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三孩没交6.4万社会抚养费,村民2万多存款被法院冻结!当地解释…

生三孩没交6.4万社会抚养费,村民2万多存款被法院冻结!当地解释…
2019年02月12日 19:36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李彪    每经编辑:李净翰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

中国人不愿意生了。今年1月,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523万的出生人口,创下1962年以来的新低。

据国家卫健委官网,近日就有人大代表建议对生二孩家庭给予奖励。对此,国家卫健委答复称,

“您关于对符合条件并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奖励的建议,反映不少家庭现实的呼声。采取经济手段可以在一定程度减轻很多家庭的经济顾虑和压力,刺激生育意愿。但能否直接给予二孩家庭奖励,仍需要做进一步的研究测算和政策论证。”

这边国家还在为鼓励生二孩,提高生育率操碎了心,一些生了三孩的父母却在为高昂的社会抚养费而发愁。近日,山东的一对夫妇就因为没有按期缴纳6.4万元的社会抚养费,导致自己两万多元的存款被法院冻结。

图片来源:菏泽成武县法院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了解到,社会抚养费是我国在计划生育背景下,对不符合法定条件生育子女的公民征收的行政性收费,具有补偿性和强制性。2016年我国全面开放二孩政策,社会抚养费的存废一直是社会争论不休的热点。

未交社会抚养费致存款账户被冻结

2月10日,山东省菏泽市成武县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发布了题为“关于成武县原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申请执行王某华、刘某花社会抚养费行政征收一案的情况通报”的消息:

王某华和刘某花夫妇系成武县孙寺镇李庄村村民,于2017年1月5日违法生育第三个子女,成武县原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四十一条、《山东省人口和计划生育条例》第三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决定征收该夫妇社会抚养费共计64626元。

该夫妇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未缴纳社会抚养费。经成武县原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申请,2018年6月25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五十七条之规定,成武县人民法院作出(2018) 鲁1723行审136号行政裁定书。2019年1月7日,成武县原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向成武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成武县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10日立案执行,依法进行网络查控,对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及财付通余额共计22957. 86元进行了冻结。

这对夫妇因未按时缴纳社会抚养费账户遭冻结的案例也并非孤例。如福建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在2017年修改的《福建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中表示,

“对拒不缴纳社会抚养费的,卫生和计划生育行政部门可以通知有关机构将其违法信息录入个人信用征信系统。”

成武县卫计局政策法规科相关负责人12日对媒体表示,

“这件事之前在网上已经爆出来了,由于公众对于情况不是很清楚,认为二孩都已经放开了,质疑为什么还要征收社会抚养费。法院发布通报相当于把具体情况解释了一下,尽管有的地市出台了鼓励二孩的政策,但这与征收三孩社会抚养费并不冲突。”

社会抚养费征收有一定弹性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

相对于王某华和刘某花夫妇,紧邻成武县的某县村民方华(化名)感觉社会抚养费已经离自己远去了,她在2017年迎来了自己的第三个小孩,目前小孩两岁,并未缴纳过社会抚养费。

方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自己生第三个小孩后,政府并没有来进行超生罚款。虽然二孩政策放开了,但是,很多人生二孩的积极性并不高,当地对计划生育的管理实际上已经放松了,不仅没有政府来找自己要求缴纳罚款,周围也没有听说有被罚款的情况。

随后,记者致电方华所在县的卫生健康局,该县卫生健康局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得比较委婉,她称,目前按照国家政策的话,正常情况下是不能生第三个孩子的,国家没有出台政策放开三孩,违反计生政策的话,是要罚款的。

该工作人员说:“(如果要生三孩)那是你自己的事,但是,国家还没有放开三孩。”

对于方华生了三孩而没有罚钱的情况,上述工作人员称,有病胎或再婚家庭的话,可以提交申请,如果获得批准并发证的话,是可以生第三个孩子的。但国家规定是要交社会抚养费。

记者核实发现,方华并非属于有病胎或再婚家庭,也没有申请并获得过准许生育三孩的相关证件。

河北省某地卫健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介绍,目前,当地不符合计划生育邀请生育三孩的话,是需要缴纳社会抚养费,但是,没有出现分配征收社会抚养费任务的情况。

社会抚养费征收问题多

近年来,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成为了不少地方政府的难题:

2017年6月,发表在《光华时报》(现更名为《江西政协报》)的一篇文章就指出,峡江县社会抚养费征收却举步维艰,形势严峻。2014-2016年,全县实际征收社会抚养费分别为2695.7万元、1297.3万元、162.5万元,呈断崖式下降。

