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IPO|汇川物联IPO遭暂缓审议,背后“猫腻”《红周刊》早已预警

聚焦IPO|汇川物联IPO遭暂缓审议,背后“猫腻”《红周刊》早已预警
2021年01月21日 23:00 证券市场红周刊

红周刊 记者 | 王宗耀

1月21日晚间,据上交所官网披露的科创板上市委2021年第7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显示,汇川物联被首发被暂缓审议。对于汇川物联IPO的暂缓审议其实并不意外,早在2020年9月12日和19日,以及12月12日和19日,《红周刊》曾连发四篇重磅文章质疑其背后暗藏的诸多问题。目前来看,《红周刊》记者所质疑问题或许正是汇川物联IPO遭暂缓审议的核心所在。

欲知其背后被质疑焦点,欢迎点击以下文章链接:

质疑焦点一:专利问题

《红周刊》2020年12月19日刊发文章:《专利事项暴露汇川物联“隐秘”,三季度净利率不降反增有异常》

1、外购专利签署协议问题:《红周刊》质疑,汇川物联总共就13项发明专利,其中最核心的AI远程视频测量技术相关的发明专利有11项,但这其中只有3项为其自主研发并申请取得的,剩下的所有10项发明专利却均是依靠外购取得的。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企业发行上市申报及推荐暂行规定》第四条的相关条款发行人形成主营业务收入的发明专利(含国防专利)应当在5项以上,而汇川物联形成主营业务收入的发明专利只有3项,显然不满足科创板发明专利的申报资质要求。

上交所问询后,其法律意见书中表示,其与闽江学院合作双方是有签署具体研发项目合同的,且合同约定其中的“专利申请权”是归汇川物联所有的。

此后,其给出的解释则是“未就该等专利单独签署专项的项目开发协议或专利权归属协议”。那么,双方到底是签署了协议,还是没有签署协议呢?

2、独立研发问题:汇川物联的13项发明专利中,有10项为外购所得,而剩余的3项发明专利,其在问询函回复中相关表格中内容的表述,其剩余的3项发明专利取得情况均为“自主研发”,研发方式则均为“独立研发”。

《红周刊》记者查询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及多国专利信息查询网站发现:

(1)“基于双光同轴实现的远程测距系统及其测距激光点定位方法”据记者查询到的信息,前一项专利发明人中梁笃国和曹宁与中国电信上海研究院副总工及高级专家同名;而后一项专利中的发明人赖爱光,其为原福建省科协副主席、福建省光学技术研究所所长,也就是说,其也非汇川物联员工。

(2)名称为“远程测距终端、方法和系统”的专利的发明中人,有两人也不是汇川物联的员工。

那么,汇川物联上述专利所谓的“独立研发”一说似乎就有虚假陈述的嫌疑了。

质疑焦点二:企业性质问题

《红周刊》2020年12月12日刊发文章:《汇川物联将财务差错甩给联通、移动等运营商,公司性质上演“罗生门”,拿完补贴转身变脸》

汇川物联研发投入占比有点低,如果汇川物联属于软件企业,那么其是不符合科创板上市要求的。于是公司将自己归类于“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下的“物联网”公司,表示其已不适用《暂行规定》中关于软件企业的研发投入占比要求。

然而,实际情况又如何呢?

1、汇川物联对于“软件企业上规模奖励”的奖励却领到“手软”,报告期内,其有好几年都在领取软件业务收入“上规模奖励”。

2、对于只有软件企业才能申报的“支持上云补助”项目资金,汇川物联也一再领取。

3、根据福建软件行业协会网站披露的信息,2017年至2020年,汇川物联连续四年被评定为“软件企业”。

质疑三:大客户依赖严重,公司独立性不足问题

《红周刊》2020年12月19日刊发文章:《专利事项暴露汇川物联“隐秘”,三季度净利率不降反增有异常》

1、来自福建省三大通信运营商的主营业务收入占汇川物联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89.99%、97.18%、98.58%及97.92%;

2、汇川物联与通信运营商的整体平均分成比例逐年降低,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较上期平均分成比例降低幅度分别为5.14%、2.38%及7.56%。

显然汇川物联存在严重大客户依赖,其本身在经营上的独立性是明显不足的

另外两篇文章链接为:

《汇川物联专利靠“外购” 研发数据闹“乌龙” 有虚构交易嫌疑》

《汇川物联借应收账款计提 粉饰业绩;多版本财务数据下业绩 真假难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