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95后,在县城卖房子:靠短视频引流,卖了三年没成交过外地客

我,95后,在县城卖房子:靠短视频引流,卖了三年没成交过外地客
2024年02月23日 17:26 时代周报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曾思怡

在县城的房屋销售门店里,阿勋比往年空闲许多。

阿勋是县里卖房圈的名人,这两年他在社媒打造个人工作账号,成了县里的网红卖房博主,房屋交易量也由此拉动,每逢节假日大批年轻人返乡之际,他都忙得团团转。

县域房产销售和大城市不同,做的是熟人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房产中介一般朋友多、人脉广,靠着朋友圈就能完成大部分工作量。

像阿勋这样在外地求学工作几年,刚返乡的95后年轻人,人脉资源没法和老员工比,他便做起了短视频和直播引流,在当地鲜少同行触及的领域开拓了一片新天地。

阿勋所在的县,全县常住人口32万人,2023年GDP预计达到92.07亿元。那是广西境内的旅游城市,加之2016年首通高铁,在全国房地产行业向好的大背景下,当地楼市量价也一路攀升,“顶峰时期到处是(每平米)六七千米的房子”。

图源:图虫创意

不过,当前全国楼市普遍降温,包括小城市和县域。阿勋所在的县城楼市量价于近年一路下探,这个春节假期,看房和买房的人明显比往年少。

他经手的最近一笔房屋交易,还是今年1月中旬。

购房需求疲软,卖房圈也在经历阵痛。

阿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过去一年,县里几乎有1/3的房产中介选择转行,“拿我们门店来说,去年初有近60个员工,今年只有十几个了。不过也有一部分是跳槽到其他房产销售平台或者自己开店(卖房)的”。

不过对于有居住需求的群体来说,县城的购房性价比正在提高。

当地多名房产从业者和普通居民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几年前想买新房,首付基本十几万起步,眼下10万元(首付)以内就有大批新房可供挑选,位置偏远的6万元(首付)就能拿下,“这两年,当地人买房没那么大压力了”。

1/3新房首付不到10万元

在阿勋的印象里,县里的房价是从2021年开始明显下降的,过去1年降幅最大,每平米4、5千元成为常态,3000多元的也有一部分,还有的房源直接打5、6折。

“不过这种(5、6折房源)多是业主急用钱了,新房的话就是在售时间太长了、或者开发商资金紧张”,阿勋举例,几年前开售的楼盘,高位时每平米7000多元,现在个别房源已经降到3000多元。

从房屋总价来看,阿勋介绍,当前县里在售新房有1000多套,主要房型面积为80-120平米不等。

这两年最好卖的是80多平的二室一厅或三室一厅,“按照现在20%首付计算,全县有1/3的在售新房首付都低于10万元,首付6万元左右的也有几十套”。

县城一角 曾思怡/摄

房屋价格一路下探,也在一定程度上拉动当地房屋销量。

阿勋说,他月均收到咨询量30多个,成交的客户大都在两三个,其中多为有刚性居住需求的年轻夫妻,一般半年或者一年前就开始找房,房子降到三四千元以后出手。

至于购房资金来源,大都需要父母支持一部分,“现在的年轻人存不住钱”;也有的年轻夫妻在收入更高的地区工作,但是大城市生活成本高,他们会攒下钱在县里买房,为的是以后返乡置业、孩子上学,这些房子常常装修几年了还没人入住。

降价同样刺激非刚需购房者。李清是附近乡镇的一名年轻教师,镇域消费生态难以满足年轻人,她平时吃喝玩乐都会前往县城。听闻房价走低后,她于2023年初开始看房,年底成交,“虽然不是刚需,但是住在县里吃喝玩乐更加方便”。

不过从过去一年县里整体交易数据来看,更多人“买涨不买跌”。这次回家过年,也有不少老乡问他县里房价还能不能降、眼下要不要买,阿勋的回答比较保守,“刚需的可以买”。

旅游属性抬高房价

新房性价比提高,二手房就不好卖了。

阿勋表示,按照县里现在的房价,以前高位买房的客户大都需要降个一两成才能把房子卖出去,这还是新楼盘的行情,“房龄过了20年的老房子,更难卖出去,三室一厅挂价十几、二十几万,也很少有人咨询”。

阿勋曾经成交过一个几十年房龄的二手房,是县里一对中老年夫妻买来养老,“不过这样的客户少之又少。一般买房的多是年轻夫妻”。

不过二手房市场也有不少捡漏的机会。有的新楼盘房源,地理位置好、小区环境好、学位也好,但是业主突然急用钱,或者举家搬迁到其他城市,折扣力度往往较高。在当地卖房的第2年,阿勋就买了这样一套二手房。

不过整体而言,当地二手房挂牌量并不算多,“因为是县里,抱着投资心态买房的人本来就少,2021年以后基本也没有了。有的家庭就算去外地生活,传统的观念也希望在老家有一套房子,不是实在急用钱不会大降价”。

以阿勋所在城市来说,当地多是山水相依、风景秀丽,颇具观赏性的侗族建筑群林立,是一座具有少数民族风情的旅游城市。2023年,当地接待游客901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96亿元。不过,从全县人均GDP来看,处于低位。

程阳风雨桥 图源:图虫创意

2016年,县里首通高铁,彼时正迎上全国房价快速上涨。

有当地居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那时候的售房营销话语中,当地的旅游业将会带来一批外部购买力,游客会在这里买房旅居、养老,房价被赋予想象,显著高于同市其他县城。

但从眼下的情况来看,这个说法难以成立,阿勋3年多的卖房经历中,没有成交过外地游客。

另一个可能拉高房价的原因是,这里是距离市区最远的一个县,市区对县里人口的吸纳能力相对较弱,留在县里发展相对较多,购房需求相对较大。

不过,一个普遍的趋势是,小城市和县域人口正在涌入能级更高的城市,县里的年轻人在减少。

阿勋对此有着明显的感受,一起长大的朋友,有半数在外地工作、生活,早前几年他也陆续去往柳州、深圳、上海等地工作,但考虑到父母年事已高需要照顾,他回到家乡就业,是店里最年轻的房产中介。

新楼盘拓宽城市边界 曾思怡/摄

虽然这个春节门前冷落,但阿勋对接下来持乐观态度,他觉得购买力依旧在,县里工作的年轻人结婚大都会配置一套新房,也有外地打拼的年轻人会在老家买套房给父母养老,房价也已经下探到多数家庭能买进的水平,“需求一直都在,只是以前被压制了,会慢慢释放”。

但是1000多套的新房,加上陆续推出的二手房,对于城区面积不过方圆3公里左右的南方小城,是否能够如期消化,阿勋也说不准。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