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陶瓷发展史:从家庭作坊到产业化振兴,电商为传统工艺插上翅膀

乡村陶瓷发展史:从家庭作坊到产业化振兴,电商为传统工艺插上翅膀
2022年12月01日 11:42 时代周报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杨玲玲

陶瓷是陶器和瓷器的总称,是一种工艺美术,也是民俗文化。

在中国,制陶技艺的产生可追溯到纪元前4500年至前2500年的时代,可以说,中华民族发展史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陶瓷发展史。

陶瓷发展到今天,并未削弱手艺人们对技艺的热爱,反而通过他们的双手,给陶瓷文化带来了新的诠释和新的活力。

图源:图虫创意

伴随数字化浪潮和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95后潮汕后生仔接过父辈的工厂,借力拼多多打造数字工厂,成为产业小镇最靓的仔;54岁制壶匠人,把手艺亮在直播灯下,网上直播年销紫砂壶百万元。

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不断催生新模式、新业态。从家庭手工作坊到电商产业化发展,已有数千年历史的陶器和瓷器,搭乘新电商快车完成蜕变,产业实现振兴。

那些有关财富、野心的追求,那些有关技艺、热爱的执着,是新老匠人对陶器和瓷器传承的理解。

95后打造数字工厂

潮州,是中国陶瓷文化的发祥地之一,至今已经拥有1300多年的历史,当地盛产的瓷器在海内外一直享有“白如玉、薄如纸、细如丝、声如磬”的美誉。

目前,潮州的瓷器以日用陶瓷、卫浴陶瓷、工艺陶瓷为主,年产量和出口量均居全国首位,远销中东、欧美、日本、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

潮州陶瓷的发展初期,当地的生产模式以手工作坊为主,图为匠人正在为素胚上色。企业供图

在陶瓷产业的发展浪潮中,当地人纷纷投身其中,陈佳烁的父亲就是在这个时候成了一名陶瓷作坊的业务员。

跑了一年业务之后,陈爸摸清了陶瓷生意的门路,开始单独办厂,从一个作坊开始逐步成为当地最大的陶瓷厂家之一,至今已在行业摸爬滚打了近30年。

2015年,陈爸第一次从儿子口中听到“电商”这个词。但陈爸对“电商”这个时髦的词汇并不感冒,在他看来,外贸的订单都是大单子,接一单干一单,没有销售压力。电商不仅单量小,而且还要备货占库存,费力不讨好。

2020年年初,疫情突然袭来,也让陈爸遇到入行以来最大的挑战。“那一阵子听到最多的就是退单、退单、退单,上百万的外贸单子说退就退。”陈佳烁说,一些已经完成的订单也因为国外物流不通压在仓库里,根本发不出去。

在这个当口,陈佳烁再次向父亲建议做电商,这次陈爸没有固执己见。2020年3月,陈佳烁开始着手组建团队,同为95后的小学同学陈晓鹏加入了团队。

“其实,经过一整年的摸索,我们才明白该怎么做电商。”陈晓鹏表示,电商需要通盘考虑,一年的各个阶段该做什么,供应链该怎么管理,产品该怎么设计,都需要精确地安排。

经过一年的摸索,2021年,陈佳烁、陈晓鹏的拼多多店铺才开始迎来爆发,整体销售额接近1000万元,今年预计会再翻一番,整个电商盘子可以达到数千万元,已经是线下市场和外贸订单总和的两倍。

这也让陈爸感到庆幸,如果不是及时选择了电商,干了一辈子的陶瓷事业很可能付诸东流。“今年万圣节之前,厂里接到了一批订单,加班加点地生产完工,但因为国外物流受阻,现在还压在仓库里,最后只能低价处理。”陈爸说,现在潮州陶瓷厂家经营不错的,基本上是靠电商。

新电商的推动下,潮州的陶瓷工厂开始进行生产线升级,迈出了数字化的第一步。企业供图

为支持年轻人的电商事业,陈爸还主动承担起生产线改造的任务,亲自研发拉胚、洗水、烘干、印花、上釉、烧制等一系列机器,完成陶瓷生产的全流程改造。目前,陈家工厂的机械化程度已经超过了80%,而陈爸研发的机器也已经广泛应用于潮州以及其他地区的陶瓷工厂。

制壶匠人网上直播年销百万

年轻人借电商平台闯出一番天地,那些历经岁月打磨的老手艺人,也在尝试改变,转身加入到直播江湖。

江苏宜兴制壶匠人范君浩,是坐在泥凳上长大的,其父范乃芝是“紫砂七大家”蒋蓉的弟子。范君浩十一二岁时,父亲就叫他帮着敲“鱼化龙”(紫砂壶经典造型之一)的龙头。

正在制作紫砂壶的范君浩。企业供图

宜兴制陶历史悠久,早在73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了从事农业和制陶业的原始居民,紫砂壶是明清时期宜兴地区所产的一种陶质茶具。

