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全球竞赛:俄罗斯“卫星”将投产,中国3家进三期临床,疫苗股还有第二波?

新冠疫苗全球竞赛:俄罗斯“卫星”将投产,中国3家进三期临床,疫苗股还有第二波?
2020年08月14日 12:55 每日经济新闻

219期  2020/08/14

新冠病毒传播的脚步与疫苗研发的进度仍在赛跑,A股市场上,人们对疫苗公司的盈利前景却已插上了梦想的翅膀!

昨日(8月13日),顶着"疫苗第一股"光环的康希诺登陆科创板,首日即大涨87.45%,收报393.11元/股,市值达到687亿元。有券商研报测算,仅在中国,新冠疫苗市场的整体利润就可能高达近900亿元。

近日,疫苗研发好消息频传。据新华社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8月11日表示,俄卫生部已首次对本国研制的一款新冠疫苗给予国家注册,他的女儿已接种,并且感觉良好。而据人民日报海外网援引俄媒消息,俄罗斯卫生部长穆拉什科表示,第一个注册的新冠病毒疫苗被命名为“卫星-V”(SPUTNIK V)。穆拉什科在8月12日的记者会上表示,首批“卫星-V”新冠疫苗将会在两周内生产完毕,并可投入使用。

事实上,针对新冠疫苗的研发竞备赛正在全球范围内展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在过去5个月,全球围绕新冠疫苗展开的研究有165个,而6个进入三期临床试验的疫苗中,有3个由中国研发。

不过,研发新冠疫苗还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过去50年里全球有44个新发现的传染病病原体,但仅有6个疫苗成功上市,成功率不足14%。

多款腺病毒载体疫苗领跑,有效性有多高?

近日,俄罗斯新冠疫苗研发进展颇受关注。

据新华社援引俄总统网站8月11日消息,普京当天在位于莫斯科州的总统官邸与多位俄政府官员举行视频会议时表示,这款疫苗由“加马列亚”流行病与微生物学国家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加马列亚”中心)以腺病毒为载体研制而成,“疫苗已通过必要检验,它能充分有效发挥功能,稳定生成抗体”。

据介绍,“加马列亚”中心这款疫苗属于腺病毒载体疫苗,一期和二期临床试验分别于7月15日和8月3日结束,达到了俄疫苗安全和有效标准。按计划,该中心将在本月启动为期5个月的三期临床试验,约2000名成年人参与。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俄罗斯“加马列亚”中心研制的这款疫苗之前,英国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公司合作开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AZD1222是全球最快进入三期临床的新冠疫苗,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与康希诺联合开发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也在6月下旬完成二期临床试验。

新冠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康希诺董事长宇学峰希望能开发一种起效快、保护性强、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两种机制都能起作用的疫苗,而腺病毒载体是适合新冠肺炎疫苗研究的技术平台。

8月8日,宇学峰在高瓴HCare全球健康产业峰会上透露,康希诺在1月下旬决定研发疫苗,用的技术平台是公司具备成熟经验的腺病毒载体,合作团队也是2014年起合作的“老朋友”陈薇团队。

康希诺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在6月完成二期临床,临床试验结果刊发在7月20日出版的《柳叶刀》上。宇学峰表示,康希诺在产品的工艺流程、质量管理、规则、生产制备各方面相对成熟,1月下旬开始决定开发疫苗,3月做完临床前评价进入临床,技术平台的价值非常重要。

他进一步谈到,康希诺在2012年~2013年时引入腺病毒载体技术平台,2014年埃博拉病毒在西非大流行的时候,开始与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成为团队合作,后来有产品顺利上市。2017年10月,二者合作的“重组埃博拉病毒病疫苗”获得新药证书和药品批准文号。宇学峰希望在应对新冠病毒上复制这一成功。他表示,团队在2013年就认识到腺病毒载体的优势,它能够刺激比较平衡的抗原抗体以及体液免疫,就是有抗体免疫、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平衡,而且安全性很好。

