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老窖1.5亿存款失踪案迎终审判决 仍有两笔存款追讨路漫漫

泸州老窖1.5亿存款失踪案迎终审判决 仍有两笔存款追讨路漫漫
2020年03月26日 21:04 每日经济新闻
图片来源:摄图网

因泸州老窖(000568,SZ)6年前的一笔1.5亿元存款“失踪”事件而起的诉讼,近日迎来终审判决。

据泸州老窖披露,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了公司上诉,维持原判。此前,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对于泸州老窖通过刑事执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损失,由农行迎新支行承担40%的赔偿责任,农行长沙红星支行承担20%的赔偿责任,其余损失由泸州老窖自行承担。

“此案发生在公司前任领导班子任期内。这几年,无论是公司所处的市场环境、行业还是企业本身,都在不断进步。”3月26日,泸州老窖有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相关情况以公司公告为准。

亦有泸州老窖内部人士表示,此次最高人民法院维持原判,说明公司此前在内控上也有不规范之处,目前已做了相应改进。

祸起酒企资源互换

“该案发生在2014年,当时公司的领导班子还不是现在的班子。”泸州老窖有关人士称。2014年下半年,泸州老窖在农行长沙迎新支行的1.5亿元存款“失踪”。

资金为何会“不翼而飞”?此事一度引起外界广泛关注。而判决书也让该案的一些细节得以披露。

2012年下半年,白酒业普遍业绩承压,酒水销售压力加大,行业进入下行周期。为了应对白酒销量下滑,泸州老窖推出“资源交换,助力营销”方案。泸州老窖与银行合作,每存入5000万元一年定期存款,银行不仅会按照国家规定的一年定期利率上浮10%付息给公司,还将购买600万元以上的酒。先购酒后存款,存款数额以此类推。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每经资料图)

该方案要求合作的银行必须确保存款安全,而泸州老窖的闲置资金,被“有心人”瞄上了。出生于1973年的袁剑鸣,表面上从事贸易工作,实际上参与原油走私等。2012年10月,袁剑鸣从在江西做陶瓷生意的朱某处得知泸州老窖有上述“资源交换”业务,认为可以将定期存款套取出来使用。

“起初只想挪用泸州老窖的存款用于放贷及做原油生意,搞出来的钱和朱某对半使用。”袁剑鸣供述称。通过多方运作,袁剑鸣拿到了该笔钱。而2014年7月,袁剑鸣因走私原油被海关刑事拘留,28天后被取保,其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紧接着,朱某卷款失联,袁剑鸣一人无法填平资金缺口,便仓皇逃至国外。

后来,逃亡多年的袁剑鸣,在公安部门组织的“猎狐行动”中被抓。在此案中,袁剑鸣因诈骗罪加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

1.3亿损失不能追回

袁剑鸣和朱某之所以能转走巨额资金,离不开银行的“内鬼”——时任农业银行长沙迎新支行行长郑某的协助。

为了获取郑某的协助,袁剑鸣向郑某行贿200万元及价值20多万元的汽车一辆。此后,郑某为袁剑鸣等人的骗局大开绿灯。

在具体操作层面,袁剑鸣先安排手下冒充农行员工,到泸州老窖开户,并签订了《协定存款协议》,获取了企业的相关开户印鉴模板及开户资料等。之后,袁剑鸣又安排手下,冒充泸州老窖的员工前往农业银行长沙迎新支行开户,在“内鬼”郑某的“特事特办”下,顺利开通账户及网上银行,袁剑鸣还安排人员购买了电子支付密码器、支付凭证等。

为了避免事情在泸州老窑与银行对账的过程中败露,袁剑鸣还安排人在对账协议中“故意”将对账单邮寄地址填写为其临时租住的地址。后来,袁剑鸣安排人员使用密码支付器、加盖了伪造的泸州老窖财务印章的取款凭证,将存款取出。

农行出了郑某这个“内鬼”,的确有责任。不过,泸州老窖也存在管理不善的情况。比如,袁剑鸣安排的人曾在泸州老窖员工复印资料时,偷走了一份未加盖公章的开户资料;袁剑鸣将伪造的数千万元单位存款证明书交给泸州老窖指派财务人员吕某和代某时,这二人均未与银行核实便携“存单”离开长沙。

泸州老窖公告称,针对该案,公司已通过刑事执行程序,追回了2020多万元。剩余约1.3亿元损失,根据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由农行迎新支行承担40%的赔偿责任,农行长沙红星支行承担20%的赔偿责任,其余损失由泸州老窖自行承担。

泸州老窖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而最高人民法院驳回了公司上诉,维持原判,该判决为终审判决。泸州老窖有关人士表示,这次终审判决不会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产生重大影响。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截图

与工行1.5亿存款纠纷仍在诉讼

实际上,这笔1.5亿元存款案是泸州老窖3笔存款纠纷案中的一笔。泸州老窖2019年三季报显示,3笔存款纠纷案合计涉诉金额约5亿元,公司已追回2.13亿元,并计提了约2亿元的坏账准备。

在与农行长沙迎新支行1.5亿元存款纠纷案爆发后,泸州老窖随即对其全部存款展开风险排查,发现在中国工商银行南阳中州支行(以下简称工行中州支行)等两处存款存在异常情况,涉及金额3.5亿元。

其中一起存款纠纷的金额为2亿元。2015年4月,泸州老窖追回其中1亿元及相应利息,2018年6月,又追回8045.89万元,2019年5月,再次追回980万元,陆续合计收回1.95亿元。

而与工行中州支行的存款纠纷案件涉及金额1.5亿元。2019年5月,泸州老窖公告称,该案刑事案件已审结,民事诉讼案件已重新启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去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民事裁定书,也提及了该案件的部分案情。

据悉,这笔1.5亿元存款被泸州老窖转入工行中州支行后,其中约1.22亿元被犯罪分子转入三亚农商行红沙支行,并被非法占用。而犯罪分子作案手法也与袁剑鸣类似,通过伪造的泸州老窖银行开户资料分别在工行中州支行以及三亚农商行红沙支行开户,并通过转存、挂失、转账等方式将涉案款项非法占有。

泸州老窖认为,由于工行中州支行、三亚农商行红沙支行等存在过错,为诈骗犯罪得逞创造了条件,共同造成泸州老窖1.5亿元存款被犯罪分子非法占有。

截至目前,该案仍在审理中,泸州老窖尚未公告新进展。

3月24日和25日,泸州老窖股价分别上涨5.31%和3.9%。26日,公司股价微涨,报收于72.98元/股。

每日经济新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