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已成5G投资先锋 创投基金正抱团进场

运营商已成5G投资先锋 创投基金正抱团进场
2018年12月07日 18:16 每日经济新闻

12月7日,中国移动董事长尚冰表示,拟筹备设立首期100亿元人民币规模的5G联创产业基金,通过基金扶植和创新孵化,促进5G产业成熟发展。消息一出,立刻引发市场对运营商参与5G投资的高度关注,大家在讨论运营商资本助力5G商用落地的同时,也在思考产业资本如何穿越高投入、长周期投资的考验。不过,出于对该技术能为部分企业带来潜在定价权的缘故,产业资本围绕以5G为代表的信息技术产业投资规模和数量已趋各行业之首。

运营商已成5G投资先锋

围绕通信技术的升级换代,国内外运营商正在探索5G市场。12月7日,中国移动董事长尚冰表示,拟筹备设立首期100亿元人民币规模的5G联创产业基金,通过基金扶植和创新孵化,促进5G产业成熟发展。

分析人士表示,基于5G主体,通信行业未来存在三波大的投资机会,关键的第一步要靠运营商投资驱动,根据其资本开支的走势和结构变化来引导接下来的消费驱动和硬件升级。此次中国移动的资本动员,令市场再次聚焦信息消费新经济下的5G机遇探索。

据高通报告预测,到2035年5G将在全球创造12.3万亿美元经济产出,预计从2020年至2035年间,5G对全球GDP增长的贡献将相当于与印度同等规模的经济体。巨大的市场前景也在催化产业资本对5G产业链进行布局。

值得关注的是,不论产业链如何延伸,最关键的还是要在标准的制定上确立国际主导地位,所谓“三流企业看产品、二流企业看技术、一流企业看标准”就是在强调标准作为科技竞赛的制高点效应,而在5G标准的制定中,中国公司扮演着“引领者”的角色。

此前,3GPP(国际5G标准定义组织)确定华为Polar码为5G控制信道编码方案,这被认为具有里程碑意义。全国政协委员、工信部原副部长刘利华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5G发展方面,我们现在已经跟国际上技术先进的国家实现了并跑,个别地方我们希望能够领跑。”

事实上,5G标准的制定并不唯一,类似于此前从2G到3G、4G,国际上流行的标准并不苟同。如在3G时代,中国自主创新的TD-SCDMA成为三大标准之一,打破了由欧美主导的WCDMA、CDMA2000格局。同样在5G标准落地之前,有实力的公司仍在探索的路上“重金打造”。

今年9月,专业通信技术公司诺基亚就与欧洲投资银行(European Investment Bank,EIB)签署了一项高达5亿欧元的贷款交易。此次交易由欧洲战略投资基金(European Fund for Strategic Investments,EFSI)提供支持,该基金是欧洲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也称为容克计划,Juncker Plan)的关键要素。诺基亚将使用这笔款项进一步加速其5G技术的研发,也即下一代移动通信标准。

由此可见,运营商作为整个5G产业链的中游,正在通过通信和数据技术手段方面的创新向新标准过渡,或是出于技术可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原因,产业资本在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国金证券分析称,2018年是5G第一波投资浪潮的起点,运营商资本开支将于今年触底回升,有望于2019年开启新一轮资本开支上升周期,预计2020到2021年间,5G投资总资本开支有望超过8400亿元。

创投基金抱团信息技术产业

运营商角逐5G标准的另外一层含义是,“红利”属于领先者。不过,对于5G未来的投入成本,业界并不统一。由于中国在许多方面领跑5G已是业内共识,因此产业资本在对接5G生态链乃至整个信息技术产业的热情极高。

Wind数据统计,截至12月7日,在过去的一年中,创业投资基金对信息技术行业投资总额共计8691.65亿元,产业资本对接案例数量达到4913个,两项指标均居Wind所涉11个综合行业之首。即便可选消费行业具备抗周期性也排名第二,从2900.26亿元的吸金规模和1398起投资案例数量来看,均较信息技术行业有明显差距。

数据来源:Wind

机构抱团一方面可能来自于目前经济下行期间,应对金融市场“资产荒”的策略之举;另一方面或是对以5G基建带动新经济发展抱有期待。某大型PE投资总监在同记者交流时就表示,5G为电信公司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定价能力回归。“相比无法将3G/4G货币化的时代,更少的监管和竞争压力、竞争更少的市场结构、定制化的网络‘片段’使得电信行业在5G时代重获定价能力。”

由此可见,未来随着5G商业化落地,相关产业或能够借势迎来利润的高增期,这也使得不少机构纷纷将目光转向以5G为核心的信息技术产业。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分析,我国三大运营商5G总投资有望超万亿,相较于4G时代增长超过60%。每个产业链环节的投资占比不同,其中通信网络设备占比最大,近40%,基站天线、射频、光纤光缆和光模块的投资占比分别为3%、10.6%、3.3%、4.6%。

在投资阶段上,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2013-2018年上半年,中国信息技术领域投资阶段主要分布在扩张期、初创期,占比分别是36.0%、26.9%;从投资金额看,扩张期企业占比最大,达到50.0%,其次是成熟期。

不过,对于5G及相关信息产业的投资并非没有争议之声,此前就有运营商专家指出,由于对传输系统、机房、基站等设施的建设会比之前4G的数量增加1.5到2倍,捱过高成本建设则是今后能否顺利推进的关键。

对此,投资界人士表示,切入信息产业投资的时机很关键。前述PE投资总监介绍说,信息产业的投资也存在周期性,固有需求产能周期与技术创新周期的叠加,使得研发投入不断被推高,“所以成熟的项目兼具估值高且研发投入大的属性,选择早期进场不失为一种投资策略。”

事实上,这也确实是很多投资机构在推行的办法。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在投资信息产业相关项目的轮次方面,2013-2018年上半年,投资案例主要分布在A轮、天使轮,分别为777起、533起,所占比重超过50%;投资金额相对集中在A轮、B轮、C轮,合计比重在40%以上。

可见,在机遇与风险并存的5G投资领域,机构谨慎之余还是立足价值积极参与。前述PE投资总监表示,以5G为代表的一批信息技术企业符合我国近年来重点鼓励支持发展的领域之一,特别是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出后,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也有了更多政策保障,未来相关投资案例数及投资金额均可能会保持持续增长。

每日经济新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