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公司失控亚太药业确认投资损失12.4亿 CRO业务停顿

子公司失控亚太药业确认投资损失12.4亿 CRO业务停顿
2020年02月26日 17:54 每日经济新闻

子公司失控一事给亚太药业(002370,SZ)造成了不小的打击。

2月25日晚间,亚太药业发布公司关于计提减值准备、确认投资损失及核销坏账的公告。公告显示,因公司子公司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高峰) 及其子公司无法恢复正常经营,公司对上海新高峰资产组进行测试,确认投资损失12.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失去上海新高峰后,亚太药业的CRO(医药研发外包)业务受阻。而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其临床前研究服务与临床研究服务实现的收入占总营收的50%以上。

2月26日,亚太药业报收于7.21元/股,下跌5.75%。

确认投资损失12.4亿元

上市公司在公告中回溯了上海新高峰失控的相关情况。上海新高峰在2019年经营业绩大幅下滑,为全面核实相关情况,公司于2019年11月25日派工作组进驻上海新高峰,但后续采取的管控措施在推进中受阻,公司未能接管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上海新生源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等共10家公司印章和营业执照等关键资料。

同时,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部分核心关键管理人员等相继离职,公司无法对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的重大经营决策、人事、资产等实施控制,公司在事实上对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失去控制。

记者注意到,上海新高峰是亚太药业在2015年12月以9亿元现金从Green Villa Holdings Ltd.收购而来,彼时形成6.7亿商誉。上海新高峰失控之后,亚太药业自2019年四季度起不再将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纳入合并报表范围,因上海新高峰无法恢复正常经营,财务状况持续恶化,预计未来无法产生维持正常经营所需的现金流入,故判断其公允价值为零,公允价值与上海新高峰净资产及商誉之和的差额12.4亿元,确认为投资损失。

此外,公司昨日晚间公告显示,公司对其他应收账款、存货、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开发支出、其他非流动资产等资产,进行全面清查和进行减值测试后,2019年度拟计提各项减值准备共计 5.98亿元。

其中,其他应收款中包含公司对上海新高峰拆借款190万元、子公司武汉光谷亚太药业有限公司对上海新高峰子公司上海新生源拆借款3000万元;此外,公司对上海新高峰“生物制品1类新药重组人角质细胞生长因子-2(RHKGF-2)”、“重组人角质细胞生长因子-2滴眼液”等项目的相关开发支出、其他非流动资产分别计提减值准备0.81亿元、1.37亿元。

CRO业务核心人员出走

值得注意的是,失去上海新高峰之后,亚太药业的业绩主力CRO业务受阻。

公司2019半年度报告显示,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及其下属公司主要从事CRO业务,为医药企业和其他新药研发机构提供全方位的医药研发外包服务,主要包括临床前研究服务、临床研究服务及其他咨询服务、技术转让服务等。

而公司2018年报显示,其CRO业务占总营收的50%以上,其中,临床前研究服务实现收入3.82亿元,占总营收29.15%,临床研究服务实现收入2.99亿元,占总营收的22.83%。除了CRO业务,公司还主营化学制剂、原料药、诊断试剂的研发、生产、销售。

公司在公告中表示,鉴于公司已失去对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的控制,且上海新高峰无法恢复正常经营,从事CRO业务的核心人员等相继离职,CRO业务停顿,公司拟不再继续投入建设“武汉光谷生物城医药园新药研发服务平台建设项目”,对相关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分别计提减值准备1958.60万元、29958.44万元。

相关公告显示,公司的“武汉光谷生物城医药园新药研发服务平台建设项目”包含新药产业化服务中心、新药研发服务中心、健康医疗产业服务中心,属于CRO服务业务范畴。同时,该项目为公司的募投项目,此前已累计使用募投资金2.91亿元,该项目终止后,公司拟将项目剩余的1.15亿元募集资金及后续产生的利息于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全部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此前的1月23日,公司曾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预计2019年度公司净亏损15亿元到20亿元。2月25日下午,针对公司是否就此剥离CRO业务、主要业务受阻后未来如何保证公司业绩等问题,记者致电亚太药业董秘办询问相关情况,接线人员表示相关负责人不在,暂时无法回应相关问题。

凯盛产业研究院医药行业负责人廖庆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其实上海新高峰的CRO业务一直做得很一般,现在失控了反映出公司内部治理的问题,说明亚太药业当初收购时没有把握好各种风险,传统药企切入CRO这个领域需要注重公司内部的协同。”

每日经济新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