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泰柏瑞李晓西对话王德伦:医药消费等易诞生高质量成长公司

华泰柏瑞李晓西对话王德伦:医药消费等易诞生高质量成长公司
2021年01月20日 21:40 证券市场红周刊

红周刊 惠凯

精彩观点

大医药、大消费和消费升级、TMT,容易诞生高质量公司。

高估值≠贵。便宜不是买进的理由,贵也不是卖出的理由。

一部分投资者在寻找“低估值”,一部分投资者在寻找“可持续的业绩”。对低估值的股票,存在低估值陷阱的风险。有可持续业绩的公司涨幅大,而存在低估值陷阱的公司跌幅大,这可能是产生“股灾式上涨”感受的原因之一。

继续看好白酒板块,继续配置有定价能力、未来3-5年有确定性、持续增速达到10%-15%或以上的公司。

光伏和新能源电池行业,是长期赛道,但短期涨幅太大,估值需要时间来消化,同时业绩也需要时间来兑现。

2020年1月13日,在华泰柏瑞基金组织的“聚焦高质量,挖掘A股长期投资价值”的线上论坛上,华泰柏瑞基金副总经理、基金经理李晓西与兴业证券策略首席王德伦展开精彩对话。谈及2021年的A股市场,李晓西和王德伦都表示以谨慎乐观为主,如李晓西研判,2021年A股大概率还将以结构性行情为主,考虑到政策和流动性等因素影响,建议投资者重点抓住上半年的投资机会。王德伦预判,对2021年的A股,我们的态度是:整体谨慎,相对积极,震荡上升。

以下为文字实录精编:

2021年以结构性机会为主

抓住上半年市场投资机会

主持人:如何看待2021年A股整体市场的走势?

李晓西:2021年应该还是结构性行情,我对2021年的行情保持谨慎乐观。2019年、2020年,权益基金的回报很高,两年收益的中位数累计超过100%,这在过去是较罕见的。2020年的回报主要来自于我国政策层面的宽松与支持,在2020年我国实体经济部门杠杆率增长约30%的大背景下,年底政策层面也提出“不急转弯”,基于此,我个人预期2021年的投资回报率可能会比2020年有所下降,但上半年的行情应该优于下半年。考虑到2020年上半年经济尚未全面复产,基数较低,在此背景下,随着复工复产的推进,2021年上半年的经济数据会表现比较好。总之,我们认为首先要抓住上半年的投资机会。

王德伦:我也认同晓西总的观点——整体谨慎,相对积极,震荡上升。基本面来说,(从现金流折现的角度分析)分子端,企业的业绩会不错。2021年是后新冠时代首个完整的恢复年度。国际上,也是满血复活的一年,预期生产会全面复苏,特别是美国的经济刺激计划,基本面有很强的向上驱动;从货币面和流动性来说,尽管今年的货币支持力度弱于去年,但我不认为2021年会有太大的通胀风险,所以维持“不急转弯”的判断。而且看流动性,股市的流动性强于整体经济的流动性,各路资金、特别是居民资金持续涌入股市,外资也很热情,2020年全年流入超2000亿;情绪面和风险偏好也在温和的向上走,而且一些风险因素、比如美国大选也在向好的方向转变。

2021年的风险什么时候可能会出现?我认为在年中,早的话二季度可能就会出现苗头。比如,信用风险的暴露,特别是欧洲的债务风险;美国新任总统上台,美国可能有加税政策出台,势必会加大美股的波动,进而冲击国内。

李晓西:我们判断,2021年指数全面大涨可能较难,大概率还是以结构性行情为主,同时行业和个股投资机会比较多。回顾过去,即便在市场行情不太好的年份,仍然有一些个股或行业累计涨幅大幅跑赢指数。因此,在我国经济稳步复苏的过程中,我们预期市场上存在持续的结构性投资机会。

关注高质量成长公司

大医药、大消费和消费升级、TMT领域机会多

主持人:晓西总特别强调高质量的投资理念,请您具体谈谈。

李晓西:我们的投资理念包括三点——成长、质量、估值。

“成长”:企业增长是基金投资回报的有源之水,有本之木。投资归根结底还是要赚企业业绩增长的钱。

“质量”:在我们的投资体系中,质量是最重要的。没有质量的企业很难穿越市场周期或产生长期投资复利。类似于买房子,在相同价位我们一般会考虑质量不错、能够长期持有、保值增值的房子,规避豆腐渣工程。股票投资也类似,投资决策也要考虑质量、长期持有、投资标的是否能保值增值。

“估值”:主要起到“制衡”的作用。优秀但估值太高的企业也不具备高的投资价值,因为未来的投资回报很可能会大幅降低。对估值我们主要规避两点:估值泡沫以及估值陷阱。有些企业估值太低,可能因为存在财务问题、缺乏成长性或公司治理结构有缺陷,这种低估值其实是风险。

主持人:高质量公司有哪些特征呢?

