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肯锡发布气候危机报告:30年内,气候危机所造成的社会经济影响将上升2到20倍

麦肯锡发布气候危机报告:30年内,气候危机所造成的社会经济影响将上升2到20倍
2020年01月24日 19:00 每日经济新闻

澳大利亚雨季将至。燃烧4个多月的森林大火,或许将走入尾声。

严重的“后遗症”已成为困扰澳大利亚的难题——据此前澳西太平洋银行评估,大火造成的损失约为50亿澳元,将使得澳国内生产总值下跌0.2~0.5个百分点。更具灾害性的是,据欧洲哥白尼大气监测服务称,澳大利亚大火已向大气排放约4亿吨二氧化碳。

从去年的加利福尼亚到亚马孙雨林、再到澳大利亚,森林大火造成的危害已无法忽视。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麦肯锡全球研究院联席主席华强森(Jonathan Woetzel)指出,虽然尚未发现气候变化与森林大火之间正向的因果关系,但不少人预测,更为频繁和剧烈的森林大火还将继续发生,而气候变化确实已经造成了干旱和高温压力。

但气候变化的危害远不止更多的山火。瑞士时间1月22日,麦肯锡在冬季达沃斯论坛上发布了题为《气候危机和响应:物理性风险和社会经济影响》的报告。报告对9个重点区域进行研究,结果显示,除了水灾、山火、飓风和高温等物理灾害外,气候变暖还将对全球食品供应系统、基建甚至金融系统带来改变。

全球温度30年内或将上升1.5至5度

自人类文明诞生后的超过1万年内,全球气候一直保持着相对的稳定状态。如今,这种稳定状态愈加证实被气候变暖所取代。

报告指出,自19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气温已上升了约1.1摄氏度,该速度超过了过去6500万年地质气候学记录。而若选取RCP8.5、即高排放情境进行计算则会发现,到2050年,全球多数地区的平均气温与现在相比还将上升1.5至5摄氏度。

温度上升影响的范围也在扩大。报告同样以RCP8.5测算了全球降水量可能发生的变化,结果发现,在中非、中国以及北美东海岸,2050年的极端降水情况均将比一百年前提升4倍,

气候变暖对经济社会造成的影响将是多方面的。

华强森指出,在报告对9种全球气候危机案例进行分析时发现,在未来的10年,气候危机所造成的影响将上升,且到未来30年这种影响还将更为剧烈。

最直接的影响包括致命高温。以RCP8.5计算,到2050年,可能接触到致命高温的人口数量将从如今的0上升至7亿到12亿之间。而对于生活在这些地区的人,经历致命高温的可能性将上升14%。

一系列连锁反应也将发生。比如,报告以上述计算方法发现,粮食系统的发展趋势将从增产转变为减产。到2050年,小麦、玉米、大豆和大米等作物年产量减产10%及以上的可能性将上升至20%。这将进一步影响由此建立的全球经济和金融系统。

而在洪水、山火、飓风和高温的破坏下,许多地区的基建系统亦将遭到摧毁。有数据统计显示,仅河流洪水造成的资本储备破坏将在2030年翻倍,并到2050年上升至4倍。

据华强森分析,到2050年,气候危机所造成的社会经济影响将上升大约2到20倍。以越南胡志明市为例,受季风性洪水影响,其潜在经济成本将从现在的1千万到4千万美元之间,上升至15亿到85亿美元之间。

气候问题加速贫富差距扩大

同时,气候危机也会带来一些系统性的改变。一个例子是,报告提到,在部分地区,生物种群的栖息地可能会发生改变。从1901年到现在为止,大约25%的地表区域已经经历了此类变化,到2050年,这个数字将会上升到45%。这也意味着,原有的生态系统、本地生物和物种栖息地将会受到影响。

更重要的是,此种改变并不是均衡的。华强森指出,在人均GDP更低的国家和区域,可能会面临更大的风险。原因在于,这些地区通常更依赖于户外工作和自然资源,同时又缺乏金融手段来适应气候危机带来的变化。

他举例说到,到2050年,海洋变暖可能会使捕鱼业削减大约8%,并减少与此相关的营收达10%。这主要将影响到6.5亿到8亿以捕鱼为生的人群。

此外,报告提到,那些目前已经接近物理和生物学临界点的区域,将是未来社会和系统性危害最严重的区域。比如,在印度,由于热度和湿度同时上升,到2030年,1.6到2亿人口将有5%可能面临超过人类生存界限的高温,同时缺乏相应的响应措施。

即便如此,气候危机的影响模式正在发生改变。报告分析指出,尽管目前大多数气候危害的增长主要源于受灾地区对危害暴露程度的增大,但将来,危害本身的加强将发挥更大的影响。

如何改变现状?华强森的建议是加强地区的适应性,特别是对于公司和社区,通过合意的方式来确定应该投资哪些、撤回哪些。“关键的措施包括保护人的生命和财产,提升韧性,降低暴露风险,以及保证有适度的金融和保险措施。”他说,“其中,有一点已被气候科学证实:必须要推行温室气体净零排放。”

在他看来,现在采取行动仍为时未晚,特别是在提升生态系统的适应性上,人为干预将起到正面效应。“比如,提升同一个或不同物种间的基因多样性,以及加大对绿色基建的投资,这包括在区域规划和国土资源开发时考虑生态占有量。”

“每个人都应该成为解决方案中的一部分。”华强森强调,“面对新的挑战,政策制定者和商业领袖需要运用正确的工具、分析、过程和管理方法,正确评估气候危机,有效适应,并降低风险的上升可能。他们可以在进行决策时加入对环境危机的考量,提升地区适应力,同时大幅减碳。”

每日经济新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