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科技上演股权保卫战:为化解22亿债务及股权质押风险,老股充当劣后LP撬动26亿纾困

大富科技上演股权保卫战:为化解22亿债务及股权质押风险,老股充当劣后LP撬动26亿纾困
2020年03月10日 14:10 每日经济新闻

今日公告显示,大富科技实控人孙尚传将连同关联方对原有间接控股权转对价进行劣后投资,标的为新发基金安徽信富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届时将引入中国信达和蚌埠投资的联合投资,共计数额26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大富科技此前因身陷债务危机急需流动性纾解,本次投资成立的新基金将再次对原先控股大富科技的持股平台配天投资进行绝对控股,且不影响原实控人的控股权,亦被外界看做是通过股权投资基金抛砖引玉之举。然而,充当劣后的老股目前仍全部处于轮候冻结状态,托底能力已成最大考验。

举债22亿

2018年是大富科技的扭亏之年,力挽5.12亿归母净利润亏损浮盈0.25亿元。相比之下,公司第一大股东大富配天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配天投资)当年的经营却以亏损8.16亿告终。

除了拖累大富科技的经营,配天投资的债务危机已经浮出水面。公告信息显示,截至去年12月,配天投资各类借款总余额约31亿元,未来半年内和一年内需偿付的上述债务金额约22亿元。

而该投资机构正是大富科技实控人孙尚传的持股平台,通过它控制着大富科技43.11%的股权。据了解,涉及债务风险的项目主要为此前配天投资的可交换债以及上市公司实控人的股票质押。

统计显示,配天投资可交换债券“16配投01”已于2019年7月12日到期,“16配投02”、“16配投03”已于2019年8月12日到期,总金额约14.71亿元;股票质押金额约7.59亿元,已到期。

记者在上述资产明细中看到,三期债券融资发行于2016年5月~8月,作为质押担保,配天投资均以大富科技股票作为增信资本,彼时给予债券的初始转换股价定在50元/股,发行后因公司股票分红调整为49.83元/股。

然而,自三期可交换债发行上市后,公司股价便从29.79%一路下探至9.18元/股,时至去年2月才开始起色。但截至最后一期到期(2019年8月12日),公司股价为14.77元/股。

这也引来配天投资的多起债务诉讼和仲裁,该投资主体的长期信用等级也因此由发债时的AA-下调至C。除了“16配投03”当前转股价格保持49.83元/股不变外,其余两期均降低至13.43元/股。

截至2020年3月9日,公司股价报收于17.79元/股,显然部分债权人已经开始妥协,但孙尚传为此所质押的近7.59亿元大富科技股份也已经到期,在公司经营和市值未取得长足进展的当下,债权人或许并不愿意进行转股。

于是,大富科技开始筹划债务重组事宜以解决其债务问题。公司2020年3月10日公告,新引入投资人以纾困债务风险的计划获得证监会核准。

股权基金“四两拨千斤”

大富科技负责证券事务的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本次债务重组是有针对性的一次纾困解围,为的就是化解此前的22亿债务,以及孙尚传的股权质押风险。

公告信息显示,安徽信富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信富投资)是各方出资的目标基金。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信达)和蚌埠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蚌埠投资)联合实控人通过该基金向配天投资借款。

与股权抵押置换流动性的往期操作不同,该公司此次通过劣后级投资股权基金的方式,撬动了来自中国信达联合蚌埠投资的近26亿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大富科技此番操作非但没有影响孙尚传在公司的实控人地位,同时把投资人和控股机构通过股权投资基金分开,后者充当了上下游的安全垫,在其股权灵活转换的机制优势下,外部资金的导入显得游刃有余。

根据协议,本次出资系信风投资和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孙尚传控制的配天智慧云,分别作为信富投资的普通合伙人GP1、GP2,均出资100万元;中国信达作为信富投资的优先级有限合伙人LP1,出资额不超过5亿元,出资形式为现金出资;蚌埠投资作为信富投资劣后级有限合伙人LP2,出资21亿元,出资形式包括现金出资和债权出资,其中债权出资为9.35亿元,现金出资11.65亿元。

重点在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孙尚传和配天投资股东李洪利分别作为信富投资劣后级有限合伙人LP3、LP4。其中,孙尚传以其持有的配天投资97.33%股权作价24.58亿元进行出资,李洪利以其持有的配天投资1.67%股权作价0.42亿元进行出资。

作为本次投资的外部资本,中国信达和蚌埠投资早在一年前就与大富科技有过接触。前述工作人员表示,蚌埠投资虽为出资方,但也以劣后级LP入场,“该基金系蚌埠地方政府的纾困基金,作为纾困项目之一,公司(大富科技)是其投向的公司之一。我们此前也多次与安徽系资本有过合作,蚌埠投资并不能算作是陌生人”。

内外资本联合托底自然给了中国信达信心,而涉及股权方面的界定,本次债务化解并没有影响孙尚传的控股权。原因是本次收购完成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孙尚传作为信富投资劣后级有限合伙人持有48.17%的出资份额,且其控制的公司配天智慧云为信富投资两名普通合伙人之一。

与此同时,孙尚传仍通过信富投资实际控制配天投资,并通过配天投资控制上市公司43.11%股权。孙尚传直接持有上市公司9.57%股权,直接和间接合计控制上市公司52.68%股权,仍对上市公司形成控制。

在本次债务重组之前,孙尚传直接和间接合计控制上市公司52.68%股权,与重组后的控股比例一致。投资方与大富科技的精细配比足以见得各方在纾困债务风险的一致性上达成共识。

但有关蚌埠投资的出资结构中,有9.35亿元来自债权出资的说明并没有公开,且在本次债务重组后,原三期债券兑付或转换事宜是否按原计划进行或另有他变不得而知。

公司方面仅回应称,本次纾困足以覆盖此前的债务风险,而有关出资人的出资结构和目前孙尚传的股权质押已被冻结之事,都已在前期同各方投资人的谈判中予以附加,且均以债权的方式予以确认。

也就是说,至少在目前阶段,大富科技的债务风险大概率是通过延期质押、重新质押、追加保证金的形式进行化解的,至于真正意义上的兑付出清或许还需时日验证。

今日(3月10日)午盘后,大富科技股价开始拉升,到13点15分时涨停,成交额达9.72亿元,换手率高达7.40%。

每日经济新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