李晓西:第一,上市公司具有较强的定价权。它是产品价格的制定者而非接受者,产品价格不容易受外界因素的冲击。例如即使面对2008年金融危机、2020年疫情冲击,有些高质量公司的产品或服务定价也不会受到大的负面冲击。

第二,企业盈利模式有很好的护城河。比如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我们买电脑的时候基本已经预装,这种模式就有很高的护城河;再比如国内的一些高端白酒、证券交易系统软件商的盈利模式都有很好的护城河。

第三,高质量公司还具有很强的盈利能力。即便是新经济公司,早期可以烧钱,但最后还是要把培育出的市场货币化,长期下来是有很强的盈利能力的。

第四,优秀的管理团队非常重要。好的管理团队在经营上具有前瞻性,投资项目有远见,对企业未来的长期发展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第五,公司治理结构很重要。例如某些治理结构很差的上市公司,大股东把体外资产高价出售给上市公司,侵犯了其他股东的利益;再比如,会计师和审计机构对报表有非标准无保留意见。具备这种特征的公司,我们在投资过程中会尽量规避。

第六,核心竞争力。荷兰阿斯麦公司生产的最高端的光刻机具备核很强的核心竞争力,很难找到替代厂商。

主持人:那高成长和高质量公司如何区别?

李晓西:高成长公司,特征之一就是短期的高增速。例如一些商业模式为项目制的公司,项目进行时业绩高速成长,但项目做完后,下一个对公司业绩有实质影响的项目是不确定的。体现在股价上,这类公司波动就会比较大。高质量的成长,意味着可持续的成长,而不是高成长,股价波动也相对较小。

主持人:那您觉得哪些行业容易诞生高质量的公司?

李晓西:大医药、大消费和消费升级、TMT,有不少高质量的公司。另外,一些集中度提升的行业,也有一些高质量的龙头企业。

王德伦:质量是长期投资复利的必要条件。我们看过去百年的美股表现,表现最好的细分板块就是科技、医药和大消费。芒格也曾说过:“去鱼多的地方捕鱼”。所以我们一定要选择好的行业。

另外即便是传统产业,甚至一些被大家长期忽略的板块,内部也在发生着很大的变化。比如制造业、工程机械、周期性行业、涂料、建材、水泥、汽车等,行业的竞争格局快速重塑。总的来看,经济从高增长向高质量切换,企业的逻辑是“在行业中获得更大的份额”,那么治理稳健的头部公司是最大的受益者。

主持人:2021年机会很多,但坑也很多,比如医药、消费的估值已经太高了。

李晓西:首先高估值≠贵。这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某个行业估值高,是站在当下的时点来看的,从未来五到十年的长期维度来看,很多看似当前估值较高的A股公司,长期估值并不高。我们看海外的优质消费类公司,估值也都不低:例如雀巢,增速已经很低了但估值也并不便宜。反观国内的消费类公司、医药和医疗服务公司,很多在未来3-5年都能保持15-20%的增速,明显快于国外的同业,长期看对估值的消化能力也更强。

其次,美国2008-2009金融危机以来,海外的债券收益率持续下行,国外的一些国债甚至出现负利率的情况,这意味着折现率下降,相同的企业现金流贴现回来,估值就会显得更高。

最后,一些低估值的公司里面存在估值陷阱。那些存在估值陷阱的低估值公司,企业的终值可能并不存在。而高质量公司的终值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应该还是存在的。这也是低估值公司和高质量公司最大的区别。比如煤炭行业,在美国能源板块中的占比持续下降。十多年前,美国的煤炭上市公司估值就很低,目前估值还是很低;相对而言,新能源板块的绝对规模和市场占比一直在上升,盈利能力和估值也在提升。

目前确实有部分高估值上市公司出现了泡沫迹象,这类公司我们会尽量规避。

拥抱业绩、远离低估值陷阱

才能回避“股灾式上涨”

主持人:便宜不是买一个股票的理由,贵也不是卖出一个股票的理由。

王德伦:关于高估值现象,我来罗列一组数据:2020年全球股市的涨幅都不低,16个主要经济体的股市中,13个股市的估值已经达到历史区间上部,相比之下,A股和港股是极少数估值仍在中位数的市场。

