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快手收购1年后重回二次元赛道 A站重金扶持UP主

被快手收购1年后重回二次元赛道 A站重金扶持UP主
2019年08月15日 23:50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许恋恋 温梦华    每经编辑:杜毅

A站回来了。

在发出那句“我想再活500年!”一年多后的今天,A站重新站在了二次元的赛道上,而这次,身边多了一个金主——快手。

作为曾经最早的ACG圣地,如今大家说熟知的“鬼畜”“金坷垃”等最初都起源于A站。12年前,以动画连载为初始形态的AcFun在武汉建立。在漫长的成长中,A站被不断地“颠来倒去”,经营者换了一茬又一茬,A站和后来居上的B站的差距也越来越大。2018年,12岁的A站终究走到了濒临死亡的至暗时刻。

拯救A站于水火的是快手。2018年6月,快手完成对A站的收购。在被快手“拯救”后,A站进入了长达一年的沉默期,直到今年再次整装待发。

重回大众视野的A站的确发生了一些变化。更好用了,页面有了新的变化,视频播放不卡了,新用户的涌入更是带来了久违的热闹。但事实上,变化远不止用户的体验,A站内部也正在经历一轮新的改变。在接受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媒体采访时,A站新任负责人文旻反复强调,A站“侧重UGC层面”,围绕内容生产一定是重心中的重心,商业化A站已经准备好,但要等待时机。

如今,经历了一年沉寂后,那句无数人熟知的“天下漫友是一家”重新被提起,12岁的A站将怎样重新书写故事,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从ACG圣地到去年曾濒临消亡

2018年算得上是A站的至暗时刻了。如今再回过头来看,老用户们依旧记得2月2日那天的心情。

那一天,A站官方微博发声:“我想再活500年!”并辅以泪流满面的表情。看似玩笑的一句话,却将这家成立十多年的老牌互联网公司的无奈和不甘心摆上了台面。而和A站的无奈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消息下面老粉们“爱你”“留下”“60年的约定呢”等的不舍。

作为很多人初识二次元的发源地,AcFun全称“Anime Comic Fun”,意即“天下漫友是一家”,这是A站当初成立的初心,十多年来被广大粉丝们看做是最有情怀的地方。

2007年,以动画连载为初始形态的AcFun在武汉建立,成为国内首家弹幕网。两年后,A站便因机器故障,连续一个月无法访问。也就是在那一年,A站老会员徐逸花了三天,建立了一个叫mikufans的临时站点,后来改名Bilibili,成为了如今A站最大的竞争对手。

同为二次元社区,但A站和B站却走出完全不同的两条路,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A站背后“领头人”的频繁变动。A站多舛的命途则从2010年初开始。当时,A站创始人之一Xilin以400万元的价格出售了A站,接手A站的是棋牌游戏平台边锋网络以及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陈少杰。不过,A站的新东家更加关注游戏直播业务,当时陈少杰在A站内部成立了直播业务板块,也就是斗鱼的前身。

2014年,陈少杰将A站转手卖给了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同年,奥飞娱乐入股A站。2015年合一集团成为A站新股东,并且再度重建管理团队,由孙旻担任CEO。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A站获得了软银中国资本6000万美元的投资,同时A站宣布莫然出任公司CEO,原CEO孙旻将出任总裁。但仅仅3个月后,孙旻便离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短短十年间,尚未实现盈利的A站背后的资本来了一轮又一轮,管理层已经更换了4代。

在获得软银中国资本的融资后,A站在2016年下半年还先后获得了华策影视、中文在线的融资。当年8月,华策公告称拟向A站增资5000万元,投资完成后持股比例不低于2.7%;而年底时中文在线则以2.5亿元的增资认购价款认购A站约183.8万元新增注册资本(即认购标的公司股权比例为 13.51%),按此估算,2016年底时A站的估值约18.5亿元。

与此同时,A站交出的成绩单也不尽如人意。中文在线公告显示,2015年A站营业收入近363万元,净利润则亏损1.13亿元;到了2016年前三季度,A站营业收入不足百万元,净利润则亏损1.46亿元。

2018年,在经历了数次宕机、管理层不稳、CEO频繁更迭、融资困难等一系列危机后,A站在2月发出微博消息后便陷入了沉默。

直到4个月后,市场给出快手并购A站的消息。随后10月的时候,A站的用户们在新番《佐贺偶像是传奇》中打出“欢迎回来!”这样的弹幕。最终,《佐贺偶像是传奇》创造了2500万播放量。

“8年ACer现在还是习惯性每天打开看,期待A站再一次崛起,希望A站一直在,我期待A站的回归。”一位A站老用户留言表示。

补完短板重金扶持UP主

虽然命途多舛,但不可否认A站在二次元群体中的影响力,快手收购A站时,根据2018年A站股东中文在线披露的公告估算,当时A站的估值约为10.3亿元。

一年了,A站复苏了吗?

