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信不是“筐” 信息采集应有边界

征信不是“筐” 信息采集应有边界
2020年01月20日 23:40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评论员 边万莉

二代征信系统上线后,新版个人信用报告19日正式对外开放查询。作为“经济身份证”的信用报告,在借贷等金融领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征信,征的是反映信用状况的信息,主要表现为借贷还债的金融信息,目的也是为了解决金融借贷的信息不对称问题。

然而,征信体系发展到现在,显然出现了泛化趋势。比如,有人提出要将无偿献血、闯红灯等日常行为纳入征信系统,这就对征信边界有所逾越了。须知,征信不是个什么都能装的“筐”,信息采集应有边界。

一方面,信用报告信息采集要坚守为金融服务的定位。这在央行建立征信体系的初衷以及新版报告的变化中都可以体现。

2006年,央行一代征信系统正式运行,在促进金融交易、降低金融风险、帮助公众节约融资成本、创造融资机会、提升社会信用意识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更好地满足金融机构和社会各界的征信需求,适应金融科技发展趋势,二代征信系统应运而生。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支付司副司长穆长春曾撰文指出,“征信最重要的目的是落在经济层面上,是用于预测一个人在非即付并无抵押的经济活动中是否守约。”

不难发现,新版个人信用报告增加的信息依然都在金融借贷领域之内,如“共同借款”“循环贷款”“信用卡大额专项分期”“授信协议信息”“最近2年的逾期金额”等,这都是紧紧围绕着金融机构信贷风险管理需求来探索、改进的。新版个人信用报告更加全面展示个人按期还款信息,更为全面准确反映个人信用状况。对个人来说,按时还钱将能更顺利地借到钱,借钱不还的违约成本将会更高。归根结底,征信系统的信息采集源于金融数据,最终也是用于金融领域。

另一方面,二代征信系统上线之前,有人建议将无偿献血、闯红灯、频繁跳槽、公租房申请、高铁霸座等行为纳入个人信用报告。无偿献血及跳槽都是个人自主的选择,如纳入征信之中,会不会变成对个人的道德绑架?如果一个人就是不满足献血条件,就是在不断试错中寻找合适的工作呢?那么,这与失信又有何关系呢?至于闯红灯、霸座等行为,自然会有相应的行政惩罚,一事不二罚,何况有这些不良行为的人就一定信用有问题吗?显然,答案并不是肯定的。

征信体系建设与诚信社会建设并不是等同的,要防止失信行为认定和记入信用记录的泛化、扩大化。公众对于某些不良行为深恶痛绝的感受可以理解,但不必将事事都“装”到征信系统中。

征信信息采集应有边界,立足于金融,服务于金融,不应过界。事实上,央行征信中心对信用信息的采集一直持谨慎态度。如,公众广泛关注的水电费缴费信息是否上征信一事,最终就未纳入信用报告,这都是经过充分讨论、科学论证和民意采集的结果。

正如穆长春所言,征信系统也是金融基础设施的一部分,是一个公共产品,有很强的外部性,直接影响社会大众的隐私保护、信贷公平性等公共利益,应该本着“最少、必要”的原则进行信息采集、保存和加工,这样才符合公共产品的要求。

每日经济新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