做一把茶壶不难,难的是做一把好壶。18岁,范君浩进入宜兴市紫砂二厂成为制壶艺人。对那时候的范君浩来说,制壶不是艺术,而是生活。“周围都是陶工,做壶也是一家人过日子的活计。”

20岁时,范君浩的制壶师父做了一把梅桩壶,让他拿去烧。范君浩至今还记得那把壶的气韵——梅枝冰肌铁骨,梅花暗香浮动。

做壶至今30多年,范君浩都是把做好的壶交给紫砂店的老板,货款两讫。不用和最终的买家说话,也没有机会讲述一把壶的诞生过程。

近两年,范君浩的身份开始发生微妙变化:通过拼多多的店铺直播屏幕,范君浩的制壶过程慢慢被观众看见和评论。

直播,给范君浩带来了崭新而愉悦的体验。通过直播,范君浩卖出过一把8万元的壶,是把佛手壶。虽然不知道是谁买下了这把壶,但是这种亲历交易的“在场感”,以及可以把自己的创作理念娓娓道来的机会,还是让范君浩很享受。

线上销售,也给范君浩的紫砂壶带来了更多价值上的认同。2020年以来,他做的紫砂壶价格上涨了两三倍。2021年,他的紫砂壶线下销售额有20多万元,线上则有近100万元。

2020年以来,安徽人陶阳阳也凭借敏锐的嗅觉,在拼多多店铺上了直播,成为该平台第一家紫砂壶店。

早期试水过很多其它产品的陶阳阳,最终选择了紫砂壶这条“赛道”。企业供图

只是,基于对平台的刻板认识,他卖的多是三五百元一把的壶。有一天,直播间有观众问:“有没有好一点的壶?”陶阳阳翻出一把报价1700元的壶,没想到,对方直接拍了下来。第二天,他又拿出一把1500元的壶,依然有人一口价买下。

自此,陶阳阳直播间里开始出现售价一两千元、七八千元甚至上万元的精品壶。他的“御壶茗香茶具官方旗舰店”也成为拼多多平台的品牌黑标店铺,这是对其质量、信誉、效益的多重肯定,更是他品牌化升级、全面转型高端紫砂壶市场的关键一步。

“多多新匠造”助力乡村产业转身

前不久,陈佳烁和陈晓鹏收到了一份惊喜,“多多新匠造”专项团队来到潮州,主动与陈晓鹏接洽,探讨双方未来的合作模式。

据了解,“多多新匠造”专项团队正在着手为其店铺申请“品牌黑标”,并提供数据和技术支持,助力“潮州陶瓷”向数字化转型迈出了第一步。

“2022多多新匠造”走进潮州陶瓷,与当地商家共同探索产业升级模式。企业供图

“过去一年,平台传统手工艺品的商家规模增幅超过132%,获得‘品牌’黑标的商家也几乎翻了一倍。而这些来自乡村的匠心产品,其主要受众均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多多新匠造”的项目负责人表示,通过搭乘数字化快车,传统手工艺产品正在迎来出村进城的大好契机。

“如果可以在平台完成品牌申请,我们的销量会再上一个台阶,也会在更多的消费者群体中打响潮州陶瓷的名气。”陈晓鹏兴奋道。

与此同时,“多多新匠造”的专项团队也来到宜兴,与紫砂壶的商家们探讨品牌化道路的可能性。

这正是陶阳阳和手艺人所期待的,他们希望借助类似“多多新匠造”的产品打造计划,输出好的紫砂作品,去谋求紫砂产业互联网化的新出路。

陶阳阳表示,在自己的拼多多直播间里卖过价格最高的一把壶是16万元,第二贵的8万元,第三贵的是一把6.8万元的。“有个天津的客户,两个多月时间,在我的直播间里买了三四百万元的壶。”

对陶阳阳来说,通过直播,不仅自己的收入显著提升,还帮助紫砂手工艺人提高了知名度,帮助壶友们找到了心仪的物件,甚至让制作者和消费者之间产生了觅得知音、惺惺相惜的感觉……这种感觉,妙不可言,是商家借力电商平台改变商业、改变生活的过程,是商业利益和传世手艺双赢的结局。

成型后的紫砂壶需要进入高温窑内烘烤后才能定型。企业供图

今年7月,拼多多正式启动“2022多多新匠造”行动,全面推动各地乡村好物实力出圈。目前,“多多新匠造”已经先后深入湘西凤凰、安徽宣城、江苏宜兴、河北藁城、浙江义乌、山东章丘、山西祁县、重庆大足等多个地区,助力当地产业带打造区域品牌,进行数字化改造。

据介绍,未来“多多新匠造”行动还将持续投入10亿级别的专项流量资源和补贴资源,扶持这些地方传统手工业品牌升级,扶持更多手工艺人触网,上直播;培育更多商家实现数字化升级,助力县域和乡村的产业振兴、人才振兴。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