李晓西:美股的估值几年前就已经钝化,持续多年居于高位。关键还是要看业绩是否有消化估值的能力。比如美国上市公司雅诗兰黛,在过去十几年估值一直处于高位,但投资回报大幅跑赢标普500指数。因此我们首先还是要挑有业绩支持的、能经久不衰的公司。

王德伦:美国的标普500、德国DAX30,平均估值也都在30倍左右PE。有人会说,A股中低增速的大金融太多,拉低了长期增速。但我们再看日本估值,经济增速非常低,但估值并不是很低。目前中国经济还能维持中高速增长,对相对高估值的消化能力也应该更强。

主持人:而且沪深300的结构也一直在优化。

王德伦:A股美股化是市场成熟的特征,具备如下特点——牛长熊短,头部公司跑赢其他公司,市场对成长性和确定性给出更高的溢价,市场波动率降低。

从市场驱动力来看,A股也在发生变化。政策越来越完善;投资者也在变化——机构化、国际化、公募化,市场参与者更加成熟;上市公司也在变化,更多的聚焦主业、聚焦于长期发展;监管也在向着科学化、现代化的方向变革。

主持人:最近A股指数上涨,但个股下跌的情况很普遍。大家怎么看待“股灾式上涨”?

李晓西:一部分投资者的核心投资逻辑是“估值”,喜欢低估值企业,对于估值较高的公司基本不参与。而另外一部分投资者包括一些外资,投资逻辑的核心是“可持续的业绩”。这也是产生“股灾式上涨”的原因。长期来看,业绩才是股价上涨的最主要驱动力。重视业绩的那部分投资者更有可能捕获到业绩可持续成长的企业,包括白酒行业过去几年的收入和利润增速基本在10%以上,不少医疗服务领域的上市公司甚至达到了15-20%的持续增速,这类企业同期投资回报大幅跑赢市场。

单纯的低估值只是短期逻辑,没有业绩支撑,低估值的炒作很难持续。

王德伦:还有另一个原因——上市公司越来越多,目前已有4000多家上市公司,特别是注册制实施后,公司数量还在快速增加。如何挑选高质量公司?这是个技术活,需要庞大的团队,多个行业研究员和调研员密切配合。相对来说,对个人投资者的要求就越来越高了,也才会有“股灾式上涨”的感受。

李晓西、王德伦:所以还是要买基金(笑)。

主持人:那么对于华泰柏瑞即将发行的质量领先混合型基金的建仓策略,晓西总有什么想法?

李晓西:稳扎稳打,在控制回撤的基础上,根据市场情况,逐步加大仓位。

继续看好白酒板块有定价能力的公司

港股分化大但投资机会日益凸显

主持人:对于新能源、白酒、光伏,2021年会怎么演绎?

李晓西:继续看好白酒,也会继续配置有定价能力、未来3-5年有确定性、持续增速达到10%-15%的公司。光伏板块是不错的长期赛道,但短期涨幅太大,估值可能需要时间来消化,同时业绩需要时间来兑现。新能源板块中细分的电池行业龙头企业,长期有一定投资机会。

王德伦:新能源、白酒、光伏,都是很好的赛道,堪称中国最好的产业之一。即便短期有波动,拉长3-5年,机会仍然很大。而且未来投资机会也会扩散,比如目前新能源车吸引了太多目光,但未来可能会衍生出智能行驶的投资机会。

主持人:刚也谈到了国际化。晓西总怎么看待外资对A股的影响?

李晓西:外资越来越多,投资者会更加理性;机构的专业化程度也会提高;市场波动会降低。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外资聚焦于投资高质量的公司并且较少参与题材的操作。

对市场来说,外资的进入也有助于提升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我们看到过去几年,优质个股持续上涨、较少回调。有人认为是抱团导致了这种现象,但机构投资者合谋抱团的可能性不大,而是基于基本面的逻辑,最后投资了这些有业绩支持的优质公司体现出来的一个结果。我们看港股,机构投资者是很少去投那些仙股的,这类仙股很多是缺乏业绩和成长性的。

回到A股,在优质头部公司持续增长的同时,财务有问题有瑕疵、非龙头的公司则可能会持续弱化。对于优质企业来说,更容易在市场融资,提升了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

主持人:大家怎么看待港股?

李晓西:港股分化很严重,其中医药、科技、消费行业的机会较大。而传统金融地产板块,不管是A股还是港股,在“房住不炒”的大逻辑下,行业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王德伦:港股我们一直看多,但分化非常大。值得注意的是,内地资金对港股非常追捧,2021年新年伊始南下资金就达到了500亿。而且,过去几年港股的监管改革力度也很大,诞生了不少投资机会。

(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做举例分析,不做投资建议。)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