早期临床试验,一般只能检测出人体是否产生特异性抗体或免疫细胞,并不能真正看出疫苗是否有预防病毒感染的效果。只有三期临床试验数据明显表明感染率在接种疫苗的人群中出现了降低,疫苗才能获得成功

在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雁看来,没有得到三期临床试验结果,很难料定这个疫苗到底是有用还是没用。从康希诺公布的二期临床结果来看,注射比较高剂量的疫苗免疫效果会略微好一些,但同时副作用会更大。另外,如果人体曾感染过载体病毒,体内存在抗体,则可能攻击疫苗载体,降低疫苗有效性。

“出现极其严重副作用的情况现在还没看到,只是出现发高烧,如果接种人群扩大到1万人、10万人,会出现什么情况还不知道”金冬雁坦言,目前对疫苗的效果、副作用都需要继续观察。

对此,高瓴资本联席首席投资官、合伙人易诺青在高瓴HCare2020全球健康产业峰会上也谈到,康希诺二期临床数据显示腺病毒载体疫苗能够显著刺激T细胞免疫,预示此类疫苗如果有效,保护效果可能持续相对比较久。安全性方面,高剂量组出现8%三级(G3)发热(38.5℃~39.5℃),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但有效性仍需等待三期临床结果验证。

五种疫苗路线,谁最有希望?

除了领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新冠疫苗研发的技术路线还包括灭活疫苗、重组蛋白疫苗、核酸疫苗和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科技部在疫情暴发之初就布局了五条疫苗研发技术路线,并成立疫苗研发专班,指导重点项目研发。

易诺青谈到,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指标主要看三点,一是疫苗的保护效果,二是疫苗药效的持久性,三是疫苗的安全性

在5种技术路线研发的新冠疫苗中,灭活疫苗被认为最有望率先成功。此外,采取其他技术路线的新冠疫苗也相继有了进展。

金冬雁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个人认为,灭活疫苗有效性和安全性高,在这些疫苗中最“靠谱”。“灭活疫苗采用的是传统路径,大部分的病原体用这个方法做还是可以的,如果它都不行,其他的就更不行了。”

金冬雁向记者表示,核酸疫苗先天不足,到目前为止全球只有4款DNA疫苗产品获批用于动物,而动物与人的安全、有效性标准不一样,所以没有参考意义。DNA疫苗和mRNA疫苗的免疫原性比较差,可能只能防住重症,还是有很多问题要到三期临床,才能在足够多的临床患者身上进一步确定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最近有研究公布DNA疫苗的动物试验结果,就是只能大幅降低仓鼠体内的病毒载量,但不能完全阻止再感染。

三期临床“拦路虎”:中国没有受试者怎么办?

通常情况下,疫苗研发需8年~10年,成功率仅约20%。另有公开数据显示,在过去50年,有44个新发现的传染病病原体,但仅有6个疫苗成功开发上市,成功率不足14%。而进入21世纪,冠状病毒引起的传染病主要有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以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由于SARS和MERS疫情都较快得到了控制,针对相关病毒的疫苗分别止步于Ⅰ期临床试验和Ⅱ期临床试验,并未投入生产和上市。其中,SARS疫苗截至一期临床试验历时约1年4个月、MERS疫苗截至二期临床试验历时6年。

相较之下,过去短短5个月已有6种新冠疫苗进入临床三期试验,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研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在5月26日起纳入2000名受试者,预期于2021年7月揭盲。

中国也有3款灭活疫苗宣布临床三期试验。但就在这样的关键节点,中国疫苗团队遇到一个棘手的问题。三期临床试验需要在具有病毒感染的真实环境中测试,比较受试组与安慰剂组的病毒感染情况,并经过一个病毒流行周期的观察,方可得出结论。三期临床试验是评价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关键环节,而中国目前的新冠肺炎感染人数较少,不足以支持三期临床试验的开展

“现在没进三期的和已经进入三期的,都可能面临找不到满足条件的受试者的问题。现在中国哪有(那么多)病人?你跑到国外去做,这是史无前例的。”金冬雁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三期临床试验对受试者和环境的要求很高,必须是在疫情出现中等暴发的地方找合适的仍然对病毒易感受试者,还需要有足够的人数,“得找成千上万个人,所以非常不容易,在哪做都不容易”。

