购花叶,公司也不再向农户收购花叶。

时代周报记者来到昆明市寻甸县倘甸镇,这里是谷益美工业大麻的种植基地,工业大麻播种已有4个多月,高度已超2米。去年种植工业大麻的田地,今年已改种玉米、辣椒等作物。

谷益美工业大麻种植基地(时代周报记者摄)

云南省工业大麻行业协会向时代周报提供数据显示,2019年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实际种植9.2万亩;2020年实际种植15万亩左右;2021年禁令出台后,云南工业大麻种植规模缩减80%左右。

低谷潜行

“有上市公司炒作之后,干不下去留下一地鸡毛,也有上市公司继续踏实地做科研和生产。工业大麻经过资本市场炒作,产业起伏,我们反对炒作,产业应该回归理性,回归它应有的价值。”云南省工业大麻行业协会会长、云南省工业大麻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禹海滨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有人退出,也有人继续坚持。

7月21日,翰宇药业(300199.SZ)公告称,控股子公司翰宇生物科技(大理)有限公司(下称“翰宇大理”)取得云南省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花叶提取)。至此,云南省拥有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的单位总数达到30家。

翰宇药业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工业大麻属于公司业务拓展,旨在增加产品种类和产品管线,预计相关产品会销往国外,现在还没有具体的订单业务。

目前,我国未放开工业大麻花叶提取物CBD管制,仅允许工业大麻应用于纤维、种子(火麻仁籽、油等食品)等。相关企业围绕这些领域布局,比如,顺灏股份推出工业大麻纤维类母婴用品、日常护理、床品纺织等多系列产品,已在国内开展线上及线下的销售。

陈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喜麻麻把发展重点放在工业大麻及“药食同源”多元化麻类系列产品上,推出养生品、调味品、饮品、日化品等麻系列产品,2019年推出“C尔”精酿啤酒。

“精酿啤酒主打中高端市场,卖得很好,后续将在电商平台售卖。”陈子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喜麻麻还计划在云南、北上广深等地开设线下旗舰店。

布局啤酒是云南工业大麻企业普遍看好的赛道之一。7月19日,云南省工业大麻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与云南瑾晔工业大麻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举行合作签约仪式,双方联合推出“HEMPER亨泊”品牌各款啤酒。

太昊生物也有这一计划。赵国柱透露,CBD提取停产后,公司一直在寻找新出路,已研发相关啤酒产品,准备委托啤酒厂家生产,不久将推出市场;公司还计划涉足宠物用品、电子烟油出口市场。“我们看好工业大麻发展前景,不会放弃这个行业。”赵国柱说。

植物提取行业龙头晨光生物(300138.SZ)在2021年年报披露,公司的营养及药用提取物包括CBD,应用于食品饮料、医药、化妆品和宠物用品等,工业大麻产品销售要积极寻找用户和销售渠道,为后续市场拓展做充分准备。

顺灏股份表示,子公司绿新医美涉及工业大麻的科学研究、加工及产品销售、生物药品制造及生物药品技术开发等,拟积极探索推进医美产品的研发。

工业大麻研究学者邢圣书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酿酒用的通常是工业大麻中的籽麻,是麻类中用途最广的品种之一。籽可以用作酿酒原料,也可榨油。工业大麻啤酒以去壳的麻籽即火麻仁为原料,主要是利用其中丰富的营养元素,不具备致幻性。

“不愿再做CBD原材料搬运工”

业内人士期待工业大麻加速在医药等领域的应用。

根据BrightfieIdGroup数据,全球CBD产业价值2019年已达57亿美元,2021年达181亿美元,年均增速约78%。中国CBD行业2019年市场规模估算仅为5.7亿元,处于早期发展阶段。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云南省对CBD的研发主要集中在工业大麻品种、栽培技术、CBD提取等方面。缺乏与其他学科结合,从农业到全产业链各环节的联动研究,如对CBD等有益大麻素成分在药用、食用等理论到应用方面的研究及成果转化。

全球对工业大麻的研究仍在持续向前,在医药保健方面已开发出较多产品。云南省企业生产出口的CBD产品主要为纯度达95%-99%的CBD产品和全谱油,作为原料销售到国外供生产高端产品,产品增值环节流失到国外企业,工业大麻产品附加值低,经济效益未最大化。

天风证券研报显示,2018年初,CBD价格超1万美元/公斤,2019年中已下滑至4000美元/公斤。一名从事工业大麻行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CBD价格已下降至约300美元/公斤。

“很多企业入局测算价格趋势时,没想到市场环境会变。原先投资主要盯着CBD原材料出口,待投产成功拿到加工许可证时,对外出口竞争力已下降。”一位云南工业大麻行业资深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只卖CBD原材料这条路走不通,得想办法融资进行应用端研发,但现阶段是最难的时候,产业资本已经基本不来投资了。

多方人士谋求破局。

云南工业大麻行业资深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云南正在向有关部门申请关于允许云南省开展工业大麻花叶提取物在药品、食品和化妆品领域试点先行先试政策。如申请得到批复并实施,有望打开下游领域,延长产业链形成产业闭环,发掘新经济增长点,带动云南工业大麻产业跨越式发展。

“我们不愿意再做CBD原材料的搬运工,价值和意义不大,公司也想走到终端产品领域,去获得更大的产品增值和利润。”赵国柱说。

晨光生物董事长卢庆国曾建议,希望能进一步评估恢复大麻二酚(CBD)在化妆品方面的应用,关注世界各国政策走向,适时进一步应用范围,支持工业大麻产业健康发展。

在前述云南工业大麻行业资深人士看来,云南省有工业大麻产业发展基础,也具备发展工业大麻产业的监管体系。这些为工业大麻资源研究和产业加工提供了保障,对探索先行先试有独特优势。

目前,我国工业大麻CBD虽已实现量产,但一些基础药理、毒理研究不够透彻。前述人士表示,这是工业大麻产业发展的一大瓶颈。另一方面,云南已着手解决工业大麻产品的出口检测和标准缺失问题。

8月初,云南省工业大麻行业协会与昆明海关技术中心就共建“云南省工业大麻及产品检验检测中心”签订合作协议,其中包括建立具备国际通行的计量、标准、检验检测技术基础;建立专业系统的检测依据,规范和完善工业大麻相关产业标准,促进行业产品出口贸易。

“只有这些基础性、最核心的检测方法和标准出来了,工业大麻相关产品的生产才有依据,后续在做应用端产品出口时才有保障。”云南省工业大麻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喻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目前迈出了基础性的第一步,未来落地才是关键。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