去年5月,大冶市审计局的吴梦莹和秦丽雯在题为《莫让社会抚养费变成“鸡肋”》的文章中表示,当地社会抚养费征收存在多种问题:

一是执法程序不合规。当地在岗计生工作人员227人,仅2人持证上岗。

二是社会抚养费征收不到位。2016年元月至2017年12月,当地违法生育多孩应征收例数576例,应征社抚费5826万元;实际已征例数230例,已征社抚费1496万元,占应征例数和社抚费的39.93%、25.68%。根据现行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第一年首征率应不低于40%,所在县的实际首征率仅为18.3%。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

2013年9月国家审计署公布的全国9省45个县社会抚养费审计报告,则暴露了社会抚养费管理中更多外人不知道的秘密。

审计报告显示,从2009年到2012年间,这45县向征收单位和计生部门违规拨付的社会抚养费,总金额约达16.27亿元,占总征收额的约60%。同时,45县未按规定上缴国库的社会抚养费金额,不少于31941.65万元。

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包括:未按规定上缴国库、擅自挪用资金;违反原国家人口计生委“杜绝按比例返还社会抚养费”的规定;违规下达征收任务。其中按照比例向计生部门和征收单位拨付计生经费的做法相当普遍。部分县向乡镇返还的比例,最高达到90%。

这一做法,直接导致社会抚养费的征收与基层计生部门自身的收入福利挂钩,客观上加剧了基层计生工作在催缴社会抚养费中采用暴力手段以达到目的的现象。甚至在一些地方,基层计生工作人员为了收到更多的社会抚养费,不惜“放水养鱼”,鼓励群众超生,然后再征收社会抚养费。

不利于增强生育意愿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了解到,二孩政策开放以来,全国30个省份修改了计生条例,其中20余省份明确了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但并未取消社会抚养费。

2018年7月5日,河南柘城县召开了社会抚养费征收工作动员会议并表示,“社会抚养费由县卫生计生委或县卫生卫生计生委委托乡(镇)人民政府和街道办事处征收,征收人群主要面向全县三孩以及以上家庭”,“征收标准为夫妻双方上一年度纯收入的三倍,可一次性缴清,若经济能力有限,可分期缴付,但不可超过五年”。

此事在社会上引发热议后,当地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

“之前确实有针对三孩征收社会抚养费一事,但目前只是停留在宣传发动阶段,还没有进一步真正在社会范围内征收。即便是真正实施征收,也是会以做工作为主,在能力有限的情况下,我们会分期进行征收。”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国家统计局今年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新生儿数量比2017年减少了200万人,相当于2017年全年出生人口的12%左右。再将历史刻度拉长,2018年1523万的出生人口,也创下1962年以来的新低。此前各地父母生育二孩的意愿已基本释放完成,成为影响人口表现的重要因素。

制图:每日经济新闻(数据来源:Wind)

需要指出的是,2016年我国开始推行“全面二孩”政策,当年新出生人口数即回升至1786万人,创下2000年来最高水平。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冯俏彬此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采访时表示,“全面二孩”政策对经济的刺激效果是存在的。首先是刺激消费,比如说一个家庭多生了一个孩子后,对婴幼儿用品的需求会大幅度增加。家庭人口增多以后,会产生改善居住环境、小房子换大房子的需要。此外还可刺激围绕孕期、哺乳期产生早期教育、抚育的整个产业链。所以说二该政策可以进一步挖掘消费潜力,效果比较明显。

而在当前的人口发展背景下,计划生育政策是否需要继续推行也已引起了社会的热议。

今年2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布了于2018年9月25日成文的“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1949号建议的答复”,针对代表提出的“关于全国人大删去所有法律中各种有关‘计划生育’的内容”,国家卫健委答复称:

“2018年3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保留‘国家推行计划生育’等相关表述。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等法律均根据宪法制定,不宜立即全面删除‘计划生育’内容。”

北京大学陆杰华教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采访时称,从国家现有的计划生育政策来看,是不允许生育三孩的,国家出台鼓励生育政策也是在全面二孩的前提下,按照现有法律规定生三孩肯定是需要缴纳社会抚养费的。

“现在正处在生育政策调整完善的阶段,相关部门也在关注人口出生率的变化,从今年的人口出生率来看,未来3-5年时间可能就会全面放开生育政策”,陆杰华说,个人是希望尽快全面放开生育政策,实现在法律的尺度下自有生育。

每日经济新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