康希诺计划在海外进行临床试验。7月20日,康希诺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Ad5-nCoV)的二期临床试验结果已在柳叶刀杂志披露,结果显示疫苗安全,一针接种即可引起显著免疫反应,支持该疫苗进入III期有效性研究。宇学峰指出,目前Ad5-nCoV为应急使用,有效期一年,团队也在探索临床三期的试验可行性。因为中国没有受试者,必须要在疫区或者高发病的地区去做临床三期的有效性。

金冬雁认为,外界对于进入三期临床的新冠疫苗过于乐观,其实还是有很多不确定性。临床三期要选择中度感染的地区,选择受试者也很关键,比如中东地区很多人有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的抗体,对新冠疫苗有没有交叉反应,会不会影响对新冠疫苗的评价,都是未知数。很多疫苗可能存在的问题要等到三期临床后才能够陆续发现,才能在足够数目的不同类型接种者身上看出副作用。

他进一步强调,疫苗是给健康人群使用,最主要还是看安全性。另外,学术界非常重视ADE,即依赖于抗体增强的作用,就是在疫苗接种之后,产生的中和抗体浓度可能较低,中和作用不够,新的病毒来袭,没有中和作用的抗体会帮着病毒感染人体细胞。“登革疫苗就存在这种情况,虽然通过了所有的临床试验得到批准用于人体,但仍然发生疫苗在部分人群中有ADE(抗体依赖增强效应),导致不仅不能防止再感染,反而出现症状更严重的情况。”

宇学峰希望,康希诺多中心国际临床试验能够在全球多个国家进行,如果证明有效的话,实现疫苗注册。据他介绍,康希诺在5月就取得加拿大临床试验许可,当时计划在加拿大开展一、二期的混合试验,主要是针对两针免疫,以及在高龄群体中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希望这个研究结果直接滚动进入到临床三期。同时,康希诺也在与其他国家开展临床三期的合作谈判。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沙特卫生部于8月9日宣布,沙特与康希诺生物合作,启动公共卫生事件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将针对沙特5000名18岁以上的健康志愿者。目前沙特卫生部正着手准备在利雅得、达曼和麦加三个主要城市进行试验。

谈及新冠疫苗研发计划,宇学峰表示,康希诺接下来将做好三项工作:一是目前公司正在密切联系新冠疫情高发区的国家,拟开展国际多中心的三期临床试验以验证公司新冠疫苗的有效性;二是提高产能,加紧完成厂房建设,预计建成之后年产能将达到2亿剂量;三是不断优化生产工艺,同时继续对疫苗效力进行深入研究。

多个里程碑将至,新冠疫苗行情还有第二波?

虽然临床三期结果如何尚未可知,康希诺8月13日科创板首秀仍旧大涨87.45%,以393.11元/股报收。记者注意到,6月~8月,A股疫苗板块迎来集体大涨,翻倍股不断,堪称近三个月中走势最强劲的主线题材。智飞生物从80元/股出头上涨至最高的194.21元/股;沃森生物从43元/股上涨至最高的95.9元/股……

新冠疫苗渐行渐近的上市预期成为疫苗概念上涨的助推因素之一。自6月以来,多家A股上市公司相继披露涉及新冠疫苗的进展公告。

疫苗行情走的是逼空上涨,而逼空式上涨来自新冠疫苗商业化预期。西藏琳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王琳表示,疫情在全球蔓延,待接种新冠疫苗的人群构成庞大市场,相关个股的估值空间被打开。

新冠疫苗风口,未名医药是最先站在“风口上的猪”。科兴生物在5月披露疫苗进展,搭上风的未名医药就完成了一波从19元/股到34.1元/股的翻倍之路。6月,最早披露疫苗进展的西藏药业,股价更是走出三倍行情。而公告披露时,西藏药业的合作方斯微生物疫苗产品在中国尚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且尚未在该区域内开展临床研究相关工作。