“其实A站的规模是略有缩小的,我们人数是删减的,比以前要少很多。”文旻告诉记者,因为整个快手体系是一个中台化的运作方式,很多产研部分A站就不需要这么多人,“集团可以承担很多工作,A站的人力更多的是放在做内容的维护、UP主身上。”

这一年来,A站所做的工作主要是补窟窿、补短板,被快手收购后,一方面A站有了资金,另一方面,借助快手的算法和技术支撑,在快手的支撑下,A站的精气神渐渐回来了。

今年ChinaJoy期间,久未露面的A站展区人气颇高,不少人带着AC娘标志性的包子头发箍穿梭在各大展区。但是A站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第一步,A站开始重视UP主。这是A站曾经失之交臂的战场,8月4日,A站超级UP主扶持计划,宣布未来一年将拿出5.7亿元资源奖励扶持优秀UP主,包括UP主站内所获得的打赏扣除运营成本后100%归UP主所有;符合原创视频标准、有效播放量大于500即可享受流量分成;优质视频内容连续上榜、最高半年可获30万元奖励等。

打赏100%归UP主所有,这种“不计成本”的方式,体现了A站队UP主的支持力度前所未有。因为有了UP主的足够内容支撑,A站才能做好社区。文旻自己还定了一个小目标,就是每个月打赏UP主至少要花出去5000元。“‘年轻、硬核、宅’这三个关健词是我们对A站文化属性的定位,希望硬核UP主可以来A站。”

但对UP主,B站也同样重视。A站能否从B站手中抢食?有行业人士对每经记者表示,A站有孵化UP的能力,但此前A站不重视UP主,导致人员流失,现在重回战场,A站是有机会的,毕竟二次元赛道很大,不会一家通吃。

文旻不避讳说起过去A站在补窟窿,因为A站此前确实出现过不少问题,比如老旧的弹幕系统需要重构等。A站伴随着中国二次元行业的发展,遇到了困难,但是12年某种意义上是一种轮回,希望A站有新的开始。

文旻表示,内容储备是A站接下来的发力重点,包括版权内容、OGC、PGC、UGC四个方面。版权内容方面,A站将引进目标定在了“硬核”上,即制作精良并附有技术含量的内容。OGC方面,是与垂直领域的头部内容生产商进行合作;PGC方面,选择与大的垂类、自媒体进行联合制作。UGC方面,除了扶持计划,A站为签约UP主增添了额外激励,包括产品支持、流量倾斜、快手二次元等。

A站+快手能否擦出新火花

第一次公开接受采访,文旻被问到的一个高频问题是,A站未来将如何与快手合作。一开始被收购,很多人调侃这是“土味二次元”的结合,现在看来,快手给A站提供的不仅是资金和技术,还有快手本身用户群里庞大的二次元群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快手提供的主要是中台服务,内容上并没有打通。“内容是否会打通其实取决于需求,因为这个事情在技术上没有任何难度,我们现在在账号层面上已经可以通过快手账号来登陆A站。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特别深地去打通底层。”文旻表示。

A站新的掌舵人文旻,在内部不仅负责A站,同时也负责快手的二次元业务。可以说,某种意义上,A站和快手二次元,实际上是一个团队。

快手对二次元感兴趣,一边是向外抓住年轻群体的内在需求,另一方面则是对内为快手用户群里的二次元群体服务。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快手上已经累积了4000万的核心二次元用户。

伴随A站的复苏,未来很大程度上会承接快手对二次元的野心。据了解,快手二次元是快手今年下半年重点发展的垂直品类,A站将联合快手的资源为签约UP主提供接触品牌商的渠道,未来植入、贴片、代言、电商、直播等都可以成为UP主变现的机会。快手二次元也会推出国漫扶持计划。

而对于A站来说,本身的商业化也备受关注。毕竟后起的B站已经上市,虽然依然在亏损,但营收水涨船高,尤其是游戏业务,2019年一季度,B站游戏业务收入8.7亿元。

目前来看,A站主要是倾向UP主和内容建设,属于仍在投入的阶段。不过文旻认为,输血是一时的,A站商业化已经准备好了,但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时间去做,当A站的内容增长量翻3-4倍,内容消费翻10倍,内容生态建设已经完成70%的时候,商业化操作才有可能启动,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基本的逻辑就是你要去推你的社区可以承载多少有价值的UP主,它们可以吸引到多少有黏性的粉丝去倒推你的商业化。”文旻补充道。

每日经济新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