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名规模双降、总经理换人 东吴基金“重整河山待后生”

排名规模双降、总经理换人 东吴基金“重整河山待后生”
2019年11月16日 10:22 证券市场红周刊

文 | 张桔

编辑 | 谢长艳

在新品加持和存续产品提振规模的效应下,今年多数内地基金公司的规模均得到明显的提升。但是对比三季度末和半年末的数据,部分基金公司还是出现了排名和公募资产管理规模双降的现象,东吴基金就是其中一家。

Wind数据显示,三季度末东吴基金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约为166.6亿,较二季度末缩水约6.1亿元;同时公司排名下滑两位跌至第81位。此前东吴基金曾经连续多个季度规模突破200亿元大关,但是今年以来,该公司已连续三个季度在200亿规模以下徘徊,且规模逐季递减。

长量基金分析师王骅分析:“首先是权益板块有明显短板,东吴权益产品的特色是精选优质成长股,尤其在去年的市场中损失比较大;其次是今年年初东吴鼎利债基等因踩雷债券16信威01,也将东吴的固收产品推上风口浪尖。”而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则补充,去年年中至今,东吴基金仅货币基金规模下降就超150亿元。

本周,东吴基金传出总经理换人的消息,东吴人士公开对外证实原长江证券总裁邓晖将出任公司新一任总经理。这也是继明星基金经理彭敢投奔东吴后,这家2004年成立的老牌公司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

业务违规致新品难发

产品业绩难与规模“共进退”

截至三季度末,东吴基金权益类产品和债券型产品的规模几乎相当,但均不到40亿元,这在内地的基金公司中较为少见。那么,在A股市场整体回暖、公募基金行业迎来大年之际,东吴基金的规模缘何逆水行舟不升反降呢?

首先,今年以来东吴基金的新品一栏却一直挂零。事实上,自2018年11月2日发行成立债基东吴鼎泰后,东吴基金的新品就始终不见踪影。据《红周刊》记者了解和综合媒体的报道,这或是因为东吴基金在业务开展过程中存在违规行为,被上海证监局责令进行六个月整改,整改期间暂停受理和审查该公司的公募产品募集申请。这也意味着,2019年很有可能不会看见东吴基金的任何一只公募新品出炉了。

除了新品没指望,东吴基金存续产品的规模也没有多大起色。以权益类产品为例,Wind数据显示,东吴旗下目前拥有股票型基金3只,合计规模仅约2.97亿元,其中唯一的主动型产品东吴双三角两类份额仅约2.12亿元;公司同时拥有16只混基,但合计的规模不过32.74亿元,平均单只产品规模也仅约2亿元。

具体单只基金来看,三季度规模最大的产品为东吴嘉禾优势,但其规模也不过5.31亿元;东吴国企改革与东吴新经济的规模最为迷你,其中前者规模约0.18亿元,后者规模约0.25亿元。究其原因,产品规模的不济或许和业绩不佳有着直接关系。如东吴国企改革成为今年公司权益阵营的最短板,开年迄今的净值增长率仅为-1.33%,排名公司垫底。

但《红周刊》记者也注意到,东吴基金今年部分相对表现不错的产品,业绩似乎对产品规模的帮助也不大。如公司权益产品中暂居首位的东吴行业轮动,开年迄今的净值增长率已经达到51.06%,其在同类720只基金中排在第129位,但是基金的规模却仅为3.71亿元。对比分析,一季度末、二季度末时东吴行业轮动的规模分别尚余6.23亿元和6.05亿元,因此该产品的规模似乎是随着业绩的走高而节节下降。

分析来看,该基金目前的最新净值为0.69元,同时累计净值约为0.77元,如果行业轮动的投资者从产品发售持有至今,其目前应该还是亏损的状态,在接近解套之时,很多投资者会选择越涨越卖的操作。

国企改革基金年内负收益

明星基金经理业绩未见起色

具体到权益产品的投资来说,综合《红周刊》记者的采访,东吴国企改革基金开年迄今负收益和明星基金经理彭敢所管产品业绩平平,成为遭人诟病较多之处。

东吴国企改革基金此前已经在连续两个自然年度的净值增长率为负。从三季度基金的十大重仓股来看,除去在中国石油上保留了4.93%的仓位外,在其余9只重仓股上均仅仅持有约0.01万股。基金某种程度上的好坏表现或许系于中国石油一只股上了。但是截至11月13日收盘,开年迄今中国石油的股价涨幅仅约-20.74%。但对比上一季末的重仓股来看,基金经理在第三季度其实是作出了较大调整的。二季度末时,基金的重仓股仅为7只,依次分别为神华、上汽、中煤能源、农行、中铁、中铁建、中车,当时的持仓量也仅分别为0.1万股,未见中国石油的身影。第三季度,基金经理换了一种操作思路,仍然未见成效,该产品的规模从二季度末时的0.23亿元进一步缩至0.18亿元。

