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纾难:待解的困局,流水的CEO

日产纾难:待解的困局,流水的CEO
2019年10月10日 11:44 每日经济新闻

日产又换帅了。

从2018年末至今,不到一年的时间,日产经历了从卡洛斯·戈恩到西川广人,再到内田诚的“掌门人”轮换。

10月8日,日产新任CEO人选尘埃落定,现年55岁的内田诚接棒西川广人成为日产新的“掌舵者”,而这距离西川广人宣布辞职恰好一个月。

此外,三菱汽车首席运营官阿西瓦尼-古普塔(Ashwani Gupta)将出任日产首席运营官,现任日产高级副总裁关润(Jun Seki)将担任日产副首席运营官,并向古普塔汇报。上述任命将于2020年1月1日前生效。

“董事会认为内田诚是推动日产发展的合适领导人,我们期待新的领导团队能够立即专注于公司业务的恢复和振兴,也期待古普塔和关润能充分利用他们的专业知识和经验来支持新的CEO。”日产董事会主席木村康(Yasushi Kimura)表示。

为什么是内田诚?

相较征伐半生、被视作业界传奇的戈恩和曾作为“反贪大将”、一时风头无两的西川广人,内田诚算得上低调。在正式官宣之前,内田诚并未进入日产CEO一职的热门人选。但是,这位“半路出家”进入汽车行业的新任掌门人,其实来头不小。

公开资料显示,内田诚毕业于日本同志社大学神学部,于2003年从日商岩井加盟日产。此后,内田诚曾任日产企业副总裁、采购负责人等职务。在被任命为CEO之前,内田诚担任日产高级副总裁兼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

有观点认为,内田诚之所以能够以“黑马”姿态成为日产新任CEO,与雷诺的支持不无关系。由于雷诺持有日产43.4%股份,对日产有着很大控制权,在日产管理层的任命方面也有着更多的话语权。正是基于此,与雷诺关系和谐,成为日产新任CEO的重要考核因素之一。

有媒体报道称,为确定新任CEO,日产董事会拟定了一份包含10多名候选人的候选名单,关润、内田诚等人均在候选名单之中。与内田诚相比,关润于1986年加盟日产,算得上是内田诚的“前辈”,两人都曾担任过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等职务。不同的是,关润于2014年1月~2018年4月担任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此后关润升任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高级副总裁,而其在中国区的继任者正是内田诚。

有分析认为,内田诚和关润职业生涯的快速提升与其在中国市场的“政绩”有密切关系。数据显示,在关润执掌中国区的2017年,日产在中国市场中的销量约为152万辆,占其全球总销量的26%。内田诚继任后,日产在中国市场的销量继续攀升。2018年,日产在华销量约为156.4万辆,占其当年总体销量近三成比重。

有分析认为,与内田诚有着不相上下实力的关润之所以最终出局,主要原因来自其与雷诺的关系。据媒体报道,关润此前在与雷诺董事长塞纳德会谈之后曾表示,自己与法国人存在分歧,甚至发生了争论。

日产纾难

虽然新的“领导班子”已经确定,但日产目前的处境难言安稳,业绩滑坡成为日产管理层更替频繁之外又一个棘手的难题。

数据显示,2019财年第一财季,日产全球销量同比下降7.5%至220万辆,净利润下滑95%。日产方面预测,2019财年净利润预计为1700亿日元,同比下降47%;全球产量预计缩减15%,这将是日产近10年来最大的一次减产。

不仅如此,今年7月,日产宣布到2022年前计划裁员约1.25万人,占其全球员工总数的10%左右。这意味着,内田诚继任后,需要快速理顺日产眼下的混乱局面,把日产重新拉上正轨。在木村康看来,日产将会继续推进中期事业计划,但不排除有战略调整的可能性。“我们希望到2022财年,日产的营业利润率能够恢复至6%。”木村康表示。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日产将对所有核心车型进行更新,并推出超过20款新车型,扩大电动汽车的销量,将自动驾驶汽车的销量提高两倍。“对日产来说,眼下最重要的是复兴计划,如何快速复元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指名委员会主席丰田正和表示。

今年6月,日产全面转向新体制,设立“指名”、“监查”和“报酬”3个委员会,3个委员会对公司的人事任命和薪酬制度拥有决策权,且半数以上成员以及会长均为社外董事,从而加强外部监督经营职能。

日产表示,公司章程的修改旨在建立一个高度健全的公司治理结构,明确规定监督审计职能与执行职能相分离,从而提高决策的透明度,以便迅速和敏捷地执行业务。

眼下,新体制确立,新的管理层也已落锤,日产能否快速解开困局重回正轨?

每日经济新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