最先被炒作的个股重新完成定价也在“由点到面”推动整个板块的估值重构。新冠疫苗信息和股价上涨形成正反馈,强化的炒作逻辑带动情绪高涨。近日,疫苗概念炒作的边际定价过程走到尽头——沃森生物近百亿成交跌停、超2000亿市值智飞生物跌停、前期走势强劲的康泰生物跌停……西藏药业股价从182.07元/股跌至120元/股左右,仅用了七个交易日。

那么,后续疫苗概念股能否再度走出上涨行情?王琳表示,是否有第二波行情,关键是新冠疫苗商业化能否完成业绩兑现。

即便是在今年6月~8月的新冠疫苗炒作中,行情中后期的板块逻辑已有分化苗头——拿到临床试验批证的个股股价涨幅更为可观。

国信证券表示,各个候选疫苗的临床试验启动、数据揭盲、申报注册、批准上市、大规模接种等一系列里程碑,都将成为股价涨跌的催化剂。随着时间的演进,真正受益的个股将逐渐脱颖而出。

市场对新冠疫苗前景的分歧在于,是低成本集中采购,还是完全交由供需结构的市场定价?这是低价疫苗和高价疫苗的区分。两种不同的新冠疫苗模式自然会有不同的证券资产定价逻辑。

国海证券测算,仅在中国市场,若接种率为80%且新冠疫苗被划分为二类疫苗,市场整体净利润将有望达到近900亿元。

王琳表示,商业化疫苗毛利率高,这一波疫苗行情也带动了针对狂犬等其他高毛利疫苗概念股炒作。《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最为典型的是次新股康华生物,其狂犬疫苗毛利率超过95%,公司股价从开板后最低的500元/股左右上涨至最高的近千元。而智飞生物2019年年报显示,其自主产品二类疫苗的毛利率超过90%。由此可见,高壁垒的疫苗是生物医药领域的一条黄金赛道。

另一关键问题是,即便新冠疫苗研发成功,其需求量将呈现爆发式增长,但业绩贡献恐怕将一次性兑现。国信证券认为,如果疫苗和抗体研发成功,新冠疫情终究会逐渐消散,疫苗和抗体的巨大市场也将会在两到三年内快速释放,随后逐步回落到较低的稳态水平。这对每家疫苗生产企业来说或将是一次性收益,并不像其他预防性疫苗、治疗性药物一样能带来持续稳定的现金流。

事实上,由于上市公司利润暴增,业绩起伏较大,就难以用常规PE对其估值了。此外,疫苗商业化也是产业的商业化,对产业链上下游不同层级产品的需求也将激增,比如上游原材料佐剂、辅料、玻璃瓶,中游的生物离心机,以及下游的冷链运输。早先英特集团的“七连扳”并非是空穴来风,冷链运输的逻辑就成为市场资金瞄准的方向。由此可见,相关个股估值仍取决于市场对其的理解。

记者手记|新冠疫苗研发要以安全性和有效性为重

新冠疫苗注册上市本是好消息,俄罗斯发布消息后却引来排山倒海的质疑,主要原因是这款疫苗没有进行三期临床试验,科学界对其安全性和有效性有所顾虑。

过去5个月,新冠疫苗研发以史无前例的速度推进。但根据记者采访了解的情况看,最快进入三期临床的牛津大学与阿斯利康联合开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预计在2021年揭盲,中国的3个灭活疫苗三期临床试验也还在推进中。而三期临床是验证疫苗是否对人体免疫有效的关键阶段,对受试者的要求和人数规模更高,更能检验出在此前试验中未能验证出的诸多问题。

迄今为止,新冠疫苗研发速度已经创造历史,但医学研究必须谨小慎微。无论资本市场如何“爆炒”疫苗概念,新冠疫苗研发关乎人类健康,务必保持一如既往的严格审慎,不应盲目追求时效,而要以安全性和有效性为重。

记者:金喆 张潇尹 胥帅

编辑:梁枭 何小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