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华人,可能是她?

下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华人,可能是她?
2022年10月05日 11:51 时代周报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刘沐轩

每年的金秋10月,是诺贝尔奖公布的季节。

作为大众认知中科学界的最高荣誉,每年对于诺奖得主的预测总是被人津津乐道。但要预测诺奖得主可不容易,这不仅因为入围名单和提名人都是保密的,也因为诺奖通常会奖励那些经过数十年验证的重大科学发现,还只颁给在世的科学家,这导致诺奖的认可严重滞后于重大科学发现出现的时间。

又到了每年诺贝尔奖揭晓的时候。(图源:诺奖官网)

除了关注奖项花落谁家外,获奖者的国籍和身份也备受关注。近年来,华人女科学家鲍哲南的学术地位备受推崇,她是美国斯坦福大学第一位华人女院长,也是仿生人造皮肤领域的先行者。这种技术有望在未来制造出一种与人体神经系统相适应的人造皮肤,在医学和神经生物学领域大有可为。

不仅如此,鲍哲南在今年还获得了引文桂冠奖的化学奖,该奖项被誉为“诺奖风向标”,多数获奖者在未来的十几年内都如愿获得了诺贝尔奖的认可。

始于一根冰棍的科研精神

1970年,鲍哲南出生在南京的一个教授家庭,父亲是南京大学物理系教授鲍希茂,母亲则是南京大学化学系教授陈慧兰,这让鲍哲南得到了几乎完美的成长环境。父亲从小就鼓励鲍哲南对所有事物抱有好奇心,并追问为什么。

在聊到启发自己科研灵感的经历时,鲍哲南总是会讲一个关于冰棍的故事。

在她的记忆中,南京的夏天总是炎热的,即便是有着优渥家境的鲍哲南,每周也只能获得一根冰棍来解暑。在她三岁那年,鲍哲南一家去玄武湖游玩时,父亲突然问起她,“如果把你手里的冰棍放到水里,会沉下去还是会浮起来?”

吃着冰棍的小鲍哲南思考了一会,她觉得冰棍和石头差不多,于是她迅速回答说冰块会下沉,但父亲却希望她亲自做个实验试一试。看着女儿恋恋不舍地吃着每周唯一的一根冰棍,父亲鼓励她,“如果你把你的冰棍放入湖中浮起来的话,我会给你买一个新的冰棍”。

于是,小鲍哲南将信将疑地将没吃完的冰棍扔到了水里,并亲眼见到了冰块浮在水面上。她得到了新的冰棍,也上了人生第一堂科学课。

19岁那年,鲍哲南顺利考入南京大学化学系,成为父母的“校友”。在班级自我介绍上,鲍哲南这样介绍自己的名字:“我叫鲍哲南,哲学的哲,因为我的父母希望我有智慧。而南是南京的南,因为我出生在南京”。

由于成绩优异,鲍哲南在大三前的暑假就有幸进入了南京大学薛奇教授的实验室,参加科研工作。正是在这里,鲍哲南与高分子化学结缘,并将这个领域作为她未来科研的重心。

从南京到斯坦福

很快,在领域内头部学府深造的机会来到了鲍哲南手中。

大三那年,由于母亲需要前往美国做学术交流,鲍哲南跟随父母来到了美国。鲍哲南先是进入了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又收到了芝加哥大学抛来的橄榄枝。

由美国石油大王约翰·洛克菲勒创办的芝加哥大学,素以盛产诺贝尔奖得主而闻名,约40%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与芝大相关,1957年的物理学诺奖获得者杨振宁和李政道都是芝大的校友。

在还没有获得本科学位的情况下,鲍哲南被破格录取为该校化学系的公费研究生。担任她导师的,是华裔高分子化学家于鲁平。那一年,正式成为一名科研工作者的鲍哲南,才21岁。

1995年,鲍哲南在获得芝加哥大学博士学位后,又被破格录取进入了贝尔实验室,这是一个诞生晶体管、太阳能电池、电子计算机等无数重大发明的传奇实验室。而鲍哲南,刚来就成为这里的聚合物和有机材料部门首席研究员。

在贝尔实验室从事科研的鲍哲南。(图源:社交媒体)

在贝尔实验室的8年中,鲍哲南在纳米电子学、有机晶体管等研究领域做出了重要的成果。2000年末,贝尔实验室和E-Ink公司的科学家合作发明了一种全新的塑料电子纸,它不但能够弯曲,还可以自由写入、读出,兼具普通纸张和计算机显示器两者的特点。这项研究中,鲍哲南研究出的印刷全塑料柔性薄型显示器起到了关键作用。

2004年,鲍哲南加入斯坦福大学,致力于使用新的制造方法研究有机半导体和碳纳米管。在这里,她首次设计出类皮肤触感有机电子器件,并首次实现了人造电子皮肤与大脑的链接。她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她所研制的人造皮肤可以帮助失去四肢的人恢复触觉。

功名背后

作为成果卓著的科学家,鲍哲南身上也满载着外界授予的荣誉。

她在2015年被选为《自然》杂志年度十大人物,在2016年当选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2017年获得世界杰出女科学家奖,同年升任斯坦福大学化学工程学院院长,成为斯坦福大学首个华人女院长。2021年,她当选美国文理科学院院士,也成为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

成名之后,曾有媒体报道称鲍哲南的梦想是获得诺贝尔奖,这为她带来了不少的误解。有人认为,鲍哲南的研究偏向应用领域,目前人造皮肤远未到大规模应用的阶段,因此鲍哲南的获奖几率仍然很低。

专注科研的鲍哲南,没空去考虑外界的争论。(图源:社交媒体)

但鲍哲南对外界的争论似乎并不在意,在被人问起是否想获得诺奖后,鲍哲南表示。“我从未想过要把诺贝尔奖当作目标,因为如果说做学术只是为了荣誉奖赏,那会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回看自己的经历,我都是根据自己的兴趣,然后不知不觉接触了一些人,这些人启发了我新的兴趣,然后我也一步步、自然而然地往前走。”

如今的鲍哲南已经发表了超过700篇期刊论文,谷歌学术H指数高达190,拥有超过100项美国授权专利,还是两个硅谷科技公司C3 Nano Co.和PyrAmes的创始人。但她仍会每天早上五点起床为家人准备早饭,并且花一个小时步行至学校。

虽然斯坦福的校园风景很好,但鲍哲南最怀念的还是南京,留在美国已有34年之久,鲍哲南还能很流畅地说出地道无比的南京话。落满梧桐叶的街道和玄武湖面上浮起来的冰块,是她梦开始的地方。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