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几位基金分析人士均指出,这只基金长期的资产配置重心并不在权益资产中,大部分资产还是在银行存款中,但是因为基金规模较小,股票的表现也直接影响到了基金业绩。“规模太小的基金分析其持仓没有意义,因为它需要面对净赎回,必须保持基金的流动性,基金经理再看好市场也只能买流动性高的大盘股。”庄正则强调。

值得注意的是,该产品自成立以来,曾经先后经历过了四位基金经理,目前其由基金经理付琦和周健所共同搭档联袂管理。但今年五月挂帅的周健实际上是二度掌舵这只产品,不过,一位基金经理重新挂帅同一只公募产品的现象并不多见。从业绩看,他于2016年2月到2017年4月管理这只基金时的任职总回报为4.17%。而重新掌舵不到半年的时间,任职回报已跌至-5.55%。

除去付琦和周健外,在目前公司基金经理团队的19人中,实际掌管权益类基金的基金经理约有10人,多于固收类产品基金经理。从圈内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而言,昔日宝盈基金的投资总监、位列四小龙之一的彭敢自然当仁不让。但对比宝盈时期的业绩和东吴时代的成绩,可谓冰火两重天。昔日宝盈时代,除去一只封闭式基金外,他所管理的开放式基金悉数取得了30%以上的任职回报,其中两只产品的任职回报更是实现了翻番;如今他管理两只东吴系产品也基本有两年的时间了,但两只产品迄今的任职回报均录得负值。以东吴嘉禾优势精选为例,该产品去年在Wind 576只同类基金中仅排在第403位,今年目前在720只同类中排在第552位,均排在同类产品中的后1/3之列。

从基金三季报来看,当季彭敢对重仓股进行了大面积的调仓换股,只有常熟银行和凯美特气依然位列十大重仓之列。不过,除去东诚药业外,其当季调入的重仓股基本在四季度以来呈现回调走势,例如科伦药业一直处于下降通道之中。“他以成长型投资风格闻名,去年泥沙俱下的行情下,重仓成长的策略明显失效,今年一季度是适合其风格的,以东吴双三角为例,一季度也通过对传媒、计算机等板块的配置获得不少收益,但是在二三季度的调仓换股中出现了失误,并未踩准踩准市场节奏,例如二季度的金固股份、凯美特气,三季度的特锐德等。”王骅分析指出。

量化、固收产品问题浮出水面

就即将卸任的总经理王炯而言,其是从基金经理一步步“上位”的,当初其将掌舵的东吴双动打造成公司的旗帜性产品,后来又升至公司投资总监的位置。但或许也跟她成名于权益类产品有关,东吴近年来的产品线建设也存在着明显的短板。

来自Wind资讯的统计表明,东吴旗下目前19只权益类基金的合计规模约为35.71亿元,同时10只固收类基金的合计规模约为130.85亿元,其中单只产品规模最大的为东吴增鑫宝分级,该产品AB两类份额的规模合计约为67.42亿元。从两大类产品的规模对比和单只最大规模的固收产品来看,东吴在排名靠后、普遍靠货基冲规模的中小基金公司中都是较弱的一家。

当然,东吴或许也有苦衷。就公司旗下债基来看,公司目前仅有两只分级债的A类产品规模突破10亿元。从原因看,综合《红周刊》记者的采访,实际这或许某种程度与东吴债券基金踩雷有关。今年稍早时,东吴旗下包括鼎利、鼎元、优信稳健债等五只产品因为踩雷“16信威01”导致业绩大损,似乎时至今日,部分产品的元气仍然未能恢复。以其中的东吴鼎元双债A为例,截至最新收盘,东吴鼎元双债A在490只同类基金中排在了第489位。

对此,王骅分析指出:“虽然今年以来债券违约有常态化的趋势,但是公募基金出现踩雷事件对基金净值以及公司信誉损伤很大。”

除分级产品外,量化基金似乎是东吴这几年唯一发力过的创新产品了。官网显示,东吴目前的量化基金是安享量化、安盈量化、安鑫量化和智慧医疗量化策略。从规模而言,其中最大的一只也不过是2.81亿元。进而从四只量化基金的年化收益来看,其中两只产品的年化收益为负,而其中表现最好的是东吴安享量化,但是其年化7.06%的水平也仅位列同类中游。

综合记者的采访,问题或许主要出在量化模型所选股票与市场短期风格不匹配。“以东吴安鑫量化为例,基金在2018年的仓位较低,并一直延续到了今年二季度,随后逐渐增加仓位至五成左右,由于量化选股加大了对个股基本面业绩确定性及市场一致预期的权重,个股主要集中于各个细分子行业龙头;随着市场结构的演化,二三季度的市场热点集中于传统量化基金偏好的成长股中,这也导致基金业绩弱于同类。”有基金分析人士强调指出。■

(本文发表于11月16日《红周刊》)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